看书屋小说网

第726章 她要和他一样,更强

2018-06-21 09:42:37Ctrl+D 收藏本站

    戒律院的戒堂,一共有七七四十九间,每一间都有独立的院子,分为明室暗室两部分。明室和普通的房间没有两样,暗室则是石室密室。

    如果是轻罪,就禁足在明室中,不许外出,潜心练剑;如果是重罪,便囚禁在暗室之中,刑满才可以出来,服刑期间,不许任何人探视。

    龙非夜被罚面壁思过,相当于是被囚禁在暗室之中。

    剑宗老人秘密前来,虽说只是要交待几句话,但幽婆婆是心中有数的,她将龙非夜安排在最隐蔽,也是最安全的戒堂中。

    当着剑宗老人的面,龙非夜旁若无人般,拥抱韩芸汐。

    一路过来,他的话很多。

    韩芸汐跟他在一起,还是第一次听他在一天里说那么话呢。该交待的他交待了,不用交待的,他也交待了。

    而今,他只是静静地抱着她,很沉默。

    韩芸汐一路过来都没有说话的机会,她正要开口呢,谁知道龙非夜忽然就放开了她,“等我。”

    “会的。”

    韩芸汐答应了,见他要放手,她急急又道,“等等,我还有件事。”

    “嗯。”龙非夜等着。

    韩芸汐凑到龙非夜耳畔低声,说的正是她给苍邱子那枚金针的玄机。

    龙非夜点了点头,“极好。”

    “还有其他事吗?”他问。

    韩芸汐摇了摇头,他便要放手,韩芸汐又拦了,“还有件事!”

    他耐心地将耳朵凑过去,等她说。

    可是,这一回她却说不出什么大事来,其实,没什么事可以说了,只是……想他多抱一会儿。

    剑宗老人和幽婆婆在一旁看着,幽婆婆冲剑宗老人无声而笑,剑宗老人只当没看到,他朝门外看去,一脸严肃。

    韩芸汐心里那点小九九,龙非夜自是知道的,但是,他还是放手了,“乖,一个月而已。”

    韩芸汐向来洒脱,可是,也不知道为何,这一回她却特别不想放手。

    不想归不想,她还是放开了。

    突然,龙非夜低头来攫住了她的唇,深深的吻了她一下,没有流连而是果断放开,头也不会地走近密室。

    韩芸汐想跟,幽婆婆却拦下,剑宗老人进去之后,随手就关上门。

    韩芸汐看着紧闭的石门,莫名的有些慌,有些不知所措,只觉得世界忽然间就空了,就剩下她一个人。

    明明早就准备好的呀,怎么还是会有猝不及防的感觉?

    打从那夜天宁帝都暴乱,他带她离开至今,两人似乎就没分开过了。其实,她并不知道即便在天宁帝都,他也一直暗中关注着她。

    可以说,打从那一夜洞房花烛,她为他解毒之后,他们就不曾长时间分离。

    如今,却要一墙之隔,分开一个月。

    这是韩芸汐这辈子第一次感受到咫尺天涯的难熬,他才刚进门,她就难熬了。

    她想,她一定比自己想象中更爱这个男人。

    剑宗老人说只交待几句话就出来,可是,整整半个时辰过去了,他还是没出来。

    幽婆婆倒是没有催,她只交待韩芸汐一句话,“你来陪罚的,安分些,没事别乱跑。”

    “明白,多谢幽婆婆。”韩芸汐认真说。

    幽婆婆也没等剑宗老人,转身就走了。韩芸汐只知道剑宗老人是进去辅佐龙非夜练功的,其他的她并不懂。

    她靠在石门上想听一听里头的动静,只可惜什么都听不到。

    她想静下来心来,抓紧时间修行,储毒空间她还停留在第一阶,迟迟无法突破第二阶。要知道,他们虽身在天山,可是,天山之下,各方势力都蠢蠢欲动,尤其是那个神秘的毒术高手,正潜伏在暗处,伺机而动。

    武学废材如她,毒术必须更强,必须至强!

    在修行中,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的。

    韩芸汐在竹塌上盘腿而坐,努力想静下心来,谁知,她非但静不下心,反倒不小心把小东西给召唤了出来。

    小东西正是毒水池里养伤养毒血,冷不丁被召唤出来,都没缓过神呢。它像个球一样在地上滚了好几滚,最终“嘭”一声撞在门槛上才停下来。

    小东西爬起来,一边揉屁股,一边看着硬板板的门槛,一脸迷茫。

    撞了那么大一下,居然不痛?

    小东西想,它一定有长肉了。

    它回头看了看芸汐麻麻,又朝门外看了看,正要跳出去,韩芸汐便喊住,“过来,别乱跑!”

    小东西立马就窜到韩芸汐身上,吱吱吱叫个不停。

    韩芸汐不懂,它便用渐渐的鼻子去拱韩芸汐手上那个白玉晶石手镯,像是在问韩芸汐,“龙大大呢,怎么不见了?”

