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845章 她的坦白,他的执着

2018-06-21 09:39:37Ctrl+D 收藏本站

    宁承接住了龙非夜丢过来的东西,打开一看,顿是变色。韩芸汐见了,更是心惊胆战。

    这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东秦帝国的传国玉玺。

    龙非夜拿东秦的产国玉玺,换她!!

    如此霸气,又如此决绝!

    什么真话,什么假话都不重要了,行动才是最终的结果,决定一切。

    在龙非夜决定留下她的那一刻起,他已经在国仇家恨和她之间做了选择,他选择了后者。

    所以,他放下了对狄族的痛恨,拿出了合作的诚意。

    且不说对付风族之后,东西秦之间,将何去何从,是和解,还是更激烈的争斗。

    至少,现在,龙非夜让出了第一步。

    看着如此霸气,果断的龙非夜,韩芸汐真真恨不得自己就是真正的西秦公主,掌控大权的西秦公主。和他一样,可以任性一场,独断一场,霸气一场,轰轰烈烈一场!

    然而,她虽是西秦公主,却依旧受制于宁承,不是吗?

    宁承猛地起身来, 质问道,“龙非夜,为什么!”

    手里这玉玺沉甸甸的,真真实实的,不会假。宁承想不明白,龙非夜既然有的是选择,为何偏偏选择和西秦合作,偏偏拿出这样的诚意来。

    一抹担忧,在宁承心中缓缓升起。

    他还未确定之前,龙非夜便给了他答案,“因为,本太子要她!”

    就一句话,如此简单,如此直接,如此霸道。

    宁承怔了,韩芸汐亦怔了,她万万没想到龙非夜会将一切说破!

    她费了那么大的劲,才赢得宁承的信任,而龙非夜自己,在东秦阵营里,压力亦是不小。

    他怎么就……

    韩芸汐还未缓过神来,龙非夜已经牵住了她的手,“宁承,这个理由够吗?”

    宁承已经无暇顾及龙非夜了,他朝韩芸汐看过来,眉头紧锁,满眼质询的目光,而潜藏在质询背后的疼痛,谁都没有看到。

    而此时此刻,他左手心里的疼痛,更是谁都看不到。

    龙非夜那份沉甸甸的诚意,替韩芸汐偿还了她这个伪公主心中对西秦,对狄族的愧疚和服罪。

    她骗了宁承,可是龙非夜没有!

    韩芸汐坦荡荡地回答宁承,“我爱他。”

    宁承的右手,握得咯咯作响,眼底终是掠过一抹恨意,“韩芸汐,你别忘了你的誓言!”

    “我记着!我即便爱他,我也不会负西秦!”韩芸汐冷声。

    “你已经负了!”宁承怒声。

    “我没有!”韩芸汐厉声否认,“宁承,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西秦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停战,只能和龙非夜合作!”

    宁承大笑起来,“韩芸汐,你可想过风族若灭,北历便会沦为龙非夜囊中之物,你不会还天真的以为西秦可以夹缝求生吗?”

    一直沉默的龙非夜终于开了口,他一把揪住逼着到韩芸汐面前来的宁承的衣领,冷冷睥睨他,“宁承,到那个时候只能各凭本事。风族这件事上,本太子不是让你,是让韩芸汐!”

    宁承一把挥开了龙非夜的手,冷幽幽地看着韩芸汐,厉声,“这种相让,我西秦不需要!”

    韩芸汐无奈摇头,“宁承,那你告诉我,该怎么办?”

    让她率领宁家的将士们,拼死一战,明明知道会覆灭,却飞蛾扑火吗?

    已经牺牲了那么多人,还不够吗?

    还要一代一代人,冤冤相报下去吗?

    到底是为了什么呀?

    报仇了,复国了又怎样?就能永生永世,平平安安吗?

    东西秦本就是一体,本就是一族,本就是一个荣耀而强大的帝国。

    当初,误会也好,仇恨也罢了,就真的不能化解吗?就不能再像当初那样同存同荣吗?

    “宁承,你非我要待着西秦所有效忠者,明知火坑要前仆后继去死吗?这样才不算辜负他们吗?”韩芸汐质问道。

    “至少不算辜负西秦!”宁承冷冷说。

    “他们就不是西秦吗?”韩芸汐不可思议的反问,“宁承,你告诉我,西秦是什么?是什么?是你?是我?是狄族?是影族?是大家?还是,只是一个梦,一个遥不可及,却必须世世代代为之牺牲的梦?”

    “宁承,我现在就跟你回去。但是,你得告诉我,西秦该何去何从?西秦……会不会有明天?”韩芸汐的声音都哽咽了。

    宁承沉默着,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脑海里就只有一个想法,不希望这个女人离开,不希望这个女人回到龙非夜身旁。

    “宁承,当初东西秦内乱,就因一个铁矿而起。宁安说东秦为保铁矿,而弃下游百姓。你可知道,当年抗洪白族牺牲了多少鲛兵?东秦怎么可能会了一座铁矿,无视白族的牺牲?如果是这样,白族何以至今还对东秦忠心耿耿?”

