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02章 十日之约

2018-06-21 09:38:24Ctrl+D 收藏本站

    也不知道什么人暗中作梗,就早上这么一会儿的时间里,万商宫的竞拍场被人揭穿有假货,而几个赌场都陆续被揭穿荷官出老千。

    竞拍场和赌场可是最赚钱的支柱产业,这两个场子一出事,万商宫的损失就大了。

    宁诺远在北历,在公主过来主持大局之前,长老会只能依靠宁静了,这么大的事,长老会做不了主的。

    宁静一边匆匆往议事厅走去,一边愣愣问道,“韩芸汐不是在军中吗为什么会和龙非夜在一起她什么意思我哥为什么替她瞒着”

    宁静问的这些,大长老也想知道呀。可惜,守卫也不清楚。

    大长老摇了摇头,“静小姐,公主的事哪论到我们万商宫的人过问”

    “程叔呢”宁静又问。

    大长老才把竞拍场和赌场的事情说出来,“程叔在赌场处置荷官,一时半或是过不来了。”

    不必大长老解释,谙熟商道的宁静非常清楚,竞拍场被揭假货,赌场被揭出老千,不论哪一件事没处理好,对万商宫都是致命打击。

    这两个场子不仅仅是万商宫的钱袋子,而且还是万商宫信誉的代表,黑市里的买外头那些光明长大的买卖还怕没信用,还怕作假。能到三途黑市来的,大多不缺货不缺银。万商宫这些年的买卖已经大不如前,万一这场危机没化解掉,竞拍场和赌场的生意必定会被金翼宫和东来宫抢走的。

    宁静还未从宁承的事情里冷静下来,赌场和竞拍场的事便又让她心惊,很明显,这是有人故意来砸场子了。

    她从来都没有如此心慌过,她甚至有种预感狄族宁家从此要败了,要散了。她低着头匆匆走,静,实际上压根就没办法好好思考。

    忽然,肚子里的孩子动了一下。

    宁静戛然止步,像是如梦初醒,她的手下意识要抚上小腹,可是见大长老,她还是放下手了。

    小娃娃会动了,她感受到了

    “静小姐,你怎么了”大长老询问道。

    “没。”

    宁静回头眼,很快便又匆匆往前走,不同于刚刚的慌张,她基本是冷静了下来。她认真交待,“留一支安保在便可,其他人马全都派到岳山去,配合那批弓箭手,一定得把我哥救回来”

    “还有,马上报信去军中,让薛副将加强防守,有个心理准备。万一此事传出去了,请他无比稳定军心。”

    “派人去告诉程叔,该赔多少赔多少,无比让赌客满意。”宁静眼底掠过一抹阴狠,低声,“让他当场杀了那荷官,弃卒保帅,戏要做足。”

    宁静交待完这些事情之后,便匆匆往竞拍场去亲自处理竞拍场的危机。

    到了竞拍场门口,她不经意抹了抹眼,才发现自己眼中还有泪水。但是,她毅然抹干净,不知流泪。

    再担心都无济于事,她知道自己的罪赎不了,她只是想帮宁承把万商宫打理好。

    至于韩芸汐为何和龙非夜在一起,宁承为何替韩芸汐隐瞒,这些事只有能程叔闲下来,她再问清楚了。

    韩芸汐和龙非夜还在漫山遍野地找人,他们比任何人都希望能救回宁承。只可惜,事与愿违。

    两日之后,不管是他们,还是影卫和狄族的人马都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韩芸汐和龙非夜回到黑楼废墟前。

    韩芸汐淡淡道,“白玉乔会不会和白彦青汇合了白彦青这么快就赶到黑楼,他在三途黑市附近必有藏身之处。”

    龙非夜点了点头,吩咐徐东临加大搜寻番外。

    “我们到附近的山谷深涧找找。”韩芸汐都没坐多久便又起身。

    “让下面的人去找吧,我们先回去。”龙非夜淡淡道,他这么亲自漫山遍野找人,已经是非常例外了。

    韩芸汐,没出声。

    回去,回去哪呢

    出了那么大的事,她总不能继续隐瞒身份,和龙非夜回东来宫吧。她办不到。

    谁知道,龙非夜却说,“你回万商宫去吧。”

    韩芸汐不可思议地打量他,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商量了

    “条件呢”她问道。

    龙非夜忍俊不禁,揉了揉她的刘海,笑道,“这回没变蠢。”

    有时候她宁可自己蠢一些呀她无奈地非夜,等他开口。

    龙非夜靠近,认真地说,“我要你真正执掌西秦势力,不受限于宁家任何人。”

