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808章 最后的王牌

2018-06-21 09:40:56Ctrl+D 收藏本站

    “师父,此事千真万确,徒儿不敢蒙你!不信您亲自去打探打探,东秦的军旗都挂出来了!”

    白玉乔虽然也非常意外,却被师父这反应吓到了。师父一贯从容不迫,哪怕是遇到意外之事的,他没这么激动过呀?

    白彦青颓然地放开白玉乔的衣领,他双眸眯成了一条直线,“好个龙非夜,竟敢耍老夫!”

    要知道,他已经计划好一切,今日就公布龙非夜的身份!

    他早就知晓龙非夜的身份了!

    白玉乔一头雾水,听不懂师父说什么。她还想问,白彦青却急急道,“尽快将此事报于你师哥,告诉他无论用什么手段,务必尽快将战马调回,否则,北历危矣!”

    “师父,宁承还有红衣大炮在手,秦王这一年半载的,未必能拿下宁家军。”白玉乔认真说。

    “你懂什么?还不去?”

    白彦青怒吼,情绪濒临失控,白玉乔吓坏了,不敢再多嘴,连忙退下。

    白彦青在屋内来来回回走,好一会儿才冷静了一些。

    龙非夜东秦太子的身份,他早就知晓了。从君亦邪从渔州岛带回血渍,他知晓了鲛族的存在,从而怀疑上了百里水军。白族为鲛族的秘密,他很早就探知到了。

    百里茗香那一滴血,让他怀疑起龙非夜的身份,韩芸汐在渔州岛露出的朱砂痣,让他察觉到龙非夜可能启用了噬情之印。

    龙天墨的祖母,天安国的太皇太后怀疑龙非夜非天宁皇族血脉,并花了大把银子要女儿城劫持宜太妃。女儿城城主冷月夫人将此事告诉他,他便基本确定了龙非夜的身份。

    在楚西风见到慕容宛如之前,他早就拿慕容宛如的性命做筹码,要挟了宜太妃,宜太妃道出了当年抱养龙非夜的真相。至此,他完全肯定龙非夜就是东秦皇族之后。

    他以针术致使宜太妃昏迷,借端木瑶配合冷月夫人上药了一出好戏,以混淆龙非夜的视听。

    天山一役,他又令赫亦涟以拖延战术致使龙非夜重伤,将龙非夜困于天山之上。

    如此一来,便为君亦邪战马争取出充分的时间。

    他原打算坐观宁承和中南都督府开战,凭他的估计,宁承和中南都督府一战,中南都督府在医城的牵制之下,必会输给宁承。而宁承亦会元气大伤。

    宁承调用了所有红衣大炮,天宁北疆防御能力几乎为零,带君亦邪调回战马,训练一番便可出兵天宁,一路无阻攻下天宁。

    一旦攻下天宁,战败的西周、天安和中南都督府便都不再话下了。

    他万万没想到韩芸汐和顾北月会到医城来,非但解除了中南都督府的大危机,竟还掌控了医城大权。

    可即便如此,他还不至于方寸大乱。因为他有龙非夜的把柄在手!

    龙非夜东秦太子的身份,有太多文章可以做了,他有一个非常完美的计划,并且已经再执行。

    他原本今日就要公布龙非夜的身份的。可谁知道,龙非夜居然发现九玄宫的细作,竟会先他一步,不仅仅秘密下天山,而且启用鲛兵渡江,突袭宁家军,甚至,甚至挂出东秦皇族军旗,将自己的身份诏告天下。

    龙非夜这一步棋,真是狠狠将了他一军,打得他措手不及。

    君亦邪没有时间了!北历也没有时间了!

    白彦青来来回回踱步,越走越快,他琢磨着,自己是否要在这个时候,将手中最后一张王牌亮出来?

    白彦青犹豫了很久很久,直到九玄宫的密探过来,他才稍稍冷静下来,他问,“百里茗香也同龙非夜下山了?”

    “一并下山的!”密探如实禀告。

    “龙非夜既没有负伤,百里茗香上天山作甚?”白彦青又问。

    “主公,她每天都进龙非夜的屋,至于在屋内做什么,咱们的人打探不了。”密探答道。

    “这个姑娘原本是韩芸汐的婢女吧?”白彦青对百里茗香的兴奋颇大。

    “虽是韩芸汐的婢女,效忠的却是龙非夜,主公别忘了,她是白族之人。先前试探过,她会武功,但从未使过,怕是有意隐藏。”密探提醒道。

    “为何?”白彦青捋着胡须。

    “属下也纳闷,龙非夜身旁从未有婢女服侍过。如今他的内伤已痊愈,没理由还将她带在身旁。”密探认真说道。

    “龙非夜既已痊愈,怕是修成了噬情之力的第二阶,可将噬情之力运用自如。”白彦青琢磨了许久,喃喃道,“噬情之力第三阶,必借助双修……”

    “主公的意思,这个百里茗香……”密探惊了。

    白彦青忽然大笑起来,“极好!极好!龙非夜,老夫没有猜错!你终究会败在女人手上!”

