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793章 否则,驱出医界

2018-06-21 09:41:13Ctrl+D 收藏本站

    顾北月刚刚说什么了

    全场寂静了好一会儿,霍副院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顾北月,你好大的口气你知道自己刚刚在说什么吗”

    “霍副院没听明白是吗顾某可以再说一遍。 .”顾北月反问道。

    虽然的他的语气依旧温和,态度依旧谦虚礼貌,可是,韩芸汐却明显感觉出身旁这个男人的强势。温和中,带着一股令人难以拒绝的力量。

    顾七少则摩挲着下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顾北月,似乎也不太相信他。

    霍副院倒抽了口凉气,“不必,老夫听得清清楚楚。”

    他说着,朝周遭众人大声问道,“有谁没听清楚顾大夫刚刚说什么的吗”

    顾北月刚刚说,他现在就可以对霍林欧阳三位副院抽到的案例进行诊断和给出治疗方案,在场每一个人,甚至屋内产妇的家属,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全场鸦雀无声,没人回答。

    “既然没有人回答,你老夫就当大家都听明白了”霍副院朝任家主冷笑道,“任家主,你们裁判团也听明白了吧现在,怎么办”

    任副院原本还想让顾北月和韩芸汐解释解释刚刚的急救,顺便也让女儿出出风头。没想到三位副院会这么心急医斗之事。

    就多胞胎难产这个病例已经非常了不得了,足以创造产科的新纪录,将会被载入医学院的史册,更何况他们还救治了产妇全身出血的怪病。

    只要顾北月和韩芸汐能够给出合理的解释,以及详细的治疗方案,这个病例将会被命名,并且作为典型案例,记载入云空医学志和产科大全中。

    医学界最大的贡献,莫过于发现新病症,并且提出有效的治疗方案。

    顾北月作为主治,医品足以从五品直接晋级到七品,同三位副院同品级,就是韩芸汐这种没在医学院学习过,没有品级的人,都有可能被评上四五品。他的女儿,作为助手,自然是不会被忽略的。

    当然,任家主心中天秤能不倾斜吗

    任家主心想,先把医斗的事情解决了,再来慢慢讨论难产这个病例也好,免得现在讨论,三位副院和裁判团中会有人要求他避嫌。

    既然难产一例不算医斗,那他也就没什么可避嫌的了。

    “我们都听明白了,既然顾大夫这么说了。让他接手你们的病例倒也未尝不可。”任家主轻咳了几声,见裁判团里没有人有异议,便又继续,“只是,裁判团得先确定一件事。请问三位副院,你们对各自的病例可有诊断和治疗方案了”

    三位副院窝里斗了十多年,今日难得站在同一战线上,他们相互交换了眼神,最后,欧阳副院先开了口,“老夫还未详细了解病情,所以,谨慎起见,不敢妄作诊断。”

    这话说得巧了,分明是在暗讽顾北月不够严谨,妄自尊大。

    也难怪,顾北月都没有解除过那些病人,更没有问诊,怎么就能诊断,而且还提出治疗方案了

    真的很难令人信服呀

    “老夫和欧阳副院一样,连基本的望闻问切都没有,如何能诊断得了”霍副院冷冷反问。

    林副院的语气最为嘲讽,“老夫愚钝,赶不上现在的年轻人喽呵呵,依老夫后不必望闻问切,只稍询问症状,咱们的后起之秀们,便可直接对症下药,保准药到病除”

    这话一出,人群里便窃笑不断。

    即便顾北月刚刚亲手创造了一个奇迹,可是,大部分还是不会相信他有那么大的本事。更多的人是为他惋惜。

    顾北月何必这样强出头一个难产的病例足以让他在医学院站稳脚了,副院没有他的席位,长老会也一定会有的。

    他若聪明,就应该借此机会,以要继续观察病人为由,放弃医斗。

    谁知道,他非但没放弃,反倒口出狂言,挑衅三位副院,这简直是愚蠢至极

    他这么做无非是为了争取更高的地位,无非是为了帮顾七少,帮韩芸汐,可是,那也得量力而行呀

    任家主是最惋惜的了,他刚刚都有把任四小姐许配给顾北月的念头,无奈,顾北月终究太嫩了,心太急了,成不了大事。

    “顾大夫,裁判团再问你一次,你确定不重新抽签”任家主哪是询问,简直是在给机会。

    “确定。”顾北月毫不犹豫,他反问道,“如此的话,输赢该如何评判”

    任家主眼底掠过一抹不悦。好个顾北月,好心提醒他竟还执迷不悔。既是这样,他也就不多管闲事了,反正医斗和难产的案子是两码事,影响不到他的宝贝女儿。

    任家主一本正经,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之前倒没有先例,不过,你若能说到做到,就说明你在这三个案例上就赢了三位副院”

