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777章-778章 老夫跟你娘是清白的

2018-06-21 09:41:33Ctrl+D 收藏本站

    面对顾云天的审视,韩芸汐很想撤掉脸上的伪装,告诉他她的身份,顺便臭骂他一顿。

    但是,革命尚未成功呀!同志只能继续潜伏。

    顾七少的身份还有待商定,而医城早就一口咬定了她的毒宗的人。

    她现在就亮出身份,顾七少也不必验血了,顾北月也没了参加医术比试的资格,他们几个不是被围攻,就是被轰出医城。

    韩芸汐忍了,用更加低沉沙哑的声音,回答,“我是谁不重要,顾大院长还是先滴血认亲吧。”

    为了引开顾云天的注意力,韩芸汐特意激将,“顾院长不会是不敢吧?”

    顾云天不屑都撇了她一眼,也没多跟她计较。

    “来人,取刀来。”

    他捋起袖口,在手指上划了一道口子,特意将手抬高给在场的众人看。

    这老东西真的不怕吗?

    韩芸汐不安起来,她朝顾七少看去,只见顾七少嘴角的笑意有些凝固。

    顾云天,到底那来的底气呀?

    就在韩芸汐和顾七少不安的时候,顾云天已经将血滴入清水中。

    清水就放置在桌上,桌子就放在台前,台下的人蠢蠢欲动,都想往前面凑,可惜,谁都不敢。

    韩芸汐早知道结果,却无法放心,她死死地盯着清水看,生怕会被动什么手脚,而顾云天和顾七少都垂着眼,缄默不语。

    一时间,全场一片寂静。

    只见落在碗底的两滴鲜血,渐渐散开,最后,血竟慢慢得融到一起,将清水染成了淡红色。

    顾七少笑了,嘴角无声无息咧开,又纯真,又邪恶,仿佛是个三岁顽童,赢了恶作剧,开心得有些坏,又十分真。

    “融了!”

    顾七少笑着朝顾云天看去,只见顾云天异常平静,他只是看着顾七少,没表态。

    滴血认亲这办法在云空大陆是公认的,韩芸汐本该松一口气的,可是顾云天的态度,真真让她不放心。

    顾七少亲自将水端到台下,给第一排的人传看,还未传开,前面几排的人就一窝蜂的围了过来。

    三位副院长和几位长老是最先看到结果了,全都瞬间变脸,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面对混乱拥挤的现场,洛醉山大喊出声,“都挤什么挤?看戏呢?全都坐回去,否则都轰出去!”

    这话一出,大家边都自觉回到座位上了,都是有身份的人,谁想丢人?

    落醉山早就知晓真相了,他不必多看也知道血是融在一起的。

    当年小七被他救了,躲在他城内的屋里,所以,顾云天和凌大长老派人到城外找,怎么都找不着人。

    当时小七并没有告诉他所有真相,他只知道小七是被冤枉的。小七和顾云天的关系,小七的不死之身,那是很多年之后,小七三更半夜找上门告诉他的,那天晚上小七说了一堆之后,倒头就睡,一睡就是整整三天三夜。

    后来,他才知道,那天晚上之前,小七已经七天七夜睡不着了。

    小七打小就有非常严重的入睡障碍综合症。

    顾七少和顾云天都没出声,全场都也一片寂静,可是,到那碗溶血的清水一个传一个传到第七排的时候,议论声就越来越大。

    血融了,顾七少真的是顾云天的亲生儿子!

    这真相……

    “怎样,都看清楚了吗?”

    顾七少回头看来,笑靥如,”大家告诉我,我不喊顾云天爹,我该喊他什么呢?”

    前面一排人清一色的一脸苍白,动弹不得,就连那些大势力的代表,北厉的太医,西周的皇子,天宁的军官,天安的少将军,药城的长老,中南世家的家主也全都怔着,他们全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顾七少是顾云天的儿子,刚刚顾七少说他的毒术是顾云天教的,医城岂不监守自盗?打着正义的幌子,背地里干着见不得光的勾当?

