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898章 命不该绝必有后福

2018-06-21 09:38:28Ctrl+D 收藏本站

    宁承看着韩芸汐和龙非夜就这么走了。

    单眼的视角狭窄,能看到范围有限,龙非夜和韩芸汐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宁承的视线里,留给他的是难以承受的疼痛。

    眼睛是人体最薄弱的地方之一,宁承不仅仅感觉到疼痛,还感觉一种辣辣的感觉,像是沾了辣椒水,难受得无法承受。他只觉得有东西从右边里流淌下来,分不清楚是血,还是泪。

    是否有种东西,叫做血泪

    这针,有毒

    韩芸汐这一针若是意外,那她这样跟龙非夜一走了解,又是什么意思

    针,只是毁了他的眼,可是,毒会要他的命。他中过她的毒针,知道她袖中发出的针基本都是淬了巨毒的。

    “主子,你的眼睛……”

    “赶紧找大夫,快呀”

    ……

    赶过来的弓箭手全都慌了,见过主子再重的伤都没见过伤成这样的。

    “白彦青往右侧逃走,给我追”宁承冷声下令,仿佛不曾受伤。

    “主子……”

    弓箭手犹豫了,宁承却厉声道,“违者,军阀处置”

    弓箭手首领无奈,只能留了两下两个守卫,率领剩下的人马追过去。

    宁承一动不动地站着,等着。两个守卫深知他的脾气,想劝却不敢劝。

    其实宁承现在最明智的选择就是马上离开,去找毒师解毒,去找大夫尽量挽救这只眼睛。

    可他偏偏倔强地站着,等着。

    他喜欢的女人,伤他,杀他,他认了,一厢情愿,自讨苦吃道理他懂。

    可是,西秦的公主,伤他,杀他,他不认了他要一个让他心服口服的理由

    他可以为西秦奉上这条命,可是,韩芸汐没有资格,为了龙非夜致他于死地。

    眼再痛,比不上心痛;心再痛,比不上绝望。心痛是情殇,绝望却是一生的信仰,尽毁。

    宁承固执地站着,倔强地等着。

    他等韩芸汐回来,等一次救赎,却不知道到底是谁救赎谁。

    然而,他根本站不久,一盏茶的时间都还不到,他就疼痛地跌跪下去,血肉模糊的右眼像是烧了起来,灼烧感很快就从眼睛窜上他的脑袋。疼得宁承不自觉抱住了脑袋,蜷缩在地上。

    毒发了,而且是非常剧烈的毒

    两个守卫都惊了,正商量着要强行将宁承带走,可就在这个时候,两个守卫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症,齐齐一个激灵,便双双口吐白沫倒在一旁。

    无疑,他们中毒了。

    草丛里忽然伸出一只伤痕累累的小手来,拽了拽宁承的衣角;确定宁承真的中毒之后,白玉乔才从草丛里爬出去。她灰头土面,伤痕累累,十分狼狈。

    她真的是命不该绝呀

    那场爆炸将楼炸塌之后,一根巨大的横梁架在她头顶上,差点点就将她砸死了,而正是因为这差一点点,那根横梁帮她挡住了另一根横梁,救了她一条小命。同样幸免于难的并不只有她,还有苏小玉。

    赶过去救援的影卫们早就被她毒晕了,至于宁承那些守卫的死活她也不管,反正她在废墟的尘埃里下毒,不谙熟毒术的话,谁都不能幸免。

    她原本拖着苏小玉要赶紧逃离这个地方,逃到北历境内去的,谁知道才离开楼废墟没多久,就遇到了宁承。

    这个狡诈,不讲信用的家伙居然动用红衣大炮,居然这么坑她。若非她命大活下来,真是被坑死了都不知道呀

    “宁大家主,你是商人,狡诈就罢了,你怎么可以不讲信用呢耍弄本姑娘的代价是很大的”

    白玉乔喃喃自语,一把将蜷缩着的宁承翻过身,这个时候她才看到宁承的右眼被刺,留的血发,中毒了

    “师父吗”白玉乔狐疑不已,她对刚刚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在楼废墟发现影卫,她也只怀疑龙非夜也过来了,但是没想到韩芸汐也来了。

    白玉乔毫不犹豫一把将金针拔出来,这刹那宁承疼得整个人剧烈地弹了一下,他已经处于濒临昏迷的边缘,被这疼痛一刺激,立马睁开左眼,看到了白玉乔。

    白玉乔吓着了,毫不犹豫取出一枚毒针,狠狠扎在宁承手臂上,宁承都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便彻底昏迷了过去。