    任家主的话还未说完,霍副院便道,“只要顾大夫能做出明确的诊断,给出三套可行的治疗方案,自然就当他赢我三人也不必抽签了如果顾大夫只是逞逞口舌之能,我们三人再重新抽签进行比试,至于顾大夫,取消品级,逐出医学界”

    这话一出,众人皆怔。

    “霍副院,你还真心狠手辣呀不就输了个医斗,怎么,这么急着排除异己”

    这应该是顾七少第一次为顾北月抱打不平了。

    “如此严惩,正是告诫那些狂妄自大,将诊断当儿戏,毫无医德之人”霍副院大怒,“顾北月他问诊过吗把过脉吗他凭什么诊断又凭什么开除治疗方案他这种行为,和草菅人命,有何区别”

    “对若怕严惩,现在认个错,自己滚出杏林,我等且当惜才,饶他这一回”欧阳副院亦是怒声。

    韩芸汐正要开口,顾北月拦下了。他是全场的焦点,却偏偏像个场外人,波澜不惊,从容不迫,他说,“好就霍副院说的来。任家主,裁判团还有意见吗”

    “没有。”任家主确定从顾北月那捞不到好处,就巴不得医斗赶紧结束。

    “既是这样,就请顾大夫一展绝技,好让我等今日好好开开眼”林副院大笑起来。

    顾北月弱,实则“刀枪不入”,无论是嘲讽耻笑还是激将,都影响不了他,更加左右不了他。

    他淡淡道,“那好,就从林副院的病例开始吧。”

    “好”林副院反倒被激怒了,“请吧”

    很快,林副院空荡荡的院子就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全是人。消息也传到了杏林之外,大家都还没从难产案的震惊中缓过神来,便又开始新一轮的紧张等待。

    顾北月,依旧是全城的焦点。

    韩芸汐和顾七少就站在顾北月身后,两人时不时地交换视线,顾七少的眼神很怪异,正低声要询问,韩芸汐直接让他闭嘴,她说,“我就是信他,就算他说他能上天摘星,下海捞月,我也信他”

    顾七少挑了挑眉,“毒丫头,我信你。就算就算哪天你说你爱上我了,我也信”

    韩芸汐回了他一个白眼。

    不似产妇藏于屋中,这一回,顾北月将女患者请到门口。林副院这个女患者得的是失忆症,因为脑部重伤而失忆,三十年,失忆已经十年了。

    女患者一开始还紧张着,也不知道顾北月低声同她说了什么,很快,患者便放松下来,甚至笑了。

    在场不少女人不自觉面红耳赤,虽然不相信顾北月,可是,心还是忍不住砰然跃动,眼睛还是忍不住追随着他。

    这样的男人,像四月的春风,也像一个谜,令人不自觉沦陷。

    能得这样的男人,贴在耳畔低语安慰,会是什么感觉呢就连任四小姐也都忍不住感慨,若能成为他的患者,患病也甘愿呀。

    很快,众痴女子便都醒神了,因为顾北月一边把脉,一边患者的患病史。

    大家还以为他已经心中有数了,谁知道,居然是临时问诊。

    “顾北月,你耍我们呢”霍副院怒声。

    “顾某刚刚得三位副院教训,心中有愧,所以,谨慎为妙,还是问诊把脉一番。”顾北月淡淡说,“霍副院请放心,三个病例,今日之内,顾某都可以”

    霍副院冷哼了一声,不跟他多辩解。

    这三个病例,除了失忆症比较常见,其他两样都是顶级的疑难杂症,他们三人虽然刚刚都有问诊把脉过,但是,心中一点底都没有。

    别说医斗的十日,就算一个月他们也未必能琢磨出个所以然来。所以,一日的时间而已,他们可以便宜给顾北月。

    反正顾北月输了,他们三人就可以重新抽签,避开这三个棘手的患者了。

    霍副院闭嘴之后,现场又恢复一片寂静。

    大家都认真听着,听患者说的每一句话,听顾北月问的每一个问题。一番问诊下来,倒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这个患者十年前和母亲出游,遇到劫匪,劫匪抢走他们所有钱财,她被击中后脑而昏迷,捡回了一条命。谁知醒来却失忆了。

    “家属呢”顾北月问道。

    一个老妪连忙上前,“老身是她的娘,顾大夫,我女儿还有救吗”

    “她怀孕过吗”顾北月问道。

    这话一出,老妪和女患者都震惊了,老妪眼底掠过一抹慌张,“这这”

    女患者大怒,“顾大夫,你说什么呢我从未婚嫁,怎么可能会怀孕你这个庸医我要换大夫我不相信你”

    女患者情绪异常激动,她猛地起身,冲顾北月怒吼,“我要换大夫,我不相信,不信”

    周遭众人议论纷纷,顾北月干什么呢

    这失忆和怀孕,能搭上边吗

    本书来自  bookhtml222248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