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877章 对他们,没理睬

2018-06-21 09:38:56Ctrl+D 收藏本站

    非夜和韩芸汐一飞出蛇窟,就看到百里元隆和百里茗香都还在外头。

    百里元隆早就昏迷了,一身都是血,嘴角的血迹模糊,脸色苍白得死人,影卫还在不断地给他输入真气,没有放弃努力。一来影卫还不知道昨夜蛇窟里百里元隆如何违背殿下的命令,二来,百里茗香可是鲛族之首,东秦军之首,在东秦阵营里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算他犯下了滔天的罪,殿下没有开口,谁都不敢拿他怎么样,该救还是得拼命去救的。

    百里茗香跪坐在一旁哭了一夜,双眼充血,感觉那双眼睛都快哭瞎掉了,她一见到龙非夜和韩芸汐出来,急急起身来。跪了一夜她的双腿早就麻痹掉了,还未走两步就给扑地上。她着急地爬过来,伸手想拉龙非夜的腿却又不敢,收回手使劲地磕起头,“殿下,茗香和爹爹都知错了,求殿下救救我爹爹!”

    “殿下,我爹爹内伤很重,只有你能救他了!殿下,茗香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殿下,我爹爹会死了……呜呜,殿下……”

    她一边哭求,一边使劲地磕头,“砰砰砰”一声声没有停息。似乎她磕得重一些,殿下就会心软。

    龙非夜面冷如冰,眸中隐着滔天的怒火,他看都没有看百里茗香一眼,而是冷冷地看着百里元隆。

    韩芸汐原本心情还好,一见百里茗香昨夜压着的怒火立马就蹿上来!

    昨夜他们父女俩如果听龙非夜的命令离开,今日大家都安好,谁都不会受伤!她并不确定蛇窟的具体情况,才不敢让龙非夜过来冒险,而事实证明以龙非夜现在的武功,并不会妨碍到她什么。反倒是百里元隆父女,简直是俩蠢货!

    尤其是百里元隆,这老家伙正是因为怀疑她图谋不轨才不愿意离开,她还看不出来了?怀疑就怀疑呗,可那样危险的情况下,他居然还那样固执!

    “殿下,求你看在我爹爹这么多年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救救他吧!殿下,我求求你了!”

    “殿下,我代表鲛族全族求求你了!我爹爹不能死呀!殿下……”

    百里茗香见殿下没出声,她连忙抬头朝韩芸汐看来,“王妃娘娘……”

    这熟悉的四个字一出口,百里茗香的泪就彻底决堤了,怎么又改不过来呢?

    “王妃娘娘”是那样亲切,让她心安;“公主”却是那样陌生,让她害怕。

    为什么会这样呢?她不是很早很早就看过那个凤羽胎记了,不是比爹爹,比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王妃娘娘就是公主了吗?

    “公主,茗香求求你了!茗香代爹爹跟公主道歉……求求公主救救我爹爹吧!”

    “公主要茗香做牛做马都可以,求求公主救救我爹爹吧!”

    ……

    韩芸汐眸中的冷意并不会输给龙非夜,她最讨厌不自量力的人,百里茗香昨夜是最不应该下毒窟的一个!

    她高高在上看着百里茗香,一言不发,看她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看她双眸红透,泪光斑斓;看她额头沁血,黑青一片。越看她的可怜兮兮,心中的怒火就更盛!

    好端端干嘛把自己搞得那么狼狈,可怜?之前那个端庄大气,知进退百里茗香哪里去了?

    迎上公主冰冷的目光,百里茗香心头一怔,更是泪如泉涌!她知道,如果公主不开口,就再也没有人能劝殿下了。

    能求的,能说的她都已经说了,她只仰望着她,声声哀求,她不再唤她公主,而是声声唤“王妃娘娘”,似乎这个称呼能让一切回到过去,没有对立,没有宿仇。

    “王妃娘娘……王妃娘娘……奴婢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可纵使如此,韩芸汐还是无动于衷,此时此刻,她一句话都不想说。

    龙非夜并没有停留多久,一句话都没交待影卫,抱着韩芸汐转身走,百里茗香彻底慌了,顾不上一切爬着追过去抱住了他的腿。

    才碰到,龙非夜就一脚踹开,“滚开!”

    百里茗香瘫倒在一旁,终是崩溃,呜呜地大哭起来,“爹爹……爹爹……”

    韩芸汐吐了口长长的浊气,都不想看了,可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不自觉转过头来。

    这时候她这才看到瘫倒在地上的百里茗香,双臂内侧的衣服全都被咬破了,一排排全都是咬痕。这些咬痕一对一对的,都是两个深深的口子,正是白唇金环蛇咬出来的。右臂内侧的咬痕还比较分散,左侧手臂内侧靠近手腕的地方密密麻麻的一片,怵目惊心!

    百里茗香昨夜自己飞上来,被多少毒蛇攻击了?韩芸汐这才想起跟着蛇后被放出储毒空间的至少有三百多只毒蛇呀。

    这么多伤,缠到她双臂上的蛇该有多少?

