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789章 抽签,运气这种事

2018-06-21 09:41:18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韩芸汐的话,顾七少看顾北月的眼神不再轻蔑他摩挲着下颌,饶有兴致起来。

    纵使满场窃窃私语,取笑声也不少,可是,顾北月站在台上,依旧淡然自若,云淡风轻,微笑浅淡。

    终于,霍副院也开口了,“年轻人,敢站到这台上勇气可嘉呀!医学院要是多些这样的后辈,我们这些老骨头也就都能放心了。”

    “过奖。”顾北月谦逊,却不谦卑。

    “呵呵,还有其他人想上台来吗?”霍副院朝台下医学院那些年轻的弟子们看去。

    这帮人别说贼胆了,就是贼心都没有,一个个都不争气地低下头。

    “既然没有,那咱们就开始吧?”霍副院朝裁判席看去。

    原本医斗是由老院长主持的,顾云天都蹲牢里待审了,医学院便找来医城声望颇高的几大家族的家主,组成裁判团。

    当然,顾家和霍、林、欧阳三家全都因为避嫌,不能出席。

    很快,裁判团就宣布医斗开始。

    医斗,顾名思义,比斗的是医术。不是案例报告,也不是医学研究成果,而是实实在在的医术比试,现场救治病人。

    谁都没办法找来几例病情一摸一样的病例,供几位大夫医治。就算病情一摸一样,人体的素质,抗病性还不一样呢!所以,医城的医斗便采用随机抽取病例的方式。

    每天从云空大陆各个地区赶来医学院求医者,不胜其数。医学院下设十间导诊堂,有专门的人将这些病例纪录并且按照医治难度等级的不同,进行归类,然后导诊给不同品级的大夫。

    医斗需要的病例,便是从这些病例中,医治难度最大的一类里随机挑选出来。

    裁判团一宣布比试开始,医童就呈出一个签筒,里头放了十根竹签。

    直到这时候,窃窃声不停的现场才安静下来,大家期待着三位副院精妙高绝的医术比斗,更期待着顾北月的……不自量力,丢人现眼!

    裁判团团长任家主起身来,认真说,“为公平起见,本裁判团选出了十个同等级病例,现在,请四位大夫各抽一例。”

    这下,全场更加寂静了,只见台上四人同时在签筒里各抽出了一枚竹签。竹签下端捆着一张字条,病例就写在上头。

    抽了签,大家便都各自拆看字条。

    顾北月平素就是个安静的人,此时此刻,他站在高高的台上,整个人显得更寂静,就仿佛置身在这个世界之外,与世、与人无争。

    韩芸汐远远看着他,隐隐有些不安。

    世界上任何规则都没有绝对的公平,这种抽签的方式,看似公平,实则也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在里头。

    一来,这些病例只是属于难度同级,并非难度同等,病例与病例之间,一样还有难易之分;

    二来,这些病例并没有分科。虽然台上四位各科都精通,但,终究有最擅长和最不擅长之分。

    三来,评判的标准是什么?有些病例,可以在几日里完全治愈,但是,有些病例,却需要长期的调养。虽然裁判团会综合各方面给出评判标准,可是,这种主观性超强的评判标准,让顾北月非常吃亏。据韩芸汐了解,裁判团里的五大家族,就没有顾北月相识的。

    这是一场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比试,即便顾北月上台前还告诉她不要担心,可是,韩芸汐还是忍不住会紧张。

    霍副院长最先将抽到的字条交给裁判团。

    “霍副院抽到的是一例怪病,该患者年仅二十岁,女,于一个月前开始衰老。”裁判团刚宣布完,患者就被请上台了。

    现场哗然成一片,只见那女患者,年满脸皱纹,活脱脱就是一个七八岁的老奶奶!

    “哈哈哈!看样子霍副院要大展身手了!”顾七少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老奶奶,遇到霍副院可是你的福气,等着看妙手回春吧!”

    韩芸汐也忍不住偷笑,霍副院的运气估计是背到家了吧?这种病,别说在古代了,就是在现代都一样是怪病,一样非常难治疗,甚至没法治疗。

    这是早衰!

    霍副院纵使再淡定,也掩盖不了那一脸绝望。这种病他之前见过,至今都无法治疗。

    然而,他身旁的欧阳副院,脸色比他还难看。很快,裁判团就宣布了欧阳副院抽到的病例。

    “欧阳副院抽到的也是一例怪病,而且是云空首例,该患者五十又七,男,一天前出现无法进食的状况,连流质食物包括水都无法喝下,此病若一旦拖延,必死无疑。”

    众人面面相觑,震惊得都说不出话来了,就连顾七少这厮也目瞪口呆,谁都没听过这种病,也无法想象。

    “天啊……这怎么治?”宁静喃喃自语。

    “滴水不进,年纪还那么大了,只要拖个几日,不饿死才怪?”唐离若有所思地说,“指不定欧阳副院还没研究出疗法,那人就死了!人死了,是不是就输了?”

