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827章 揭穿的第一步

2018-06-21 09:39:58Ctrl+D 收藏本站

    有刺客?

    宁承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冷冷问“怎么回事?”

    “禀主子,在延龄宫那边发现刺客,就一人,武艺高墙!”侍卫如实禀告。

    宁承朝白彦青看去,发现白彦青也正看着他,他冷笑道,”又是龙非夜派来劫持公主的吧?他怎么就这么相信公主在我这儿呢?”

    一个“又”字,让宁安知道这是故意说给白彦青听的。

    宁承把公主带回来之后,也就今天有刺客闯入,而且到底是不是冲公主来的,也有待追查。

    宁安连忙劝说,“族长,公主明明不在咱们宫里,要不你发个公告算表明真相算了?万一那天龙非夜把消息放出去,污蔑我们,天下人不知情,还以为咱们真劫持公主了呢!”

    白彦青笑了,“此言差矣,就算公主在宁家手上,那也是宁家救了公主,如来劫持一说?龙非夜污蔑不了宁家。”

    宁安苦笑起来,“白叔,人言可畏!龙非夜在笼络民心上可很有一套!要是天下人相信了龙非夜,咱们又迟迟没有挂出西秦军旗,天下人该骂我宁家软禁公主,居心**了!”

    白彦青笑了笑,“多虑、多虑,不如先挂旗。在旗上落玉玺之印,必可服人。”

    宁承立马拒绝,一脸冷肃,“挂旗落印皆是皇族之权,亦是皇族之任,狄族和风族皆无此资格!白叔,你这话本族长就当没听过,切勿再妄言!”

    白彦青无法反驳,他若一反驳,便是最西秦皇族的不敬,他心下暗自冷笑,宁承这小子终究有一日栽在“愚忠”这二字上。

    韩芸汐躲在暗室里,将这番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她果然没有看错,宁承不仅仅是一头狼,还是一头和狐狸一样狡猾的狼!

    出人意料的刺客一事,竟能被他和宁安这么利用来,他们这么一说,白彦青必定更加坚信她这个西秦公主并不在宁承手上。

    让白彦青相信,是他们揭穿白彦青阴谋的第一步!

    要知道,宁承比谁都急着挂出西秦军旗,白彦青绝不会想到,宁承在这件事上会这么沉得住气。

    宁承这一回是舍得孩子也套着狼了!

    就在韩芸汐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个惶恐的叫声,让她的心跳险些停住。

    “主子,主子,刺客是医城那个小七,他杀过来了!”

    顾七少!

    韩芸汐第一个念头就是冲出去见顾七少,跟他走,让他带她去见龙非夜。

    她的身体反应比脑袋反应要快,人都已经冲到石门边了。

    可是,外头宁承的一句话让她戛然止步,冷静了下来。

    宁承说,“来得正好,本族长让他搜,爱怎样搜就怎样搜!免得医城那边误会我狄族对公主不敬!”

    宁承这个在她面前冒失了好几番的家伙,竟可以如此冷静地应对所有突发情况。

    韩芸汐无声无息靠在门上,闭上了眼睛,她告诉自己,“冷静!”

    她一旦出去,白彦青必定会识破宁承刚刚的谎言,不仅仅他们之前所有的努力白费,后果也非常可怕。

    白彦青刚刚可说了,君亦邪将带回近十万战马。换句话说,白彦青手上的兵力,足以长驱直下,灭了宁承,灭了龙非夜!

    此时此刻,无论是西秦公主,还是她韩芸汐自己,她都必须冷静。

    身为西秦公主,得保宁承;身为韩芸汐自己,她得保龙非夜。

    龙非夜和宁承面临着同一个敌人,风族!

    再说了,她这么冲出去,宁承又会怎么看她?宁承必会识破她的私心,以顾七少一人之力,如何对抗宁承在宫中数千埋伏?她和顾七少都走不了的。

    韩芸汐其实一点儿都不冷静,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的她更想见龙非夜,但是,她咬紧牙关忍了。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可是,龙非夜,你可有情,你可有长情?

    顾七少都来了,龙非夜,你在何处?

    韩芸汐闭上了眼睛,眉宇间尽是倦色。

    她得跟宁承虚以委蛇,既不引起他的怀疑,又得设法让他拖延挂旗亲征;

    她得费尽心思,出谋划策揭穿风族阴谋的同时,隐瞒玄衣刺客的天山剑术;

    她得冒险,想方设法在龙尊的仆人身上动手脚,把她执着的那个问题送出去;

    她能不累吗?

    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真正相信?

    顾北月吗?影族的守护,到底从何时开始?是他第一次出现在天坑了,还是更早以前?

    顾七少吗?当初在药鬼谷那么执着,可哑婆婆一事最后还不是骗了她?

    哪怕是累,韩芸汐仍旧得笔直笔直的,没有倒下。

    不为别的,只因为她不仅仅是西秦公主,她还是她自己!

    她要一个真相,要一个交待。

    然后,她才能做出不后悔的选择!

