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772章 他,并不姓顾

2018-06-21 09:41:38Ctrl+D 收藏本站

    剑宗老人即便猜不到,也又惊又喜着,不怕这个人难找,也不怕这个人不配合龙非夜双修,就怕这世间没有存在这样的人物。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

    “非夜,你快说,到底是谁”

    剑宗老人紧张得都有些失态了,可是,龙非夜却只是冲他笑了笑,“秘密”

    “非夜,你没蒙师父吧”

    “非夜你倒是说呀,到底是谁”

    “臭小子你站住”

    “你听到没有到底是谁呀男的还是女的,多大年纪了你跟他她关系如何你何时寻到这个人的”

    剑宗老人有一大堆问题呢,他追了好几步,龙非夜都没再理会她。

    他气得半死,若不是龙非夜的时间紧迫,他真的会追进去把他拎出来好好审问一番的。

    这臭小子应该不是骗他的,他是什么时候找到可以跟他双修之人了呢简直太会藏了连他这个师父都瞒

    到底是谁呢

    接下来的几日,龙非夜都和尊者在闭关,剑宗老人被“秘密”二字弄得郁郁寡欢,当然,他并没有忘记告诉百里茗香真相,让百里茗香配合引蛇出洞这出好戏。

    百里茗香得知真相之后,非常平静,她在龙非夜养伤的房间旁住下,每日进入龙非夜的房间三次,每次停留的时间都差不多在半个时辰左右。

    半个时辰,恰恰是行针所需要的时间,只可惜,她却得守着空荡荡的房间,度日如年。

    上天山都好些天了,却至今没有见到秦王殿下的面。

    说没有一点点失落,那是不可能的,她自认为自己没有高尚到那种程度。感情的事情如果可以控制,那喜欢上一个人和不喜欢一个人还有什么意义呢还如何感到幸福和不幸

    感情是无法控制的,但是,可以克制。

    百里茗香也是会胡思乱想的人,她坐在茶座旁,想了好多好多。而想最多的莫过于王妃娘娘后背那个凤羽胎记的秘密。

    如果有朝一日,殿下知晓了王妃娘娘的身世,殿下还会这么宠爱王妃娘娘吗

    如果有朝一日,王妃娘娘知晓了自己的身世,她还会这么喜欢殿下吗

    如果如果

    如果他们最后成为敌人,她的心,又该何去何从

    她不会却揭开这个秘密,但是,她知道这个秘密终究有一日是会被揭开的,至少殿下的身份是不可能永远隐瞒的。

    望着秦王殿下用过的茶具,百里茗香不自觉伸手,只是,还未触碰到主人杯,她便轻叹一声, 收回了手。

    假设,假设有朝一日,他们不爱了,那么,她是不是就可以爱了

    思及此,百里茗香忽然自嘲地笑了起来。

    她今日是怎么了,何必想那么多

    即便有朝一日,他们不爱了,她也不能爱呀他是她的主,她是他的仆,她有什么资格爱

    再说了,他们怎么可能会不爱呢

    即便知晓了身世,也是会爱吧,不过是多了恨,爱和恨交加,永生永生纠缠。

    “王妃娘娘,如果有那么一日,请一定相信秦王殿下。”百里茗香喃喃自语起来。

    今日的时间差不多了,百里茗香收拾了一下针套便出门去。门外侯着两个侍从,经常会跟她闲聊,今日也不例外。

    “百里姑娘,秦王殿下的伤势好些了吧”侍从问道。

    百里茗香轻叹,“伤得那么重,没个一年半载,怎么能好。”

    “你不是来了嘛你用的是什么针法王妃娘娘呢不回来了吗”侍从又问。

    “说了你也不明白,我走啦。”

    百里茗香要走,侍从又追问了一句,“茗香姑娘,那你岂不得追随秦王殿下一年多”

    百里茗香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待入夜,她便得跟着剑宗老人通宵达旦学武,这会儿得回去睡一觉先。

    无论如何,她都必须尽力把戏做真了,完成这一回的任务

    几乎在白彦青抵达医城的同时,百里茗香上天山的消息也传到他耳朵里。

    “百里茗香”白彦青喃喃自语,“美人血”

    当初君亦邪从渔州岛带回来一滴毒血,他琢磨了许久才琢磨出那滴血不仅仅是美人血,而且还是鲛之人之血。

    也恰恰是因为那一滴血,他开始对龙非夜的身世产生质疑。

    “她会武功”白彦青问道。

    传信人如实回答,“调查过了,此女是百里军府最小的女儿,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被韩芸汐收留在身旁当婢女,会医术也会些毒术,就是不会武功。”

    白彦青是非常多疑的人,他沉默着,径自琢磨起几个问题来。

    百里茗香的血有剧毒,这说明龙非夜拿她养美人血,能养美人血者必是异体,而养成美人血,异体必亡。百里茗香怕是被韩芸汐救了吧。

    要解百里茗香之毒,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确切的说是一件非常有难度的事,不过是个仆人,若非还有用处,韩芸汐为什么要救人会不会是龙非夜让韩芸汐救人的

