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773章 放弃,包括我自己

2018-06-21 09:41:38Ctrl+D 收藏本站

    直到韩芸汐和顾北月到了杏林大会的入口,顾七少才忽然从韩芸汐背后探出脑袋来,“毒丫头,早啊”

    韩芸汐吓了一跳,见顾七少那伪装的脸,险些没反应过来是他,幸好“毒丫头”这三个字让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

    这家伙总算出现了,韩芸汐暗暗松了口气。

    “吓着你啦”顾七少笑着问。

    “大礼呢”

    顾七少说要去给顾云天准备一份大礼,竟准备了两天,韩芸汐不好奇都难了。

    顾七少的心情似乎不错,即便是有人皮面具乔装了,他笑起来还是那么好说,“准备好了,待会见着人就送。”

    韩芸汐琢磨着这大礼必定和毒宗有关系,顾七少是医学院大长老的养子,毒术那么精湛,指不定是打小就学的。

    这家伙今日应该是要揭穿医学院的真面目吧。

    嗯,她拭目以待

    韩芸汐期待着,可顾北月七少如花笑靥,眼底却掠过了一抹怜悯,只可惜韩芸汐并没有发现。

    他们刚要进杏林,一个乔装的仆从赶来,低声禀,“王妃娘娘,宁承昨夜赢了楚西风,连夜率兵南下,百里将军前天夜里就率兵北上,最快,后天怕是会开战了”

    “宁承还真是心急。”韩芸汐冷笑。

    “后天”顾北月玩味起来,心想,龙非夜果然厉害,连时间都猜得这么准确。

    后天,后天杏林大会这边应该能完事了吧

    “后天什么打算”韩芸汐笑道。

    “王妃娘娘,如果杏林大会顺利,咱们一块上战场,如何”顾北月问道,其实,这话是龙非夜托他问的。

    “好”韩芸汐没有考虑,她早不爽了。

    顾七少不太明白他们说什么,也懒得弄明白,他有些心急扯了扯韩芸汐的手臂,“走啦,今明两天还没过呢,说什么后天。”

    杏林大会,真的是在一片大杏林里举行。这片杏林位于医城的西南处,占地极广,属医学院独有,若非特殊日子,一般都不对外开放。

    杏林中只有杏树,别无其他数种,林子正中央有一片巨大的圆形空地,正是大会的主会场,此时已经是高朋满座了。

    韩芸汐他们三人都乔装成大夫,因为有邀请函,很顺利就通过守卫,进入杏林。

    这场盛会,之所以称之为杏林大会,不仅仅因为在杏林举行,也因为杏林是中医学界的代称。人们常用“杏林春暖”,“誉满杏林”来夸赞大夫的医术医德。

    韩芸汐他们抵达会场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到场了,大家正三五成群,寒暄闲聊,联络感情。

    “果然是云空的一大盛会,难得各方朋友能有机会聚到一起。”韩芸汐这“朋友”二字说得特别嘲讽。

    而今,医城的朋友,估计都是他们的敌人了。能来参加医城的盛典,至少说明在医城全面制裁中南都督府这件事上,他们是不反对的。

    “是呀,难得能和平共处。”顾北月轻声感慨。

    顾七少还是笑呵呵的,“毒丫头,你的朋友也不少,不过去打个招呼”

    韩芸汐白了他一眼,没理睬,然而,不得不承认,在场确实有不少是她的朋友,或者可以说曾经是吧。

    得益于顾北月弄来的那份邀请函,他们的位置就在第五排,算是蛮靠前的。为了前两排的“大人物”们,他们特意绕到前面去,从第一排往后走。

    除了医城的人,地位高的外宾也坐在第一二排。

    药城来的人最多,派出了王老父子和三位长老。这几位岂止是朋友呀,曾经还口口声声说要效命于龙非夜。

    天安国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少将军穆清武。韩芸汐的目光有些许停留,许久不见,穆清武还是老样子,那双浓眉大眼藏不住任何心事。只是,韩芸汐已经不知道这个男子是否如以前那样,光明磊落。

    坐在穆清武身旁的,亦是许久不见的人了,西周的太子,端木白烨。韩芸汐承认自己小心眼,本就对这家伙没好感,想起端木瑶来,更加讨厌。

    西周的变故和内乱,让这位曾经嚣张狂傲的太子多少收敛了脾气,他正和穆清武低头耳语,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悄悄话。

    韩芸汐只觉得这两位“护妹宝”,坐在一起还真是蛮搭配的。

    再往右坐在端木白烨身旁的,竟是北历的使臣。北历和西周刀剑相向了那么多年,来了医城这,还真给医城面子愿意坐在一块。

    北厉的武力再强大,终究也会对医城让步。

    当初君亦邪百毒门身份被曝光,医城就对北历皇族施压过,而当欧阳宁静勾结君亦邪要在北历雪山种药材的事被揭露,医城更是直接声讨北历皇族,北历皇族只能削掉君亦邪的王爵,给医城一个交待。

