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750章 一剑服众保天山

2018-06-21 09:42:05Ctrl+D 收藏本站

    龙非夜不动手,赫亦涟势在必得,他一步一步走过去,在距离五步的时候,使出了全身最后的力气,脚步如幻,瞬间就到龙非夜面前,一脚狠狠踹向龙非夜的的心口,几乎是同时,斜尖上蹦出了一道尖锐的刀刃,直指龙非夜心口。

    谁知,龙非夜的动作竟比他还要快!

    除了三位尊者和剑宗老人,估计在场谁都没有看清楚龙非夜这个动作的过程吧,大家都只看到结果。

    结果就是龙非夜擒住了赫亦涟的脚跟,剑刃几乎是抵在龙非夜心口上,差一点点就刺下去了。

    这一幕,只不过是刹那。

    龙非夜猛地一拽,赫亦涟整个人便会拽倒,仰躺在地上。他另一脚还要踹来,龙非夜狠狠一脚踩下去,直接就把赫亦涟那一腿给踩残了。

    随即,他拉着赫亦涟藏刀刃那一脚,狠狠压到赫亦涟面前去,习武之人韧带都好,可赫亦涟大腿根部还是疼得难以忍受,他本就只剩下最后一口气,见自己脚尖的刀刃逼近,他吓得睁大眼睛,龙非夜握紧他的脚踝,让那刀刃正正对准他的眼睛。

    龙非夜就蹲在他身旁,压低声音,“说,谁让你故意拖延的?”

    “你……你装的?”赫亦涟的声音非常虚弱,却透着一股无法忽视的执着。

    龙非夜冷哼,“看样子,你被人坑了。死在这里……可惜了一身好功夫。”

    赫亦涟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龙非夜刚刚的异常竟会是装出来的,他忽然觉得自己像个笑话,他被骗了,不仅仅被主公骗了,也被龙非夜骗了。希望落空,他才开始意识到自己双手双手皆残,连死都无全尸。

    多么可悲!他太不甘心了!

    “苍邱子必死无疑,你原本可继承锁心院院首之位的。”龙非夜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低声道,“告诉本王,谁让你参战,谁让你故意拖延的。”

    这话终于勾起赫亦涟的恨意,“龙非夜,你过来,我告诉你。”

    龙非夜倾身挨近,只见赫亦涟张了张嘴,说了六个字,他的声音实在太轻太轻了,也不知道龙非夜听清楚没有。

    龙非夜正起身,赫亦涟使出了最后的力气,猛地挺身而上,迎上自己脚尖那一把风刃的刀刃。

    利刃入喉,赫亦涟总算是断了最后一口气。

    龙非夜看都没多看他一眼,站了起来。

    赫亦涟死了,龙非夜赢了。

    众人都怔怔地看着寂静的战台,只觉得刚刚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惊心动魄,诡异多变,让人都弄不清楚,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直到现在,这场比试终于有结果了,赫亦涟死了,真的死了,不会再有意外了。

    龙非夜的颀长傲岸的身体依旧硬挺,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他并没有方才的狼狈。他站在高高的战台上,俯瞰全场,寒彻的视线最后落在锁心院那群弟子身上,玄寒宝剑也随即指了过去。

    他说,“还有谁要上台,本王侯着!”

    锁心院的弟子们全低着头,无一敢出声,苍晓盈紧紧抱着父亲,她再哭都不敢哭出声来。

    而其他人,更是无人敢动。

    几乎所有人都相信,龙非夜刚刚跌跪在地上是装出来的,是为了引赫亦涟近身好抓住机会,速战速决。

    终于,大家都不再怀疑,而是开始认真琢磨起这个男人的能耐来。

    就在这个时候,龙非夜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持剑,大声问了一声,“还有人要参战吗?”

    话音一落,玄寒宝剑骤是剑芒大放,震慑了全场!

    还有什么好琢磨的呢?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龙非夜这剑气,真真的不止梵天八品吧呀!比剑宗老人还要强许多。

    在场不少人都心生崇拜和敬畏,锁心院那帮人不敢再有谋反之心,只盼着龙非夜和剑宗老人能轻饶锁心院。

    就剑宗老人和韩芸汐两人,目不转睛地盯着龙非夜看,非常非常紧张!

    剑宗老人紧张到手心都出汗了,他最清楚,龙非夜其实就是在强撑!

    他原以为龙非夜算计赫亦涟,杀掉赫亦涟之后,也会随之倒下,却万万没想到龙非夜居然还能这样顶天立地地站着,竟还可以字字铿锵有力地挑衅锁心院,竟还可以像一个王者一样,睥睨天山众弟子。

    他这最后一剑,不仅仅震慑是为了震慑在场的众人,更是为了震慑邪剑门,可是,他要为这一剑付出极大的代价,他体内的噬情之力估计早就尽数逆行了!

    寂静中,无人回答。

    在尊者还未宣布排位战结束,剑宗老人脑袋里紧绷的弦就不敢放松,不是他害怕意外,而是这场排位战意外太多了,龙非夜已经再也经受不起任何意外了。

    如今,只要一个四品高手上台,就足以将龙非夜彻底摧毁。

    这时候,二长老从位置上走了出来。

    这……

    剑宗老人整个心都吊到了半空去,韩芸汐屏住呼吸,整个人都在颤。

    “不……”她不相信!

