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820章 坚信,红颜之祸

2018-06-21 09:40:41Ctrl+D 收藏本站

    <!--go-->

    韩芸汐反常的举动让宁承十分狐疑,他不急着解释,而是低头盯着她的手看。

    她的手,死死揪住他的衣袖。

    韩芸汐的心都快跳出心口了,哪还有闲情逸致管宁承那异样的眼神,她急急问,"你刚刚说什么?谁有影族下落?人在哪里?"

    宁承还是不出声,就看着她的手。

    韩芸汐立马就放手,"快说!"

    她是公主,是他的主子,在她发誓之后,他又恢复了该有的恭敬。可是,这一刻,他却似乎忘了身份。

    他由着她着急,慢条斯理又坐回去,"公主,你怎么这么紧张影族的下落?怎么,良心发现了吗?"

    之前宁静哭着跟这个女人讲述影族的牺牲,这个女人可不是这种态度。

    韩芸汐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事失态与误会。

    她差点就忘记了,虽然唐离知道顾北月的身份,知道顾北月跌下悬崖,可是,宁静不知道,宁承更不会知道。

    宁承刚刚说有影族的消息,并非是有顾北月的下落,而是有影族后人是谁的线索。

    除了龙非夜的人,还有谁知道顾北月的身世?韩芸汐很快就想到了楚天隐。

    难不成,幽族楚家这么快就要倒戈龙非夜了?

    韩芸汐吐了口浊气,装作不高兴的样子,"嘲讽也嘲讽够了,该告诉我怎么回事了吧?谁知道影族的下落了?影族后人在何处呢?"

    "公主殿下,狄影两族的心是一样的,你可不能偏心。"宁承打趣地说。

    韩芸汐虽然急着想知道答案,却也不买宁承的账,她单刀直入,冷哼,"宁承,影族可不会像你这般冒犯!这笔帐,本……"

    险些又以王妃自称,她立马就改口,"我终有一日,要讨回来!"

    如果她再以"王妃"自称,指不定宁承再也不会相信她说的任何话了,可是,她着实接受不了"公主"这二字,所以只能用"我"了。

    宁承无话可答,悻悻的,无需韩芸汐追问,他便自己解释,"曾有人拿影族的下落换公主殿下的性命,公主殿下想知道影族下落,还是亲自去会一会。"

    楚清歌?

    韩芸汐终于想起这个女人了,她也没再多问。她知道,宁承带她去天宁都城并非打探影族下落这一件事,他怕是要在天宁帝都发动政变,挂出西秦的军旗。

    到时候,龙非夜就会知道她的下落了,到时候,他会怎么看待她?

    她该怎样,才能问出那个问题呢?才能得到龙非夜的回答呢?

    韩芸汐惆怅呀,她没有时间,也无路可走,唯有走一步算一步。

    其实,再不久前宁承就收到了一个消息,龙非夜不承认韩芸汐西秦公主的身份,而且高调下令调查传言的源头。

    与此同时,已在军营的白彦青也收到了这个消息,他的想法和宁承是一样的。

    "丫头,这就是红颜之祸,懂吗?"白彦青笑道。

    白玉乔摇了摇头,"师父,秦王此举不过是为了安抚军心罢了,他怎么能对西秦公主有情呢?"

    "打个赌,如何?"白彦青心情很好。

    "好!"白玉乔一口答应,"我就赌秦王对韩芸汐无情。"

    "呵呵,等着,噬情之力可以证明为师是对的!"白彦青说道。

    "师父,什么是噬情之力呀?"白玉乔不明白。

    白彦青第一次跟白玉乔提及"噬情之力",他解释得非常清楚,白玉乔听得一愣一愣的,这才知道师父的心机有多重,也才知道师父瞒了师哥多少事情。

    "师父,徒儿还是不懂,宿敌怎么就能相爱呢?换做是师父你,你会爱上你的仇人吗?"白玉乔认真问。

    白彦青原本神采奕奕的双眸忽然就暗淡了下来,他迟迟没有回答白玉乔的问题。

    白玉乔生怕惹他不高兴,连忙转移话题,"师父,咱们这么骗宁承,他会信吗?宁承可不是省油的灯!"

    "会,至少,这几个月里,都会!"白彦青很肯定。

    他已经和白玉乔交待好了,等见到宁承和韩芸汐,他就假装是君亦邪的仆从,得君亦邪传授风族的行军布阵之术,君亦邪以风族的身份和宁承合作,黑族的身份,暂不公开。

    "师父,为什么要隐瞒师哥的身份呀?"白玉乔试探地问。

    据她了解,黑族虽然当年是效忠东秦皇族,可是,在西秦皇族灭了之后,黑族倒戈了东秦,和狄族、风族两手灭了东秦。

    "这是为你师哥好,你不懂,他会懂的!"白彦青语气明显不善了,白玉乔不敢再追问。

    "迷蝶梦的下落还没审出来吗?"白彦青又问。

    "那帮废物真没用,徒儿已经令人把苏小玉秘密带过来,徒儿会亲自审问的!师父放心。"白玉乔如实禀告。

    "小心点,别露了馅!"白彦青严肃地提醒。

    白彦青自以为所有计划天衣无缝,却不知道韩芸汐早就识破他,更不知道龙非夜也早有猜忌。

    "殿下,顾北月要是……要死了,咱们……怎么跟王妃娘娘解释呀?"徐东临怯怯地问。

    在杏林找不到人之后,他已经陪着殿下在城门守了一天一夜,殿下一言不发,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找个话题和殿下说说话。

