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832章 被自己恶心到了

2018-06-21 09:39:50Ctrl+D 收藏本站

    龙非夜一到军中,就收到了韩芸汐挂帅亲征的消息。

    风尘仆仆的他在大营门口戛然止步,天生冷峻的表情又寒了三分。

    虽然明明知道宁承已经劫持韩芸汐去了天宁皇都,也知道韩芸汐一抵达那儿,就会挂帅亲征,可是,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他还是有种猝不及防的感觉。

    韩芸汐一挂帅亲征,就意味着他这么多日来的努力,统统都白费了。他再怎么质疑韩芸汐的身份,唐门和百里军府都不会再相信他的说辞。

    西秦公主,你一定很痛恨本王吧。

    龙非夜取出了一直贴身藏着的两封信函,一封是顾北月遇难之后,他东秦身份公布之后,他写给韩芸汐的紫色信,就只有一句话,“韩芸汐,你还相信我吗?”

    一封是韩芸汐回给她的空信。

    他赶到医城之后,没见到她,只见到她留在桌上的紫色信函。

    他一直琢磨不透空信的意思。

    而今她挂帅亲征,不就表明了态度吗?

    会不会,她挂帅亲征,只是被宁承所逼?思及此,龙非夜嘴角泛起一抹自嘲。

    他怎么会这么想?

    韩芸汐是西秦公主,而且还知晓自己被他欺骗了那么久,她怎么可能没有恨意?

    她必定既怨恨他的身份,又怨恨他的欺骗。龙非夜忽然后悔了,或许,当初就不该隐瞒。

    如果没有隐瞒,或者少一份恨吧。

    “殿下!殿下你终于回来了!”百里元隆惊喜的声音传来,声到人亦到。

    龙非夜悄无声息地收起了信函。

    “殿下,韩芸汐在天宁皇都挂帅亲征,在宁承的护送下挥兵南下!她就是西秦公主,错不了!事已至此,还请殿下速速表态,已振军心!”百里元隆一脸着急。

    话音一落,两个熟悉的面孔便出现在龙非夜面前,他们不是别人,正是唐子晋和唐意茹。

    “非夜,此事非同小可,依我看……”

    茹姨真正的意思还未说出来,龙非夜便冷冷质问唐子晋,“唐门的门规什么时候变了?唐离呢?马上叫我来见我!”

    “非夜,大敌当前,唐门的门规亦可废!韩芸汐……”

    茹姨想辩解,龙非夜还是不给机会,本就心情不会,茹姨这会儿撞上来,简直是自讨苦吃。

    他厉声打算,“作为唐门的叛徒,你有什么资格跟本王谈‘大敌当前?唐子晋,你把她从哪里带来,就带回哪里去,否则,休怪本王不客气!你该知道,唐门和影卫的规矩是一样的,但有违逆,背叛,杀无赦!”

    这话一出,大家都想起了前不久被龙非夜废了武功,遣送回天山的楚西风。唐意茹自己闭了嘴。

    唐门并非七贵族,而是东秦皇族的秘密侍卫。唐门所有开支都来自皇室,而唐门每年都会向皇族派去一批侍卫,以暗器保护皇族成员的安危。

    正是因为唐门的隐蔽性,所以东秦帝国覆灭之后,唐门几乎是安然无事,龙非夜的祖父正是在唐门的保护下,活下命来。

    龙非夜的父亲喜欢上唐意婉,唐门之女不外嫁这个规矩对皇族是无效的,甚至,因为唐门的地位不及七贵族,所以,唐意婉并不能被立为皇后,只能被尊为婉妃。

    所以,龙非夜虽是东秦最后的太子,却依旧只能称呼自己的母亲为母妃,而非母后。

    换句话说,如果不是因为唐意婉是龙非夜的生母,唐门的任何人和楚西风等影位之流,地位是一样的。根本没法在龙非夜面前说上话,更不可能有资格跟他争执。

    看着龙非夜那寒彻无比骇人的脸色,就是百里元隆都畏惧,何况是唐子晋和唐意茹?

    “来人,把唐意茹押回去!”唐子晋先开了口,他知道,再争辩下去,他自己都非常危险。

    “唐离让你放人的?”龙非夜冷冷问。

    “与唐离无关,只是,属下虑及此事事关重大,唐意茹又有对策,所以……”

    龙非夜该有多暴躁,就没跟这兄妹俩把话说完的机会,他冷冷道,“没得门主同意,擅自将罪人带离唐门,罪同背叛!来人,把这二人押回唐门交予门主处理!”

