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879章 不许欺负伤残人氏

2018-06-21 09:38:53Ctrl+D 收藏本站

    龙非夜明明听到韩芸汐和赵嬷嬷的对话,可进屋来却还是只字不提百里父女的事情。

    对于这件事也不知道韩芸汐到底是怎么想的,她眼底掠过一抹复杂,也没有多问。

    她坐着不能动,他在她面前蹲下,检查她的伤势,“怎么样?还疼吗?”

    “不疼,你敲敲!”韩芸汐径自敲着夹在腿上的木板,真一点都不疼。

    即便不疼,龙非夜也舍不得敲,他传了晚膳,径自整理折子,去洗手,去更换便装。韩芸汐坐着看他做事,嘴角噙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一脸幸福。

    龙非夜不管做什么,看起来都那么赏心悦目。都说欣赏帅哥有益于身心健康,韩芸汐觉得这话太有道理了。

    龙非夜自己忙完了,便端来水帮韩芸汐洗手,韩芸汐不说话,看着他弯腰下来认真的模样,特希望自己能将这一幕画下来,定格在画中,地老天荒。这一刻,他们就是一对平凡的夫妻,不必操心那些国家大事,只操心日常生活,洗手,吃饭。

    “龙非夜……”

    “嗯?”

    “我怎么会遇到你呢?怎么就遇到了呢?”

    龙非夜看了他一眼,没回答。

    “龙非夜……”

    “嗯?”

    “我们怎么就遇到了呢?”

    龙非夜还是没回答替她擦干净手,韩芸汐抬头看他,柔情款款,“龙非夜,我想……”

    龙非夜大手挡住了她的眼睛,“瞎想什么,准备吃饭。”

    “我没瞎想,我是想……”

    “吃饭!”他打断她。天生冷清的他,若非情到浓处可不会跟韩芸汐探讨这种柔情蜜意的感情问题。他避开韩芸汐柔情的注视,似乎不太自在。

    韩芸汐见他的躲避,忽然就笑了,“龙非夜,我是想我的手都没废,你干嘛帮我洗手呀?”

    龙非夜这才看过来,分明愣了一下。韩芸汐第一次看到龙非夜的略尴尬的“傻样”,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龙非夜蹙起眉头,终于意识到自己被挑衅了,他随手扬起水往她脸泼,韩芸汐立马避开。

    龙非夜直接把水泼她身上,韩芸汐双腿受伤,根本逃不了。她看过来,“好了好了,开玩笑的!”

    龙非夜不苟言笑,严肃冷峻,猛地又扬起一波水,韩芸汐的衣服就湿透了。韩芸汐也不躲了,亦是板起脸来挑衅地看他。

    两人就这样严肃地对峙起来,龙非夜缓缓眯起双眸,舌尖轻抵在嘴角,气息危险,韩芸汐不甘示弱,高抬下巴,睥睨他。

    龙非夜欺身上前,双手撑在她两侧,冷肃审视,若是别人,早就吓昏过去了,韩芸汐居然还瞪他,以示警告。

    龙非夜无视她的警告,缓缓埋头下来一副要咬她的样子,韩芸汐却拦住他,严肃地指了指自己的小腿,女王般高高在上随即挥手示意他退下。

    寂静中龙非夜终于忍俊不禁,笑了出来,韩芸汐亦笑,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谁知道,龙非夜忽然又欺身上来,一脸威胁,韩芸汐双手抵在他结实的胸膛上,警告道,“不许欺负伤残人氏!”

    她负伤在身,再怎么闹龙非夜都是要让着她的!

    “可以……换一种欺负。”龙非夜低声,炙热的气息撒在她耳畔,韩芸汐禁不住打起冷颤。

    龙非夜的唇已经在撩拨她敏感的神经。天啊,这家伙一定是疯了。

    她急急推开,“不行!”

    他将声音压得更低,“乖,别动。”

    她乖乖别动,他伺候就行。

    韩芸汐整张脸都红了起来,这怎么能行呀!她无法想象。

    就在龙非夜要褪去她湿掉的衣裳,门外传来了徐东临的禀告,“殿下,少将军求见!”

    两人皆愣一下,韩芸汐立马哈哈笑起来,笑得枝乱颤,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不悦,却也很快起身。

    待韩芸汐换好干净的衣服,龙非夜那张脸阴得都快滴出水来了,韩芸汐笑得都有些停不住。

    韩芸汐知道龙非夜再不高兴,还是要见那位少将军的。他们明日就要走了,龙非夜至今还没处理百里元隆,这分明就是在等求情的人来嘛!

    这都一整天了,人也该到了。

    这位少将军不是别人,正是百里元隆最出色的儿子,三儿子百里聿齐。当初就是他率兵包围渔州岛的,面对毒雾他表现出来的镇定让韩芸汐记忆颇深。

    百里聿齐一进来便下跪行礼,“殿下,末将来为父亲请罪!父亲违抗军令,罪该万死,末将请求为父亲定罪,求殿下饶父亲一命!”

