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841章 我心悦你

2018-06-21 09:39:43Ctrl+D 收藏本站

    黎明前的一段时间,没有月芒,太阳又还未出来,是这个世界最黑暗的时刻。

    而此时此刻,亦是宁承此生最黑暗的时刻。

    深渊之下,草木繁盛,地形崎岖,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借助火把,才能勉强看清楚周遭一小片范围。

    宁承已然失去了理智,甚至都忘了要找援兵。只有几个追下来的侍卫,跟他一起狂找。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叫喊“公主”,而是叫唤“韩芸汐”。

    “公主”,是他的使命,是狄族的使命;“韩芸汐”,却只是韩芸汐,只是一个女人。

    他内心深处,担心“韩芸汐”更甚于“西秦公主”。

    或许,再过一会儿天亮了,宁承就会清醒一些,会搬来援兵,会找到深渊的一个出口,会绕道山的背面去。

    可是,到那时候,他必定见不到韩芸汐的。

    因为,此时韩芸汐已经在龙非夜的马车上,一路往南边山林里去。

    这个深渊是两军交界,宁承未必能越过这个深渊,更何况是追到南边来?

    高伯驾车,影卫随行,大家对昨夜发生了什么都一无所知,更不知道太子殿下要带西秦公主去哪里。

    他们只能服从命令。

    车内,韩芸汐窝在龙非夜怀里睡得迷迷糊糊,隐约觉得有人再挠她,她随手挥开,却被龙非夜抓了手,抵在唇边轻吻。

    她疲得脑海一片空白,无暇多想,总之这个怀抱是她熟悉的,周遭的气息是她习惯了,她便可安眠。

    她翻了个身,铺在宽敞、舒适的坐塌上,抱了个靠枕继续睡。

    一如从前,只要他在身旁,她便可以安睡到天明,这种感觉真的久违了。

    可是,而今不比以往喽。

    确切说,如今这个男人已经不比以往喽!

    韩芸汐渐渐地感觉到一下一下的瘙痒感,沿着腿往身上来,她挥手去挡,却什么也没挥到,她一放下手,那痒痒的感觉就又来了。

    她缩了缩美腿,抬眼看去,这才意识到自己还一身赤luo着,保持昨夜的原样。匀称雪白美腿,随意蜷着,慵懒而xing 感,龙非夜正玩味地轻抚她的腿。

    她连忙抓来衣裳掩体,轻踹了他一脚,娇嗔,“够了。”

    他舌尖轻抵嘴角,笑得特别邪佞,特别坏,也特别满足,他倒也没有再欺负她,而是慵懒懒后仰,依靠在高枕上,命令她,“过来!”

    她已经要过去了,却不经意间多看了他一眼,忽然意识到他一身好身材暴露无遗,就在她眼前。

    不经意的一眼之后,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了。

    昨夜拥有之时,太过意乱情迷,她都没意识到这个家伙的身体好到这种程度,充满了野性感和力量感,随意一处线条,都足以令人浮想联翩。

    察觉到韩芸汐的目光,龙非夜挑眉睥睨她,“够了吗?”

    看够了吗?

    韩芸汐连忙避开视线,将他的衣袍丢过去,“龙非夜,我有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说!”

    要是让东西秦两方阵营的人,知道他们两人谈判成这样,估计两边的人都会齐齐吐血身亡的。

    后果,韩芸汐不敢想象。

    此时,她也顾不上宁承会不会找她,也顾不上谈判的事情。好不容易能和龙非夜单独说话,她得把一切事情告诉他,风族的阴谋,顾北月的下落,顾七少审问白玉乔等事情。虽然龙非夜猜得到风族的阴谋,可是知道的必定不全面。而龙非夜掌握的信息,一定也有她所不知道的。

    交换信息,共同谋划如何对付风族,才是目前最重要的。

    “龙非夜……”

    韩芸汐才叫了个名字,龙非夜便忽然靠过来,以吻抵住她的唇,打断了她。

    “乖,什么都不用管,先陪我一会儿,好吗?”他的声音有些低沉,“芸汐,我真的想你了,多陪我一会吧。”

    不同于昨夜的狂风暴雨,他展开双臂,轻轻将她拥入怀中,温柔得让她都快怀疑,昨夜他的霸道、强硬、发狠,就是一场梦。

    霸道的他,她无法拒绝。

    温柔的他,她更无法抗拒。

    她用双手圈住他,紧紧地抱住他,恨不得将自己嵌到他怀里去,成为一体,不分你我,她问,“夜,一会儿是多久?一辈子吗?”

    “生生世世,可以吗?”他低低地反问。

    “准了。”她淡淡地笑了。

    这一刻,没有身份,没有仇恨,没有过去,亦没有将来,只有现在,只有彼此。

    “芸汐。”他的声音很柔,却透出情不自禁。

    “嗯。”她低声应,藏着丝丝期待。

    “他沉默。

    “说呀。”她直觉他有话要说。

    “芸汐……”他如水般婉柔,都快把她的心融化了。

    “夜,我在。”她迫不及待地回应。

    “他还是沉默,沉默很久。

    她仰起头来看他,“夜,你想说什么?”

