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811章 想问他一个问题

2018-06-21 09:40:51Ctrl+D 收藏本站

    <!--go-->

    韩芸汐是多么敏锐的人呀!

    她冷冷审视着楚西风,嗅到了仇恨的味道。恰恰是这份仇恨的味道,犹如一盆冷水从她头顶淋下,将她淋得透彻也让思绪凌乱的她彻底冷静了下来。

    龙非夜是东秦太子,她是西秦遗孤,东西秦有不共戴天的国仇家恨呀!

    其实,她并非真正的“韩芸汐”,她完全感受不到仇恨,可是,龙非夜不一样!

    龙非夜自小就知道自己并非真正的天宁皇子,而且,他的母妃很早就养美人血,想破解迷蝶梦而得天下。这一切都说明龙非夜自幼就背负着复仇复国的重任,他这么多年的努力就为了挂上东秦军旗,征战天下的一日!

    他身旁最忠的,对他身世了如指掌的手下,怕是大部分都是东秦皇族的效忠者吧!不论是百里军府,又或者是影卫团,唐门。

    楚西风不恨她才怪呢!

    韩芸汐虽然感受不到西秦对东秦的仇恨,但是她理解得了国仇家恨,她亦爱护自己的母国,亦仇恨历史上那些侵入者,掠夺者,屠杀者!

    看着楚西风眼中愤怒的敌意,韩芸汐的脑中的千头万绪都不那么重要了,她只关心一个真相。

    龙非夜是否早就知晓她的身世?这也是她急着找沐灵儿的原因!

    龙非夜之前一直在调查她的身世,也是从药城沐家那里调查到沐心夫人,今日沸腾龙空的消息,恰恰提及了沐家的沐心,明确沐心是西秦皇族之后。

    这个巧合,再加上沐灵儿之前的拦车指责,让她不联想到哑婆婆都难了!

    哑婆婆一定是最清楚真相的人。

    如果龙非夜早就知晓她的身世,完全可以灭了哑婆婆的嘴,以隐瞒她。如果真的是这样,龙非夜对她居心何在?龙非夜和顾北月合作又居心何在?

    还有一种可能,哑婆婆一事跟龙非夜并无关系,龙非夜也一直不知晓她的身世。

    可是,这种可能也让韩芸汐更加无力,甚至绝望呀!

    东秦皇族的太子,怎么可能会爱上西秦皇族之后?龙非夜此时此刻会不会正在后悔,后悔搭理她的“主动上门”?

    真相,到底是什么?

    她厌恶怀疑,厌恶猜忌,她只要一个真相!是伤,是怒,是恨,是怨,还是心甘情愿犯贱爱到底,都需要一个真相。

    知晓了真相之后,才有选择的余地。否则,她就像个傻瓜一样被牵着走,她讨厌这种感觉。

    这,已经是她最后的冷静了。

    龙非夜呀龙非夜,至少,至少你还知道自己是谁!可是我呢?

    韩芸汐想到了顾北月,影族之后,西秦皇族最忠诚的拥趸者。顾北月,你又知晓了多少,骗了我多少?

    “楚西风,你这是打算以下犯上了吗?”韩芸汐看似质问,实则是试探。

    “上?西秦余孽你不配!”楚西风冷哼。

    不久前还低声下气不断同她解释,生怕她误会龙非夜,而今,态度却是一百八十度大拐弯,这该有多仇恨西秦皇族呀!

    “我要见龙非夜,他在哪?”韩芸汐冷冷说。

    “你放心,殿下一定会来见你最后一面的!”楚西风冷冷说。

    “龙非夜……龙非夜早就知道我的身世?一直在骗我?”韩芸汐压着怒火,又试探。

    楚西风有些犹豫,却还是一口咬定了,“是!”

    韩芸汐怒不可遏,转身进屋,“啪”一声狠狠甩着了门。她在屋内来来回回地走,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屋外,徐东临怯怯地低声问,“老大,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你骗了王妃娘娘!”

    其实,消息传来的时候,他们也都非常震惊,他们也不知道秦王殿下是否早就知晓王妃娘娘的身世。

    “我没骗她。殿下一定早就知晓一切,否则,凭什么和顾北月合作?殿下不在军中,一定就在医城!”楚西风答道。

    在他看来,殿下和顾北月合作,不过是在利用顾北月而已,秦王殿下怎么可能会倚仗、器重影族之人呢?简直是引狼入室嘛!

    顾北月遇刺,其实他心底一直对秦王殿下有所怀疑,只是,不敢说出来而已,而且作为下属,他必须尽心尽力劝说女主子。

    可是,如今不一样了!韩芸汐的身份正好可以解释秦王殿下的反常!

    如今,他非常肯定玄衣刺客就是殿下,殿下一定早就知晓韩芸汐身份,之所以隐瞒身份行刺顾北月,怕是还想继续利用韩芸汐。

    只可惜,那天晚上不凑巧被韩芸汐撞见了。

    徐东临连连摇头,他非常不认可楚西风的推测,“老大,若是这样,殿下为何连你都瞒着?为何至今不露面?”

    楚西风的影卫之首,秦王殿下为了保密,瞒住大家也是正常的,可是,不应该瞒住楚西风呀!