    二长老从观战席上一步一步朝战台走去,龙非夜一动不动,面无表情,而心下怕已波涛汹涌,他比谁都清楚自己此时此刻的情况。

    忽然,二长老停了下来,双手同龙非夜作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非夜,你是师尊的骄傲,也是我天山的骄傲。师叔我……服你了!”

    这……

    这是认输了?这是来表心意的?

    见状,三长老也连忙走过来,同是对龙非夜作揖,“非夜,三师叔也服你了!年纪轻轻就破八品梵天之力,前程无量啊!”

    这两个墙头草都确定了立场,在场还有谁会上战台挑战?

    剑宗老人吊在半空的心总算收回来了,韩芸汐亦是大大吐了口浊气,她恨不得冲过去抱一抱龙非夜,但是,她得忍。她只盼着龙非夜赶紧回天山顶疗伤。

    幽婆婆站了起来,“尊者,既再无人参战,那不如……”

    三位尊者看着龙非夜,眸中都流露出欣赏之意,他们当然看得出来龙非夜在硬撑了。

    很快,一个尊者便起身来,宣布此次排位战龙非夜拔得头筹,位列第一,苍邱子围猎第二。

    与其说这是一场排位战,到不如说这是一场争霸赛。

    龙非夜回身,同三位尊者作了个揖,便飞身上天山顶。

    他看到了剑宗老人和韩芸汐就在观战石上等着,可是,他并没有去找他们,而是直接去九重宫。

    剑宗老人和韩芸汐立马追过去,他们抵达九重宫的时候,只见龙非夜都没来得及进门,人已经跌跪在大门前,呕血不止。

    “龙非夜!”

    韩芸汐惊得心跳都快没了,箭步冲到龙非夜身旁去,只见龙非夜的脸色苍白得骇人,那双冷眸布满了血丝,深邃幽冷得让她觉得陌生。

    “放心,我没事……”

    他都这样了,竟还企图安慰韩芸汐,“我没事,乖,我只是……”

    话还未说完,一大口一大口鲜血就往外吐,没回而,吐出来的血就变成了黑色的。

    这黑色,并不是真正的黑色,而是因为血瘀而变成的暗红,红得发黑。

    韩芸汐手忙脚乱地,将医疗包里所有可以护命的药丸都拿来出来,喂龙非夜服下,可是,没用!

    她好不容易才喂他服下,他立马就给吐出来,和着血一块从嘴里涌出来。

    “龙非夜,你不要吓我好不好!龙非夜!”

    “你告诉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帮你?龙非夜……”

    “龙非夜,你不许丢下我……不许!”

    韩芸汐从来都没发现自己这么没用,她一点忙都帮不上,她一窍不通。

    不管她怎么问,龙非夜都没有回答她,即便他还清醒着,他已经连回答她的力气都没有了。

    早在杀赫亦涟的时候,他的梵天之力就开始逆行,最后那一剑,是他咬着牙打出来的。

    他知道,没有那一剑,不足以震慑二长老和三长老,更不足以震慑邪剑门,唯有那一剑,大家才会相信,他之前的脆弱是装出来的。

    血,不断地他嘴里涌,似乎永远都不会停止。

    韩芸汐都已经崩溃了,紧紧抓住剑宗老人的衣袖,“救他!我求求你了,一定要救他!”

    剑宗老人亦近乎崩溃边缘,他的心痛得无法言喻,他知道,天山和平保住了,而自己最心爱的弟子的性命却未必保得住。

    他喃喃自语,“只要四品之上的内功,就能先护住他。”

    “你救救他呀!你堂堂天山宗主,你一定会有办法的!”韩芸汐疯了一样吼。

    她能求助谁?龙非夜能求助谁?

    龙非夜需要拿命去拼,才能保住天山的和平,才能震慑住邪剑门。可是,偌大的天山,四品高手那么多,她却求不了!偌大的天山,她能求的也就只有剑宗老人,知晓这件事的只能是剑宗老人。

    外头豺狼虎豹,一旦知道龙非夜重伤,还会给他们活路吗?

    韩芸汐知道剑宗老人已经内功尽失了,可是,她还是死死地拽着剑宗老人的衣袖,执着地哀求,“我求求你了,只要你能帮他了!”

    “师尊,我求求你想想办法吧,龙非夜不能死!他不能死……”

    韩芸汐哭得剑宗老人的心都碎了,他豁出去了,急急下令,“来人,搀非夜上九重宫,谁敢将此事传出去,杀无赦!”

    他说完便要走,韩芸汐连忙抓住,“你要去哪里?”

    “找尊者,现在只有尊者能救他了。”

    尊者一贯不插手任何俗务,哪怕天山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尊者也不会多干涉,他们只研究剑术。

    能把他们三位请出来坐镇排位战已经是非常例外了,尊者愿不愿意出手救人,剑宗老人心里没底,但是,他必须去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