    他们之间之所以那么多麻烦,之所以至今都没办法收拾掉白彦青,最大的原因是因为韩芸汐只是一个挂名的公主,并没有掌控西秦阵营的一兵一卒。

    如今宁承下落不明,正是韩芸汐真正执掌西秦的机会。只要韩芸汐掌权,一切便都好说了。

    他们即便暂时无法相伴左右,但是,一样可以并肩作战

    然而,掌权这件事对韩芸汐来说并不容易,她回万商宫去,该向狄族如何解释她和龙非夜在一起的事情如何在没有宁承的支持下,说服狄族那些管事者相信她的决策

    要知道,韩芸汐在狄族那些管事者眼中,终究是个女人,是个上不了战场,没能力做决策的女人。他们把韩芸汐奉为精神领袖,而真正能率领他们冲锋陷阵的,是宁承

    韩芸汐知道自己回到万商宫并不像那个守卫说的回去主持大局那么简单。宁承纵使固执偏激,可他不在,她在狄族极有可能寸步难行。

    韩芸汐还未回答,龙非夜便道,“要么你现在就跟我走,我还有一个办法把白彦青引出来。”

    韩芸汐很意外,可是龙非夜并没有说出来的打算,他认真道,“要么你回万商宫,我给你十天的时间,如果你做得了主,本太子愿意和西秦合作,一道围杀白彦青;如果你做不了主,十天之后,我带你走,狄族的烂摊子他们自己去收拾。”

    这,是龙非夜最后的让步。

    就算韩芸汐执掌不了狄族,就算宁承真在背叛了西秦,和白彦青勾结在一起,龙非夜也不怕麻烦。

    他需要韩芸汐和他一起却对付白彦青,他需要尽快救出顾北月,他需要明确当年的恩怨到底是误会还是仇恨。

    “好,十日之约,我答应”韩芸汐果断地点头。

    虽然龙非夜没有说破,但是她知道他教了她一个道理,一个很残忍的道理。想担责任,便要有担责任的能耐,否则,就安分地去承受愧疚去吧

    高伯将马车驾过来,龙非夜和韩芸汐上了马车,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多说话,韩芸汐靠在龙非夜肩上,拉着他的手同他十指相扣。

    当马车在黑市入口停下的时候,韩芸汐终于忍不住了,“龙非夜,这十天你会一直在东来宫吗”

    龙非夜嘴角微扬起,偏偏回答她,“不一定。”

    “那你要去哪里”韩芸汐急了,连忙起身来。

    “去会一会楚天隐。”龙非夜说道,这里离西周很近的。

    “去多久”韩芸汐又问。

    “不一定。”龙非夜答道。

    韩芸汐“哦”了一声便没在多问了,龙非夜,嘴角的弧度渐大,可惜韩芸汐并没发现。

    她沉默了一会儿,淡淡说,“龙非夜,我会想你的。”

    龙非夜一把拢住她的脑袋让她又靠在他怀中去,而正是这动作韩芸汐没非夜此时无声无息笑得有多好br>

    “怎么想”他很严肃地回答,却很快又偷笑了。

    谁知道韩芸汐没回答,而是冷不丁抬起头来撞见了他灿烂的笑。她先是一愣,随即发狠,圈住他的脖子,将他拉下来,吻他

    韩芸汐呀韩芸汐,你能换个姿势吗

    虽然被她这么拉下来好几次,龙非夜依旧很乐意下头他尊贵高傲的头,配合她。

    不同于以往,这一回龙非夜没用马上就转被动为主动,而是一动不动,由着韩芸汐吻他。

    即便是被吃干抹净好几次了,韩芸汐就连吻都还带着生涩,像是小心翼翼的试探,摸索。

    龙非夜无疑非常享受她这种伺候,虽然他没用动口,却不自觉缓缓地倾身而下,不知不觉中逼得她都躺在他腿上了。

    韩芸汐越吻越认真,渐渐地不似一开始的小心翼翼,倒像是在对待一件要事,身心投入。她的手渐渐的松开的他脖子,轻轻拥住他,不自觉在他后背上摸索起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探索什么。

    却突然,龙非夜主动攫住了她的唇,狠狠地印了一吻便离开了她。

    都快意乱情迷的韩芸汐有些惊愕,一时间都没缓过神来,龙非夜邪惑而笑,低声,“黑市门口,由不得你胡闹。”

    噗

    韩芸汐瞬间就清醒,满脸通红,若不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她这一路从军营到三途黑市就马车生涯就白把欺负了。

    得了便宜还卖乖就是龙非夜这种人,他这话说得好像她有多胡闹,他自己有正经似的。

    非夜狭促的笑意,韩芸汐默默记仇了。

    其实,龙非夜哪是欺负她也,他若再不自制她,估计胡闹下去的会是他。

    玩笑开得再认真,二人终究也得分开。韩芸汐等着龙非夜说会想她呢,可惜,龙非夜没有说。

    下了马车,韩芸汐和龙非夜到东来宫收拾了一番,换回了女装。

    龙非夜要亲自送她去万商宫,韩芸汐却拦下了,“徐东临送我过去吧。”

    本书来自  bookhtml222248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