    此时,坐在他身旁的韩芸汐也正琢磨着这个问题。

    霍副院抽到的病例虽怪,可是好歹不致命,多的是时间可以治疗,可是,欧阳副院这个未免太惨了吧?

    韩芸汐记得自己看过的案例,绝食但是不绝水的话,最长有坚持七十多天的人。

    但是,连水都喝不进去,那基本是没超过七天的。

    医斗时间限制是十日,十日之后,裁判团会依照病人的状况,和医者给出的病例分析,治疗计划,治疗进展做出评判。

    这等怪病,欧阳副院根本不可能在十日之内找到治疗的办法,而且,在现有的医疗条件下,欧阳副院没办法对患者进行输液,更加无法安插饲管喂食。

    韩芸汐她见过一种先天就无法进食的病,叫做先天性糖基化紊乱Ⅱ型,因为某些原因,导致幼儿一进食就会呕吐。

    至于欧阳副院这例年纪这么大了,她也是第一次见。

    “不愧是医学院难度最高的病例……”

    韩芸汐越发的不安,这抽签就跟她分析的一样,运气占了很大一部分。也不知道顾北月会抽中什么。

    此时,裁判团更在公布林副院抽到的病例。

    “这是一个脑部重伤的失忆症患者,女,而立之年,已失忆十年。”

    这话一出,全场便寂静了下来,大家表情怪异。

    失忆症这事,真心不好说,有些时候不需要医治都能自行恢复,而有些时候,即便华佗再世,也未必能治好。

    但是,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比起霍副院和欧阳副院那两个病例,林副院简直太幸运了!至少,林副院还能提出一些治疗的手段,霍副院和欧阳副院估计连病情都无法完全搞清楚。

    三位副院的病例都公布出来,三个人虽然都不动声色,可内心估计早已惊涛骇浪。林副院占了绝对的上风。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顾北月手上的纸条上。

    他,抽到的是什么病例?

    韩芸汐双手紧握,顾七少则咬着手指,他们默默地看着顾北月将纸条交给裁判团。

    裁判团的人传看了纸条,一个个表情都怪异起来,比刚刚看三位副院字条时的反应还怪异。

    忽然,任家主低低笑出声,“呵呵,有意思,有意思!”

    这话,让全场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顾七少不耐烦大喊,“意思什么?磨叽什么?”

    任家主眼底掠过一抹不悦,这才公布,“顾大夫抽到的病例是,难产。该产妇于昨日中午腹痛入产房,至今未破水……”

    话到这里,全场先是一片寂静,随即便爆发出一阵爆笑声来!

    顾北月这个大男人居然抽到这样的病例,这让他情何以堪呀?怪不得任家族会说有趣了。

    就连三位副院都忍不住笑出来。这是要顾北月去当产婆吗?

    顾七少一开始还紧抿着嘴,最后竟也都忍不住,扑哧了两声,笑了。

    韩芸汐却一点都笑不出来,她低声,“小七,顾北月很危险,比欧阳副院还危险。”

    “不就生孩子嘛,难产疼个两三天也就有的吧?”顾七少可不懂这种事,但是自小在医学院长大,还是听过的。

    “如果是普通的难产,怎么能和那几例怪病列在同一难度等级?”韩芸汐坐得太远了,她看不到顾北月眼中的情绪。

    顾七少还未回答,任家主便继续宣布,“此产妇腹部巨大,据产婆估计……疑是多胞胎,所以,今早天还未亮就送到医学院来。”

    韩芸汐紧握的双手忽然松开了,并非放松,而是无力。

    多胞胎!

    即便在现代医疗条件下,只要是双胞胎,大部分医院都会要求剖腹产,以避免第二个出来的孩子出现宫内窘迫,缺氧,或是产妇无力分娩的状况。

    在古代,双胞胎顺产顺利的有不少,但难产而死的概率更高,轻则保不住第二个孩子,重则失血过多,一尸两命。

    双胞胎尚且如此,何况是多胞胎呢?

    大多数人对生孩子的印象是疼,其实,生孩子是性命攸关的事。

    而今哪个产妇已经疼了近一日,至今还未破水,体力耗费极大,而且,无法确定腹中到底有几胎,每个胎儿的胎位如何?

    哪怕产妇有足够的力气,只要出现一个胎儿胎位不成,不利于顺产,那就是要命的事了!

    欧阳副院那个滴水不进的患者,尚且能熬七天左右,顾北月这个产妇,撑死只有三天的时间!

    韩芸汐远远地看着顾北月,而耳畔传来了任家主的声音,“本次医斗,维时十日,十日之后,请诸位抓紧时间进入治疗室,祝各位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