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742章 天若有情天亦老

2018-06-21 09:42:15Ctrl+D 收藏本站

    九重宫的门一被踹开,韩芸汐就感觉到一股幽冷的寒气迎面袭来,凉得刺骨。

    天知道这座宫殿,有多少年没有敞开过,没有见过阳光了。

    她和龙非夜走进去,韩芸汐特意将门关严了,从里头拴上。

    偌大的宫殿,空荡荡的,一片漆黑,只能看到前方隐隐约约的灯火,剑宗老人和端木瑶应该就在那儿。

    越往里头走就越阴冷,无法想象剑宗老人平素发病的时候将自己关在这里,到底是怎样熬过来的。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可怜之人也必有可恨之处呀!

    韩芸汐从来都没有见过剑宗老人发病时的样子,她从来都没想到这个俊逸清高,道骨仙姿的老者,竟会狼狈成这个样子。

    即便对他满心的痛恨,韩芸汐的心,还是忍不住揪了起来。

    高大傲岸的剑宗老人,高高在上的剑宗老人,武林至尊,一代宗师,他竟蜷缩成一团,狼狈得就像是一条苟延残喘的狗。

    他蹲在角落里,双手抱膝,蜷缩成一团,明明六十多岁了,却像是个迷路的孩子,不知所措。

    他的目光空洞迷离,他嘴里喃喃自语着,听不清楚在说什么。端木瑶就躺在不远处,还昏迷不醒。

    韩芸汐怔住了,而龙非夜一动不动,面无表情。

    许久,韩芸汐才喃喃开口,“他……以前也都是这样的吗?”

    韩芸汐想起龙非夜跟她说过的话,剑宗老人这一头银发,正是因为师母过世,而一夜白尽。

    唯有“情”字才能把人折磨成这样子吧,天若有情天亦老!

    半晌,龙非夜都没回答她,似乎没听道。

    “他发病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吗?”韩芸汐再问。

    可是,龙非夜还是没有回答,韩芸汐回头朝他看去,却见他垂着眼,并没有看剑宗老人。

    是不是心里太难受,所以,不想看。

    终究是师父,终究是恩重、义重如父的师父,这些年来,关于东秦皇族那个重担,唯有他老人家能懂他。

    “以前不是这样的,这一回……伤到最痛处了吧。”龙非夜终于开了口。

    忽然,剑宗老人抬头看来,只见他双眸猩红,表情痴癫,他看了看韩芸汐和龙非夜,又看了看端木瑶,喃喃自语起来,“我救不了她……我救不了她……我该死,都是我的错……我救不了她……”

    说着说着,竟潸然泪下。

    “走吧。”龙非夜转过身去,什么都不看。

    韩芸汐还怔着,她知道,李剑心口中那个“她”并非端木瑶,而是龙非夜的师母。

    “走了!”

    龙非夜将韩芸汐拉过去,自己不想看,似乎也不希望韩芸汐看到这一幕。

    这,算不算是维护剑宗老人的最后的尊严呢?

    韩芸汐知道,龙非夜盛怒之余,对这个师父终究心有怜悯,而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再痛恨,再不甘,她也不得不承认,李剑心杀她,确实是龙非夜考虑。

    她毒宗后人的身份一旦外泄,龙非夜的麻烦最大。

    韩芸汐正要走,剑宗老人忽然挥出一掌,一股无形无色却强大到令人无法忽视的力量,从他掌心中流溢出来,朝端木瑶丹田流淌过去。

    “这是……”韩芸汐无法忽视那股力量。

    “内功!”龙非夜立马冲过去,擒住了剑宗老人的手,“你当真疯了!”

    这股力量不是别的,正是剑宗老人的内功呀!

    像幽婆婆输给韩芸汐的真气,可以在修养中慢慢恢复,但是,如果是内功传授的话,没了就是没了呀!真气用来护体,内功则是武功的基础。

    剑宗老人的武功造诣那么高,足尖他的内功有多强大,竟就这样浪费在端木瑶身上,他真真是疯了。

    “放手!”

    剑宗老人疯了一样,打开龙非夜的手,“我一定要救活她,一定要!拦我者死!”

    “她是端木瑶!不是洛青灵!”龙非夜怒声说道。

    可惜,剑宗老人根本不停,狠狠一掌朝龙非夜袭来,龙非夜只能退开,拔剑。

    时间紧迫,明日就是排位战了,他是进来和李剑心谈条件的,并不是来看他如此自暴自弃的!

    韩芸汐看着焦急,并不希望龙非夜再和剑宗老人打,更不希望龙非夜将宝贵的精力耗费在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上。

    见师徒两就要打起来了,韩芸汐连忙拉开龙非夜的手,而剑宗老人一剑袭来,恰恰就从韩芸汐身旁劈下去,场面非常惊险。

    龙非夜都惊了,韩芸汐亦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李剑心洛青灵已经死了!死了!”韩芸汐大吼,“洛青灵就是你害死的,你为什么至今不敢面对事实呢?”