    这样的医城,还有什么资格声讨毒宗?还有什么资格制裁中南都督府,还有什么理由牵头合作,联合各方力量全面封杀中南都督府呢?

    医城,怕是自身难保了吧?至少顾云天是自身难保了!

    完了!

    好不容易形成的局,眼看就要崩了!

    虽然大家都承认这个事实,可是全都窃窃私语,没人敢出头回答顾七少的问题。

    这时候,一贯戏谑的声音传来,“哎呀,顾七少原来是医城的少主子呀!”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唐门少主,唐离。唐门不涉世事,唐离今日是以云空商会女婿的名义出席杏林大会的。

    宁静偷偷地揪住唐离的衣角想阻拦他,可是,唐离只当没注意到。

    如果到这个时候,唐离还猜不到站在顾七少身旁那个女子是他家嫂子,他估计就真是眼瞎喽。

    他站起来,特意同顾七少作揖,“失敬失敬!”

    顾七少心情不错,回了个千娇百媚的笑容,狭长妖冶的眼,能迷死在场每一位女性。

    韩芸汐一边担心着,一边见他那么自信,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顾云天,至今还不表态,也面不改色,他真这么好应对吗?

    “顾大院长,您口口声声声讨毒宗,声讨养毒尸之人,您不会真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个儿子吧?”唐离简直是来火上添油的,他煞是认真地问,“顾大院长,难不成你**债太多,自己也忘了?可是……顾七少怎么偏偏被凌大长老给抱养回来了呢?您别告诉晚辈,这是巧合呀!”

    唐门不涉世事,医学院制约不到唐门什么,但是唐离顶着云空商会姑爷的名头来,这分明是帮顾七少的同时,给云空商会找麻烦呀!

    宁静都已经死死掐住他大腿了,他还是不理睬。他继续大声问,“顾大院长,顾七少当年真的是因为偷药材被驱逐的吗?顾七少说他的毒术是您教的,您不解释解释?”

    “院长大人,请给我们一个解释吧,医学院的名誉不可污!”洛醉山忍不住站了起来。

    沈三长老也起身,“院长大人,请给我们一个解释吧!”

    紧接着,药城王老也站了起来,“顾大院长,此事,到底怎么回事?”

    “顾大院长,事实摆在眼前,您不作声是什么意思?您认了吗?”穆清武竟也起身。

    韩芸汐看着他们,拔凉拔凉的心终究有了那么一点点温暖,她仍愿意相信,人心是可以真善美的。

    不管这几个人是墙头草两边倒,还是真的希望顾七少说的是真的,至少,他们愿意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至少他们没有在这个时候还帮顾云天辩解。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顾云天身上,等他回答。

    顾云天忽然笑了,呵呵大笑起来,“顾七少是老夫的儿子?滴血认亲?诸位,你们可知道老夫在这次杏林大会,要公布的一个研究成果是什么吗?”

    韩芸汐的心忽然大为不安,她似乎意识到什么了……

    “唐少主,老夫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你能先帮老夫一个忙吗?”顾云天问倒。

    “顾大院长请讲。”唐离很和善。

    “请帮老夫把那碗水端过来,可以吗?”顾云天问倒。

    唐离不知道顾云天搞什么鬼,在场的人也都纳闷,唐离大大方方拿过那碗水,走过去。

    顾云天让唐离将那碗水放在桌上,唐离照做。

    “就这样?”他问。

    “唐少主,能借你一滴血用一用吗?”顾云天又问。

    这话一出,韩芸汐一个激灵,直起了后背,心跳速度忽然就飙高,砰砰砰狂跳个不停。

    顾云天他不会是……

    “要本少爷的血作甚?”唐离不解。

    “唐少主,老夫不会害你的,难不成你害怕了?”顾云天笑呵呵问。

    唐离这厮经得起女人激将,却经不起男人激将,果断咬破手指,挤出一滴血来,“给!”