    还有,百里茗香为何这个时候上天山,真的是替龙非夜行针吗她到底会不会武功

    “找机会试探试探,会不会武功。”白彦青低声命令。

    传信人领命离开之后,白玉乔就过来了,“师父,我手下的人审了不下五次,苏小玉那丫头都说不清楚凤羽胎记的事情。我之前命人试探过,就她的回答怕是真不清楚这件事,也没见过那东西。”

    “如此说来,楚家甚至是龙非夜也不清楚此事”白彦青似乎有些高兴。

    “师父,到底是什么事呀凤羽胎记,长什么样子”白玉乔斗胆地问。

    白彦青今日心情不错,并没有给白玉乔脸色是笑呵呵地自言自语,“他们都不知道真相,呵呵,那这场游戏就更有趣了老夫非常期待”

    白玉乔见师父心情大好,连忙趁机询问,“师父,那好戏什么时候上演呢”

    师父不透露凤羽胎记的秘密,至少会透露透露相关的事吧白玉乔觉得这件事怎么着都和韩芸汐脱不了干系的。

    就师父的语气听来,韩芸汐应该是有那个胎记,师父审问苏小玉只是想确认一下,楚天隐和龙非夜等人,知不知道那个胎记的意义。

    “好戏”白彦青捋着胡子,笑道,“等杏林大会过了吧,小丫头,这场戏可是云空大陆有史以来最大的戏,最好,你且等着吧”

    杏林大会过后,宁承也收拾了楚天隐,该南下了,只要宁承南下,他一定会将龙非夜的秘密,公布于众

    他倒要龙非夜到时候拿什么去对抗宁承的红衣炮兵和数千铁骑。

    “师父,那杏林大会没戏可白玉乔不解地问。

    白彦青骤然蹙眉,“丫头,杏林大会可是云空医学界的最高盛会,少,你可得给师父瞧仔细了,医和毒,有诸多相通之处,毒医亦属于医的范畴。”

    白彦青来杏林大会,倒真是目的单纯,除了打探医城对中南都督府的后续动作之外,真的就是来学习的。

    他且把这次盛会当作自己的假期,养养身子,养养精神,才有精力和龙非夜好好斗一场呀

    白玉乔悻悻的,她对杏林大会兴趣一点儿都不大,她试探地问,“师父,要不,咱到毒宗禁地瞧瞧那儿,好歹也是毒界的发源地呀”

    终于,白彦青不说话了,白玉乔其实还想提一提师哥的事情,见状,只能乖乖闭嘴了。

    韩芸汐他们一行人也已抵达医城,他们比白彦青早到几日。

    韩芸汐这一趟可算是对顾北月有了新的认识,这家伙居然知晓通往医城最快的山路,带他们翻过三座荒山,复杂的路况并没有让他迷路,反倒让他们少走了五天的路。

    而且,最令韩芸汐意想不到的是,顾北月在医城居然还有一座大宅邸。上一回他们来,顾北月都没提及呀。

    此时,他们就在宅邸中。

    “王妃娘娘,七少,瞧瞧这是什么。顾北月递上了三封杏林大会邀请函。

    “挺有本事的。” 顾七少瞥了一眼,难得夸赞,其实他托洛醉山一样能拿到杏林大会的入门卷,只是,他懒得听洛醉山唠叨。

    “没想到你在医城的朋友那么铁。”韩芸汐打趣地说。顾北月的医城长大,虽然不喜社交,但也会有不少朋友。

    韩芸汐没想到的是,而今中南都督府出事了,顾北月又是药鬼堂的人,他在医城的这些朋友,竟都还愿意帮他。

    这到底是种怎样的交情呢

    “呵呵,顾大夫,你到底是什么来头”顾七少先开了口,其实,韩芸汐这一路走来,也想问这个问题,只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顾北月并没有慌张,他还是笑颜温和,“我姓顾,祖上和医城顾氏颇有渊源,我爷爷在世的时候经常与人为善,托他老人家的福,医城不少大世家都与我有交情。”

    顾北月笑了笑,打趣地说,“这一趟来,他们都以为我是弃暗投明了,呵呵。”

    这些话自是假话,顾北月其实并不姓“顾”,“顾”不过是影族为隐瞒身份,给改了的姓氏。当年影族躲至医城,顾氏为医城第一大家族,所以,影族便以顾为姓。

    影族姓孤,一生为影,一生孤独。

    顾北月的真实姓名叫做孤月,他出生在八月十五之夜,皓月当空,所以,爷爷便给他取了“月”这个名字。

    顾七少还要问,顾北月却很聪明地岔开了话题,“七少,你也姓顾,或许,五百年前我们还是一家人呢。”

    顾七少瞬间对这个话题无感,他冷笑了笑,“我出去走走。”

    “都入夜了,你去哪呀”韩芸汐追问道,后天就是杏林大会了,顺利抵达医城并不容易,她可不希望这最后的两日出现别的情况。

    顾七少回头笑得倾城倾国,“毒丫头,我给顾云天准备大礼去”

    顾北月这一走就是两日。

    直到杏林大会开始,韩芸汐和顾北月都在入口处了,他才出现

    本书来自  bookhtml222248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