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829章 韩芸汐,你不敢杀我

2018-06-21 09:39:56Ctrl+D 收藏本站

    <!--go-->

    白彦青双手的动作透出了诡异而远古的气息,像是一种朝拜的礼仪,又似一种功法。

    随着他动作越来越快,韩芸汐忽然感觉到周遭的风渐渐大了起来。

    “果然是御风术!”宁承低声。

    风起雾散,白彦青要在这里布下毒雾是不可能的,所以,雾其实是一个幌子,他是利用风来下毒。

    韩芸汐和宁承既然决定出手,必定是有十足的把握,别说白彦青了,就算天山剑宗的尊者在这里,面对一千弓箭手,万箭齐发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白彦青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他没有做任何无用功,直接就使御风术下毒!

    唯有风,可以吹拂过在场每一个弓箭手,只要在风中下毒,任何人都无法幸免。

    风从南边吹来,南边的弓箭手的衣袂,头发最先被吹得翻扬起来。

    “老鬼,快,带我到风里去!”韩芸汐急急说。

    “风里?”顾七少非常纳闷,宁承也不解。

    韩芸汐要做的,不正是盯紧白彦青,随时准备化解白彦青下在风中的毒吗?

    她跑去风里做什么?

    “别废话!快点!”韩芸汐顾不上解释那么多了。

    顾七少自是照做,很快就抱着韩芸汐,从弓箭手人墙之后冲天而上,两人的身影犹如惊鸿般飞跃而起,立马引得白彦青和白玉乔注意。

    弓箭手并没有停,白玉乔更卖力地替师父解围,自己已经中了两箭。

    白玉乔一剑横扫,打落一圈的弓箭,回头朝白彦青看去,“师父,韩芸汐在宁承手上,咱们被坑大了!”

    “公主,你什么意思?风族的衷心日月可表,你为什么要算计我们?”白彦青怒问,似乎还想努力挽回。

    韩芸汐已经被顾七少带到风口处,她高高在上睥睨白彦青,笑呵呵道,“风族的衷心日月可表,不如你现在表示给我瞧瞧?”

    宁承忌惮风族的兵力,情有可原。可是,韩芸汐为何会和宁承勾搭在一起?韩芸汐这个女人可不笨,她不会不清楚北历铁骑才是真正可以帮她复国的力量呀。宁承未必有能耐挑拨她和风族。

    如果一定要在狄族和风族之间做选择,韩芸汐绝对是会选择风族的!

    白彦青眼底一片复杂,他想不通,韩芸汐是在做戏,还是动真格的要杀他。

    如果是做戏,理由很简单,无非是试探风族的衷心;如果是动真格的,白彦青着实想不到原因。

    他唯一一次同时使用御风术和毒术,是救君亦邪哪一次,即便这样,韩芸汐能怀疑什么?

    又或者是因为君亦邪之前对她不轨,让她记恨与心了?

    “公主,要我二人如何表衷心?”白彦青问道,若非不得已,他不会激化矛盾,暴露身法。

    他没打算亲自去对付龙非夜,他一定要韩芸汐去。他要的正是东西秦皇族有情人不成眷属,世世代代敌对!

    他要这份宿仇,生生世世,永不得化解。

    无论是东秦,还是西秦,都不配得到爱,也不配爱别人,永远不配。

    听白彦青这么问,韩芸汐心下冷笑不已,白彦青一定不会想到她是怎么揭穿风族阴谋的,一定还抱有希望,希望自己能逃过这一劫吧。

    休想!

    不过,韩芸汐并不介意陪他好好玩一玩,她抬手示意弓箭手全停下来。

    “怎么表衷心呀?那得看你风族到底有多衷心喽。”韩芸汐笑呵呵地说,若非早知真相,宁承和顾七少都会以为她是跟白彦青开玩笑呢。

    “公主殿下,风族族长得九万战马,已在赶赴回来的路上,加之北历之前十万铁骑,风族共有十万铁骑,十万铁骑足以替公主横扫云空,光复西秦!这便是我风族最大的忠诚。”

    白彦青特意意味深长地朝宁承看了一眼,补充道,“公主,风族这份忠诚,任何人都比不上,还请公主明鉴!”

    “这样呀……”韩芸汐若有所思,刻意将语调拉得很长很长,“可是,这还是说服不了我,不如这样,你替君亦邪以死明志吧?”

    话音一落,她立马朝隐在弓箭手里的宁承使眼色,宁承毫不犹豫下令放箭,刹那间,无数利箭,似一场箭雨突袭白彦青师徒背后。

    “韩芸汐!”

    白彦青大怒,这才知道被韩芸汐耍了。

    生死就在一念之间,他根本没时间思考,哪怕师徒联手也避不开背后万箭齐发,这等偷袭。

    白彦青毅然下毒!

    刹那间狂风大作,将在场所有人都吹得衣袂,长发翻扬。换句话说便是所有人都在风中。

    白彦青这辈子从未被这么耍过,他用了手上最可怕的毒,血毒!

    这血一旦下在风中,不出须臾,风中的所有人都会中毒,但凡中毒,便会浑身血崩,全身流血,直到血干涸而死为止。

    白玉乔知道师父下毒了,也知道背后的剑再快,也不会有师父的毒快!

