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888章 齐聚 一掷千金

2018-06-21 09:38:41Ctrl+D 收藏本站

    龙非夜和韩芸汐皆乔装打扮,龙非夜一袭白衣,戴了一顶银白面具,掩起三分帝王霸气,他就像个神秘的贵公子,让人想靠近却又不敢。

    韩芸汐女扮男装,黏了个八字胡,即便坐在轮椅上,毅然气质不减,她不似龙非夜那种与生俱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感,怎么看怎么像个好脾气的公子哥。

    “秦兄。”韩芸汐特意同他作揖,他以秦为姓。

    “飞云。”龙非夜忍俊不禁,似乎很喜欢她这个假名。说好的以兄弟相称,他却偏偏省去“兄”字。

    两人一进赌场,虽然引了一些人关注,但是并没有成为焦点,因为赌场里本就不少戴面具隐瞒身份的人,大家都习以为常,不会去探究面具背后到底是一张怎样的脸,藏着怎样的身份。

    韩芸汐和龙非夜都还未走几步,就听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赢了!哈哈哈,爷我有赢了!”

    这声音,不是别人的,正是龙非夜的好弟弟,唐离的。

    万商宫这个最大的赌场名叫千金厅,有人说是一掷千金的意思,而来赌的人都喜欢把它理解为“千金散竟复来”的意思。论赌场的生意,东来宫和金翼宫都不比上万商宫,可以说这千金厅是三途黑市最热闹的赌场,也是水最深的赌场。

    所以自这个赌场创办一来,就没有人敢在这里太过于高调,唐离是第一个!

    他的叫喊声完全盖过了赌场的喧哗,每一声都足以引起全场的注意,甚至都把隔壁几个厅的赌客吸引过来了。

    龙非夜和韩芸汐相视一眼,都没做声。

    若不是影卫送了不少密函,向龙非夜禀告唐离的赌场的情况,韩芸汐真的会以为唐离已经深陷陷阱,无法自拔了。

    其实,唐离一进三途黑市,门卫就认出他,就给东来宫报信,而影卫在第一时间就把消息禀给龙非夜,同时派了线人跟踪唐离,了解情况。

    线人一开始也以为唐离陷入赌桌的陷阱,直到唐离认出线人,使了几个眼神,线人才知道唐离还是清醒的。

    “他身旁那个蒙面女应该是宁静吧?”韩芸汐低声。

    “嗯。”龙非夜亦的低声,他推着韩芸汐穿过人群,靠近唐离所在的赌桌。

    虽然这赌桌已经成为整个三途黑市的焦点,但是,大部分人都还是围在一旁看,不敢上桌。只时不时会有人丢一些筹码,蹭蹭唐离的运气,毕竟唐离今天运气极好,一直赢。

    不同赌桌的规格是不一样的,唐离所在的这个赌桌要求第一次购买的赌注不能低于三千万筹码,是整个黑市里起点最高的赌桌。

    想获得席位,舒舒服服坐下来赌,就得一口气掏出三千万银,这毕竟不是小数目。所以,偌大的椭圆形桌子,除了唐离,也就三个中年男子坐着。

    龙非夜一出手就是六千万筹码,自己三千万,韩芸汐三千万,两人在唐离右手边入坐。

    唐离赢得正兴奋,只是瞥了他们一眼,并没有认出他们是谁。龙非夜眼底分明掠过一抹不悦,韩芸汐却饶有兴致地打量起宁静,她发现宁静似乎胖了一点点。

    俗话说心宽体胖,宁静都被软禁了竟还会胖?她是心够宽,还是够自信,相信自己能扳回一局。

    唐离在唐门好端端的,干嘛跑到宁家的地盘上赌博?韩芸汐百思不得其解,自是怀疑到宁静头上。

    这个时候荷官已经洗好了牌,礼貌地请大家下注。

    “小9是小!押一千万!”唐离重重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不开小我“唐”字就倒写着!”

    一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就都落在唐离身上,韩芸汐翻了好几个白眼,怎么都没看出唐离是在演戏。这小子,玩疯了吧。

    而就在这瞬间,荷官程叔朝宁静使了个眼色,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宁静再不能视而不见。

    她冷笑地对唐离说,“你既然这么肯定,干嘛不把筹码全押了?‘唐’字倒着写,有什么意思?”

    宁静说这话的时候,偷偷地拽了唐离一下,唐离知道她是做戏给荷官看的,他也陪着做戏,“全押就全押了g呵,为夫赢了,就给你买好吃的!”