    秀色在面前却不可餐,龙非夜阴沉脸用晚餐,没理睬。

    见殿下不语,百里聿齐心下忐忑,又道,“殿下,大战当即,军中不可无将呀!我父亲已经知错了,还请殿下看在……”

    龙非夜似乎特别不喜欢“看在”后面的字眼,他抬手拦下,冷冷道,“蛇祸是韩芸汐摆平的,此事,且看她怎么看?”

    百里聿齐惊了,一脸不可思议,早就潜伏着的愤懑也渐渐浮现在眼眸里,他终于正眼朝韩芸汐看过来。

    韩芸汐也始料未及,她还打算一边吃饭,一边看一出好戏呢,谁知道龙非夜居然把烫手的山芋丢给她了。

    就私人的角度看,她已经不想再看到百里元隆和百里茗香这种猪一样的队友的了。可是,她无法从私人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因为这位父女的身份实在太特殊了。

    论“过”,这对父女犯的是违背军令罪,龙非夜为君,君在军中,君令便为军令。而不管是君令和是军令,有违者,杀无赦。

    论功,百里元隆拼死为她争取了一盏茶的时间就龙非夜,百里茗香成功搬来救兵。

    “功”多一些还是“过”多一些,功过是否可以相抵,其实也就龙非夜这个当主子的一句话的事。

    龙非夜问她怎么看,她就得站在龙非夜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百里元隆是鲛族之首,是东秦军的大将军,在军事上是龙非夜得力干将,是东秦阵营最元老级的人物。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果杀了百里元隆,或者剥脱了他大将军的军衔,影响极大,势必会动摇军心,引起鲛族不满,而且,在东秦阵营里也暂时找不到一个能够完全替代百里元隆职务的合适人选。眼前这位少将军终究还是稚嫩了一些。

    撤掉百里元隆,涂一时之快,便是对东秦军不负责的表现。毕竟百里元隆违背军令,全都是因为她这个“西秦公主”而起,并非是其他军务上的事情。在其他事情上百里元隆对龙非夜是绝对的服从。

    其实,百里元隆对她这个“西秦公主”固执的怀疑,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是另一种尽职的表现呀。韩芸汐虽然愤怒,却也有几分佩服。

    一个一辈子为仇恨而活而战斗的军人,怎么可能会轻易遗忘仇恨?相信敌人?

    韩芸汐知道,百里元隆撤不得,也早就看出了龙非夜没有要撤掉百里元隆的打算。因为,如果龙非夜要撤掉百里元隆,当初离开蛇窟,龙非夜不会不声不响,而会让影卫停止替百里元隆输入真气了。他不亲自救,且也没有阻止影卫去救呀!

    如果百里茗香能像以前那样聪慧,她必定能看出这一点来的。

    对于百里茗香的处置,韩芸汐的态度其实早就明确了。

    百里茗香不能死,也不能受罚,所以,她一回营就交待徐东临去找医女百里茗香上药。

    对于他们来说,百里茗香的身份比百里元隆还要特殊,龙非夜费了那么大的心思,以百里茗香为引,白彦青都已经上钩了,他们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放弃百里茗香呢?

    其实,回到军营之后,韩芸汐盛怒之后,一切早就明了于心了。龙非夜迟迟不做声,她也非常肯定龙非夜的态度。

    韩芸汐沉默着,百里聿齐愤怒地盯着她看,而龙非夜却气定神闲地用餐,旁若无人。

    韩芸汐苦笑,龙非夜就这么肯定她能处理好这件事吗?

    虽然对这件事的态度是明确的,可是,如何处理却是另一个难题了呀!

    如果直接免了百里元隆和百里茗香的罪,龙非夜的君威何在?就百里元隆那脾气,日后还不得寸进尺了?违令而不罚,这种先例是绝对不能开的,尤其是在军中。

    如果治罪,又该怎么治罪呢?治轻了,和不罚的结果是一样的,治重了,这个节骨眼上又办不到。

    韩芸汐琢磨着,百里聿齐可没有那么好的耐性,他猛地磕了一个响头,“殿下,父亲违抗命令,罪当处斩,末将愿意替父亲领罪,还请殿下从大局出发,饶了父亲这一回!”

    龙非夜冷笑起来,"百里聿齐,你的意思,我东秦大军没有你父亲就寸步难行了?本太子就掌控不了大局了?”

    虽然没有百里元隆,麻烦会很多,他的诸多事务也得退后,但是并不代表没了百里元隆,他的世界就会乱掉!

    百里聿齐惊得连连否认,“末将嘴笨,末将失言,请殿下降罪!”

    韩芸汐又气又笑,百里聿齐怎么就不求她呢?

    龙非夜刚刚的原话是这么说的,“蛇祸是韩芸汐摆平的,此事,且看她怎么看?”

    龙非夜用了“韩芸汐”这三个字,并非“西秦公主”,也并非“她”这个代称,这说明龙非夜已经让步了,只想私下解决蛇祸这件事,撇开了百里元隆对“西秦公主”的怀疑。

    就蛇祸这件事来说,只要他们向她道个谢,再认个错,龙非夜看在大局的份上,也就会睁一眼闭一只眼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