    韩芸汐想拦他都来不及,顾云天马上拉住他的手指,让那滴血低落碗中清水里。

    现场有些嘈杂,议论声不少,可是韩芸汐却清晰地听到血低落的声音,“啪嗒!”

    这滴血,似乎就滴在韩芸汐心头上,让知道滴血认亲真相的她充满了恐慌。

    众人都不明白顾云天这么做的目的,注意力又一次聚焦在那碗清水上,而顾七少和唐离也都纳闷,盯着看。

    唯有韩芸汐,她别开眼,真真不想接受事实。

    大家渐渐安静,现场渐渐寂静,韩芸汐都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忽然,唐离惊呼出声,“血融了!”

    顾七少不可思议都凑近看去,血,真的融在一起了,唐离的血,和顾七少顾云天融合在一起的血也发生了融合。

    这是怎么回事?

    顾七少蹙眉超唐离看去,唐离脸色铁青铁青的,他此时正看着顾云天,脑海里想着的却全都是他爹娘。

    妈蛋!他在血缘上,跟顾云天有什么关系呀?他娘干了什么呀?

    显然,顾七少和唐离都还没怀疑到滴血认亲可可靠性上。

    韩芸汐也怔着,她震惊之余,不得不承认,顾云天不愧是一代医仙,竟知晓滴血认亲是错的。

    顾云天亲自端起碗来,走到第一排交给林副院长,“传下去,大家都瞧瞧,原本想在杏林大会开始之后才公布这个研究,而今借这个机会让大家都知道。”

    那碗水,那碗证据很快就传下去了,所有人都瞧见,三滴血借融合。东西传到顾北月手里,他撇了一眼,轻叹了一口气。

    就在大家迷茫不解的时候,顾云天打趣地问,“唐少主,老夫的**债,不会包括了你吧?”

    “你!”唐离脸色一阵红一阵白,顾云天这不仅仅是在侮辱他,还是在侮辱他父母亲!

    他眼中都起了杀意,谁知,顾云天哈哈大笑,”唐少主是爱玩笑之人,怎么,老夫跟你开个玩笑,你真生气了?老夫跟你娘亲可是清清白白的,这血之所以会融合,那是因为……”

第778章 偏偏抢你的风头

    顾云天和唐离的娘亲是清清白白的,那唐离和顾云天就没有血缘关系呀,他们俩的血怎么会融合在一起?

    在场众人都听糊涂了,此时,宁静也顾不上唐离给云空商会惹麻烦,她纳闷地喃喃自语,“难道跟他爹不清白?”

    话一出口,她自己都骂自己神经病,就算顾云天和唐子晋不清白,那也不可能会有唐离呀!

    “难道,顾云天和唐门有血缘关系?”

    宁静还在揣测,顾云天已经说出答案,“因为,我们一直以为信奉的‘滴血认亲’这个办法是错的!只要这碗水没有被动过手脚,那么,无论是谁的血,哪怕是猫狗的血,都能融合到一起!”

    这话一出,全场一片哗然,最震惊地莫过于医药界的人,刚刚顾大院长说要在杏林大会上公布一个重要的研究成果,难不成就是这件事?

    滴血认亲这个办法已经被用了数百年,居然会是假的?怎么可能?

    不同于外行人,医学界的人除了震惊之外,更多的是激动,很快就有人按耐不住了。

    “顾大院长,你怎么能证明这办法是假的?

    “顾大院长,你有何证据?又是怎么研究出来的?”

    “顾大院长,有研究的案例吗?可否公开让大家学习学习?”