    楚西风这分明是公报私仇。

    楚西风有些恼羞成怒,冷哼,“不管怎么样,她是我们东秦的敌人!更是殿下的敌人!指不定她早就知晓一切,专程潜伏到殿下身旁来的!你别忘了,当初大婚,可她自己上门的!”

    “老大,你别乱来,一切还是等殿下回信了,咱们再议吧。”徐东临低声,虽然他震惊王妃娘娘的身份,可是,他也记着王妃娘娘平素待影卫们的好呀!

    屋内。

    韩芸汐正怔怔地看着那封粉紫色的信函,“韩芸汐,你还信吗?”

    她喃喃自语,“龙非夜,我该信你什么?”

    她之所以回他空信,正是效仿他之前给她寄空信,她在告诉他,她对他的心,正如他对她的心一样。

    顾北月遇刺那夜,小东西咬了玄衣刺客的肩膀。虽然小东西毒牙还未恢复,但是,来医城的时候,她早就在小东西牙上淬了剧毒“破晓见血”,希望危急之际,能多一个帮手。

    只需要一夜的时间,“破晓见血”就会发作。

    “破晓见血”是毒水池里新长出来的毒,和毒界里常用的“破晓封喉”十分接近,如果不是非常仔细的辨认,根本分辨不出区别来。

    但是,在解毒的方法上却是天差地别!

    “破晓见血”只有一份解药,在她手上,而“破晓封喉”却很容易买到解药。

    如果玄衣刺客是龙非夜的话,他很快就会发现“破晓封喉”的解药解不了毒,若不找她解毒,必死无疑;

    如果玄衣刺客不是龙非夜,也一定会上门来讨毒药,谁不怕死呢?

    刺客至今无声无息的,再厉害的高手也不可能在一夜的时间里破解这类新型毒药?而且,那天晚上她可以留意了玄衣刺客的肩膀,并没有察觉到玄衣刺客肩膀有中毒的迹象。

    刺客是谁,刺客到底是怎么瞬间解毒的,韩芸汐心中早就有嫌疑人了。她也非常肯定,这个嫌疑人利用天山剑术,目的就是利用顾北月之死,挑拨她和龙非夜。

    她之所以不说出来,一是有将计就计,引蛇出洞的打算;二便是生龙非夜的气,她接受不了龙非夜将身世公布于众之前,跟她这个当妻子的只字不提!

    她一直在等,等他亲自来给一个解释。

    可谁知道,她竟等来了那么一个可怕的消息,她竟是西秦皇族之后!

    她多么希望消息是假的,可是背后那个凤羽胎记那么私密,怎么会被人知晓?怕是有人知晓了她的身份,才确定她背后有胎记的吧。

    她硬生生保持着理智,冷静,不吵不闹地等一个真相。

    楚西风一句话就给了她要的真相。

    如果,她的身份没有被有心人捅出来,是否楚西风和徐东临还会继续帮龙非夜解释,帮龙非夜做戏下去?

    即便……即便行刺顾北月的不是龙非夜,可身为东秦太子的龙非夜这么欺骗顾北月,这么欺骗她,又安的什么好心呢?

    不是利用,又是什么?

    她曾经站在云闲阁窗前,想象过无数回,这世间到底怎样的女子,才能得他真心相待,柔情似水?

    她都已经相信那个幸运的女子是自己了。

    可是,倒头来,不过是一场利用而已!

    傻呀!

    西秦的公主,命中注定永远都得不到他的真心相待?

    韩芸汐轻轻锊起衣袖,看着手臂上那一抹朱红,像是明白了什么,苦涩而笑。

    夫妻四年多,这一抹朱砂痣,才是他对她的真心相待吧。

    真心地排斥,真心地拒绝!

    难过得心都快碎了,韩芸汐依旧没有哭,没有怨,除了苦涩之外只剩下自嘲。

    即便是对于爱情,她也拥有骨子里的倔强和坚强。

    她将那份粉紫信函压在茶壶下面,去开门,却发现门被从外头锁上了。

    “楚西风,开门!”

    “楚西风!”

    ……

    门外明明有人,她狠狠敲了好几下,都没人理会她。

    也罢。

    她等!

    哪怕是欺骗,哪怕是利用,她仍有一个问题,要当面问龙非夜,问个一清二楚。

    她想,哪怕她的世界要崩溃,也得得到他的回答之后再崩溃,彻底崩塌,毁灭!

    其实,最难熬的并非崩溃,而是理智。

    有些时候,崩溃了反倒是一种解脱,韩芸汐不哭不闹,静坐在屋内苦等,是此生最大的煎熬。

    她就是这样的女子,哪怕到了绝境,都还保持着冷静。

    这样的女子,如果真有崩溃的一日,那该是一副怎样的场景呢?

    韩芸汐在等着龙非夜,楚西风也在等龙非夜。

    洛醉山正心急如焚地想办法雇人,希望能找到高手避开悬崖上的影卫,到深渊里去告知顾七少和沐灵儿一切。

    顾七少和沐灵儿在深渊里,一刻都不敢浪费地找人,并不知道云空大陆已经沸腾成什么样子了。

    入夜,医学院外头传来炮竹声,很快便见空中绽放出美丽的烟花,也不知道是谁家有喜事。

    楚西风和徐东临坐门口,沉默不语,都很失落,他们并不知道,借着着破竹烟花声。

    有人掀了屋顶的瓦,潜入屋内……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