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732章 发现了大秘密

2018-06-21 09:42:29Ctrl+D 收藏本站

    端木瑶的声音,韩芸汐第一时间就认出来,她立马收起傻乐的表情,整个人变得特别阴冷。

    就快要见到龙非夜了,她厌烦这种打扰。

    戒堂可不是随便能进的地方,她也是以陪龙非夜受罚的名义,才能进来的。端木瑶能站到她门口,想必是出了大事。

    韩芸汐不敢大意,立马就打开房门,只见端木、苍邱子、幽婆婆和她座下十大弟子竟全在外头。

    虽心惊,她还是从容地走出去,随手将门带上。

    她冷冷看向端木瑶,问道,"贱人骂谁呢?

    "你!"端木瑶怒声。

    "贱人骂我作甚?"韩芸汐冷笑着反问。

    原本很紧张的幽婆婆忍不住笑了出来,端木瑶这才知道让韩芸汐占了便宜,她气得怒声,"韩芸汐你这个贱人,你敢对我下毒!"

    韩芸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还以为有什么天大的事情,没想到又是中毒!

    这一个月来,不是哪个弟子中毒了,急需她去救;就是哪里有毒物出没,急需她去抓,她已经厌烦了,就不能有个好点的理由吗?跟她完毒,有意思吗?

    她开门的时候,就检测到端木瑶身上中了玫瑰藤之毒,这个女人为了陷害她,真真是下了重本。

    "证据呢?"韩芸汐问道。

    端木瑶立马将人证推出来,那侍女还未开口,韩芸汐便冷冷说,"她是你的人,诬陷的嫌疑太大,不够格当人证。"

    端木瑶像之前那样,将双手露出来,此时,玫瑰藤已经爬到她肩膀了,"这种毒,除了你还会有谁有?"

    "君亦邪呀!你和君亦邪勾结的事情,人尽皆知……"韩芸汐没把话说满,刻意朝苍邱子看去,"苍长老,你也是知道的吧?"

    苍邱子有些反常,他盯着紧闭的房门看,没出声。

    韩芸汐有些纳闷,端木瑶冷不丁拔起长剑,直指向她,"韩芸汐,本公主会愚蠢到自己对自己下毒吗?马上把解药交出来,本公主还可以留你全尸!"

    所以,即便解了毒,端木瑶也没打算放过她?韩芸汐的心更冷了。

    端木瑶的伤势才恢复两成,这持剑的动作一点杀气都没有。

    韩芸汐正要说话,幽婆婆劝道,"芸汐,且把解药给他们,此事,待掌门人出关,再跟他们分辨。"

    给了解药,不就等于认罪了?

    幽婆婆堂堂戒律院之首,可没那么傻,她这话是在提醒韩芸汐,剑宗老人在闭关,护不了她,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龙非夜身上了。

    韩芸汐何等聪明,一听就明白,她心跳咯了好大一下,剑宗老人一个月前才出关,何以又闭关了呢?何况,剑宗老人也知道龙非夜在闭关练功,也知道龙非夜放心不下她,他不可能闭关的呀!

    剑宗老人虽然不喜欢她,但是不至于玩阴的。

    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剑宗老人又犯病了。

    韩芸汐终于意识到端木瑶今日是有备而来,不仅仅找茬那么简单。

    幽婆婆都拦不住他们,她唯一的办法就是拖延时间,等龙非夜出关。

    韩芸汐看着端木瑶的利剑,眼底掠过一抹精芒,她说,"好,先帮她解了毒,这毒到底怎么来的,等师尊出关了,再做分辨!"

    "师尊?你也配?"端木瑶不屑到极点。

    幽婆婆不希望韩芸汐再激恼端木瑶,连忙劝,"对对,先把毒解了!这毒虽是三日才会发作,可是,留在体内,终究是不好的。"

    韩芸汐趁机说,"玫瑰藤确实是三日之后才会开花发作,可是……"

    "可是什么?"端木瑶有些不安了。

    韩芸汐冷笑,故意吊她胃口。

    "可是什么,你快说!"端木瑶急了。

    "可是,一旦让那些藤蔓纹路爬满全身,即便是毒解了,那些纹路也会永远留在身上,变成皱纹。"

    韩芸汐是说谎的,端木瑶却尖叫起来,"我不要!韩芸汐,解药呢!我要解药!"

    她的脸已经苍老了,她的身体如果再变老,她还怎么活下去?

    她今日就要拿到解药,先保自己无忧,而只要韩芸汐拿出解药,她就可以反咬韩芸汐就是下毒凶手才会有解药。

    只要给韩芸汐定了罪,她就有杀掉韩芸汐的理由了。

    端木瑶想得美美的,谁知,韩芸汐却说,"我哪来的现成解药?这种毒我手上可没有。我开几味药,你却找来,我尽快给你配出来吧。"

    配药,那何时才能配出药来就全她一个人说的算了。

    这女人,再拖时间!

    一旦韩芸汐将时间拖到明日,龙非夜出关后,这事就成不了了。

    端木瑶在犹豫,谁知道,一直不出声的苍邱子忽然拔剑而起,怒声,"韩芸汐,你还狡辩,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苍邱子这是怎么了?

    端木瑶不解,但是,她还是配合他,"师叔,替瑶瑶做主!"

