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06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2018-06-21 09:38:19Ctrl+D 收藏本站

    宁静没想到韩芸汐会这么直接地承认自己和龙非夜的“奸情”,更没有想到韩芸汐会这么直白地问她。

    她怔着,原以为那份感情这辈子都不会有人过问,原以为那份爱意会随着她和唐离彻底决裂,而深藏在记忆中。她真的没有奢望过,会有人懂。

    可是,有人懂又怎么样

    爱呀

    若不爱他,怎么会允许自己怀上他的孩子若不爱他,岂会至今还不揭穿他和龙非夜表兄弟的关系

    可是,这份爱是不被允许的。一如她腹中的孩子,只能隐姓埋名,注定不会得到祝福。

    “我不爱他”宁静拒绝承认。

    韩芸汐蹙起眉头,毫不客气,“宁静,你胆小得让我瞧不起怎么,敢爱不敢承认”

    “我没有”宁静依旧拒绝。

    “好,我现在就去杀了唐离反正他落到狄族手上,又绝不会出卖唐门,早死早超生”

    韩芸汐说着还真要喊人,宁静疯了一样冲过去,死死捂住她的嘴巴,不知道的必会以为宁静要谋杀韩芸汐的。

    韩芸汐使劲的推开宁静地手,怒声质问,“你还不承认你既然怕,干脆别爱了”

    “韩芸汐,你以为感情是谈判,能说不就不的吗”宁静终是崩溃,她跌坐在地上,眼泪就像掉线的珠子,一颗颗落下,“我爱他韩芸汐,我爱唐离,很爱很爱他,可是我不能我不能再背叛我哥哥了,我都把我哥哥害成那样了我不能爱他了我不敢爱他了”

    委屈和自责涌上心头,泪水打开了口子,早已决堤。即便有哥哥有姐姐,可是自小到大就不曾被照顾,被疼惜过。兄弟姐妹之间,除了责任就只有深藏在心底的那份亲情,那份相互疼惜。自小女扮男装,很多时候,她都快忘记了自己是个女子。

    直到她遇到唐离,不管她怎么使唤他,怎么折腾他,甚至是打他骂他,他都一直笑呵呵地,无微不至地护着她,骂不反口打不反手。虽然一直都知道,这不会是真的, 虽然一直都有戒备之心,可是,她终究还是迷恋上被护着,被疼着的感觉,终究还是爱上那个男人,依赖上那个男人。

    一开始,韩芸汐还冷着脸。可是,渐渐地,她的心都被宁静哭碎了。

    爱一个人而不能爱,这种痛苦与辛苦她知道的,她太懂了。

    韩芸汐轻轻抱住宁静,让宁静埋头在她腿上,她淡淡说,“宁静,不哭了。你记住,你喜欢谁,不喜欢谁,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没有什么能不能的。只有愿意跟不愿意。”

    宁静忽然推开韩芸汐,她泪流满面,非常激动,“我不能不能韩芸汐,你不能,不可以我们不能这样辜负狄族,不能这样伤害宁承”

    “我没有伤害他那是一场意外”韩芸汐的心情也波动了起来,“宁静,东西秦有一份秘密的止战协议,带摆平了风族,我便会回到狄族,作为西秦公主和狄族共进退,哪怕需要我上战场,和龙非夜兵戎相见,我也在所不辞我没想辜负宁承的忠诚”

    宁静非常意外,“我不相信”

    “程叔应该清楚这件事,不信你可以去问他”韩芸汐认真说。

    宁静无法理解,“为什么”

    “为什么”韩芸汐这才发现,其实宁静也是个傻姑娘呀她反问道,“因为感情不是谈判,不能说不爱就不爱了。因为,我和你一样,都是西秦之人,都背叛不了狄族这些年来的忠诚。所以,既要勇敢地爱,也要勇敢地肩负起责任。”

    韩芸汐脸上掠过一抹苦笑,“宁静,即便不得善终,但至少轰轰烈烈,真真切切地爱过,努力过,不是吗我和龙非夜约定过,我们兵戎相见,但不刀剑相向。”

    她一边解释,一边取出了一样东西来,那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东秦的传国玉玺。

    宁静震惊得目瞪口呆,眼泪都戛然而止了。

    “龙非夜给我的,待我离开他那日,我再还给他。”韩芸汐明明是笑着说的,可也不知道为什么,眼眶忽然就湿了。但是,她很倔强地忍住了眼泪,依旧笑得坦然,笑得自信。

    “宁静,你知不知道我和龙非夜对付白彦青是为了什么为了救顾北月为了查清楚大秦帝国当年内战的真正原因当年内战的起因,东秦和西秦的说辞出入极大,这可能会是一个误会你明白吗”

    “这”宁静非常意外。

    “宁承一直认为龙非夜在骗我,利用我。”韩芸汐谨慎地收起东秦的传国玉玺,又道,“宁静,你和我们一道查清楚当年的真相。这是你和唐离在一起唯一的机会。”