    韩芸汐,撑住!

    密室之外,顾七少还未杀过来,宁承就亲自过去了,宁安追在他后面跑,故意忽视了白彦青和白玉乔,这师徒两人自是跟过去。

    顾七少一见宁承,就持剑刺来,宁承也拔剑相迎。

    “把韩芸汐交出来,否则老子屠了你满宫!”顾七少怒火冲天,非常不冷静。

    “韩芸汐不在我手上!”宁承寸步不让,“想屠我满宫,先问一问我手上的剑!”

    顾七少冷笑不语,“宁静,你妹妹亲口承认的,韩芸汐是你带出医城!”

    宁安惊了,“你们把静儿怎么样了?”

    宁承亦惊,他离开之时,宁静和唐离还在冷战,他俩之间发生了什么?

    顾七少直接忽略了宁安的问题,他才不管龙非夜和唐门什么关系,宁静和唐离又是什么关系,他只要韩芸汐。

    一颗荆棘种子从他剑尖迸射出去,落在宁承脚下,宁承想逃都来不及,被瞬间疯狂生长出来的荆棘藤团团困住。

    顾七少宽大的红袍随风肆意张扬,荆棘藤凌空飞舞,张牙舞爪。

    “把韩芸汐交出来,否则,老子保证将你碎尸万段!”顾七少冷幽幽地警告,眸中迸射出的戾气,比面对顾云天的时候还要恐怖。

    宁承原地站着,竟一点儿都不慌张,依旧气势逼人,他冷冷道,“顾七少,你杀了我,龙非夜该笑了!你不想想,龙非夜再没查清楚韩芸汐身世之前,能留她在身旁?”

    “老子不管!老子只要韩芸汐!”顾七少怒声。

    “没有!要杀要刮随便你!”宁承冷冷道。

    方才至今,白彦青的视线就没离开过宁承。

    “白叔,人怕是真没在他手上。”白玉乔低声。

    “嗯。”白彦青低低应了一声。

    “那谁把人劫了呀?”白玉乔又问。

    “怪了,且按兵不定。”白彦青低声。

    顾七少说到做到,荆棘藤在他的掌控之下,很快就将宁承束缚紧,宁安看得非常心疼,急急下令,“来人,把暴雨梨针拿过来!”

    宁承废了好大的劲才知道怎么启用暴雨梨针,可是,他一次都没舍得用,正是因为他要留着暴雨梨针,在战场上亲自杀了龙非夜。

    “不许!”宁承怒声。

    “你会死!”宁安是真的急了。

    宁承大笑,“顾七少,你想清楚!连你也要被龙非夜利用吗?”

    也不知道顾七少心中怎么想,他冷冷看着宁承,几乎疯狂。

    就在这个时候,侍卫押来了沐灵儿。

    原来沐灵儿入宫之后,没追上顾七少,只能自己在宫里找起来,就沐灵儿那三脚猫的功夫,怎么可能不被发现?

    宁安大喜,毫不犹豫拔出侍卫的剑,抵在沐灵儿心上,怒声,“顾七少,放了宁承,否则,我现在就杀掉她。”

    沐灵儿原本还想开口,一听这话,她便沉默了,她直勾勾地看着七哥哥,一言不发。

    沐灵儿原本很畏惧龙非夜,而如今,却恨透了龙非夜!

    在她看来,七哥哥就是被龙非夜利用了!龙非夜明明自己守在医城,却一句话激将了七哥哥,让他日夜不休地赶到这里。

    为什么七哥哥不听她劝呢?

    韩芸汐是西秦的公主,就是宁承的主子,能有什么危险?

    为什么七哥哥不先把事情的真相弄清楚,再决定立场呢?

    爱,会让人盲目。

    她,又何尝不盲目?明明跟丢了七哥哥,她还笨得不先离开,笨得满宫地找,希望能帮他找到人。

    七哥哥,灵儿的生死,总算是落入你的一念之间了。

    灵儿等着。

    等你要灵儿活,亦或者要灵儿死。

    面对宁安的威胁,顾七少竟看都没看一眼,他所有的注意力全在宁承身上。

    不是他傻,偏听龙非夜。

    而是这个世界上,宁承是最有可能揭走韩芸汐的,他都主动把身份曝光出来,如果,韩芸汐被宁承礼待,这个时候早出来见他了,不是吗?

    只有两个可能,要么韩芸汐真的不在;要么,韩芸汐被软禁了,狄族和幽族一样别有用心!

    所有人都当顾七少疯了,他的心却比谁都透彻,他再试探宁承!

    荆棘藤流出了血,是宁承的血,宁安再也忍不住了,“顾七少,你最好别后悔!”

    话音一落,她便一剑狠狠朝沐灵儿腹部刺去。

    沐灵儿都快把自己勇敢哭了,她忽略了那一抹剑芒,依旧深情款款地看着她的七哥哥……

    芥沫说:昨天的更新写错了宁家兄妹的大小,这里更正一下,宁承是宁安的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