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878章 你喜欢孩子

2018-06-21 09:38:53Ctrl+D 收藏本站

    “不光彩?细作这种事情还讲究光彩?”龙非夜冷冷反驳,“赫连醉香明知自己是细作,就不该生下那孩子!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可是孩子是无辜的呀!”韩芸汐反驳道。如果说苏小玉有罪,被用极刑是自找的,那小逸儿呢?小逸儿连自己的母亲什么来头都不知道吧!小逸儿也是受害者呀!

    小逸儿说过,长大了要保护她的!要是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是奸细,倔强的他一定会哭吧。

    龙非夜轻轻叹息,虽然一将功成万骨枯,可是他还不至于真的伤害一个无辜的孩子。萧贵妃也不会真把小逸儿怎么着,顶多是制造一些假象,吓唬吓唬赫连醉香。赫连醉香把那儿子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并没有拒绝萧贵妃任何命令。

    龙非夜刚刚不过是故意激将韩芸汐的,她果然禁不住激将,一下子就怒了。

    见龙非夜叹息,韩芸汐才恍然大悟,龙非夜这是在试验她呢!哪天有人拿小逸儿的消息威胁她,她估计连冷静下来想一想消息真假都不会吧。

    原来,龙非夜说她会栽在自己的慈悲里是这一层意思。

    韩芸汐可怜兮兮地看了龙非夜一眼,知道自己冲动了,错了。她栽在自己的慈悲里不打紧,要是哪天把龙非夜这个“不慈悲”的坏人也拉下水,她就罪大恶极了。

    龙非夜冷冷地盯着她看,就是不说话。韩芸汐蹙着眉头反省。

    赵嬷嬷急呀,她这还是第一次见殿下和公主两人吵嘴呢,真怕公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脾气,又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惹恼殿下。

    赵嬷嬷犹豫再三,终是忍不住上前,笑呵呵地劝道,“殿下,公主喜欢小孩子嘛,这也是没办法的。将来公主要有了孩子,一定更冲动。殿下可得看紧一些。”

    赵嬷嬷简直太多说话了!

    话音一落,龙非夜和韩芸汐就齐刷刷地朝她看过来,赵嬷嬷心惊胆战着,却还是挤出笑容,傻笑。

    龙非夜和韩芸汐都面无表情,也没看赵嬷嬷多久,不约而同回头,不经意间就四目相对了。韩芸汐立马低头,而严肃了大半天的龙非夜居然忍俊不禁,再天大的问题在这一刻似乎都不是事了!

    他问,“你喜欢孩子?”

    韩芸汐都还未回答,龙非夜便又问道,“男孩还是女孩?”

    看着龙非夜天生冷峻的脸,韩芸汐怎么都想象不出他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而赵嬷嬷站在一旁已经笑开了花,都忍不住想象高大魁梧的殿下抱着一个小奶娃的样子了。

    韩芸汐该怎么回答,他们明明是在讨论很严肃的问题好不好?她明明已经在反省了好不好?

    “嗯,你说的我记住了。我……是喜欢孩子。所以……你不要太为难小逸儿,成不?”韩芸汐借机求情。她知道这个世界上并没有绝对的正义,即便是她自己都耍过一些卑鄙的手段。

    可是,卑鄙的手段是和卑鄙的人玩的,不是用在无辜小孩子身上的!她不能明明知道小逸儿又难,而坐视不理。

    “好。”龙非夜就这样爽快地答应了,竟也没有再追问孩子的问题。

    韩芸汐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了下来,虽然她没说出来,可是,赫连醉香的出卖真真让她的心凉了不少,难得有一个对她好一些的长辈,竟然……

    韩芸汐没有再提及赫连醉香,她从怀中拿出了一小包东西放桌上,“这是我昨天在去蛇窟的路上捡的。”

    龙非夜打开一看见是一些碎石头,却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幽香,“这是?”

    “白唇金环蛇很喜欢吃这东西,有人把这东西撒在路上,把毒蛇引到西营去的。现在是秋季,蛇类都在存食过冬。发现食物之后他们并不会倾巢而出,只会先试探。”韩芸汐很肯定。

    “既然喜欢吃,怎么还会剩?”龙非夜反问道,韩芸汐这一包东西可不少。

    他话一说完,自己就明白了。

    这些石头是那一千条毒蛇已经到军营后,有人故意放的,这是证据!用来证明这场蛇祸并非意外,而是有人故意为之。

    如果他和韩芸汐之间的误会没有解除,如果韩芸汐现在还在西秦军营,他比如会找毒师来应对这场蛇祸!而当毒师找到这些证据的时候,韩芸汐就是他们怀疑的第一个对象了!

    如今东西秦停战,不管是什么原因停战,西秦要耍出这么阴险的手段来,东秦必定会愤怒的,指不定马上就又开战。所以,幕后真凶的目的并非扰乱东秦军营,而是要挑拨东西秦,在这对宿敌的仇恨里添油加醋!

    韩芸汐拿起碎石头把玩,“百里元隆的怀疑倒也是人之常情呀!”

