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765章 你和他水火不容

2018-06-21 09:41:48Ctrl+D 收藏本站

    尊者帮龙非夜疗伤之后,他的脸色分明好了不少。本该到外头透透气的,可是,如今他必须“卧榻不起”。

    这座九玄宫里有不少从天山弟子里挑选出来的侍从,大多是十岁左右就被挑选上来为仆,剑宗老人会指导他们的剑术,但是,只是点到为止,并不算在真正的传授。

    虽知有内奸,龙非夜却不曾调查,一来怕打草惊蛇,二来也没必要,三来是为将计就计。

    赫亦涟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幕后那只老狐狸养出来的人,不会那么轻易背叛主人的。

    龙非夜什么都不做,却在无声中早布局好一切,他的手腕永远都会让人猝不及防。

    此时,他正自慵懒闲适地倚在竹塌上,手覆在心口处,之前那封信似乎就藏在那里。

    剑宗老人怕他闷,没多久便进来陪他。

    其实,龙非夜本就是个非常闷的人,如果没有说话的必要,他可以好几天一言不发。剑宗老人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非常了解他性子,所以,实际上是剑宗老人自己闷,来找龙非夜解闷的。

    有些人闷不得,闷久了,心就会病。

    顾北月刚要拿出韩芸汐那封信,见剑宗老人进来,便移开了手,假装睡觉。剑宗老人都坐到他面前了,他还是不动。

    剑宗老人轻咳了几声,说,“上一回你要的药至今还没消息,不过老夫最近倒是得了一颗丹药……”

    话还未说完,龙非夜就立马睁开眼睛。

    上一回他问剑宗老人如何治疗端木瑶的内伤,提及了顾北月的情况,剑宗老人说了一种药,名叫“回龙丹”,可惜至今寻不到。

    “那丹药如何?”龙非夜认真问。

    “呵呵,你不是睡着了吗?这位顾北月……”剑宗老人的神态变得暧昧起来,“幸好不是女子,要不你这么紧张,芸汐那丫头铁定跟你急……”

    面对这种问题,龙非夜除了不屑地瞥了剑宗老人一眼,还会做什么呢?他轻鄙剑宗老人之后,便又躺回去继续“睡觉”。

    “翅膀越来越硬喽!”剑宗老人径自呵呵笑了,“我这刚刚得了一颗丹药,名唤凤栖,你先给那位顾公子服用,让他自行调养,短期之间,恢复两三层功力,应该没有问题。”

    这话一出,龙非夜的眼睛就变得雪亮,他立马起身,“好,我这便写信。”

    剑宗老人看他急匆匆的样子,忍不住提醒了一句,“非夜,你可想清楚了。此人一旦恢复,武功极有可能会在你我之上。人心隔肚皮。况且,此人还是西秦最忠诚的仆,你与他本就水火不容……”

    龙非夜已经写好信了,一如他说话的习惯,言简意赅就寥寥几个字,他抬头朝剑宗老人看来,似乎也迟疑了。

    “再考虑考虑吧。”剑宗老人劝道。

    龙非夜想了很久,最后伸出了手,虽一言不发,但是剑宗老人知他的意思,只能将丹药交给他。

    送完信之后,剑宗老人的脸色特别凝重,龙非夜倒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他找来影卫,寻问唐离那边的情况。

    “殿下,唐门主说让您放心,一年之内,一定能拿下兵械行。”影卫如实禀。

    龙非夜怒了,“本王问了他五次,每次都回这句话,他什么意思?外头传的唐门要给宁家兵械行供货,到底怎么回事?”

    影卫把龙非夜这句话如实地传到唐门去,没几日,龙非夜便收到了一封长达二十页的信函,信函里详细记载了唐离从蜜月开始到现在,如何哄宁静开心,如何制造浪漫让宁静感动,如何制造误会让宁静吃醋,如何欲擒故纵让宁静患得患失。最后,唐离还附了一句,如果龙非夜搞不定韩芸汐,可以随时向他取经。保证他一年之内可以把韩芸汐收拾得服服帖帖,还能三两抱俩。

    龙非夜看到这封信时的表情,简直无法想象!

    此时,唐离就躺在唐夫人院子里的榻榻米上,笑得满地翻滚,“哈哈哈!娘亲,你说我哥会不会从天山上冲下来,灭了我?”

    唐夫人乐不可支,“不不,他会冲下山来阉了你!”

    唐离一脸受伤地抬头看去,“您真的是我亲娘吗?”

    “宁静待会真的会过来吗?”唐夫人问道。

    “保准过来!”唐离很有自信。

    “宁家至今都没发现暴雨梨花针已经废了,这也……”唐夫人一直纳闷着这件事。

    “估计是不会用吧,呵呵,让他们慢慢琢磨去吧。”唐离笑呵呵道。

    “嘘……”唐夫人听到婢女传来暗号声,警觉起来,“她来了,快!”