    苍邱子原本没想这么直接的,可是,他一到这里,就察觉到屋内的不对劲,这屋内藏着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强大到让他畏惧。

    幽姑姑和端木瑶内功品级太低都察觉不到,但是,他一过来就感受到了,他恍然大悟,龙非夜哪里是受罚,他是闭关练功呢!

    好个李剑心,居然骗他,居然留了这么一手!

    李剑心一定是传授给龙非夜什么绝世武功,又或者是直接将内功传授给龙非夜了,否则,以龙非夜的能耐,如何能掌控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排位战在即,无论如何,他都不允许龙非夜拥有这股力量!

    苍邱子看似袭击韩芸汐,剑锋一偏,直接劈开了房门,韩芸汐惊了,幽婆婆更惊,她及时护住韩芸汐,错过了苍邱子的剑。

    苍邱子何等高手,怎么可能打偏方向?他是故意的,他想做什么?

    苍邱子要进屋,幽婆婆毫不犹豫一剑劈在他面前拦下,而与此同时,她座下弟子过来保护韩芸汐,避开了端木瑶的剑。

    幽婆婆很快就和苍邱子打起来,弟子将韩芸汐交给赶来的侍女,立马过去支援幽婆婆。

    幽婆婆是六阶高手,苍邱子是七阶,一阶之差,天差地别,即便有十大弟子支援着,她也应对得非常吃力。

    她根本讨不到好,更占不到优势,唯一能做的就是拦住苍邱子进屋的脚步。

    她不知道龙非夜在暗室里到底练什么功,但是,今日是最后一日了,必定是最关键的时刻,容不得半点差池。

    韩芸汐不懂武,但是,她看得出来苍邱子的目标是龙非夜!

    在侍女的保护下,韩芸汐没理睬端木瑶的纠缠,不停地朝苍邱子射出毒针,只可惜苍邱子实在太强了,她最厉害的梨花泪雨都奈何不了他。

    戒堂这边,并不像其他地方云雾缭绕,她想下毒布下毒雾都办不到。

    她急呀!

    都这个时候,端木瑶竟还追着她不放,拼命地刺剑过来,"韩芸汐,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是你帮我害成这样子的!你抢了我的师兄,还要抢走我师父,我杀了你!"

    端木瑶,简直是个疯子。

    若非她的武功没恢复,韩芸汐估计早被她刺死了。

    幽婆婆和十大弟子还苦苦撑着的时候,前院忽然传来一阵打斗声。

    "怎么回事?"

    幽婆婆一走神,苍邱子的剑便狠狠刺入她的左肩。

    "师父!"

    弟子们拼了命围攻苍邱子,幽婆婆才得以挣脱,她退到一旁,只见一个弟子负伤而来,"幽姑姑,藏剑阁和藏经阁的人打过来了。"

    幽婆婆大惊,"他们要造反吗?"

    这时候,苍邱子已经击退十大弟子,走到了房门口。

    幽婆婆也顾不上那么多,提剑追过去,"苍邱子,你要跟再往前一步,师兄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老夫是来为瑶瑶找解药的,师兄会感激我的!"苍邱子冷冷而笑。

    幽婆婆的长剑从他背后刺去,他却爆发出一阵强大的力量,将幽婆婆狠狠震了出去。然而,韩芸汐却紧随而来,冷不丁从一旁冲过来,数枚金针齐射。

    苍邱子一甩手,就让那些金针尽数落地,他一把掐住了韩芸汐的脖子。韩芸汐由着他掐,一脚狠狠踹去,金针从脚尖射出,只可惜还是被苍邱子给躲开了。

    "找死!"苍邱子加重了力量,韩芸汐整张脸立马充血,通红。

    她刚刚揣起的脚都无力继续,缓缓地垂落,她的力气在消失。

    这,命悬一线呀!

    一时间,背后所有攻击全都停下,幽婆婆的心砰砰砰地狂跳,这辈子都不曾这么紧张过吧。

    "苍邱子,有话好好说!"她惊声。

    端木瑶喜出望外,急急上前去,苍邱子随手将韩芸汐丢到一旁去,她一落地,就呕出了好几口鲜血来。

    苍邱子不仅仅掐她脖子,还用了内功伤她五脏六腑。

    端木瑶扑过来,幽婆婆毫不犹豫一脚踢来,踢在端木瑶肩上,将她踢翻。

    她坐下的弟子忌惮端木瑶得掌门人宠,不敢直接对端木瑶动手,她也是豁出去了。

    幽婆婆将重伤的韩芸汐交给侍女,立马又去拦苍邱子,她被苍邱子打了好几掌,却还是毅然支撑着,和苍邱子在门口纠缠,不让他进屋半步。

    可谁知道,藏剑阁和藏经阁的两位长老很快就杀到。

    "幽敏,把韩芸汐交出来,这个月来我阁中接连几个弟子中毒,原来都是她所为!"

    "幽敏,别说我藏经阁不给你面子,把韩芸汐交出来,否则,后果自负!"

    ……这两位明显是被苍邱子挑拨了,趁机过来找麻烦的。

    幽婆婆的弟子如何应对得了他们,见他们二人朝韩芸汐飞去,幽婆婆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去保护韩芸汐。

    而她一过去,苍邱子便大步进屋了。

    幽婆婆以一敌二,几个弟子在一旁帮忙,只留了一人保护韩芸汐。

    可是,也不知道韩芸汐哪来的力气,伤成那样,居然还爬起来,冲到屋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