    白玉乔回想起自己刚刚命悬一线的恐惧,她恨得牙痒痒的,恨不得将宁承凌迟了,但是,她还是犹豫了。

    宁承可是大人物呀狄族族长,手里掌控着不仅仅是云空商会,万商宫还有西秦的大军。如果她能用毒药牵制住宁承,为师兄所用,那也不失为一个妙计。

    比起苏小玉,宁承对于师兄来说,可是更大的惊喜

    白玉乔当机立断,取出随身携带的药丸让宁承服下。宁承中的毒是剧毒,一刻钟内如果没有解毒,必死无疑。而且,就算有毒药也还得配合一定的针法才能将毒全解了。虽然她配得出解药,但是,这荒郊野外的她可找不到药材,她随身携带的药材里可没有那么巧能配出解药的。

    她只能让宁承服下药丸,延长毒发身亡的时间,尽量将宁承带到安全的地方,再寻找解药。

    白玉乔吹了一声口哨,一个高大的男子便从树丛里走了出来,循声而来。这是楼真正的守卫奇哥。当初宁承让她把楼所有的守卫都换掉,她留下了对她最忠诚的奇哥。

    她那个时候还笑着对宁承说,弓箭手不长眼,让宁承给她留跳活路呢留下奇哥是她自己给自己留的活路。她要逃走,要带苏小玉逃,总得有个人帮衬吧。

    奇哥的毒术她信得过。

    奇哥一见到白玉乔,惊喜不已,“玉儿姑娘,我还以为你死在楼里了”

    奇哥一直隐藏在草丛里,将刚刚韩芸汐他们对付白彦青的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赶紧帮我把宁承带走,我们一块投靠师哥去。”白玉乔一边说,一边转身去拉藏在草丛里的苏小玉。

    “玉儿姑娘,出大事了,天大的事”奇哥至今都还心惊胆战着呢。

    “天大的事都先走再说,我就只有一天的时间能找解药要是让宁承死了,我拿你是问”白玉乔不悦地说。

    奇哥立马闭了嘴。

    白玉乔低声,“走东北边,从悬崖下去那有个深涧,直通北历,不用过边关。我也能找到解毒的药材,快点”

    奇哥不敢耽搁,连忙将宁承拉起来,跟白玉乔匆匆离开。

    而这个时候,韩芸汐已经跟龙非夜发脾气了。

    她一而再告诉龙非夜她必须回去救宁承,可是,龙非夜一而再置若罔闻,拥着她急追白彦青。

    韩芸汐死死地拉住他的手,怒声,“龙非夜,那针有毒宁承会死的”

    这话她已经说了五遍。

    “他找死”龙非夜终于停了下来。倘若不是宁承阻拦,白彦青这一回插翅都难逃。

    韩芸汐说,“你要他死,你去杀无论如何,他不能死在我手上”

    她那枚针是要打向白彦青的,伤到宁承的眼纯属意外她一直都知道暴雨梨花针早就废了,可是,她刚刚真的没有联想到你宁承那样光明磊落地要跟白彦青单挑,实际上是要动用暗器。

    今日,谁先擒住白彦青,谁就拥有制裁白彦青的权力。龙非夜要审白彦青,宁承则是要拿白彦青牵制君亦邪。

    他们争夺,甚至你死我活都无可厚非。可是,无论如何,宁承绝不能死在她这个西秦公主手上

    误伤是谁都没有办法的事情,可是,见死不救,她这辈子都会不安的。

    龙非夜看着韩芸汐,迟迟都没有出声。

    白彦青在前,宁承在后,只有一个选择。

    追杀白彦青,让宁承毒发身亡,才是他身为东秦太子最明智的选择,也是责无旁贷的选择。

    其实,他都停下来了,他已经做出了选择,不是吗

    眼底掠过一抹遗憾,他淡淡道,“走吧。”

    “对不起。”韩芸汐低声。

    龙非夜先是一愣,随即就笑了,他似乎想解释什么,却还是作罢,“不必。”其实,没有韩芸汐,他一个人也应对不了白彦青。如果韩芸汐站在西秦的立场上去帮宁承,亦是无可厚非。她没错。

    放了那么长的线,却还是被白彦青逃了,龙非夜本该愤怒的,可是,他却还笑得出来。他自认为不是个高尚的人,也没打算用什么干净的手段来对付西秦阵营。可是,因为韩芸汐,他竟都高尚起来了。

    高尚

    不同的立场对高尚的定义都是不一样的,他只是不希望她背负着西秦公主的身份跟他在一起,过得太辛苦,惹来太多骂名。

    因为背负着东秦太子这个身份跟她在一起的他,感同身受着心中那种“为难”。

    真的很难很难。

    韩芸汐此时的心情,正如同他当初面对百里元隆的时候的心情吧。

    一句“对不起”,一句“不必”,抵得过彼此任何解释。世人若不懂,他们彼此懂便好。唯有彼此懂,才能再艰难险阻中,坚定地前行。

    “快走”韩芸汐没有耽搁。

    一刻钟的时间还是来得及解毒的。

    可谁知道,当龙非夜带她赶回远处的时候,宁承竟不见了,是留下两个中毒的守卫。

    龙非夜和韩芸汐面面相觑,这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