    北历使臣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老人,一身灰色长褂,蓄着山羊胡子。韩芸汐倒是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她就从这个人身旁走过去,上的名牌写着“北历太医院院首,那扎德林”几个字。

    韩芸汐因为牌,没注意到脚下的台阶,一脚踩空,正要摔下去,却被那扎德林身旁的侍女搀住。

    顾北月和顾七少跟在她身后,要搀已经来不及了。

    “小心。”侍女的声音蛮好听的。

    韩芸汐抬头只见这侍女十六七岁模样,有一双特别明亮的大眼睛。韩芸汐忍不住想起了苏小玉,苏小玉的眼睛比她的还好br>

    “多谢。”她起身来。

    “举手之劳。”婢女很快就又站回去。

    这时候那扎德林回头芸汐一眼,并没当一回事。

    顾北月连忙追到韩芸汐身旁,低声,“你的脚没事吧”

    韩芸汐都还未回答,顾七少就凑到另一旁,亦是低声,“丫头,脚崴着了没我替你揉揉”

    韩芸汐没说话,目光死死地盯着右侧,顾北月和顾七少循着她的目光只见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

    “萧家主”韩芸汐咬牙启齿。

    萧家主身为中南地区第一世家之主,代表了中南部的大家族,他来了,明显就是打中南都督府的脸,打龙非夜的脸

    这是在中南敌不过百里军府,跑医城来寻外援吗

    “好大的胆子。”顾北月也颇为震惊。

    “确实。”

    韩芸汐还算冷静,继续往前找位置,当他们找到位置时候,三人都非常意外,面面相觑。

    坐在他们旁边的,不是别人,正是唐离和宁静夫妇。

    韩芸汐他们乔装打扮,唐离和宁静自是认不出他们,但是,韩芸汐第一眼就离那张谪仙般出尘俊美的脸。

    只见宁静正襟危坐,面无表情地面,唐离就像个妻奴一样,挽着她的手臂,一脸讨好,时不时在她耳畔低语,不像是说悄悄话,更像是犯了错请求原谅。

    就他们的位置应该是欧阳商会得了邀请函,宁静带唐离来参加的。

    韩芸汐在唐离身旁坐下来,嘴角噙笑,不动声色。

    一坐下她就隐隐听到唐离哄宁静开心的各种肉麻露骨情话,韩芸汐自以为很淡定,最后还是受不了,跟顾七少换了位置,坐到顾北月和顾七少中间。

    她忍不住想,龙非夜和唐离也算是血缘之亲,兄弟俩怎么就差距这么大呢,就唐离那些话,龙非夜估计一辈子都说不出来吧。

    龙非夜说不出来,顾七少却说得出来,他一边听着唐离的悄悄话,一边凑到韩芸汐身旁来传达,“毒丫头,你猜猜他说什么了”

    韩芸汐想说不听,顾七少却早凑在她耳畔说出来,“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为了你,我可以放弃一切,包括我自己。你信吗”

    唐离的原话是,“静儿,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为了你,我可以放弃唐门的一切,包括我自己,你信吗”

    可是,顾七少转述却将“静儿”和“唐门”二字给除掉,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韩芸汐怎么听怎么别扭,真心觉得是顾七少在跟她表白呢

    她觉得自己还是跟顾北月换个位置比较妥当,正要起身,顾七少却按住了她的手,又问,“你信吗到底怎样,你才会相信我并非耍你,更不会跟你开玩笑,从我遇见你开始,除了隐瞒我的身份,我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都是掏心掏肺的,你信吗回答我。”

    韩芸汐怔住了,心砰砰砰地狂跳。

    顾七少的心意,她怎么可能不懂,她不喜欢他总是没个正经,什么事都开玩笑,可是,当有朝一日,他不跟她开玩笑了,他凑在她身旁,用如此温柔而认真的声音跟她说情话的时候,她竟发现自己无法招架,不知所措。

    顾七少,如果永远都是玩笑,那么我们便永远都是好朋友;如果,如果有朝一日玩笑成真,你让我如何继续把你当朋友

    韩芸汐脸色都有些白了,顾七少忽然呵呵笑起来,又低声,“毒丫头,你干嘛呢不会被唐离这些话恶心到了吧”

    韩芸汐揪着的心忽然就放松了。

    唐离确实从遇到宁静开始,就隐瞒了身份,欺骗了宁静。顾七少说那句话的时候,她还以为顾七少是在说古七刹哪个身份的事情呢。

    她怎么能这样自己吓自己呢

    “被你恶心到了,你能不能闭嘴”韩芸汐没好气地说。

    顾七少笑嘻嘻的,“毒丫头,这种话,你信吗”

    韩芸汐还未回答,顾七少眼中那璀璨如星辰的笑意忽然就冰冷了下来,充满了戾气

    这是韩芸汐第一次被顾七少吓到,她从来不知道这双爱笑的眼睛发狠起来会如此骇人,她循着他的目光只见医学院之首顾云天已经站在台上了

    这素之前请假的一更

    本书来自  bookhtml222248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