    在场不少女人都扑哧笑出来,赢那么多钱去买好吃的,这个多金的男人怎么会这么可爱!私底下一定很疼爱妻子吧?一时间,各自爱慕之心四起。

    如果是平常时候,韩芸汐也一定会大笑的,唐离哄女人开心总有自己的一套,可是,这个时候,她怎么都笑不出来。她更加确定唐离是被宁静勾搭到这个地方的。

    如果她知晓唐离和宁静彼此的真心,她就会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女子,和她同病相怜,立场矛盾。可惜,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宁静算计了唐离,唐离将计就计了一把,两人一直都在暗中较量,如今,唐离占了绝对的上风。

    撇开西秦公主的身份,韩芸汐会大大方方承认她偏袒,护短唐离,她希望唐离和宁静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唐离能赢。唐离虽然吊儿郎当,但是认真起来还是很靠谱的,他配得上更好的女子。

    “轰”一声,唐离冷不丁将面前所有筹码都推了出去,洒了一桌,他赢了一天,已经赢了五千多万筹码了。

    宁静惊了,她刚刚偷偷拽唐离的手是要提醒唐离她只是在演戏,别听她的。谁知道唐离居然这么任性!

    一时间,全畅然,不少人都停下来,围观了过来。要知道,唐离如此孤注一掷,要是输了,他就一无所有了!

    周遭一片议论,席上三个中年男子一动不动并没有跟的打算,而站在一旁蹭玩的人也都不敢轻举妄动。要知道,这种情况,看戏比自己玩要精彩多了。

    “这个爷果然爽快!”程叔笑了,对宁静的表现还是满意的。

    他看了周遭一圈,问道,“还有人下注吗?”

    龙非夜气定神闲,推出了五百万筹码,和唐离一样押小。程叔同他礼貌一笑,并没有多留心。毕竟场子里戴面具的人太多了,而五百万筹码在唐离的筹码面前,也算是小意思。

    唐离瞥了一眼过来,还是没放心上。

    韩芸汐心底已经不骂唐离粗心了,而是归因于她和龙非夜伪装得太好。

    “不玩一把?”龙非夜低声。

    “没兴趣,看看就好。”韩芸汐虽然喜欢打赌,但是不玩这种没有技术含量,靠运气和出老千的赌博游戏。她想,三千万筹码换一个席位,看完戏再退掉,也不亏。

    龙非夜也没多劝,荷官又问了一圈,确定没有人下注之后便要打开骰子碗。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无比低沉性感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引了所有人回头看去。

    “等等,本少爷要下注!”这声音是刻意装出来的,分辨不出原声。

    众人自觉让开一条道,只见一个黑衣公子大大咧咧走来,黑衣神秘低调,可脸上戴的面具却无比高调,骚包!那面具是纯金打造的,在灯火的照应下,金灿灿的,特别亮。

    比起他的高调,跟在他背后走来的姑娘则低调了不少,那姑娘十七八岁的年纪,身着一袭黄衫,戴了一定白纱斗笠,整个脑袋都罩住了,什么都看不到。

    韩芸汐和众人一样,没多留心黄衫女子,注意力都在黑衣男子脸上,她特想过去问一句,“这位大爷,黄金面具不重吗?”

    唐离见自己的风头被抢,有些不高兴。黑衣男子和黄衫女子才坐下,他便不耐烦地催促,“要下注就赶紧的,别浪费爷的时间。”

    黑衣男子瞥了已经下注的筹码一眼,问道,“这一堆是多少?”

    “这位唐爷下注五千多万,这位秦爷下注五百万。”程叔解释完,非常敬业地问了一句,“这位公子,你们二人要下注多少?”

    黑衣公子没理睬程叔,朝没有下注的三个中年男人看去,笑呵呵问,“你们不玩吗?”

    三位中年男子都是稳重之人,不好堵而好钱,不会冲动更不会逞威风。三人齐刷刷摇头,其中一人和客套地笑道,“刚刚玩了好几把,歇会,你们尽兴。”

    谁知,黑衣男子立马变脸,“不玩就边上待着去,别扫了本少爷的兴致!”

    他说着,又朝龙非夜和韩芸汐看过来,不屑地挥手,“五百万?玩不起也一边去!别妨碍本公子和这位爷血洗千金堂!”

    这话一出,程叔的脸色微变,而隐在暗处的宁承更是不悦。这黑衣男子除了顾七少,还会是谁?

    宁承刚刚过来,本想找顾七少商量黑楼的事情,明日行动的,谁知道他居然溜达到唐离身旁了。他和沐灵儿两人各自的六千万筹码并不是买的,而是白拿的。他在隔壁厅玩得好好的,来千金堂凑什么热闹?

    “主子,要不属下去把顾七少叫回来?”侍从低声询问。

    “不必,且看看他要做什么?”宁承冷冷说。

    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多少也了解顾七少脾气,那家伙去了就叫不回来的。程叔的能耐他还是相信的,不怕顾七少闹腾,也不怕他赢。现在冒然过去,反倒会打扰唐离的兴致。

    要知道,沉浸于赌桌的人,最怕的就是兴致被打扰,一被打扰就很容易清醒了。

    顾七少过去,未必是坏事,或许会让唐离更加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