    韩芸汐认认真真道,“宁承,东秦当年派出黑族抢运已经开采的矿石,西秦的驻兵风族却误以为东秦为保矿区而毁大坝,这到底是东西秦的误会,还是黑族和风族的误会?又或者是他们二者的阴谋?”

    “龙非夜的狡辩,你也信?”宁承冷笑。

    龙非夜眸光骤寒,若非为了韩芸汐,他才不会在这里跟宁承废话,他更不会花那么多心思去隐瞒北历的真实情况,去说服百里元隆,主动提出停战。

    他早就亲自率兵,横扫天宁了!

    “宁承,要不要本王让百里元隆将沙江底的鲛兵骸骨都捞出来,让你好好瞧一瞧!”龙非夜怒声。

    宁承怔住了。

    如果,龙非夜没有说谎,东秦确实没有保铁矿区,而失去白族军心的必要。那么,当年的内战起因,就极有可能是误会,或者,像韩芸汐说的那样,是阴谋。

    “风族……”宁承心惊胆战,他想起了当年两国开战,风黑两族皆为前锋,风族节节溃败,是致使西秦帝国那么快就被灭的主要原因。

    而黑族灭了西秦帝国之后,没多久就倒戈东秦帝国。

    “黑族……”

    宁承忽然朝龙非夜看去,龙非夜唇畔噙着冷笑,宁承想到的,他自是早想到了。

    半晌,宁承仍是怒声,“这不过是你们的推测!”

    “宁承,这是一个推测,也是一个机会,一个救赎大家的机会!”韩芸汐大声说。

    宁承看入了韩芸汐的眼睛,他不再唤她公主,而是直呼她的名字,“韩芸汐,如果真相就是仇恨,你做如何选择?”

    韩芸汐毫不迟疑地回答,“待知晓真相,我再回答你。”

    “如果,我现在就要知道答案呢?”宁承反问道。

    韩芸汐笑了,哈哈大笑起来,“宁承,我……西秦公主,我权力拒绝你吗?”

    宁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忽然沉默了。

    韩芸汐逼近,冷冷又问,“宁承,我现在就回答你。我现在就跟你回去,龙非夜仍会同我合作,共同应对风族。灭了风族,我们和龙非夜争这天下,便各凭本事!”

    话到这里,宁承和龙非夜都看了过来,然而,韩芸汐的话并没有说完,她继续说,“但是,无论胜、负,只要完成了公主的使命,我仍要跟他在一起,除非我死,除非他不要我!所以,将来无论胜负,一切了结之后,你且我当死了。”

    她若胜,龙非夜负;她若负,龙非夜胜;无论胜负,彼此都无愧于东西秦,无愧于心。

    龙非夜连传国玉玺都拿出来了,她何必在意那么多?若真到了那一日,无名无份她亦乐意,只要能陪在她身旁,何妨?

    龙非夜揉了揉她的刘海,淡淡而笑,“不许死,无论胜负,我都不会不要你,都会再娶你一次,相信我。”

    宁承看着他们,左手明明疼痛着,却还是一点点地握起来,越握越疼,越疼越握。

    “我信你!”

    韩芸汐说着,挣开了龙非夜的手,她站在宁承面前,淡淡道,“我们回去吧。”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不舍,却没有阻拦。虽然在马车里,这个女人快把他的手握断了,可是,她终究是坚强的,比他想象中的要坚强,要决绝,要干干脆脆,潇潇洒洒!

    韩芸汐都走了好几步,宁承却迟迟没走。

    最后,他对龙非夜道,“无论如何,我不会跟你合作,你我止战便可,对付风族,各凭本事!我西秦公主,也不需要你相让!”

    他追上韩芸汐,将东秦的传国玉玺塞到了韩芸汐手里,冷冷道,“韩芸汐,你拿好。待我灭了风族,把它还给龙非夜,记得回来!我等你回来,并肩作战!”

    宁承的固执,令人愤怒;宁承的执着,令人心疼。

    但,至少他也让步了,他顺了韩芸汐的意。

    但,至少他这一回,不仅为西秦,也为自己手心里那一抹痛与爱,执着到底!

    他从韩芸汐身旁走过,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看着宁承消失在远处的背影,韩芸汐感慨万千,即便龙非夜停止战争,宁承无后顾之忧,也无法比龙非夜更早灭掉风族呀!

    龙非夜走了过来,冷冷道,“他输定了,不许帮他!”

    韩芸汐没说话,这对付风族一事上,她不会帮宁承,也不会帮龙非夜。

    且让这二人较量去吧,爱恨情仇输与赢,各凭本事。将一切坦白的感觉真好,将心底最真实的想法说出来,没有欺骗,没有负罪,整颗心都轻松了,这种感觉实在太好了。

    她说,“龙非夜,如果我们真的免不了兵刃相向,那我们就痛痛快快斗一场,然后永远都在一起,好吗?”

    龙非夜一把揽住她,“抓到白彦青再议,想那么多作甚?回去!”

    “回去”二字,将韩芸汐从复杂的思绪中惊醒。

    是呀,想那么多作甚?她该享受现在。

    回到马车上,韩芸汐等了很久,以为龙非夜会问誓言的事情,谁知道龙非夜却没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