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766章 情亦真情亦假

2018-06-21 09:41:45Ctrl+D 收藏本站

    唐夫人等着宁静拦,谁知道她都打了唐离第三鞭,宁静居然还原地不动地站着。唐夫人余光瞥过去,见宁静那饶有兴致的表情,就像是在欣赏唐离挨打!

    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个女人的心肠简直是石头做的,唐离这些日子的努力,压根就是白费!

    “宁静,你还敢来!”唐夫人假装这才发现她,忽然就箭步冲过去,藤鞭毫不客气甩去。

    宁静险些没躲开,吓得不轻。

    “都是你这个贱人!勾引我儿子在先,我唐门给你脸,明媒正娶了你,你还想怎样?不搅乱唐门,你不舒坦是吗?”

    唐夫人既是做戏,亦是较真,又一鞭子抽去,宁静还是躲过了。

    她眼底掠过一抹狡猾,并没有往外头跑,而是往屋内跑,躲到了唐离身旁去。

    这……

    唐夫人和唐离都心中都暗叫糟糕。

    唐夫人折回来,不得不继续做戏,“唐离,你让开!老娘今日一定要好好收拾收拾这个小妖精,否则,她都忘了唐门姓唐不姓宁了!”

    “不让!”唐离特勇猛。

    “你让不让?”唐夫人再问。

    “不让,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让!”唐离大声说,宁静躲在他背后,双手紧紧地揪着他的衣服。

    “老娘最后问你一次!让不让!”唐夫人等着儿子想法子解围呀!

    唐离没办法妥协呀,等着唐夫人自己找台阶下呢。

    最后,唐夫人抽了唐离三鞭之后,假装气得心脏病发,丢了藤鞭,一手扶着桌子,一手按在心口上,上气不接下气,话都说不出来。

    “娘,娘你怎么了?来人啊!”唐离大喊。

    婢女立马就冲过来,唐夫人院里的婢女也都是妙人,见惯了唐夫人装病,一个个一脸慌慌张张的,很快就把唐夫人架到内屋去,却没传大夫。

    “静儿,别怕,你先回去,我瞧瞧我娘。”唐离认真说。

    谁知道,宁静不关心他的伤,不关心唐夫人的病,就问,“那暗器的事?”

    这一刻,唐离都险些喷血。

    但是,他还是忍了,他不相信自己“宠妻”的策略行不通。

    “没事,放心!答应你的我一定会办到!”唐离认真回答。

    “嗯,那我就放心了!”宁静笑得很开心,分明就是故意的。

    她离开唐夫人院子时候,笑得更开心,唐离那点小伎俩想偏她,简直是痴人做梦!

    是夜,唐离回房的时候,宁静已经侧卧。背对外头在睡觉了。

    唐离一身伤口都没处理,一副刚从唐夫人那回来的模样。

    他探头看了宁静一眼,见她真睡着了。

    他嘴角泛起一抹自嘲,明明知道都在做戏,比拼的是谁先被谁征服,可是,看到宁静睡得这么沉,他的心终究还是拔凉拔凉的。

    他没有吵醒宁静,脱了外衣光着膀子到后院去冲洗,一大盆凉水从头顶淋下来,透心的凉,让一身伤口都刺骨地疼了起来,也让他有些昏沉的脑子清醒了很多。

    “唐离,你找死呀?”忽然,背后传来宁静的声音。

    唐离回头看去,只见宁静就穿一件单薄的睡裙,站在台阶上,三千墨发随意散落,娇美的小脸有些惺忪。

    要知道,她即便在成婚后也执意穿男装,就是他,也只有在榻上才能见她女装模样。

    如果忽略她刚刚那句话,真的可以把她当作一个弱不禁风的弱女子,娇柔楚楚,让人忍不住想保护。

    可是, 这个女人,并不是一般男人保护得起的。

    唐离很快就回过神来,笑呵呵说,“我吵醒你了吗?”

    “是!”宁静没好气地说,“大半夜的,你要洗不会到别处去?”

    唐离脾气好到无法想像,他还是笑呵呵的,“你赶紧回去睡,小心着凉,我这就换地儿。”

    他真要走,宁静却怒声,“回来,吵醒了睡不着了!”

    唐离乖乖回来,“那我陪你说话。”

    宁静白了他一眼,拉着他的手就往屋里去。她一点都不温柔,很暴力,将他按坐在椅子上,然后取来毛巾帮他擦身子,碰到伤口的地方,她终究还是小心了。

    她拿出自己私藏最好的金创药,小心翼翼帮唐离上药。除了床第之欢,不能自禁时,这还是唐离第一次看得这个女人温柔的一面。

    很快,上身的伤就都处理好了,唐离看着自己湿答答的裤子,不坏好意地暗笑。

    “脱了,快点!”宁静眉头紧锁,一脸不高兴,也不知道是因为被吵醒了,还是因为唐离这一身的伤没处理。

    唐离很快就脱了,只剩一件短裤,宁静蹲下来,替他上药,也不知道是不是唐离错觉。在宁静蹲下的时候,他似乎听到她的叹息声。

    宁静,世间有什么事,能让铁石心肠的你叹息呢?

    处理好双腿上的鞭伤,宁静将药往桌子一丢,冷冷警告,“再吵醒我,后果自负!”

