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757章 想七哥哥了没

2018-06-21 09:41:57Ctrl+D 收藏本站

    齐宗霖的剑逼到韩芸汐面前,他的手腕忽然被一颗横空出现的石子击中,他手一痛,剑锋偏转,韩芸汐急急躲开,她搀着徐东临步步后退,远离齐宗霖。

    “什么人?”齐宗霖大声质问,只可惜,周遭除了逍遥城的杀手之外,并没有看到任何人。

    齐宗霖手腕生生的疼,他看了一眼,竟发现刚刚飞射过来的那颗“石子”居然是一颗种子,竟扎在他血肉中发了芽!

    这……

    齐宗霖从未见过这种东西,但是,他也不是省油的灯,他立马就抽出匕首,狠狠刺入肉中,将那颗种子连同根须全都剜出来。

    剜出来的根须并不短,幸好他动作够快,否则再过一会儿,他这持剑的手必是重伤。

    这种子不管谁来,总之,来者不善!他得先擒住韩芸汐再说。

    然而,当齐宗霖朝韩芸汐走去时候,一个慵懒而略带戏虐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这个女人连本少爷都不敢欺负,齐宗霖,你的狗眼瞎了吗?”

    这声音不小,却听不出从哪个方向传来,围在周遭的杀手都在寻找,怎么都找不到人。韩芸汐戛然止步,不可思议地到处张望,亦是看不到人。

    但是,她知道来者是谁!

    这个戏虐的声音,真真是太熟悉了!

    “到底是什么人,偷袭本城主算什么英雄好汉?你出来!”齐宗霖冷声,不忘箭步朝韩芸汐逼去。

    韩芸汐没再退,她瞥了齐宗霖的手腕一眼,冷笑警告,“齐宗霖,你再往前一步事实,信不信某人会把唯一的解药拿去喂狗?”

    齐宗霖大惊,急急往自己手腕看去,这才发现手腕上的伤口居然发黑了,这是中毒的迹象!

    “韩芸汐,解药呢!”

    他正要伸手去擒韩芸汐,手却忽然大痛,如同被烈火灼烧般,疼痛得都使不上劲。

    韩芸汐继续往后躲,“这毒叫做炎毒,会从伤口开始,慢慢蔓延到全身。齐城主很快就会知道烈火焚身是什么滋味了。”

    齐宗霖也并不是那么好恐吓的,他立马下令,“来人,抓住这个贱人!”

    只有擒住韩芸汐,他才有资本和下毒者谈条件,否则,他这毒就没救了。

    几个长老立马逼过来,就在这个时候,一棵荆棘忽然从韩芸汐脚下蹿出来,疯狂生长出无数分支,在空中张牙舞爪。

    那荆棘正是刚刚齐宗霖剜出来的那颗种子生长出来的,它将韩芸汐保护在中央,无数分支凌空妖娆挥舞,看得所有人心惊胆战,不敢靠近。

    好美!

    韩芸汐看着飞舞的荆棘藤,第一次发现荆棘藤是那么优雅,美丽的植物,第一次知道,原来这种拦路的植物,也可以用来保护人。

    齐宗霖的手越来越疼,他用另一手按住,冷声,“砍了它!”

    “齐宗霖,看样子你是不想要解药了!”那人轻笑,虽然看不到他的人,听这声音也想象得出他呵气如兰的样子,他笑道,“不要也行,反正你还可以砍掉那只手。”

    这一回,所有人都听得出这个声音的来向,大家几乎是同时朝南边看去,而围在南边的杀手也第一时间退开来。

    只见一道红影凌空飞掠过来,落在漫天飞舞的荆棘藤面前,那是个红衣男子。

    那红色大袍,妖红似火,宽袖大摆,奢华绝美地铺了一地,单单一个背影,便美得倾城倾国,摄人心魂。

    在众人的震惊中,他回眸冲韩芸汐微微一笑,刹那间,暗淡的天地似乎都明媚了起来,就连荆棘都开出了妖娆的红花。

    是他呀,顾七少!

    “小七……好久不见。”韩芸汐喃喃自语。

    “你是何人?”齐宗霖冷声质问,一时间,所有杀手就包围了过来。

    “他是顾七少,呵呵,原本是天香茶庄的庄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沦为龙非夜的走狗了!”齐耀天冷笑地说。

    顾七少来了又怎么样,单枪匹马一个人,还能敌得过他们整个逍遥城?

    “此人谙熟旁门左道,毒术也很厉害。大家小心!”齐耀天又提醒。

    “顾七少,交出解药来,本城主放你一条生路,否则,本城主一定废掉你双手双腿来抵本城主这只手!”齐宗霖霸气地警告。

    谁知,顾七少没理睬他,而是蹙眉看着齐耀天,“你刚刚说什么?”

    “本少主说你是龙非夜的狗!”齐耀天并不示弱。

    顾七少那妖冶的双眸立马眯成一道直线,声音变得傲慢,“齐耀天,你知道本少爷什么时候到的吗?”

    别说齐耀天了,在场众人都莫名其妙,他这问题是什么意思呀?

    “管你是什么时候到,识相的就赶紧交出解药!你那装神弄鬼的伎俩唬得住别人,唬不住我逍遥城!”齐耀天很不屑。

    顾七少没理他,幽冷冷地说,“在你们杀光龙非夜的影卫之前,本少爷就到了。”

    这……又是什么意思?

