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03章 两个女人的暗斗

2018-06-21 09:38:24Ctrl+D 收藏本站

    徐东临一听说公主要他送,吓得都不敢看殿下,总感觉自己抢了殿下的东西,太可怕了。

    “太子殿下你要过去了,搞不好我进不了那个门。”韩芸汐打趣地对龙非夜说。

    虽然是玩笑,但是龙非夜还是明白她的意思。宁承并没有公开人质一事,也就更不可能在狄族里公开她和龙非夜的感情事。所以,韩芸汐还是有很充足的解释空间。

    龙非夜要送她过去,必会引起狄族的敌意,到时候她也难做。

    龙非夜沉默了许久,才冷冷说,“徐东临,务必把人送进门。”

    “是!”徐东临真心不敢抬头。

    龙非夜目送韩芸汐离开之后才吩咐身旁的影卫,“给楚天隐报个信,就说本太子在三途黑市,让他来见。”

    说什么他要去西周那还不是一时兴起耍韩芸汐的,这十日他必定是不会离开三途黑市半步的,至于会不会潜入万商宫,那就不好说喽。

    这个时候已经傍晚了,万善宫赌场和竞拍场的危机并没有因为宁静的出面而得到平息,因为,金翼宫出人意料地在这个节骨眼上将黑市里竞拍场和赌场的黑幕曝光。金翼宫甚至还派出几个荷官,坐在千金厅对面当众表演慢动作出老千。才一会儿的时间,就吸引了无数看客。

    这种没底线的行为无疑让努力解决问题的宁静他们,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再笨的人都猜得到金翼宫正是这场风波的幕后黑手,只是,再聪明的人也想不透,金翼宫和万商宫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居然能如此不惜代价要整垮万商宫!

    三途黑市的三大势力里,万商宫是最依赖于赌场和竞拍场的。

    韩芸汐一路从东来宫到万商宫,也打听清楚万商宫这场风波。她坐在轮椅上,带了个面具以防在路上被人认出。

    不少场子都很热闹,万商宫主殿门前却一片冷清。徐东临推着她在侧门口停下,自己上前去敲门。

    谁知道徐东临正要敲下去,门忽然开了,金执事就站在门内。徐东临一眼就认出他来。

    “金执事,你们万商宫现在谁管事?”徐东临认真问。他觉得自己待会回去了,殿下一定会问这边的详情,怎么说他也得让万商宫管事的出来接人呀。

    金执事打量他一眼,冷冷道,“滚开!”

    金执事现在绝对是整个三途黑市最愤怒的一人,不为别的,只因为如果三途黑市的赌场生意砸了,那他的钱庄也基本可以关门大吉了。

    他的心情阴郁得像是暴风雨前的天空。

    他过来找程叔和大长老,却被告知他们还都还赌场那边,他正要赶过去,看看情况。

    徐东临可不是好欺负的,“怎么说话的?你知不知道她是谁?”

    徐东临让开一步,想让金执事看到公主,谁知道金执事却借他让开之机,走了出来,还随手甩上门。

    徐东临自是不能让狄族的人欺负,更不允许狄族的人在公主面前这么放肆,他立马要动手,然而韩芸汐一个眼神拦下了。

    “金执事,我有一事相求,还望行个方便。”韩芸汐客气地说。

    金执事自是感觉到徐东临在背后要动手,他打量了韩芸汐一眼,并没有认出韩芸汐正是前几日在赌桌上观战的看客,更不知道韩芸汐的身份。

    “我不认识你。”赌桌之下,金执事其实并非是个客气的人。

    “我认识宁承便可,我行动不方便,劳烦你送我进去。”韩芸汐还是客气地说,“我有事和你详谈。”

    在去黑楼的路上,她和龙非夜了解过这个金执事的来头,知道金执事是自小被卖到万商宫为奴的身世。

    既然万商宫是云空商会的财库,而云空商会是狄族的钱袋子,那么拿下这里的人便是她掌控狄族的根本了。要掌控万商宫,总得找人了解清楚万商宫那些长老们不愿意告诉她的一些情况吧。而金执事是一个很不错的人选,在这里撞上了,正好可以问一问。

    金执事没回答韩芸汐,特不屑的冷笑了一下,转身就走。宁承桃花运可不比他差,尤其是在这黑市里,很多和宁承有过一面之缘的女人,经常主动送上门来,但是大多进了不这个大门。

    见金执事如此无礼,徐东临立马飞掠到他面前去,拦下,“你笑什么?你知不知道她是谁!”

    金执事眼底掠过一抹不耐烦,他见过不少女人主动上门来求的,却没见过还带侍卫拦人的。如果他没看错,这侍卫的武功还非得了得!

    金执事一般撞见这种女人都不理睬的,可今日心情不好,又见徐东临如此强悍,他冷冷道,“断腿了还想爬宁承的床,回去做梦吧!”