    她又窝床上去,留唐离一人坐在一旁,ci身luo体就穿一条短裤。

    唐离拔凉拔凉的心似乎回暖了,他很快就在宁静身旁躺下,一开始还小心翼翼,可是后来就不安分了,先是侧身挨近她,随后大手就圈过去,揽住她的腰。

    “唐离!”宁静沉声警告。

    唐离却置若罔闻,大手不安分游走,喃喃唤她,“静静……静静……”

    寂静的夜,不知不觉中熟悉的怀抱,情人呢喃般的叫唤,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谁在做戏,谁在看戏,谁又入了戏,都已经不重要了。

    烛火被挥灭,纱帐落下,意乱情迷,情到浓处时只听宁静一声温柔,“阿离,你的伤……”

    唐离捂了她的嘴,“雏菊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他一直都记着,小雏菊是她最爱的花……

    唐离在温柔乡中,远在药鬼堂的韩芸汐却在出发去医城之前,为他担忧。

    “即便他是骗宁静的,可是传出这样的消息,必会给唐门惹麻烦。”韩芸汐认真道。

    唐离答应和宁静的兵械行合作,出售暗器,这就给外人一个信号,唐门的门规并没有那么严。

    “唐少主,唉……欲速则不达!”楚西风亦是担忧极了,他暗暗盼着,在秦王殿下行动之前,唐门那不要出大乱子就好。

    顾北月对这些事不熟悉,也没多话,他几分药单过来交给沐灵儿和黄太医。

    “这是我补充的,你们参考参考。”

    安排好药鬼堂的一切之后,顾北月又写了几份预防瘟疫的药房子,建议沐灵儿找人把药配好,分成一袋袋,然后让各郡县乡镇村官差家家户户发放下去。

    韩芸汐不得不佩服顾北月的周到,就中南地区医少、患者日渐累积增多的情况,大规模的流行性病疫非常容易爆发。

    小逸儿一边看药方,一边询问了顾北月好几个问题,顾北月都耐着性子讲解,赫连夫人坐在一旁看着,也不知道想什么,有些走神。

    “七娘,小逸儿这阵子好像又长高了。”韩芸汐笑着问。赫连夫人一点反应都没有。

    “娘,我姐问你话呢!我长高了!”小逸儿大声说。

    赫连夫人这才回神,“是是,是长高了!”

    “七娘一定是累了吧,早些回去休息,这些日子我们不在,还得麻烦你和小逸儿过来帮忙”韩芸汐说道。

    赫连夫人睨了她一眼,“你这就见外了。”

    韩芸汐也是忙完了,才有空和赫连夫人、小逸儿闲聊几句,只是,没多久她便不得不离开了,再不走,天都亮了。

    百里茗香早就先秘密离开,韩芸汐和顾北月并没有回秦王府,而是直接从药鬼堂离开,至于顾七少,一晚上连个影子都没见着。

    沐灵儿、黄太医和赫连夫人母子在后面送他们,马车远得都看不到的时候,赫连夫人才问了一句,“对了,他们这是去哪呀!刚刚怎么忘了问。”

    “去救人。”沐灵儿答道,黄太医心下冷笑,没出声。

    “救什么人呀?”小逸儿好奇地问。

    沐灵儿摸了摸小逸儿的头,说,“姐姐也不认识,等你姐回来了,你再问她,好不好?”

    “嗯!”小逸儿乖乖的。

    翌日清晨,沐灵儿难得没出现在药鬼堂,她让影卫带她找到了韩芸汐他们,果然看到顾七少。

    “哎呦,丫头你这是要跟我们一块走咯?”顾七少笑得没心没肺,他明知道沐灵儿走不了。

    沐灵儿从袖中掏出了一瓶药递给他,“给,我知道你要回医城跟那帮人算账,你千万小心。”

    顾七少陡然大惊,随即愤怒地回头朝韩芸汐瞪去,沐灵儿果然早就知道他是古七刹,是医城弃子!

    韩芸汐避开了顾七少的视线,驾马往前,“我们在前面等你!”

    顾北月和影卫立马全跟过去,留下顾七少和沐灵儿两人独处。

    顾七少对韩芸汐的怒气,永远都是来得快,去得更快,仿佛就不曾有多。

    反正不常在药鬼堂,让这丫头知道了也就知道了呗。

    他已经又笑呵呵的了,对沐灵儿早知他身份的事情也没有多问,就把玩着药瓶,问说,“丫头,这是什么玩意?”

    “我新研制出来的药,保命的时候用的。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它。”沐灵儿非常认真地说。

    “你的意思是……临死前才能用喽?”顾七少问道。

    “乌鸦嘴!”沐灵儿瞪了他一眼。

    顾七少大大方方收下,“记住了,你回去吧。”

    “七哥哥,你……你们要千万小心。”沐灵儿依依不舍。

    她知道,即便她把这药说得很玄乎,七哥哥也不会打开,因为他的药术远远胜过她数倍,他的眼很高,瞧不上她的药的。

    其实,这药品里装的并不是药,而是一张字条。

    七哥哥不会看,至少会带身上吧,就像是她陪着他。

    “七哥哥,你们先走吧,灵儿看着你们走。”沐灵儿都有些哽咽了,总是匆匆,何时才能再相见?

    医城这一劫,他们能否顺利、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