    ……

    韩芸汐虽然刚刚就猜测到会是这种结果,可是,当顾云天亲口做出这样的解释,她还是不太能接受。

    哪怕是在现代,都还有很多人迷信滴血认亲这个办法,不得不承认,顾云天能否定这个办法确实值得佩服,这个研究成果是对整个云空大陆将会有非常深远的影响的,别的不说,就在破案上就可以避免很多冤假错案了。

    但是,这件事对于顾七少来说,简直是糟糕透顶!

    韩芸汐朝顾七少看去,原以为他会失望,会急着质疑顾云天,可是,他却看着顾云天,嘴角居然还噙着一丝笑意。

    明明是笑,韩芸汐却无端地觉得忧伤,一颗心不自觉沉重起来。这一刻,韩芸汐也摸不透顾七少的心了。

    “来人,那两只东西抓上来!”顾云天一把年纪了,却显得意气风发,精神抖擞。

    这个时候,即便是击败顾七少都不是他最兴奋的事,他最兴奋的事情是终于可以将自己这五年来新的研究成果公布于众。

    这个研究成果公布之后,他的名号会更加响亮,他甚至有可能会被医学界推崇为九品医尊,成为云空大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医尊!他不仅仅会被载入医药界的史册,还将会被载入云空大陆是史册,名垂千古!

    想到这些,顾云天身上每一个毛孔都不自觉张开,贪婪地感受着主人的兴奋情绪。

    万众关注之下,医童抓上来一只猫和一只狗,换上了一碗清水。

    “这位姑娘,要不要再尝尝这碗水?”顾云天笑着问韩芸汐。

    韩芸汐目光冷冰冰的,一言不发,滴血验亲的真相她比顾云天还清楚呢!不用他显摆!

    顾云天也不跟韩芸汐计较,问场下的人,“有谁愿意来试一试这碗清水的吗?”

    “我!”宁静高举起手。

    “敢问姑娘芳名?”顾云天问道。

    “云空商会,欧阳宁静!”宁静报了娘家的名头,可是,唐离在台上呢,大家都知道她是唐门的媳妇。

    宁静上台尝了口清水,很客观地说,“就是一碗清水而已。”

    顾云天满意地点了点头,医童很快就取了一滴猫血,又取了一滴狗血,当着众人面,将这两滴血滴落在清水中,入水不过须臾,两滴血便都散开,最后融汇到一起了,将清水染成淡红色。

    唐离和宁静看得很不可思议,顾七少还是面无表情死死地盯着顾云天看,谁都琢磨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那碗清水传到台下去,大家传着看,纷纷表示不可思议,也表示好奇。

    “诸位,都看清楚了,不管是谁的血,什么血,只要滴在水中,都可以融合!还有不信者,大可亲自试一试,人血和猫狗之血,一样可以融合!”顾云天大声说。

    在场还真的有人不信,咬破了手指亲自实验,结果竟和顾云天说的一摸一样!

    众人又是震惊,又是敬佩,纷纷表示对顾云天的佩服。

    “怎么会这样呢?顾大院长,您能不能再解释解释?”

    “是呀,顾大院长,您是什么时候发现这个错误的?您研究了多久?”

    ……

    各种问题接踵而来,顾云天捋着胡子,笑容里得意难掩。

    顾七少的事情已经被他放在第二位了,又或者说已经被他当作解决掉的事了,眼前这个场子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他之所以会发现滴血认亲是错误性,不过是因为偶然,他不慎割破了手,血滴入染了猫血的清水里,竟发现他的血也在水中散开,和猫血融合在一起,并没有排斥。

    因为这个发现,他惊喜了三天三夜,兴奋得都没办法睡觉,从此就秘密开始了这项研究,即便是凌大长老,他都没有告知。

    顾云天抬起双手,让大家安静下来,“老夫,原本就对滴血认亲有所怀疑,只是,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没有公开提出。”

    他清了清嗓子,又道,“目前,可以完全肯定的任何血液都可以在水中散开融合,不会排斥,至于这里头的原因,还有待进一步研究!这也是老夫今后研究的重点,希望在老夫有生之年,能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案。”

    虽然没有研究出原因,但是,这个发现已经是非常了不得了,全场爆发出一阵非常热烈的掌声,叫好声也随之不停传来。

    医学院那些副院长,长老以及诸位理事,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这结果让他们再满意不过了。

    这结果不仅仅澄清了顾七少和医学院的关系,还公布了这么一项重大的成果,可以说是医学院的双喜呀!