    这话一出,剑宗老人便怔住了,他看着韩芸汐,双眸渐渐阴鸷起来。

    “小心。”

    龙非夜要拉开韩芸汐,韩芸汐却不躲,大胆地迎上剑宗老人的眼睛,质问道,“这么多年来,你年年发病,你以为这样惩罚自己,洛青灵就会原谅你吗?我告诉你,她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

    “李剑心,你就是个伪君子,胆小鬼!你为了维护可笑的尊严、名声、大义,你负了洛青灵?她一定一直都在等,等你给一个名分,可是,她永远等不到了,她已经死了!连死,都还只能叫你师父吧。”

    “李剑心,我总算知道你为何一定要我死了!呵呵,连洛青灵都要遵循你所为的道德准则,是非标准,何况是别人?”

    “李剑心,既然爱不起,你为什么还要爱?为什么还要伤害?”

    “李剑心,你救不了她的命,你连她的心都救不了!你什么都给不了!”

    “李剑心,你只能发疯,只能在发疯的时候承认她的身份,思念她!”

    “失心疯……呵呵,只不过是个借口,一个让你忘记天山大义,忘记师徒身份的借口罢了。”

    “李剑心,那么多年了,你为什么不愿意病愈?”

    韩芸汐说到最后,自己都哽咽了,她说,“洛青灵已经走了,走远了,哪怕你现在敢抛开一切,堂堂正正给她一个该有的名分,她也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人啊,为什么总是要失去,才知道什么叫做珍贵。

    剑宗老人早就放下了长剑,他的眼不再浑浊,却泪水潸然,他跌坐在地上,整个散发出无限的悲伤来。

    韩芸汐的每一句话都刺在他心中最深,最柔软的地方,正中要害。

    韩芸汐知道自己很残忍,但是,她必须残忍到底,因为,现实永远比人心要残忍。

    她将昏厥在一旁的端木瑶掀过来,撤下面具,露出那张苍老丑陋的脸。

    “李剑心,你看清楚了。这个人不是洛青灵,天赋再像,都不是她。让端木瑶这种女人练玄女剑法,简直是侮辱洛青灵!”

    李剑心并没有看端木瑶,其实,一切的一切他心中都非常清楚,这些年来,他宠着端木瑶,惯着端木瑶,无非是一个寄托,无非是希望有人能连成玄女剑法。

    所以,端木瑶重伤,他只关心她丹田的情况,对她毁了的容貌,不曾过问。

    空荡荡的大殿里,一片寂静,李剑心低着头,像是一尊雕像。

    “走吧。”韩芸汐淡淡道。

    “明日,我上排位战和苍邱子决战。”龙非夜留下这句话,便和韩芸汐离开了。

    到了门口,龙非夜淡淡道,“韩芸汐,我……”

    “嗯?”韩芸汐等着他说。

    可龙非夜却揉了揉她的刘海,回以浅笑,什么都没说。

    “我什么我呀?”韩芸汐追问道。

    “我替你瞧瞧内伤,走吧。”龙非夜淡淡道,韩芸汐方才有一句话一直萦绕在他心头上,她说,“既然爱不起,为什么要爱,为什么要伤害?”

    第七重宫是龙非夜在天山顶的住处,宫殿里的布局和他在秦王府的寝宫颇为类似。一进门,韩芸汐都有种回到秦王府的错觉了。

    这时候,她才想起一件事来,“龙非夜,之前府上来信,说苏小玉失踪了,应该是被劫持!”

    “放心,楚西风会处理的。”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枚复杂,拉起韩芸汐的手来认真把脉。

    韩芸汐还想追问,韩芸汐又要开口,却被他的眼神制止了。

    韩芸汐只能静下心来,让他好好把脉。

    确定韩芸汐的内伤没有大碍,龙非夜这才放心,他忽然往韩芸汐腹下伸去手,轻轻覆住她的小腹。

    韩芸汐控制不住紧张起来,那地方太敏感了。

    龙非夜的手很温热,覆在她小腹上,有种暖暖的感觉,说不出的舒服,而且,她还隐隐察觉到有一股暖流,从小腹处流淌出来,流向全身。

    她明明很疲惫,很虚弱,此时却有种神清气爽,脱胎换骨的感觉,渐渐地,她不自觉忽略了龙非夜的手,感觉整个人都轻了……

    “幸好有幽婆婆的真气护着。”龙非夜叹息了一口气,心下,其实后怕着,“真不该带你来的。”

    韩芸汐一下子就激动了,“你休想撵我走!”

    龙非夜笑了,“这会儿估计整个云空都知晓你的身世了吧。”

    韩芸汐还真没意识到这件事,天山难上,可是,毒宗的事情要从天山传下去,轻而易举。

    龙非夜认真下来,“明日的排位战,只能赢,不能输。”

    天下人都知晓韩芸汐的身世,必定也都知晓天山的变故,他只有掌控住天山大权,掌控住云空武林,才能和医城抗衡了。

    否则,他一旦带韩芸汐下山,必成众矢之的。

    正说话着,敲门声忽然传来……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