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885章 到底是谁上钩

2018-06-21 09:38:46Ctrl+D 收藏本站

    宁承!

    宁静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宁承,他不应该在军营里吗?虽然宁承是万商宫的主子,可是,打从天宁内乱之后,他就很少亲自过问生意上的事情了。

    这个节骨眼上,他来做什么?

    宁静只知道东西秦停战了,具体什么原因并不了解,更不知道韩芸汐已经回到龙非夜身旁去。

    她第二个念头就是韩芸汐是否跟宁承一起来了。其实有一件事她一直琢磨不明白。韩芸汐必定早就知晓唐门和龙非夜的关系,为何没有告诉宁承呢?

    她被带回唐门的时候就一直在等,而当云空商会的长老们去找唐离谈判的时候,她就肯定了,韩芸汐并没有告知宁承真相。

    韩芸汐身为西秦公主,她安的什么好心?

    宁静虽然怀疑,可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她都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只下意识低下头,生怕被宁承认出来。

    可是,很快她就发现自己错了!

    她戴着蒙面呢,唐离没遮没掩的,一旦被认出,宁承也就会猜到她的身份了。

    怎么办?

    宁静很想冷静,冷静下来想办法,办法一定会有的!可是,她怎么都冷静不下来。

    宁承在三途黑市,那就说明她的计划失败了。她今日逃不了了,离开三途黑市也就再没有机会了!

    慌张、郁闷、惊恐、绝望、委屈一时间全都涌上心头,宁静忽然觉得好累,好想痛哭一场。

    她该怎么办?虽然有哥哥有姐姐,可自小就不曾依靠过哥哥姐姐,总是倔强着,坚强着。而这个时候,她忽然特想有个人来依靠,来告诉她她该怎么办。

    亲哥哥就在前面,丈夫就在身旁,却都让她靠不了。

    宁承刚刚巡视完竞拍场,正打算去休息了,可路过赌场就不自觉走了进来。他自小参军,学的第一个道理就是不打没把握的仗。三途黑市的赌场,从来不玩那些算牌游戏,赌的全都是运气,所以,宁承特不喜欢这里的赌场,连巡视都很少踏足。

    今日之所以进来,正是因为心情沉闷,无处宣泄,豪赌一把心情会不会好一些呢?

    韩芸汐被龙非夜带去当人质一事,只有狄族和云空商会的高层知晓,而韩芸汐对龙非夜的感情,他就只告诉程叔一人。自从韩芸汐跟龙非夜走后,他的心就再也没有晴朗过了。

    “拿三万筹码来。”宁承冷冷交待程叔。

    “主子,你从未不涉赌的。”程叔低声提醒。

    “我说,拿三万筹码来!需要我说第三遍吗?”宁承不悦地问。

    程叔这才悻悻退下,宁承朝人群里看去,却不经意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唐离……”他喃喃自语。

    程叔拿了一箱子筹码过来,循着宁承的目光看去,也一下子看到了唐离。只见唐离将一个蒙面女子护在怀中,正在拥挤的人群里往前右走。

    “那不会是静小姐吧?”程叔非常意外。

    “蒙什么脸呢?”宁承立马就察觉到不对劲。

    打从狄族和云空商会的关系被公布之后,狄族就再没有什么秘密了,道上的人也都知道三途黑市里的万商堂就是他狄族的势力。唐离自然也是清楚的,宁静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她必定没有走私人通道,所以没有惊动万商堂里任何人,她蒙着面分明是不想被人认出来。

    这是为什么?

    经宁承这么一说,程叔也纳闷了,“怪了!难不成静小姐只是来玩玩,不想惊动下面的人?”

    宁承眼底掠过一抹精芒,别人他不了解,宁静他可了解得很,这个丫头对钱财看得最重,绝对不会涉足赌博这档子事。

    如果她不是被唐离硬拉来的,这里头一定有猫腻!

    宁承琢磨了片刻,低头在程叔耳畔低声交待了一番,便转身进了密道。

    唐离还没发现宁承,宁静却知道宁承已经发现他们了,将宁承同程叔耳语的那一幕看在眼中。

    她恨不得拉着唐离离开,确实,如今已经骑虎难下。她若马上离开,以宁承的聪明必定会怀疑她。三途黑市,三途战场这一区域里可都是宁承的势力范围呀!她和唐离是逃不掉的!

    慌乱之际,她的手不经意触到了自己的腹部,而一触到就拿不开了。她将手轻轻覆在已经有点点迹象的小腹中,整个人忽然就冷静了下来。

    她忽然发现全世界还有一个人可以让她依靠,可以给予她力量,这个人正是她腹中的小生命,唐离留给她的痕迹,她唯一可以带走的记忆。

    为母,则强!

    冷静下来的宁静很快就整理好了思绪,无论她还有没有机会可以逃,她都得先应对宁承,打消宁承对她的怀疑,对唐离的怀疑,否则,唐离非死在三途黑市里不可。

    思及此,宁静忽然握住了唐离的手,一阵恐惧。

    唐离哪知道怀中这个女人的内心有多脆弱,他低声,“作甚?”