    "把老狐狸揪出来,她就会信。"龙非夜竟真开了口。

    当初在天山上,赫亦涟的剑术远远超过众人想象,分明背后有高人指点,这位高人除了老狐狸,还会有谁?

    即便行刺顾北月的不是老狐狸,也和老狐狸脱不了干系,因为当初苍邱子和邪剑门勾结,都是赫亦涟负责,换句话说,邪剑门掌控在老狐狸手上。

    "殿下,老狐狸……"

    徐东临的话还未说完,一个强劲的力量忽然迎面而来,幸好龙非夜推开徐东临,否则,他必从城门上摔下去。

    龙非夜凭空抓住了一颗种子,刚刚那强劲的力量就是这颗种子带来的。

    这是一颗,荆棘藤的种子。

    "龙非夜,老子跟你势不两立!"

    顾七少不知何时站在城门上的另一角,奢华妖红的大袍迎风翻扬,他长剑直指龙非夜,绝美无双地脸上,尽是怒意!

    他刚刚从深渊里出来,立马就从洛醉山那得知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

    韩芸汐居然是西秦皇族之后,而且还失踪了!洛醉山都还没把事情说完,他就冲来讨伐龙非夜了。

    顾七少再笨,也都想到了哑婆婆的事呀!

    "龙非夜,你杀了哑婆婆,就是为隐瞒韩芸汐的身世!你好卑鄙!"顾七少怒骂。

    "我没杀她!"龙非夜冷冷道。

    "你劫持的人死在你的地盘上,不是因你而死又是怎么死的?龙非夜,你当老子是傻瓜吗?"顾七少怒火滔天。

    他可以忍受龙非夜欺骗韩芸汐,但是,无法忍受龙非夜这么利用韩芸汐!

    龙非夜早就知道韩芸汐是西秦公主,所以,他对韩芸汐所有的疼爱,都是利用!若非有人把真相捅出来,龙非夜公开自己身份之后,该利用韩芸汐来打压西秦势力了吧?

    顾七少的一席话,让龙非夜沉默了。

    哑婆婆虽不是他亲手杀死,何曾不是因他而死,哑婆婆是聪明人,懂他当时的意思。

    韩芸汐的秘密,唯有随着哑婆婆入土,才得以绝对保密。

    "顾北月是不是你杀的!"顾七少整个人像是在怒火中焚烧,被烧得痛苦不已!

    他是那么那么喜欢毒丫头,却不曾真正和龙非夜争夺过,不过是因为他很清楚毒丫头有多么喜欢龙非夜。

    毒丫头现在在哪里?那个倔强洒脱的丫头会不会哭?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如果我说不是,你信吗?"龙非夜问道。

    "不信!"顾七少毫不迟疑地回答。

    龙非夜向来就不是一个喜欢解释的人,更不擅解释,他丢掉手里的种子,冷冷道,"刚刚得到消息,韩芸汐被宁承带去天宁皇都了。"

    话音一落,顾七少立马收回长剑,掉头就走。他是那么着急,甚至连愤怒都可以被焦急所取代。

    "主子……你……你骗他?"徐东临喃喃自语。

    龙非夜垂着眼眸,仍旧坐在城门上守者。

    已经一天一夜了,医城四方城门,所有密道都严防死守的同时,也有三批人马在满城搜查,虽然目前没有证据证明宁承已经逃了。

    但是,他还是得提防者宁承已经逃出去了,宁承如果逃出去,必然会带韩芸汐先去天宁皇都。

    他昨夜就向天山剑宗救援,调派了戒律院几个高手赶去天宁皇都守着。

    然而,这帮人都不如顾七少来得让他放心。

    这个世间,除了他,除了顾北月,还会有谁,会发疯了似得寻找韩芸汐的呢?

    再守一日,如果还没搜出宁承来,他会将这里交给侍卫,亲自赶赴天宁皇都。

    徐东临见殿下的脸色,也不敢继续刚刚的话题,他低声对身旁的仆从说,"去瞧瞧唐门主那边的情况。"

    唐离昨天说了如果宁静不招供,就要把她吊到城门口来,也不知道现在审出什么结果来了没。

    宁静就被关押在韩芸汐失踪的那个屋子里,所有下人全都被唐离叫开,屋内,就他们夫妻两人。

    一日夫妻百日恩,唐离还是蛮君子的,并没有动刑,只是……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