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889章 好赌 便宜了谁

2018-06-21 09:38:41Ctrl+D 收藏本站

    宁承还是沉得住气的,万一激恼了顾七少,搅了他的局就得不偿失了。那几千万两银子,他也不是花不起。

    “是。”侍卫点了点头,又道,“主子,唐离今天一直赢,有一半是程叔放水,一半是运气。”

    “呵呵,今天的运气不错嘛。”宁承冷笑道。

    “程叔的意思,再让他赢一天,后天就开始动手,放高利贷的几个兄弟都吩咐好了。”侍卫低声说。

    赌场里,最可怕的就是那些游走在赌桌之间,放高利贷的人了,赌场是不会借钱给任何赌徒的。赌徒想借钱就只能跟这些放高利贷的人借,而一旦惹上这些人,就不可能有翻身的机会。

    这些人就是黑市里最黑的势力,并不隶属于任何势力,在赌场里放高利贷也不属于赌场管辖,但是所得的利息要给赌场抽取一定的分成。同赌场算是合作互利的关系。如果赌徒还不起债,这些人给赌场面子不会在赌场里为难赌徒,但是出了赌场就不一样了。没钱,就拿命来还!

    宁承这一计极妙,如果唐离欠了赌场的债务,万商宫也不好刁难他这个姑爷,但是,如果唐离欠了高利贷的债务,万商宫就可以以中间人的身份去协商,威逼利诱也会促成唐门和云空商会兵械行的合作的。

    宁承对程叔的能耐很信任,他没多交待什么,瞥了宁静一眼就要走,而这个时候他却不经瞥见了坐在轮椅上韩芸汐。

    韩芸汐男装打扮而且还粘了八字胡,宁承怎么认得出来呢?他只觉得这身影有些熟悉,却也没有多想就离开了。黑楼那边他得去部署了。

    赌桌的热闹在继续。

    龙非夜和韩芸汐也没认出黑衣男子是顾七少,对他的挑衅无动于衷。程叔不想节外生枝,笑着劝顾七少,“这位公子,大家都等你下注呢。”

    唐离也不高兴地催,“废话那么多作甚?要下注就快点!没钱就瞎囔囔,装什么大爷!”

    顾七少立马翻脸,拍案而起,大吼,“大!本少爷买大!一亿两千万!”

    这么一吼,全出然就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人全朝顾七少看过来,一个个目瞪口呆。

    一砸一个亿?这到底是谁呀?

    就在众人的注视之下,顾七少特风骚地一笑,随手就将自己和沐灵儿的筹码全推了出去。两座高高的筹码一倒塌,哗啦啦的声音让大家不约而同地想起一个词来,“花钱如流水。”

    沐灵儿是第一个缓过神来的,想拦都拦不住,心疼得快哭了。她一点儿都不好赌,她想能坑宁承一把是一把,她回头把自己那六千万筹码全换成银票能到竞拍场里竞拍到极好的药材呢!

    唐离吓得一愣一愣的,虽然一个亿不多,再加两千万也不算多,可要知道这才第一把呀!这见识破了三途黑市赌场的纪录!就从来没有人第一把就玩这么狠的!

    这一把这么狠,接下去怎么玩呢?

    如果输了,是不可能不继续的,那该怎么继续,一亿两千万再往上加吗?

    如果赢了,就这种手笔,第二笔若是少于第一笔,会让大家笑话的呀。

    不得不说,唐离都有些怀疑这黑衣家伙是不是他哥了,这个世界上除了他哥,还会有谁这样第一次出手就砸一个亿以上?

    这……这慷慨得就好像不用自己掏钱买筹码一样!

    可是他哥不会出现在这里呀!更不可能这么骚包顶了个金灿灿的面具。

    唐离眼底掠过了一抹复杂,琢磨着这黑衣人难不成是托?

    “哪来的财主?”韩芸汐也被震慑到了,她低声,“不会是托吧?来给唐离设套的?”

    全场也就龙非夜最淡定吧,他波澜不惊,淡淡道,“且看看。”

    程叔早已心急如焚,不断地朝一旁的侍从使眼色,侍从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直奔后台去找宁承。

    “主子!主子!大事不好了!顾七少他……他……”

    宁承正拧着眉头琢磨事情,见侍从冲进来,顿是不悦,冷冷道,“大惊小怪成这样,最好是……”

    话还未说完,侍从就急急说,“顾七少他第一注就押了一亿两千万筹码!”

    宁承先是一愣,随即拍案而起,直冲出去。他站在二楼一个隐蔽的看台往下看去。只见偌大的赌场所有赌桌全都停了下来,所有都朝顾七少和唐离那边看去,千金厅门口早就人满为患了。所有人都等着程叔揭晓大小呢!