    宁静还未回答,一个精瘦的中年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拉住唐离的手,塞给他一把筹码,“公子公子,我今晚上的手气背到家了!一看你就第一次来,求求你帮我押几把改改运吧!”

    宁静一眼就看出这精瘦之人是程叔派来的,这是托儿!但凡被勾搭上的,即便定力再好,也都会输到倾家荡产。宁承这是要唐离败掉整个唐门吗?唐离要真败掉唐门,还暗器的事情也就不必她操心了。

    可这对唐离绝对是致命的打击!她无法想象他面对那么严重的后果,会颓成什么样子,又会受到龙非夜怎样的责罚。

    宁承,好狠!

    她现在若解开蒙面,暴露身份帮唐离解围,宁承一定会发现她的异常,她只能暗中提醒了。

    其实,不必宁静提醒,唐离都一眼就看出这个精瘦男人是个托!宁静的提醒让他颇为安慰。

    他爽快地答应了精瘦男人,“好,爷免费替你改改运,哪一桌,走!”

    精瘦男人眼底掠过一抹精芒,连忙带路。

    宁静急了,使劲地抓挠唐离的手心,唐离任由她挠着,嘴角不自觉浮出了一抹欣喜的笑意,连他自己都没察觉。

    终于宁静忍不住,低声,“唐离,这是陷阱!我刚刚看到宁承了,他认出咱们的!”

    唐离亦是低声,“哎呀,我家静静的心这一回总算是向着我了。”

    她如此提醒说明她确实是到黑市里来偷银子的,并没有骗他。

    “我……我……”宁静忽然不知道怎么解释,索性让唐离误会到底了,她低声,“你赢不了的,托儿带过去赌的,他们都会出老千!唐离,待会你玩几把就别赌了,就跟那个荷官(洗牌人)说你是唐门门主,要见管事的。我会做场戏,劝你继续赌,免得宁承怀疑我。”

    唐离低头朝她看来,忽然就笑了。打从离开医城后,他就再没有笑得这么明亮过了。

    他说,“静静,看在你没骗我份上,我替你赢回你该得的,咱今夜就不去偷财库了。”

    “唐离!你赢不了的!他们出老千!”宁静急得踩他的脚。

    “打个赌?”唐离低声而笑。

    “我要是输了,我就放你走。我要是赢了……”唐离想了一下,俯在她耳畔低声,“等咱们拿回你的私人印章,你回唐门替我生娃吧?”

    有了娃娃,他和母上大人要力排众议,保住她的命就容易多了。

    宁静眼眶都红了,声音还是冷冷的,“我没资格怀你的孩子,也不想怀你的孩子!我告诉,你今天要不听我的,出了什么事情就别怪我没提醒你!”

    唐离冷冷笑了笑,没再回答。

    很快他们就被精瘦男人带到一个大赌桌前,宁静一眼就认出这个赌桌的荷官是程叔,她几乎是绝望。在程叔那双鹰一般犀利的眼睛注视下,她连低声跟唐离说话都不敢了。

    怎么办?

    唐离这个白痴,他怎么逃得了程叔的全套呀!

    “这位是……”程叔笑着问。

    “这是我朋友,呵呵,帮我下几把,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他的!”精瘦的男人连忙回答。

    “呵呵,约定好便好。”程叔点了点头,开始洗牌。

    这一桌完的是押大小,开牌见输赢。

    唐离也不出声,一边把玩着手里有限的筹码,一边安安静静地看着程叔洗牌。

    不得不说,宁承和宁静都太不了解唐离了,他这个唐门少主可是吃喝赌样样通,就差一样嫖了。十三岁跟着唐门的侍卫偷偷去赌场,一输就是五年。而从十七岁开始就再没有输过,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是出老千的高手。

    程叔的每一个动作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直到天亮,唐离都没有离开赌桌,一开始还输输赢赢,可到后来就一直赢赢赢,他押注也越来越大,似乎开始有些疯狂了。

    宁静太熟悉这种把戏了,程叔还会让唐离继续赢,继续疯狂下去的,只有真正疯狂了,才会把身家都押上。

    宁承一直在暗处关注着,直到顾七少催了,他才和顾七少、沐灵儿一道去黑楼探路。

    而此时,还在路上的龙非夜已经收到门卫送的密函,知道唐离和宁静去了黑市。

    “他带宁静去那里作甚?”龙非夜琢磨不透,唐离虽然好堵,但是不沉溺,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把宁静送到三途黑市,毕竟万商宫的宁家的地盘。

    “今夜别绕进城了,这里离三途黑市应该不远。咱们赶赶路,过去瞧瞧?”韩芸汐认真说,怕龙非夜不答应,还特意拍了拍自己的腿,“只要按时换药就可以了,食补作用不大的。”

    龙非夜这才答应,他说,“快的话,五个日夜就能到,我们在三途黑市歇脚,那儿离黑楼不远。”

    韩芸汐好久没见唐离了,还怪想念的。那小子要是只她还和龙非夜腻在一块,会是什么反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