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790章 紧急,生死攸关

2018-06-21 09:41:18Ctrl+D 收藏本站

    杏林中设有专门的治疗室。

    就在幽静的林子里,为单独的院落,一字排开,每个院子间隔不过十步左右。

    四个患者都已经被安排进入医疗室,三位副院和顾北月也都到场。

    每个医疗室都安排了一名医童,负责公布治疗的进展,因为是比试,所以,不管是患者的病情,还是医者的诊断治疗,只要一有进展,就必须公布出来。

    四个病例的情况早就被传了出去,杏林之外,整个医城的人都关注着此事,而此时此刻,他们最关注的莫过于顾北月手中那个产妇。

    杏林中,三位副院的院子空荡荡的,顾北月那院子被围得水泄不通,院子里的位置满座,甚至连站的位置都没有。

    大家宁可围在院子外,都没人去其他三个院落。就是裁判团,也都亲自在顾北月门外守着。

    这个病例,本质上来说就是一场急救!

    韩芸汐和顾七少就坐在裁判团背后的位置上,看着端着热水进进出出的婢女,听着时不时传出的叫疼声,韩芸汐恨不得冲进去帮忙,而顾七少也难得如此严肃,不苟一笑。

    萧家主挤了半天,好不容易挤到韩芸汐背后,他低声,“王妃娘娘,放心吧,顾太医一定可以的。”

    韩芸汐听出是萧家主,回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一句话都没说便又回过头。

    中南萧家,如此势利,这笔帐她记着呢!

    顾北月进去一个时辰了,孕妇也疼了一个时辰,至今医童都没出来,韩芸汐心知孕妇还未破水。

    要生下孩子得先破水,羊水不破一直疼的话,一旦拖延久了,孕妇只会被折磨得越来越没力气,心理也会越来越脆弱。

    顾北月和产婆都应该懂这个道理,所以他们一定会安慰孕妇,保持冷静,不要如此哭叫浪费体力。

    可是,孕妇至今还在哭叫,要么就是顾北月他们稳定不住孕妇,要么便是孕妇的疼痛实在剧烈。

    别的事的话,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这件事,没有消息就是坏消息呀!

    又一个时辰过去了,院中议论声越来越多。韩芸汐的心七上八下的,现代有人工破水的办法,而今顾北月有什么办法呢?

    她不敢想象,如果孕妇再疼下去,会不会最后因为力竭的原因而命丧产房?

    忽然,医童从侧门出来了。

    刹那间,全场一片寂静。

    “顾大夫诊断该孕妇怀的是四胞胎,还未破水。”

    四胞胎……

    “完了完了,不是保大人就是保孩子!”

    “只能保一方的话,那还用得着顾北月?产婆就可以了!”

    “这……至今还没破水呢,也不知道什么胎位,搞不定大人小孩都保不住呀!”

    ……

    议论声渐起,这一刻,不少人都忘了这是一场比试,而把它当作是一场关乎性命的抢救。

    忽然,屋内的叫喊声音戛然而止。

    怎么回事?

    医童赶忙进去,出来之后带来了一个进展,“顾太医针灸助产止痛,减少孕妇的疼痛。”

    听了这话,韩芸汐一颗心算是稍微安定了一些,而大家也纷纷松了一口气。产妇不喊疼了,至少能保存体力,破水后生产,需要很大的力气的。

    “行针以减轻疼痛?呵呵,妙哉妙哉!亏顾北月能想得到!”裁判团里有人赞许不已。

    韩芸汐都笑了,这办法在现代叫做无痛分娩,得打药的。没想到顾北月居然能用几根针就办到,着实厉害!也真多亏他能想得到,能琢磨出来!

    屋内,一块黑布悬在产妇身上,将她一分为二,挡住了尴尬。产婆守在下身,顾北月则坐在产妇头部后方,正专心致志替她施针。

    那产妇脸色苍白,大汗淋漓,疲惫至极,可是,她还是微微睁着眼,看得眼前这个温润如玉的男子。似乎看着他,就能看到安全,看到希望。

    也不知道是他的手,还是他的针有魔力,她居然一点疼痛都感受不到了。

    顾北月很快就发现产妇在看他,他面不改色,波澜不惊,可说出来的话却一点儿都不温和,而是很严肃,“想保住每一个孩子,就马上闭眼休息,这是你的责任。”

    产妇惊得立马闭眼,顾北月才继续施针,随口吩咐,“去煮一碗公鸡汤来,加点人参。”

    屋内是随着孕妇的安静,而平静下来。

    可是,屋外,大家都还紧张地等待着。

    很快,医童就来报,产妇终于破水了,产婆在接生,顾太医还在行针,缓解孕妇疼痛,促进宫口张开。

    终于,大家松了一口气。

    可谁知道,破水的消息传来后的一天**,竟始终没有胎儿诞生的消息。

    一天**已经是极限了,羊水流尽,或者羊水有污染,胎儿就危险了!在这等医疗条件下,根本保不住孩子!

    所有人都心都纠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医童传来了一个坏消息,“第一个孩子是倒生!还生不出来,真的难产了!”