    宁静的手不自觉抚摸上隐藏在宽大衣裙之下的微隆的小腹上,这岂止是她和唐离的机会呀,这更是这个无辜的孩子的机会。

    “韩芸汐,你凭什么肯定我相信你,帮你”宁静反问道。

    “因为你我的处境是一样的。”韩芸汐认真说,“与其藏着掖着痛苦,不如放手一搏,结果再坏还能坏过你现在的处境”

    宁静的视线缓缓落在韩芸汐袖口,东秦的传国玉玺就藏在那个袖中,她一动不动芸汐都生出了戒备心。

    她跟宁静也算是掏心掏肺了,宁静不会卖了她吧,宁静要把玉玺的事情捅出去,龙非夜的麻烦就大了。

    “宁静”韩芸汐怯怯地问了一句,她希望自己没有,没有估计错宁静和唐离之间的感情纠葛。

    这时候宁静才缓过神来,自嘲地笑了笑,“韩芸汐,我们的处境不一样。龙非夜宠你,可是唐离”

    她的笑,无比苦涩。

    她爱上了自己的敌人已经够可笑了,却还是单相思。

    “唐离不爱我”宁静勇敢地说了出来。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唐离那小子的心思她可摸不透,若非今日试探出宁静的心思来,她还觉得宁静配不上唐离呢,如今她倒希望唐离莫不要辜负了宁静一片真心。

    韩芸汐正沉思着,谁知道宁静却抹干净眼泪,认真道,“韩芸汐,我赌一把”

    “唐离他”

    韩芸汐话还未说完,宁静就打断了,“我爱他便可。我只有一个条件。”

    宁静,果然是狄族女子中最勇敢的一个人。

    “什么条件,尽管说。”韩芸汐笑了。

    “不许再牺牲狄族任何利益”宁静认真说。

    “我懂。”韩芸汐点了点头。

    “说罢,我能帮上什么忙。”宁静爽快地问。

    “帮我掌控万商宫,在你哥回来之前,我要狄族服我,而非敬我公主的身份。”韩芸汐认真说。

    “你想趁我哥回来之前,执掌狄族”宁静何等聪明呀。

    “是”韩芸汐落落大方承认,“你哥落在白玉乔手上,狄族就危险了。”

    “韩芸汐,你怀疑我哥会背叛西秦吗”宁静怒了。

    “我怕他太失望,被挑拨离间了。”韩芸汐淡淡道。

    “我哥不会”宁静怒声,“我以我的性命担保,我哥不会背叛西秦韩芸汐,你知不知道,几十年前,狄族还不清楚西秦皇族有遗孤在世,狄族亦以为西秦帝国复仇为己任,并没有停止寻找黑族离族之辈。韩芸汐,没有人会亲手毁掉自己的信仰的。”

    “宁承不会,可其他人呢狄族中有诸多五长老之辈,可也有大长老之类。不是吗”韩芸汐认真道,“宁静,我时间不多。龙非夜还有一计能把白彦青引出来,我希望能光明正大,以西秦公主的名义同他联手,对抗白彦青,公开提出对大秦帝国内战的质疑。”

    其实那天龙非夜没有把话说直,但是懂他的让步。龙非夜给了她两个选择。

    一个是,她够在十天之内,执掌狄族,让狄族众人听命与她,接受和东秦联手,共同对付风族,质疑当年那场内乱。

    一个是,他来带她走,他们二人私下去对付白彦青,拒绝狄族的参与。若狄族抓不住白彦青,也就威胁不了君亦邪。北历那边的争斗,狄族输定了。

    宁静沉默了许久,最后告诉了韩芸汐一件非常关键的事情。

    她说,“韩芸汐,因为药材买卖失势,这两年云空商会亏损相当严重。还有,中南和江南商贾之地被中南都督府掌控住,云空商会最赚钱的行业都讨不到什么好处。虽然天宁国库被我们掌控住,但是这些年来战祸不断,天宁国库其实没剩多少银子。”

    她停了片刻,索性豁出去直说了,“韩芸汐,云空商会如今不过是个空壳子,早就大不如前了。赌场和竞拍场成为是狄族财库的根本。这两个场子一旦被毁了,一年之后,狄族必定撑不住庞大的军费开销。”

    韩芸汐太喜欢宁静这妹子啦,和聪明的人合作果然轻松。宁静一语道出了关键。

    韩芸汐本就有心借万商宫这一回的风波,掌控住狄族的钱袋子,如今,她是押对了。

    “现在两个场子是什么情况”韩芸汐连忙问。

    宁静正要回答,侍从却过来了,宁静连忙抹干净脸,整理好衣服。

    只听侍从禀告,“静小姐,唐离吵着要见你。”

    本书来自  bookhtml222248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