    今日,唐离和唐夫人要上演一出苦肉计给宁静看呢。

    唐离和宁静蜜月之后回到唐门,日子便回到了正轨,唐离继承了门主之位后开始掌管各种等级暗器的制造和设计,宁静通过书信的方式远程操控她手中几个大产业的经营,其中最大的莫过于兵械行。

    两人各干各的,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唐离挑起头,打打闹闹,最后以唐离各种哄开心告终。有好几次,不管唐离怎么哄宁静都不笑,唐离便破例,带她去参观唐门机密级的暗器制造坊。

    总之,唐离将“妻奴”二字诠释得淋漓尽致。几乎所有唐门中人都说,唐离是他们见过,最宠夫人的男人了。

    宁静听到这话,心中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或许,她真的相信了唐离爱上她了吧。前几日,她假装心情不好,唐离问了许久,她都不说。

    最后,唐离都生气了,她才说兵械行最近的生意非常不好,因为太久没有推出新的兵械,所以被竞争对手抢了好几笔大单子。

    唐离非常体贴地告诉她,“静儿,你怕啥,有我呢!唐门有几款暗器,非常适合战场使用,我免费给你供货不就成了,你回头放个消息出去,保准丢掉的生意马上就回来!”

    唐离夸下海口的第二天,宁静居然真就把消息放出去了,闹得整个云空大陆都沸腾了。

    要知道,能得唐门暗器当兵械,那绝对能翻倍地提高军队的战斗力。

    听到这个消息最高兴的,应该就是宁承了。因为,不管宁静兵械行的兵械怎么买出去,最后都会落到他手上。

    宁静放出消息后,立马就找唐离要详细的暗器款式和数量,谁知道唐离支支吾吾起来。宁静立马不高兴了。

    如果说她之前的种种不高兴都是装出来的,都是为刁难唐离而故意的,那么这一回,她都分不清楚自己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了。

    今早上她又追问唐离,唐离信誓旦旦地告诉她,下午一定给她答复,谁知道,太阳都快下山了,却都不见唐离回去。

    宁静到处找不到人,最后不得不到唐夫人院里来。唐夫人这里,是整个唐门她最不想来的地儿。

    听到外头脚步声近了,唐离立马将一根藤鞭丢给唐夫人,“娘亲,下手重些,没事。”

    唐离答应了宁静那么一件大事,自是要用苦肉计来拖延。

    唐夫人虽然答应配合儿子做戏,可是,藤鞭拿在手里,怎么都下不了手,“儿啊,咱们轻轻打几下就好了吧?”

    “你当宁静是瞎子呀?不往死里打,她会信?”唐离认真道,“娘亲,你要狠不下心,一年内我拿不下她的兵械行,这门主我也不当了!”

    “那……那你找你爹去!让你爹打你!”唐夫人也急了。

    “就得你打,她才会信!”唐离一边说着,一边夺来藤鞭,利索地抽了自己好几鞭子,每一鞭子都是皮开肉绽的,怵目惊心。

    其实,唐离是习武之人,这几鞭子不带多少力量,顶多就是皮肉之伤而已,他承得起的。

    抽完了自己的双腿,他又厉声地抽了自己后背几鞭子,搞得自己一身开花,最后才将藤鞭交给唐夫人。

    此时,唐夫人已经泪眼花花了,唐离居然还笑得出来,“娘亲,她快来了!你赶紧的,别给我搞砸了!那个小贱人,我收拾定了!”

    唐夫人看着儿子伤痕累累的身子,又见他脸上璀璨兴奋的笑容,心头忽然掠过一抹不安,儿子此时此刻眼中的熠熠光彩和他父亲年轻时候太像太像了。

    那是喜欢一个人,才会有是神采奕奕。

    唐夫人希望这只是自己的错觉,她握住藤鞭,很快就进入状态,一边哭着,一边训斥唐离,“你这个不孝子!败家子,都怪我,都怪我平素太宠你,才会被你惯成这样!”

    “唐离啊唐离,你知道不知道唐门暗器不外售是祖宗留下来的规矩?是咱们唐门隐世的根本,你知不道你一旦开了坏头,唐门将来会有多少麻烦?”

    “老娘告诉你,没门!这件事没门!”

    ……

    宁静就站在门口,双臂环胸,默不作声地听着,那双透彻犀辣的眼睛,正打量着唐离身上的伤。

    “娘亲,反正我答应宁静的事就一定会做到!今天,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会改变主意!唐门的门主是我,不是父亲!”唐离怒声说。

    话音方落,唐夫人便狠狠一鞭子抽过去,真真打得皮开肉绽。

    “孽子!你这个孽子!老娘今日就算打死你,也绝不允许你败坏祖宗的规矩!”唐夫人说着,又一鞭子抽去。

    谁知道,宁静居然还原地不动,唐夫人的心在滴血,却不得不继续下去。

    宁静,到底会不会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