    白彦青铁了心,决定亮出他最后的王牌。

    他说,“备车,老夫要亲自去会一会狄族族长,宁承!”

    他要感谢龙非夜把宁承的底子捅出来,否则,他那么完美的计划,还不知道找谁合作呢!

    当年,正是狄族出资在背后支持,联手风族、黑族灭了东秦皇族最后的保皇军。

    他相信,这一回,他们三族一样会合作愉快。

    白彦青很快就启程往天宁方向走,他并不知道,此时宁承就在医城里,秘密和宁静见面。

    宁静也是刚刚得到战争的消息,震惊得脸都白了。

    她一直都知道龙非夜是天宁最强劲的敌手,却不知道龙非夜竟还是狄族的仇人。

    “哥,你还不赶紧回去!龙非夜的鲛兵可不止会渡江,潇南郡里有两条大水系,咱们防不胜防呀!”宁静劝道。

    “半个月内,天宁南部都会被攻陷,本王回去也无用。”宁承倒是冷静。

    龙非夜这一步棋走得真真妙,以复仇复国为由出兵,还将宁家的秘密公布于众,这得赢得多少支持?

    大秦帝国开辟了云空大陆史上唯一的盛世,东西秦皇族至今仍是人们心目中最尊贵,最神圣的血统。

    之前西周楚家公布幽族身份,打着光复西周的旗号脱离西周发动战争,却没有得到天下人的支持,反倒被诟骂,被指责借西秦皇族的名号谋私利。但是,龙非夜不一样,龙非夜是皇族正统,他来复仇,他来光复东秦,名正言顺。而且,非常关键的一点,龙非夜自身的实力强大!

    宁承都可以预见到,不久之后,天宁南部沦陷之后,无论是西周、天宁亦或是天安,必有地方势力会率兵投靠龙非夜,心甘情愿效命东秦。

    与其事先投靠,将来论功行赏,不如事后战败,沦为阶下之囚。

    “哥,难不成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

    宁静懂生财之道,却不谙权谋之术,她话还未说完,宁承便打断了,他长叹了一声,“若能找到西秦皇族遗孤,尚有扭转乾坤之机。否则,北历都会有难!呵呵,龙非夜……不愧是东秦之后!”

    “哥,你放弃了?”宁静连连摇头。

    “不。”宁承嘴角泛起一抹冷邪而又高傲的笑意,“有一个人可以让龙非夜的大军……止步不前!”

    “韩芸汐!”宁静很聪明。

    “尽快将唐门暗器拿到手,其他的不必你多虑。”宁承冷冷说。

    “明白。”宁静点了点头。

    宁承都要走了,却又回过头问了一句,“唐离呢?”

    “他……”宁静心头一惊,急急说,“我使唤他去给我买吃的了,我吃不惯这客栈的东西。”

    “你的时间不多了。”宁承提醒之后才离开。

    宁静连忙关上门,松了一口大气。其实,唐离一早就不见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对宁承说谎。

    西周康成皇帝,天安国龙天墨,北历皇帝甚至逍遥城城主,药城王老,天山众弟子等人,都被龙非夜的身份震慑到。

    最震惊的却还是远在西周东疆的楚天隐,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合作了那么久的人,居然是幽族和西秦皇族共同的敌人,东秦皇族!

    他坚信顾北月一定不知情,否则顾北月绝不可能和龙非夜合作的!他只觉顾北月被龙非夜利用了。他接连给顾北月送了几封信,却不知道顾北月已经收不到了。

    入夜,顾北月和沐灵儿从毒宗禁地回来,一得知龙非夜身世,顾七少直接冲到了韩芸汐房门前,“砰砰砰”狂敲门。

    然而,韩芸汐开门之后,顾七少的千言万语却全哽在喉咙,说不出来。

    他该不该告诉韩芸汐哑婆婆的事情?

    又该如何告诉她?哑婆婆一事,龙非夜欺瞒在先,可是,他也骗了他的毒丫头呀!

    龙非夜,真是会那么小人,那么卑鄙隐瞒身份,利用顾北月吗?

    一贯爱憎分明,恩怨分明的顾七少,头一次犹豫不决。

    “找到顾北月了?”韩芸汐只是随口问,她知道,如果找到顾北月了,顾七少早就一路喊过来了。

    顾七少沉默了许久,柔声说,“没,我……我就是来看看你。”

    “你也累了,去休息吧。”

    韩芸汐有些无力,正要关门,这时候洛醉山忽然跑过来,挡住了门,“王妃娘娘,老夫打听到消息了。秦王并没有在军中!率兵的是百里将军,昨夜开战时,百里大军宣称秦王亲自挂帅,可是,天亮之后,谁都没瞧见秦王!宁家军下午已经开始质疑秦王的身份有假,百里军府至今还没给回应呢!”

    韩芸汐愣了一下,随即惊声,“你的意思,龙非夜没在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