    她不顾背后飞来的利箭,拉着了师父的手,哀求,“师父……”

    她要解药呀!

    然而,白彦青随手甩开了,他冷冷盯着韩芸汐看。

    就在他甩开白玉乔的手的同时,一道利箭穿透白玉乔的腹部。其实,如果不是白玉乔在背后当着,这一剑穿透的一定是白彦青的后背。

    因为,这一箭是宁承放出来的。

    白玉乔一下子就跪了下去,随后扑到在地,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师父,一贯胆怯的眼中终于浮出了一抹恨意,深深的恨!

    自小追随,敬他如父,倒头来,竟命贱如猪狗!

    白玉乔不甘心!

    她撑着最后一股力气,从小腿腹拔出了一把匕首,只是,还未来得及为自己复仇,她便昏迷了过去。

    她都没意识到师父下在风中的毒,早就没了。

    但是,白彦青早就意识到,这也是他为何连背后的利箭都顾不上,怒视韩芸汐的原因!

    这个女人,瞬间就解了他下的毒。

    与其说是解毒,还不如说是收了所有的毒。

    这个女人居然已经晋级到储毒空间的第二阶,抗敌!

    储毒空间的第二阶,之所以名为抗敌,正是因为,只要遇到对自己有威胁的毒,储毒空间就可够把所有毒都收回去!

    白彦青用了整整四十年的时间,才晋级到第二阶,韩芸汐今年才几岁呀!怎么可能?

    白彦青忽然凌空而上,一边以长剑挥扫利箭,一边继续驾风下毒!

    他只有这个办法了!

    韩芸汐之所以站在风口处,正是要让自己处于被毒威胁的境地,才能启动储毒空间。

    反之,如果她身旁的毒对她没威胁,储毒空间则无法收走所有毒素。

    这一点,也正是储毒空间第二阶和第三阶唯一的区别。

    储毒空间的第三阶名曰争略,可自由收取天下任何毒物!

    无论韩芸汐还是白彦青,都没有达到这个境界。

    虽然两人都是二阶,但韩芸汐明显更胜一筹,因为,她比白彦青多了几十年的时间,可以参透第三阶,有机会晋升到第三阶。

    宁承是外行人,看不出平静之下,白彦青的毒已被化解,但是,顾七少看得出来。

    白彦青一下毒,顾七少就嗅到了毒味,他都没来记得仔细闻一闻这毒到底是什么毒,毒便消失了。

    换句话说,大家还未没真正中毒,毒就凭空消失了。

    “毒丫头,毒呢?”顾七少不可思议极了。

    “被我吃了!”韩芸汐笑道,“带我到风口,提防白彦青突袭,我倒要看看他能撑多久!”

    顾七少不是很明白,但是,毒丫头说的话,哪怕是耍他的,他也照做!

    就这样,白彦青利用御风术不断改变风口位置,顾七少带着韩芸汐不断移位,白彦青每次一下毒,韩芸汐都将他指得死死的,白彦青不仅仅要下毒,还得应对周遭千名弓箭手。

    才一会儿,他便身中了数箭,若非他剑术高绝,他早就被万箭穿心了。

    也幸好有顾七少在,韩芸汐才能及时而且安全地移位,宁承都忘了场中的主角白彦青,他仰头看着被顾七少抱着飞来飞去的韩芸汐,眼睛就没眨过。

    终于,白彦青撑不住了,怒声,“韩芸汐,为什么?你得给风族一个理由!一个心口口服的理由!”

    韩芸汐不得不佩服白彦青,都死到临头了,竟还能这么冷静,这么不要脸地说“心服口服”,搞得他好像真是无辜的一样。

    对待不要脸的人,只能比他更不要脸!

    韩芸汐还是像玩笑一样,“好呀,你束手就擒,我就给你一个心口口服的理由,怎么样?”

    白彦青被气得一身老血差点就一口喷光。

    “心服口服之后,老夫自会束手就擒!”白彦青怒声,一个侧身躲过数道利箭,又随即挥剑横扫,扫出一圈强大的剑气,不仅仅震开周遭的箭雨,甚至连周遭两圈的弓箭手都被震开了。

    宁承一声令下,后面的弓箭手立马补上,根本就没给白彦青逃脱的时间。

    “白叔,按道理,确实该心服口服了再束手就擒,可是……眼前你不心服口服,我也有办法擒你。”韩芸汐笑着,顾七少已然出手。

    如果是平常,白彦青早就打碎了顾七少的荆棘藤种子,可面对箭雨陷阱,他根本顾不上,三颗荆棘种子有两颗落地,瞬间就长出海藻般张牙舞爪的荆棘藤,将白彦青包围住,但是,没有将之包围死。

    白彦青立马对荆棘藤下毒,可是,当荆棘藤全死掉之后,弓箭手全都靠过来了,近距离将他包围住。

    白彦青握紧了长剑,宁承冷笑,“白叔,你的剑快,但是,本族长敢保证,你一剑杀不了我千人!”

    就算白彦青一剑杀了百人,在他挥剑的同时,剩下的九百人必会出箭,这么近的距离,他连闪躲的空间都没了。

    白彦青看都没看宁承一眼,而是直视韩芸汐,冷冷道,“你不敢杀我,因为……”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