    “我心……悦你。”

    他看着她的眼睛,忽然就说了出来。

    韩芸汐都没认真听,这个家伙怎么可以这样,一贯只行动不言语的他,居然就这样表白了。

    “什么?”韩芸汐急了,她必须认认真真地听,一字一字地听,不能这么随意就被他说过去了。

    一贯强势的龙非夜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他扬声笑了笑,一把拢住韩芸汐的脑袋,将她压入怀中。

    韩芸汐可不依,从他胸膛上挣扎起来,追寻他的目光,“龙非夜,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到。”

    天啊,这个家伙居然会害臊?

    他昨晚上怎么就不害臊了呢?他刚刚怎么就不会不好意思了呢?行动上那么野,说句话居然还会难为情?

    龙非夜一而再避开韩芸汐的目光,双手却还是将她圈在自己怀中,任由她闹腾,就是不说话,时不时忍俊不禁。

    “龙非夜,你不说是吧?”她较劲起来,连名带姓地叫。

    龙非夜嘴角的弧度更大了,就是不说话。

    韩芸汐不依不饶,挣扎开双手,圈住他的脖子,“龙非夜,你说不说?”

    韩芸汐都很用力了,龙非夜却还是别过头,不看她,留给她一个俊得一塌糊涂的侧脸。

    “龙非夜,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说不说?”

    韩芸汐的声音很大, 在加上她闹腾挣扎着,动静也不小。

    高伯一直都在偷听,总算听到了些声音,他纠结呀。西秦公主到底要求太子殿下说什么了?

    两人真在谈判吗?谈什么呢?

    龙非夜绝对是很享受韩芸汐挂在他身上乱动,他始终笑而不语,终于,韩芸汐放开了他,沉声,“你不说,是吧?”

    这下,龙非夜才回头过来,高高在上挑衅她,“不说,怎样?”

    韩芸汐缓缓眯起了双眸,一脸危险,她勾了勾手指头示意龙非夜靠近。

    这个女人还能拿他怎么样?

    龙非夜立马靠近,谁知道,韩芸汐却踮起脚尖,凑到他耳边,一字一字低声说,“你不说,我来说!龙非夜,我……很爱很爱……很爱你!”

    龙非夜先是一愣,随即嘴角便绽放出无比迷人的弧度,他一把搂住韩芸汐的腰,让她靠得更紧一些,他几乎是咬着她的耳朵,一字一字告诉她,“韩芸汐,我心悦你。”

    “再说一遍!”韩芸汐一点儿都不满足。

    龙非夜索性抱着她,一遍一遍地在她耳畔表白,一遍一遍重复爱意。

    若是云空大陆那些痴心女子们,知道云空最冷情的王者,惜字如金的龙非夜,竟也会如此柔情蜜语,会做何感想?只可惜,他只对韩芸汐如此。

    没一会儿,马车就停住了。

    高伯听从太子殿下的命令,沿着林间小道一路往南,他并不知道殿下要去哪,只见前面一出天然温泉池拦路,便停了下来。

    “殿下,前面有热汤池拦路,是否改道?”高伯低声问。

    “不必。”

    车内传出龙非夜清冷的声音,“本王要沐浴,传令下去,一里之外侯着,没有命令,不许靠近。”

    这话一出,韩芸汐猛地瞪他,而高伯目瞪口呆。

    高伯若还猜不到发生了什么,他就太多不起他照顾多年的马车了。纵使满腹疑问震惊,甚至有些不满,可是,高伯还是恭敬地领命而去,将影卫分批到四面八方,把守。

    龙非夜裹着宽敞的外袍下车,伸手去接韩芸汐。

    见韩芸汐迟迟没动静,他探头看去,只见这女人像个受惊的兔子,裹着他宽大的底衣,窝在车内,一脸惶恐。

    “要我抱你下来?”龙非夜问道。

    “你洗吧,我等你……”韩芸汐答道。

    “侍从守着,没人窥视得了,放心。”龙非夜认真说。

    韩芸汐才不担心这事,她担心的是别的。

    谁知,龙非夜却蹙眉问,“一身臭汗,你不嫌脏?”

    好吧,她承认她想歪了。

    “洗干净了,咱们谈正事。”龙非夜认真说。

    韩芸汐更加确定自己想歪了。昨夜的事似乎就那样理所当然,他只字不提,她也不多言。

    韩芸汐这才伸手给龙非夜,被他一拽,就给拽过去,横抱下马车。

    不得不说,他们真的一身汗,一身黏糊糊的,急需清理。

    哪怕昨夜已被审视得彻底,面对他烁烁目光,韩芸汐仍是羞赧,她急急躲下水。

    龙非夜蹲在池边,衣袍松垮,随意慵懒,在初升阳光的照耀下,整个人像是萦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芒,尊贵而神圣。

    看他,绝对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享受。韩芸汐昨夜被折腾得一身酸楚,浸泡在温泉池中,总算舒服一些了。

    龙非夜由着她看,嘴角掠过一抹坏笑,却冷不丁朝她拨了一脸水。韩芸汐顾着捋水,待捋干净了,睁开眼竟不见龙非夜。

    咦……

    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