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868章 阴狠,咱们等他

2018-06-21 09:39:06Ctrl+D 收藏本站

    顾七少拉着沐灵儿离开皇宫,确定没有尾随者之后,才停下来。

    沐灵儿连忙将密函取出来,“七哥哥,给,今早上刚刚到的。”沐灵儿也好奇着信里的内容呢。

    顾七少打开一看,只见字迹隽秀,而不失力量,确实是韩芸汐的笔迹,信上说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关于东西秦止战,韩芸汐说宁承和龙非夜达成协议,止战,各自对付风族,待拿下风族再战;

    第二件事是要他全力帮助宁承,利用白玉乔找到白彦青,最好能利用白玉乔为证人,揭穿君亦邪,得到北历皇帝的认可,进而争取和北历合作。

    第三件事便是跟他和沐灵儿报平安,说她在军中一切都好,无需挂念。

    沐灵儿很快就看完了,一腔热血,“七哥哥,咱们一定要抢在龙非夜之前,帮我姐拿下风族!”

    其实,对这件事,顾七少应该比沐灵儿还激动,还热血沸腾的。

    可是,他一点儿都不激动,反倒是缓缓地眯起了狭长的双眸,一字一字地琢磨这封信。

    很快,沐灵儿就发现他的异样,“七哥哥,你怎么了?”

    顾七少没说话,还是盯着信函看,看了一会儿,他便将信封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又拿着信封外落款的笔迹和信函上的笔迹对照。

    “七哥哥,你……你怀疑这封信是假的?”沐灵儿惊了。

    “这笔迹……是一样的吗?”顾七少这才开口。

    沐灵儿认真对比了好一会儿,非常肯定地点头,“一摸一样,这是我姐的笔迹错不了,我看过她写的好几张药方,我这儿还留着呢!”

    沐灵儿连忙取出一张药方来,和顾七少一块对照笔迹。

    “一样的!”沐灵儿更加肯定。

    顾七少亦是喃喃自语,“确实是一样的。”

    “那就错不了!七哥哥,咱们等宁承来再一块去吧,再多审一审白玉乔,指不定还能审出些别的来!”沐灵儿认真说。

    顾七少特鄙夷地看了她一眼,“再审,还得继续上刑,你这小白兔心肝,受得了吗?

    前几日,她还劝他不要再动刑呢,今儿个居然让他继续审。这臭丫头到底怎么想的呀!

    沐灵儿纠结了好一会儿,认真道,“受得了!我跟你一起审!”

    也不知道该说善良的沐灵儿心里,住着一只小恶魔;还是该说这小恶魔沐灵儿心里住着一只小白兔。

    顾七少一直琢磨着信中内容,原本没打算理睬沐灵儿了,却又忍不住问了一句,“丫头,你不是说毒丫头放不下龙非夜吗?怎么,现在这么兴奋,巴不得他俩早点开战?”

    沐灵儿嘿嘿一笑,“七哥哥,我姐不是一般女人!我敢保证,我姐就是被利用了,她现在一定还很爱很爱龙非夜,但是,她一定会肩负起光复西秦的重任!不会和龙非夜在一起!所以,咱们得尽快帮她摆平风族!如今东西秦停战,她和龙非夜对峙,时间越久,她就越痛苦!长痛不如短痛呀!”

    顾七少在她脑门上敲了一记暴栗,“你懂个屁!”

    沐灵儿瞪了他一眼,懒得跟他解释。

    她虽然对白玉乔有些于心不忍,可是,一想到她可以和七哥哥携手作战,帮助韩芸汐和宁承一起打天下,让韩芸汐趁早解脱,她就特别激动,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她都忍不住想象起韩芸汐成为云空女皇,戴上皇冠,坐拥天下的威武霸气了。

    “毒丫头要咱们和宁承合作?”顾七少喃喃自语起来。

    沐灵儿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并没有注意到七哥哥的疑惑,她随口问了一句,“七哥哥,现在就要回信吗?”

    顾七少收好了信件,笑得灿烂妖冶,狭长的美眸掠过一抹阴狠,“不必了,咱们就等宁承来!”

    回去之后,顾七少懒得和宁安见面,沐灵儿兴冲冲地跑去跟宁安说,“宁安,七哥哥说要等宁承回来,你催催宁承,尽快到。等久了,我们就先走了!”

    “你这小丫头,没大没小的。”宁安笑道,“谁准你直呼我兄妹俩的名讳了?以后得叫安姐姐,宁承大哥,知道不?”

    这语气,虽然是责怪,却更显亲昵,不知道还以为宁安跟沐灵儿很亲呢。

    沐灵儿高扬下巴,一脸傲娇,“我就一个姐,你们的主子,西秦的公主!宁安,你少跟我论辈分,真正算起来,我还高了你们一等!”