    事实证明,一贯沉静内敛的金执事刻薄起来,并不输女人。

    韩芸汐愣了……

    徐东临怒得直接拔剑,要是让殿下听到这话,金执事估计要被五马分尸,他这个护送着也难逃其咎。

    虽然韩芸汐戴着面具,但是,程叔还是一眼认出她了。这个时候坐着轮椅到门口来的,也就韩芸汐了。

    金执事见徐东临拔剑,他便也要抽出匕首,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宁静的声音。

    宁静就站在不远处,叫了一声,“韩芸汐!”

    金执事只觉得这名字非常熟悉,却又一时间想不起来是谁。宁静很快就跑到韩芸汐面前,“冷声,韩芸汐你伤了我哥!”

    虽然韩芸汐戴面具,但是宁静从守卫那得知她坐轮椅,所以,她一猜就对。

    这个时候金执事终于想起来“韩芸汐”是谁了,他缓缓转头朝韩芸汐看去,也愣了。

    很快,他的嘴角就抽搐了起来,似乎想说话却又说不出来。

    原来……原来这个女人并不是来对宁承投怀送抱的,而是宁承的……主子!

    韩芸汐由下而上,瞥了金执事一眼,也就没理睬,朝宁静看了去。

    金执事却觉得背脊发凉,无比恐怖。据他了解韩芸汐这个女人有仇必报,从不吃亏,而且手段狠绝,毒术残忍。

    她既是宁承的主子,那说明他的卖身契最终是属于她的。

    乖乖,他似乎得罪她了。

    韩芸汐看着满脸愤怒的宁静,眼底一片复杂。

    “你说,是不是你伤我大哥的,你安的什么好心!你为什么和龙非夜在一起?你帮龙非夜对付白彦青吗?韩芸汐,你怎么……”

    宁静还未质问完,韩芸汐便打断了,她低声问了一句,“宁静,狄族现在你管事?”

    宁静正要回答,韩芸汐却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宁静忽然就安静了下来,心中的怒火似乎和周遭的空气一样,凝固住了。

    韩芸汐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她刚刚那么问又是什么意思?

    “如果是你管事,我想唐门的事情,我应该找你谈谈。”韩芸汐又道。

    这话一出,宁静立马领会到韩芸汐刚刚那个眼神的意思,韩芸汐再暗示她,她没有资格担任狄族的管事,因为在唐门这件事上,她出卖了狄族!

    宁静死死地盯着韩芸汐看,既心虚,又愤恨,更不甘心!

    韩芸汐凭什么这么威胁她?韩芸汐比她还清楚唐门和龙非夜的关系,韩芸汐还有脸回来?身为西秦公主的她,责任心在哪,廉耻心在哪?

    “你……”宁静欲言又止,她气定神闲地走到韩芸汐面前,俯身下来,双手撑在轮椅负手上,唇几乎是贴着韩芸汐的耳朵,“公主殿下,你想怎样跟我谈唐门的事情呢?”

    金执事和徐东临看着她们,表情各异,这个两个女人之间的硝烟味好浓好浓。

    女人之间的战争本就可怕,何况是两个如此强势的女人?就是金执事都颇有兴趣,想探究探究宁静凭什么敢这么跟西秦公主叫板?

    回想起宁静当初在医城痛斥她的样子,又见此时宁静眼中的愤恨,挑衅,韩芸汐脑海里忍不住浮现出她一身嫁衣嫁给唐离时的娇美模样。

    她想不明白,宁静当初在医城,为何没有将唐门和龙非夜的关系告知宁承?她明明有机会的!这个问题,她之前也问过龙非夜,龙非夜问了唐离,唐离说宁静有一己之私,想逃离狄族。

    韩芸汐并不清除唐离这说法是自己的推测,还是从宁静嘴里问出来的。

    她不太相信宁静这么倔,这么烈的女子,会因为一己之私出卖狄族。这个“一己之私”到底是什么?

    她为什么要逃离狄族呢?据韩芸汐了解,宁静是狄族的女子里最出色的一位呀。

    宁静这么反问韩芸汐,韩芸汐听得出宁静语气里的嘲讽和质问。

    “宁静,你打算在大门口和我讨论唐离的事情吗?”韩芸汐认真问。

    宁静轻哼,一言不发地推开,亲自推韩芸汐的轮椅,将她推进门。

    韩芸汐挥手示意徐东临离开,金执事见状,也顾不上询问宁静赌场的事情,趁机就溜了。

    进门之后,韩芸汐便开始试探,“唐离呢?被你们关了?你们打算拿唐离去要挟唐门吗?”

    宁静避开了这个话题,反问道,“韩芸汐,身为西秦公主你不仅隐瞒唐门一事,还和龙非夜厮混在一起,被龙非夜所利用。我若是你,就干脆不来了!你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