    哪个姑娘不怕蛇了,韩芸汐其实也是怕的,她昨晚上就被恶心得不行,才把蛇后放出来。

    韩芸汐的视线不自觉放下移,发现百里茗香身上,腿上也分布了不少蛇的咬痕。她并没有中毒的迹象,想必昨晚上毒卫给她吃了不少解药。

    不得不承认,韩芸汐都有些无法想象,这么个柔柔弱弱的女子昨晚上是怎么挣脱开那些毒蛇,飞上来搬救兵的。

    百里茗香并不知道韩芸汐正在打量她,她已经不敢再求了,除了哭,她已经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了。

    龙非夜一步一步离开,百里茗香的身影在韩芸汐眼中越来越模糊。

    到了营帐中,韩芸汐一坐下便塞给徐东临一瓶药,低声,“到附近找个医女给百里茗香瞧瞧。”

    百里茗香身上那么多毒蛇咬痕,虽然服下解药解了毒,但是那些伤口还是要处理的,一旦感染就会很麻烦。

    “公主,昨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殿下怎么不管百里将军了?”徐东临低声。

    韩芸汐将情况简单说了一些,徐东临听得脸都白了,“那百里将军岂不……”

    韩芸汐没做声,挥了挥手让他出去。

    龙非夜坐在一旁,自是听到韩芸汐跟徐东临说的话。他没出声,拿着纱布正小心翼翼将左手虎口的咬痕包扎起来,只为避免感染,并没有上药。

    韩芸汐正要开口,他拦下了,把赵嬷嬷叫过来伺候韩芸汐清洗,更换衣物,他自己亦去收拾。一身的血腥味,闻着都难受。

    两人都处理干净了,赵嬷嬷就送来饭菜。期间龙非夜已经写了两封信,一封既往医城,一封既往药城都是求药。虽然不是什么大伤,可他巴不得韩芸汐明日就痊愈,就见不得韩芸汐有一点点伤!

    赵嬷嬷见了公主的伤,原本一肚子的话要说的,可是,殿下在场,她不敢多言,只能闭嘴。

    至于百里茗香和百里元隆如何处置,龙非夜至今只字不提,韩芸汐犹豫着,也没问。

    “昨晚上你说有另一条线索能找到白彦青,是什么?”韩芸汐更关注的是这件事。

    那些舞女细作审不出什么来,龙非夜昨夜说了要带她离开军营的。

    “苏小玉。”龙非夜淡淡道。

    “有小玉儿的消息了!”韩芸汐大喜,小玉儿失踪太久了,她回到龙非夜身旁的第二日就问过徐东临,可惜徐东临只是摇头。

    “一直都有。”龙非夜答道。

    “什么意思?”韩芸汐惊了,“你……你有瞒着我什么了?”

    龙非夜放下筷子来,认真道,“有个坏消息,你做好心理准备。”

    “小玉儿在哪里?她怎么了?”韩芸汐大急。

    龙非夜看她,有些无奈。他喜欢她的所有,就这一点不喜欢,她对身旁的人太慈悲了,太容易心软了。这些人会成为她的软肋,甚至是致命的弱点。

    “你说呀!”韩芸汐都站了起来。

    龙非夜陡然蹙眉,不悦,韩芸汐这才坐下,“你说,我准备好了。”

    “苏小玉不过是个细作,你这么紧张作甚?”龙非夜不悦问,七分认真,三分……醋意。

    韩芸汐没出声,龙非夜不悦道,“你迟早栽在自己的慈悲里。”

    韩芸汐原不想反驳他,可是,见他那凝重冷肃的眉头,她还是忍不住开了口,“龙非夜,小玉儿只是个孩子。再坏的孩子心里都住着一个善良的天使。可以给予她向善的机会,为什么不给呢?”

    “百里茗香呢?”龙非夜冷冷反问,就一个名字,虽然没有说破,可是他们彼此心中都有数。

    其实韩芸汐不是慈悲,她是相信眼缘的人,也是需要朋友的人。

    韩芸汐避开了这个话题,急急问,“小玉儿到底怎么了?”

    “她还活着。”龙非夜倒也没让她担心太久。

    “那你让我做什么心理准备?到底怎么回事?”韩芸汐不明白。

    龙非夜这才将赫连夫人是北历细作的事情说出来,韩芸汐听得心都痛了!她怎么都没想到他们身旁的细作竟会是赫连夫人!

    她待他们母子那么好!

    “赫连醉香很早就嫁入韩家,白彦青必定早就知晓你的身份,你确实很有可能就是你父亲。”龙非夜淡淡道,知道韩芸汐并非真正的韩家嫡女,面对这事情,他轻松不少。

    韩芸汐愣了半晌,说的第一句话是,“你们拿小逸儿当人质?”

    “是,韩云逸已经在萧贵妃手上了。”龙非夜答道。

    “你们不会真伤害他吧?他只是个孩子,他一定不知道细作的事情。”韩芸汐想起小逸儿跟顾北月学医时那诚挚纯净的表情,坚信那是装不出来的。

    “那得看赫连醉香怎么配合萧贵妃。”龙非夜言外之意,赫连醉香若不配合,小逸儿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韩芸汐怒了,拍案而起,“龙非夜,你把赫连醉香杀了我都没意见,但是你不能动小逸儿一根寒毛!你这样对一个小孩子不光彩!”

    龙非夜冷冷审视着她,沉默得有些可怕,韩芸汐亦寸步不让,“就是不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