    北历那位太医起身来,作揖道,“恭喜顾大院长,您不愧是云空医学界的泰斗,有您的领导,相信医学院必将造福云空百姓,您可是我等最大的榜样!”

    天宁的军官也连忙起身,“顾大院长不愧是杏林良手,再世华佗!多亏有您,否则,云空大陆将来还得有多少冤假错案,多少误诊误断呀?末将敬佩!”

    “顾大院长,你可造福了千千万万老百姓呀,本太子回去一定上谏父皇,颁布招呼,废止滴血认亲!”端木白烨也站了起来。

    如此风头,如此风光,顾云天容光焕发,脸色红润了很多,他谦虚地笑着,“这本就是老夫的职责所在,本就是老夫的义务……”

    顾七少就站在他旁边,像个透明人,仿佛被所有人遗忘了,孤独落寞。

    沈三长老眼底一片复杂,不见欢喜,洛醉山看着顾七少孤独的背影,也不知道怎么了,眼眶忽然就红了一圈。

    终于,在顾云天出尽风头后,他的视线终于回到顾七少身上,他接下来当然是要好好收拾顾七少,既然顾七少自己送上门,他怎么还能错过呢?

    顾七少来了,就休想再走!

    “顾七少,你还有……”

    顾云天的话还未说完,一直不做声的韩芸汐忽然开了口,“顾大院长,你刚刚说你还没研究透为何万物之血都能融合,对吗?”

    顾云天没想到这个来路不明的姑娘还敢开口,他不耐烦地回答,“是。”

    “如果,我说我已经研究透了呢?不知道顾大院长会不会不耻下问呢?”韩芸汐笑道。

    撇开顾七少的事不说,看这样虚伪的老东西出尽风头,受众人吹捧,她真真受不了,不将这老东西从医学界巅峰宝座上拽下来,她就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今日这风头,她争定了!

    大家都安静下来,不解地看着韩芸汐,这姑娘刚刚说什么了?要顾大院长“不耻下问”?

    “你,有何资格让本院长不耻下问?”显然,顾云天被这个词激怒了。

    “因为我早就发现滴血认亲的错误,而且,我还知道滴血认亲行不通的原理,我研究的比你多!”韩芸汐无害的笑容,能气死人。

    “姑娘,这可不是吹牛皮的场子,你是什么人,谁邀请你来的?”顾云天质问道。

    “莫不是顾大院长怕我公开研究结果,抢了你的风头,赢了你,所以,急着要赶我走吧?”韩芸汐激将道。

    “荒谬!”顾云天立马否认,“你一个姑娘家,能研究出什么来?老夫可以给你机会,可是,如果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马上滚出医城!”

    “如果我说出个所以然来了呢?”韩芸汐反问道,她已经很久很久没跟人打赌了。

    “不可能!”顾院长一脸鄙夷,这个姑娘年纪轻轻,顶多二十出头,怎么可能研究出他琢磨多年都琢磨不透的东西?

    “哎呦,原来顾院长的气度这么小?就顾云长这种气度,云空医学界还有哪些优秀后背敢出头呢?”韩芸汐无奈感慨。

    “你!”顾云天气结,“好,老夫给你机会!如果你说出个所以然来,条件随你开!”

    韩芸汐莞尔一笑,看向众人,“大家可都听见到,到时候有人耍赖,大家可得给我作证呀!”

    顾云天何时被如此讽刺过,更别说是在这种公开的场合,他强按愤怒,冷冷催促,“你研究出什么了,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