    如果韩芸汐知道这个骄傲的丫头私底下打着她的名号,如此傲娇,一定会笑抽了的。

    宁安何时被人这么单刀直入地羞辱过?怒火一下子窜上心头,她却又无话反驳。若非宁承有交待,要她设法留住这个臭丫头,她未必会客气。

    她只当没听到沐灵儿说什么,直接转移了话题,“灵儿姑娘,你也老大不小了,回头让公主给你找个婆家。公主那双慧眼,看人准,亏待不了你。”

    “我的婚事,不必你操心。”沐灵儿很直接。

    “我这不是看你被顾七少欺负,替你担忧!”宁安看了她一眼,又道,“那天晚上,若非宁承让我放了你,顾七少就算眼睁睁看着你死,也不会放开宁承的吧?”

    沐灵儿眼底掠过一抹疼痛,不想在跟宁安说下去,转身就要走,宁安连忙拦下,“丫头,你好歹是公主的好姐妹,我才提醒你,换成别人,我才懒得管!顾七少那种男人,你越贴上去,他越不会珍惜你!你冷落冷落他,他才会知道珍惜!男人,都犯贱!”

    沐灵儿终于认真朝宁安看过来。

    宁安心知有戏,正又要劝说,谁知道沐灵儿却陡然逼近,一字一字地说,“宁安,你错了!女人比男人更犯贱!他越不喜欢我,我就越想贴上去!就算他一辈子都不喜欢我,只要能跟他在一起,怎么着我都乐意!你没真爱过,不会懂的!”

    她说完,洒脱地转身,头也不回就走,留宁安一脸愕然,她都怀疑自己能否留住沐灵儿了,难不成得用非常手段?

    “给族长送信,顾七少已经上勾,让他速来。”宁安低声吩咐了身旁的嬷嬷。

    “是!”老嬷嬷低声,“安主子,你给静小姐的东西,已经送到了。”

    “她说什么了没?”宁安认真问。

    “什么都没说。唐门主宴请了商会几个长老,说合作的事会考虑,静小姐从头到尾都一言不发。几个长老非常不满。”老嬷嬷如实回答。

    “有什么好不满的!想促成唐门和商会合作,都得靠静儿。那几个老头子就去谈了一场,能帮上什么?”宁安不满地说,她终究是心疼妹妹的。

    此时此刻,宁静正握着宁安给的东西,发呆。

    宁安给的不是别的,正是一味绝孕奇药,只要服下,这一辈子就不能再生孩子了,而怀着的孩子也会没掉。

    当初她和唐离成婚之前,是宁诺亲自上唐门谈判的,要求唐离入赘却被拒绝。谈判的结果是她和唐离的长子留在唐门,将来继承门主之位,次子送到云空商会,继承她在云空商会的职务。

    虽然这事已经白纸黑字写清楚了,可是,宁承私下却只给她一年的时间,要她在一年的时间里促成唐门和云空商会的兵械行合作。

    一年的时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年之内她要促成不了两方合作,宁承便要耍狠,要她里应外合掏空唐门!

    这种情况下,她绝不能有孩子,否则,只会害了孩子。

    宁安更不希望,她怀上不喜欢的人的孩子。

    看着手里的药,宁静冰冷了许久的心,总算有些温暖,无论如何,宁家至少还有人关心她,可是,心越是温暖,她便越自责。

    唐门是龙非夜的势力,唐门一直在欺骗狄族,她知晓了这件事,明明有机会告诉宁承的,她却没有说,不仅仅没说,她还反倒提醒了唐离。

    云空商会的长老来访,商谈合作事宜,才刚刚回去,唐离这会儿一定正和唐门的长老们密谋如何帮龙非夜对付狄族呢!

    她想都不必想,就知道唐离一定会假合作,将云空商会的兵械行占为己有!

    她,有罪!

    她,愧对狄族,愧对西秦,愧对哥哥姐姐这么多年的牺牲。

    手,不自觉轻轻抚上小腹,她多么希望有人来告诉她,她该怎么办!

    时间已经不多了,不管做怎样的选择,她都必须尽快做出选择,她再也没办法像以前那样,和唐离装模作样,过一日是一日,拖着时间。

    就这个时候门忽然被推开,唐离走了进来。

    宁静连忙将药藏入袖中,脸上的无助和内疚收敛得干干净净。哪怕已经沦为唐离的阶下囚,她依旧像个高傲的女王,颐指气使,“我饿了!吩咐火房给我做吃的,我要吃红豆粥!”

    唐离冷冷看了她一眼,没理睬,径自在**榻坐下。

    宁静正要发话,婢女却端了一盘子饭菜进来,还真有她点名的红豆粥。

    相处近一年,她喜欢什么他都知道的。然而,婢女还未把饭菜搁下,她便狠狠一把掀翻了,“不吃了,滚出去!”

    婢女吓坏了,急急就走。

    唐离瞥了一眼,还是没作声,靠在高枕上,眯上眼,似乎很疲惫。

    宁静走到他面前,大声说,“我要吃红豆粥,你听到没有!”

    唐离不理睬,她就不消停,连连大吼了四次,唐离终于睁开眼睛,冷冷说,“地上不是有吗?”

    地上,一滩红豆粥混杂着破碎的碗筷,一片狼藉。

    “我要你做的!”宁静就像个被**坏的公主,无理取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