    唐意茹气得要反驳,唐子晋却拦下了,他后悔没听夫人的话,如此冲动,如今让儿子为难。

    幸好,幸好在龙非夜来之前,他们兄妹俩已经和百里将军谈了一天了,相信百里将军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唐子晋兄妹一离开,百里将军便将他们没有说的话说出来,“殿下,韩芸汐曾秦王妃,曾执掌中南都督府,在军中颇有威信,如今她的身份,重损我东秦军心。军中不少人都传,您……”

    百里元隆犹豫了片刻,还是毅然说下去了,“都传你被女人利用了,依末将愚见,殿下宜亲自出面,澄清此事。以殿下的聪明才智,岂能被女人利用,是殿下利用韩芸汐才是呀!”

    这哪是百里元隆的“愚见”,这就是唐意茹的意思。

    只要龙非夜公开承认利用韩芸汐,他们二人就再也不可能了。

    龙非夜冷眼朝百里元隆看去,半晌都不说话,百里元隆不似唐子晋和茹姨,有把柄在龙非夜手上,他面对这件事,坦坦荡荡,并不畏惧。

    “殿下,无论你是否真利用了韩芸汐,为稳军心,你必须表态!”百里元隆认真说。

    “顾北月有什么下落?”龙非夜岔开了话题。

    百里元隆直接跪下去,“末将代表白族所有牺牲的无名将士,请殿下三思!”

    龙非夜冷沉的眼,深邃似一泓寒潭,深不见底,无法看透。

    他蹲了下来,一字字对百里元隆说,“百里将军,本太子代表东秦皇族列祖列宗,告诉你,我东秦皇族不会无能、无耻到利用一个女人,来一雪前耻,来收复故土,来征服这片大地!本太子相信,如此行径,也非你百里军府数千将士所苟同!军心稳不住,本太子反落天下归诟骂!让西秦公主先赢了天下人的怜悯心,后果,你可担当得起?”

    百里元隆大怔,一时没跪稳,险些跌坐在地。

    龙非夜说完立马起身往营中走,他冷冷留下一句话,“顾北月有何消息速速报来,你最好别骗本王!”

    百里元隆这才想到这件事有损东秦太子名誉,会引发天下人的不满。毕竟,东西秦一旦正式开战,都需要理由,而理由正是当年的仇恨。

    当年之事情,东西秦各执一词,天下人相信哪一方的说辞,对形势的变化颇为重要。

    百里元隆暗暗庆幸,庆幸幸好殿下明智,否则必定会被唐子晋夫妇坏了大事。

    韩芸汐和宁承再调兵过来,两方便势均力敌了,在这种情况下,军心重要,天下人心所向更加重要。

    军心亦是人心,天下人心必然影响军心。

    百里元隆连忙起身追进去,呈现一份信函,“殿下,楚天隐来信。”

    “楚天隐!”

    龙非夜大惊,楚天隐至今都不知晓顾北月遇难一事,一连往医城写了好几封信函,质问顾北月他和韩芸汐的身份,信件都被唐离拆看,并转告他。

    想来,也有好几日没有楚天隐的消息了,楚天隐把信函寄到百里军府来给他,是什么意思?

    楚天隐对他和韩芸汐的各自的身份,又是什么态度?

    龙非夜一边拆信,一边冷冷问,“跟顾北月何干?”

    “殿下,送信之人一并送来了这个东西,说是顾北月的。”百里元隆拿出了一个大信封出来,这大信封不是别的,正是龙非夜委托给顾北月,要顾北月转交给韩芸汐的!

    按照龙非夜的机会,在他宣布自己东秦太子的前一晚,顾北月就该把这个大信封交给韩芸汐,并安排韩芸汐离开医城来见他了。

    他担忧顾北月下落的时候,也担忧着这个大信封里的九封信函!韩芸汐写了九封信函说想他,他回了九封空信,而真正的回信都在这大信封里。

    龙非夜打开大信封,看到里头九封信函,完好如初。他紧紧握着大信封,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满腔的情义,却无法道出来。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个大信封承载了顾北月对他这个东秦太子多少理解,多少信任,多少情义!

    再最绝望之际,顾北月竟以这样的方式,让他看到了希望。

    龙非夜这辈子最庆幸的事情,怕就是当初知晓顾北月的身份,而没有杀掉他吧。

    有情有义的人,一定要活着!

    百里元隆觉得秦王殿下有点不对劲,却说不上怎么不对劲。

    他早知顾北月的影族身份,也和楚西风一样,一直以为秦王殿下和顾北月合作,是隐瞒了身份,再利用顾北月。

    所以,对于这个大信函,对于楚天隐这封信函,他琢磨不透,充满好奇。

    可即便再好奇,他也不敢擅自拆开。

    既然这些东西能被送来,那说明了两件事,第一,顾北月还活着;第二,顾北月和楚天隐上了。

    龙非夜打开信函,浏览了一遍,双眸便缓缓眯了起来,“风族,果然是风族!”

    这封信函虽是以楚天隐的名义送来,实际上装着的确是两封信函,一封顾北月写给龙非夜的,一封是楚天隐自己写给龙非夜的。

    顾北月的信函,告知他白彦青的一切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