    “你们知道本少爷为什么等到现在才出手吗?”顾七少又问。

    也不知道为什么,齐耀天竟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只是,他很快就忽略了,蔑笑道,“显威风吗?英雄救美吗?你是不自量力,找死!”

    顾七少把玩着他修得非常好看的手指甲,继续说,“因为,本少爷特讨厌龙非夜,不抓住这机会压一压他的气焰,本少爷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就连韩芸汐都听得莫名其妙,顾七少干嘛呢?早就到了居然还等到现在,他就一个人,如何对付一城的高手呀!

    上一回应对楚家的弩箭手,他都伤成那样,这一回面对的是整个逍遥城呀!

    韩芸汐都想跑过去敲一敲顾七少的脑袋,告诉他,“亲,别装逼啦!”

    “呵呵,那你说说,你要怎样压龙非夜的气焰?怎么,打算以一敌十吗?”齐宗霖冷笑起来,“不如,你跟本城主斗一场?你若赢了,我逍遥城就撤,你若输了,把解药交出来,韩芸汐本城主带走。如何?”

    顾七少挑眉看去,媚眼如丝,风情万千,别说女人,就是男人都很容易被他勾了魂,齐宗霖看着他的容貌和神态,还是颇为赏心悦目的。

    谁知道,顾七少画风忽变,非常粗鲁地“呸”了一声,唾沫星子就呸在齐宗霖脸上,“你大爷的!你当老子是白痴吗?以一敌十?老子还不得输得屁滚尿流?老子告诉你,别说以一敌十,就是跟你单挑,老子都办不到!老子今日也带人来了!老子要以百敌十!”

    除了韩芸汐,所有人都被顾七少忽然的转变吓了一大跳,然而,真正吓住他们的是接下来的事情。

    “都给老子出来!”

    顾七少话音一落,只见四面八方的林子走出了一群群脸色铁青如尸的人来,他们一个个都如死士般面无表情,虽然没有带任何兵器,也看不出会不会武功,但是,他们身上散发着一种死亡和腐朽的气息,足以令人背脊生凉。

    他们的人数之多,竟将逍遥城的人全都包围起来。

    逍遥城的人看似镇定,实则都慌了,齐宗霖面色也非常难看,他喃喃自语,“死士……”

    顾七少整理着他有些凌乱的头发,漫不经心地回答,“不,毒尸而已。”

    话音一落,齐宗霖一口老血差一点点就喷出来,而他周遭的杀手全都煞白了脸色。

    竟然是毒尸,怪不得看起来比死士还阴森可怕!

    君亦邪养的毒人已经非常可怕了,而且他养的毒尸也不出十个,没想到顾七少居然养了这么大一群毒尸!逍遥城就算对付得了死士,也对付不了这么多毒尸呀!

    毒尸不仅仅对很多毒都有免疫,而且还会下毒于无形。

    齐宗霖冷汗直流,都忘了手上的灼热感,“顾七少,你,你……”

    “怎么样,我这帮人比龙非夜的影卫强吧!”顾七少非常认真而且严肃地问,“齐宗霖,你说等老子的毒尸灭了你全城,龙非夜会不会服老子?”

    齐宗霖该如何回答?

    他只觉得眼前这个绝美如妖,倾城倾国的男子就是个疯子!

    他也顾不上韩芸汐,更顾不上解药了,大喊一声,“来人,撤!”

    他自己先窜上高空,使轻功飞走来,逍遥城的人几乎无人敢留,全都纷纷凌空翻身,越过毒尸的包围,狼狈而逃。

    顾七少并没有令毒尸追,也算是有意放他们走的。

    逍遥城倾城而出,想必消息很快就会传开,他总不能真让毒尸灭了逍遥城,让韩芸汐这个“毒宗余孽”来背负骂名吧。毒尸,可是仅赐予毒蛊,被天下人忌惮的。

    齐宗霖种了毒,不及时解就只能砍掉手,这多少也算为毒丫头出气了。

    看着满地影卫尸体,他倒是没什么所谓,他只郁闷自己晚来了一步,让毒丫头受惊了。

    他一步一步朝韩芸汐走来,随着他的靠近,荆棘藤便慢慢枯萎,最后全都垂落在地,他就站在韩芸汐面前,笑得倾城倾国,百媚丛生。

    “毒丫头,这么久不见,想七哥哥了没?”

    韩芸汐激动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就看着他,看着……

    “七哥哥有这么好看吗?”顾七少笑呵呵问。

    韩芸汐第一次这么这么认真地看他的脸,看他的笑,虽然一直都知道他生得很好看,却不知道原来这么美。

    顾七少的绝美倾城,不食人间烟火不过是一瞬罢了,在韩芸汐面前,他是就红尘中的普通男子。

    他不高冷,不绝美,也不妖娆。他就像个疼爱心上人的普通男子,关心着最普通的冷暖饥饱,最普通的材米油盐酱茶。

    他急急地从袖中掏出水壶来给韩芸汐,“渴了吧,赶紧喝,温的,不冷不热正好。别喝多了,我还给你带饭了。”

    他冲到林子里的马车上提来一个三层食盒,一打开是热呼呼的饭菜,他说,“毒丫头,走了这么久的路,一定好几天没吃热食了吧?喝些汤,暖暖胃先。”

    他今早一得知韩芸汐的行踪,就亲自准备好带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