    百里元隆本就是因为迁就龙非夜,而勉强接受她这个“人质”的存在,出了这样的事情,百里元隆怎么可能不怀疑她?不跳到幕后真凶的陷阱里?

    韩芸汐该庆幸自己并非真正的西秦公主,该庆幸自己就在龙非夜身旁,有不在场的证据,更该庆幸这些证据是她亲自找出来的。

    否则,西秦跳入黄河都洗不清这个罪名了。

    “白彦青?”龙非夜冷冷问。

    “除了他,还会是谁?”韩芸汐纳闷起来,“龙非夜,以他的毒术,要扰乱西秦军营和东秦军营其实不难的,一窝毒蛇足以灭掉一只大军了。他到底想干什么呀?”

    如果白彦青想和东西秦争这天下,早就可以争了,何必等到现在?白彦青似乎不是为了天下大权,他这么搅浑水到底目的何在呢?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如今他们连白彦青的目的都摸不透,怎么跟他斗?或许他们自以为赢了,却不过是落入了白彦青另一个圈套。

    龙非夜也猜不透,他淡淡说,“无论如何,都得尽快找到顾北月。”

    韩芸汐使劲地点头,“我们明日就走吧,我的腿没事的,给我一把轮椅就成了!”

    韩芸汐是一刻都不想在军营里待呀!龙非夜当然不会傻到直接冲到囚禁苏小玉的那个宅邸里找白彦青,必定是要就苏小玉这个线索和百里茗香这个引子结合起来,挖一个陷阱算计白彦青的。

    龙非夜看了韩芸汐的腿一眼,十分犹豫。如果像大夫说的伤筋动骨一百天,等韩芸汐彻底恢复了,估计他也大势已去了。

    他们耽搁不起,他又舍不得她负伤奔波,万一影响了伤势的恢复,落下什么后遗症,他后悔都不及。

    看出龙非夜的犹豫,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狡黠,她拉住了龙非夜的手,撒娇起来,“龙非夜,于公于私咱们都赶紧把顾北月揪出来吧,我这腿真的难受,要一百天的话,我铁定受不了!咱们明日就走,好不!”

    龙非夜看着她那哀求的表情,早已缴械投降,韩芸汐又拽了他的手一下,“非夜,你就答应了嘛!”

    龙非夜明显有些不知所措呀,他轻咳了两更,说话都有些不流畅,“好,好,我……我待会马上安排下去。路上,你得听话。”

    “我一定听话!”韩芸汐大喜。

    龙非夜真的立马就去安排了,当然,他不仅仅安排明日秘密出行的事宜,还让徐东临去一把火把蛇窟烧了,假意请了几十名毒师守着蛇窟,同时还谎报了消息,假装西营损失惨重有千名士兵中毒身亡,以此来迷惑真凶。

    若是让白彦青知道他们只用一夜的时间就把蛇后给灭了,白彦青必定会怀疑到韩芸汐头上的。

    龙非夜还吩咐了影卫,提高防守,搜捕细作。引毒蛇不会是白彦青本人,只会是他的手下,除了那些舞女,这一带必定还有埋伏着白彦青的人。

    待龙非夜处理完这些事情,天已经黑了。

    韩芸汐没办法动,坐在主营里翻开龙非夜的折子,就一个下午赵嬷嬷就给她端来三种补汤了。

    至于百里元隆父女,大半天都没有他们的消息,这说明龙非夜一整天都没有理会他们。徐东临倒是来复命,说已经找女医处理百里茗香的伤口了。韩芸汐只是点了头,什么都没多说。

    徐东临走后,赵嬷嬷忍不住劝道,“公主,茗香她下毒窟也是担心他父亲对你不利呀。”

    韩芸汐想也不必想就知道赵嬷嬷已经去看过百里茗香了。她没说话。

    赵嬷嬷确实去见过百里茗香,而且还痛骂了一顿,百里茗香又绝望又自责,她已经不哭了,沉默得像个哑巴。

    “公主,在去蛇窟的路上, 百里将军怀疑你要对殿下不利,茗香劝不住,那时候情急之下就追下蛇窟。”

    韩芸汐转头看来,冷声,“第一,他们是导致龙非夜中毒的直接原因,第二,他们都是龙非夜的手下,龙非夜一而再命令他们离开,他们一而再违令!这是大罪,不可恕!”

    “主子!”赵嬷嬷急了,“生死关头谁还能冷静呀!他们也是不明情况呀,且看着他们父女俩的心是为殿下着想的份上,消消气吧?你不开口,殿下不会饶了他们的!”

    韩芸汐冷笑,“什么叫服从?就是即便不明情况也必须照做!当主子的难不成每件事都要跟下属解释得一清二楚,才能下命令吗?”

    赵嬷嬷哑口无言,她终于明白公主真正生气的原因了。

    韩芸汐冷冷交待,“赵嬷嬷,帮我转告百里茗香,不听话的婢女,我不会要,让她以后不要再以‘奴婢’自称了。”

    赵嬷嬷的心堵着,点了点头退了下去。赵嬷嬷正要出去,龙非夜就进来了,显然,刚刚韩芸汐说的话,他都听到了。

    明日就要离开,再怎么样,他今夜都得处置百里元隆父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