    倒生,也就是脚先出来。

    全场一片寂静。

    任家主猛地站起来,惊声问,“顾北月有什么办法?打算怎么办?”

    这种情况,如果一直生不出来,那就只有选择保大小其中一个了。如果是保小的话,便不顾大人伤口,扩大宫口直接将孩子抱出来,大人必失血过多而亡,如果保大的话,那是相当残忍的,便是将小的剪碎。

    医童还未回答,产妇的丈夫就从侧厅冲了出来,跪在裁判团面前,“我们要换大夫!我们要换大夫!”

    选取这些病例作为医斗的病例,医学院自然实现和家属及患者本人沟通过,得到家属和本人的同意,可如今,生死攸关,家属更加愿意相信副院长他们。

    如果不参加医斗,哪怕是十保胎,他们也找不到医学院副院长,七品医圣这样的人物,顶多只能求到一个四五品的大夫。

    可是,如今这么大的场子,他们自要求最好的大夫。

    裁判团也犹豫了,如果是其他七品医生,或者还有生机,交给顾北月这个五品神医的话,后果难测。

    怎么办?

    裁判团紧急商议之后,任家主令人去把三位副院都传了过来,并且把医学院的产科专家也叫过来。暂停医斗,会诊全力救人。

    韩芸汐眼底一片复杂,唯一安慰的是,医学院还是有人情味的,至少知道救人为先。

    三位副院和几位女大夫进入产房,了解情况,一番商议之后,便都出来了。他们也没有其他办法,给出了一致的答案:保大,还是保小。

    那男人绝望地都瘫在地上了,这怕是人生最痛苦的选择了。

    “请尽快做决定,再不做决定,大小都保不住。”林副院催促道。

    “顾大夫怎么说?”韩芸汐急急问。

    顾北月有参加他们的会诊吗?他还在行针吗?他什么看法?

    “顾大夫除了止痛,还能做什么?”林副院冷笑道。

    刚刚他们一群人进去,顾北月不仅仅没理会他们,还让他们出来,这种时候他们也懒得跟顾北月争辩,由着他施针,他们会诊他们的的。

    “保大还是保小,你赶紧做决定吧!”欧阳副院长也催促道。

    那男人都哭红了眼,最后,不得已地做出决定,“保小!”

    这是四胞胎,保小的话,四个孩子可能都能保下,保大的话,就只能留下一个人了。

    “节哀!”

    一个女大夫无奈地叹息,转身就要进屋。谁知,医童却出来拦人,“且慢,顾大夫说了,他能保母子平安,请大家稍安勿躁。”

    女大夫先是一愣,随即蹙起眉,“顾北月疯了吗?他哪来的本事保人家母子平安?这简直是痴人说梦!”

    “顾大夫是这么说的,他让我在门口守着,除了换水,不允许任何人进去打扰。”医童认真说。

    “胡闹!这简直是胡闹!如果性命攸关之事,容不得他胡来!区区一个五品神医,还非产科大夫,他哪来的底气?”

    林副院大怒,箭步过去,一把推开医童,正要踹门进去,腿却被人狠狠踹开,林副院一时没站稳,摔了个四脚朝天。

    顾七少一脚踩住林副院的心口,抬头朝众人看去,笑道,“谁敢硬闯,老子保证屋外会比屋内先出人命!”

    “顾七少!你放肆!”霍副院怒声。

    “来人啊,把这个大胆狂徒拿下!”欧阳副院急急叫人。

    只可惜,侍卫来了却没人敢上前,因为顾七少脚下踩着的既是林副院的心口,更是林副院的性命。

    或许大家不了解顾七少,但是,都了解古七刹,古七刹的心狠手辣,没人会怀疑。

    两位副院和裁判团都朝韩芸汐看来,就是那几位女大夫也看过来,纷纷劝说。

    “秦王妃,再拖下去,真得一是多命了!这种事,我们见多了,如果有办法的话,还轮上顾大夫吗?再说了,顾大夫从未接生过?不是吗?”

    “王妃娘娘,你劝一劝吧。顾大夫不能这样,不能拿别人的性命做实验呀!”

    “情况如此紧急,王妃娘娘难不成要眼睁睁看着几条人命都没了吗?”

    ……

    韩芸汐没理睬他们,她走过去,双臂环胸靠在门上。

    这时候,那绝望的男子忽然朝顾七少扑过来,疯了一样咆哮,“你们滚开!你们这是在杀人!你们要杀了我的孩子吗?顾北月,你滚出来,我不相信你,不相信!我要孩子!孩子……”

    屋内,仍是没回应。

    那男人被顾七少推开,竟朝韩芸汐扑来,幸好顾七少挡了。

    “韩芸汐,你们有什么资格挡在这里,你们想那我的妻儿做实验对不对?”男子怒问。

    “你有什么资格选择保大保小?你妻子还有意识,她才是唯一有选择权的人!命是她自己的,孩子也是她十月辛苦怀的!”

    韩芸汐一席话震慑了那男子,她立马让医童进去询问孕妇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