    “他要闭关一个月,所以,咱们得相依为命,明白吗?不许乱跑,不许惹麻烦,好多双眼睛盯着咱们呢。”

    韩芸汐指了指暗室的门,低声交待。小东西听不懂,但是,它知道龙大大就在暗室里。

    公子不在,龙大大也不在。

    好吧,它来保护芸汐麻麻!

    于是,小东西窝在芸汐麻麻怀中,纠结起一个问题,它到底是要替公子保护芸汐麻麻,还是要替龙大大保护芸汐麻麻呢?

    它应该要替公子的才对,可是,龙大大已经很久没有把它扔出窗外了耶。

    韩芸汐如果知道小东西这个想法,会不会一脚把它踹下天山去呢?这小家伙的使命就是保护她好不好,还需要替谁吗?

    一日之后,剑宗老人才出来,石门一开,小东西立马从韩芸汐怀里窜出,动作快得像一阵风,要闯入暗室,可惜,剑宗老人不过一挥手,就将它从门外飞了出去。

    这一回,小东西被撞得特别疼,它却还是咬着牙冲进来,只可惜,暗室的门已经关了。只见芸汐麻麻被一个一头白发的老东西拦在石门前。

    小东西不知道这个老东西是什么人,它冲过来,拼命地拽芸汐麻麻对裙角,拼命地在石门上挠,它急呀!

    暗室里有血腥味,虽然很弱,但是它还是轻易就嗅出来,龙大大一定是出事了。

    “师尊,我就瞧一眼。”韩芸汐哀求道,她没闻到血腥味,但是小东西这么躁动,她也担忧。

    “不想当他的累赘,你就安安分分守在这里。”剑宗老人很不客气。

    韩芸汐退了回来,没说话,小东西更着急了,要攻击剑宗老人,幸好韩芸汐及时抱住它,将它压在怀里。

    “乖,他不会有事的,他就在里头闭关而已。”

    韩芸汐一安抚,小东西这才安静下来,剑宗老人看了小东西一眼,有些好奇。

    “这是……”

    “非夜送我的灵兽。”韩芸汐答道。即便面对剑宗老人,她的毒宗的身份也不能暴露。

    剑宗老人也曾见识过不要灵兽,也就没把小东西放心上了,他转身就走。

    韩芸汐朝石门看了一会儿,立马就关上房门。

    她让小东西在门边守着,一有人过来就告诉她,她寻了个隐蔽的位置,席地而坐,开始修行。

    她相信,一个月后,龙非夜会更强,所以,她也要更强!

    剑宗老人秘密离开,苍邱子这边的探子还没本事察到他的行踪。

    “龙非夜昨日就进戒堂,韩芸汐也在戒律堂住下。”探子如实禀告。

    苍邱子刚刚往指甲里扎完针,正疼得脑袋抽经,半晌,他缓过劲来了,才冷冷道,“这笔帐老夫一定要连本带利讨回来!”

    他送到君亦邪那边的血样和毒针,至今都没有收到回复,无奈之下,他只能按照韩芸汐说的办法,时不时就拿金针刺一下指甲,以缓解疼痛。

    君亦邪迟迟不恢复,苍邱子早了好几个毒医,检查出来的结果都一样,他腹部确实中毒了,但是无药可解。除了腹部,并没有其他地方中毒。

    随着腹部疼痛的减轻,苍邱子也就不把希望寄托君亦邪那儿了,三日之后,他腹部的毒还真就全没了,一点疼痛感都没有了。

    其实,君亦邪并没有收到苍邱子的信,因为那封信落在白彦青手里了,君亦邪还在冬乌族,一边设计谋害北历太子和二皇子,一边和那帮蛮族人沟通马匹买卖的事。

    他对师父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他的心思都在马匹上,只要把马匹弄到手,北历就可以插足三国战乱,在北历待太久,迟迟没法搅龙非夜和韩芸汐的巨,他的心实在是痒!

    四月的草原,美得简直无法形容。

    悠悠牧草,遍地星星点点的全是野花,与其说这是草原,倒不如说这是花的平原。草原上最美的,莫过于花湖。所谓花湖,便是开满鲜花的湖泊。

    四月湖中水草疯狂生长,浩大的湖泊漂浮起一大片一大片水草,水草上开门了花,五颜六色,一望无际,美不胜收,好似人间仙境。

    白彦青乘一叶扁舟,挺在花湖中垂钓,没多久他就掉起一条鱼儿来,只是,那鱼竟通体发黑,分明是一上钩就被毒死的。

    白玉乔看得心惊,惊的并非那条鱼,而是那么钓鱼的鱼钩。那分明是用苍邱子寄给师兄的金针做成的呀!至于那条鱼是被师父下毒毒死的,还是金针上本就带有剧毒,白玉乔就不得而知了。

    她恨恨地看着,心知师父是没打算苍邱子来信的事情告诉师兄了。

    师父,最近倒不关心武林的动静,连冷月夫人的死都无动于衷。

    他关注三国战乱,更关注着中南都督府的每一个举动,他到底想做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