    “主子,怎么办?”侍从问道。

    宁然虽是蹙眉,却也不冲动,“且看看。”

    先摇骰子,再押大小,然后开大小。程叔会依据情况在不同的时候出老千,控制大小。

    经常站赌桌的荷官,眼和心都精明无比,能把赌徒的心理琢磨得透透的。

    如果是有把握赌徒会下大,还是小,荷官就会在摇骰子的时候就出老千,如果无法确定,则会等赌徒押注之后,在开盖的时候出老千。

    如果没有顾七少的闹场,程叔可以和唐离慢慢玩,输赢的节奏尽在掌控,可顾七少这么一搅,程叔就得顾忌顾七少了。

    他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心想顾七少总不能像唐离这样一直耗在这里吧,顾七少还有要事要办呢。

    “诸位,看好了!”程叔恢复了标准的荷官笑容,缓缓地揭开了盖子。

    这一瞬间,偌大的赌场安静到了极点,可安静就是一瞬间而已,唐离冷不丁从座位上蹦起来,“小!啊哈哈哈!小!小!我赢了!”

    他无比兴奋地抱了宁静一下,随即朝黑衣男子投去挑衅的目光,刻意拉长语气,“小!”

    其实,他的兴奋是装的,在程叔摇骰子的时候他就看到程叔出老千,摇出了“大”,程叔想让他输的。

    但是,黑衣男子插了那么一脚,程叔就只能让他赢了,程叔开盖的时候,他又看到程叔出老千,把“大”变“小”。

    这一日来,他输输赢赢,看似在程叔的掌控之下,其实,一切尽在自己控制中,他是难得大智若愚了一回。

    顾七少面具之下,整张脸都阴了!赌可是他的强项,他还未接手金翼宫的时候,就经常到三途黑市的赌场来玩,而接受金翼宫之后,曾经有一大段时间都浸泡在自家的赌场里练手,反正输赢都是自家的筹码,不要钱。

    他刚刚分明看到程叔在开盖的时候动了手脚。坑他是吧?想收回宁承白给的那一亿两千万筹码是吧?

    顾七少缓缓眯起了双眸,散发出极度危险的气息。

    宁承啊宁承,旧债且欠下,新仇,本少爷现在就要报了!

    顾七少冷不丁将一张金卡甩给一旁的侍从,“拿一亿两千万筹码来!”

    很快,侍从就送来了一亿两千万筹码,在顾七少面前堆得满满的。而唐离得到翻倍的筹码,面前也有一亿多。真心是玩大了。

    程叔的脸黑了大半,他等了片刻,没等到宁承派人过来,便毅然开始下一场,摇起骰子。

    “请诸位下注。”程叔冷静地说道。

    唐离毫不犹豫将一千多筹码全押到“小”上面,顾七少眼底掠过一抹冷笑,把一亿多的筹码推到“大”上面。龙非夜也不动了,就看着。

    程叔眼底掠过一抹狠绝,果断开盖。

    这一回,唐离又狂笑起来,“小!又是小,哈哈哈,又是小!”

    无疑,程叔又出老千,又坑了顾七少。

    不管唐离赢多少筹码,最后总会让他吐出来的,而顾七少不能赢!

    如果顾七少押的筹码是几百万或者两三千万,程叔还会让他赢几把,打发他,但是,过亿了亏大了呀!顾七少不可能赢一把就走了,至少得赢上几把,就这种过亿的赌注玩,赢上几把就得好几个亿!赌场怎么可能吃这种亏?代价太大了!

    顾七少眸中的怒意更浓,他又丢出了一张金卡,“一亿两千万!”

    很快筹码又到,而程叔又一次让顾七少输,唐离又一次赢。

    至此,顾七少连输三把,一共输掉三亿六千万,唐离连赢三把,一共赢了两亿五千多万。

    在豪的财主,个人金卡里的银子终究是有限的,扣掉宁承白给一亿两千万,顾七少自己亏了两亿四千多万。他就剩下两张金卡了。

    “再来!”

    第四次,顾七少又输掉一亿两千万,就连唐离都暗暗惊叹,这个荷官够狠的!

    顾七少的怒火已经燃到了极点,他将最后一张金卡甩给侍从,“再来一亿两千万。”

    侍从又一次娶来筹码,就在程叔要开启下一场的时候,顾七少和唐离齐刷刷站了起来。

    一时间众人皆惊,程叔看似淡定,心却已经快跳出心口,而远处的宁承也早已无法冷静。

    要知道顾七少连输了四场,唐离手上有五亿筹码,两个人的任何决策都将会非常可怕。

    “来人,去把顾七少带回来,告诉他输的我全都还给他。”宁承当机立断。

    可惜,就在侍从到顾七少身旁同他耳语之后,唐离笑呵呵地开了口,“赢了这么多,不玩了不玩了!”

    唐离看似淡然,实则心里早就乐翻了,他原打算明日开始动真格的,赢上两个亿再走,谁知道黑衣人这么一搅和,竟白白便宜了他这么多。

    五亿呀!不是小数目呀!就是他哥也要皱一下眉头才拿得出来。

    他要继续玩下去,就是脑袋有坑!

    全场一片寂静,程叔的手分明在颤,而宁承的脸色全白了,龙非夜依旧淡定,韩芸汐好几次差点笑出来,顾七少抬头朝二楼的宁承看去,至于其他人,全都傻眼了,包括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