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07章 底气,狮子大开口

2018-06-21 09:38:19Ctrl+D 收藏本站

    唐离要见她

    宁静很果断地回答,“告诉他,不见顺便告诉他一声,让他死了逃跑的心。 他逃不掉的”

    韩芸汐笑而不语,她怪想念唐离的。她问道,“你不过去,我过去了”

    “你想干什么”宁静紧张起来。

    “跟他闲聊几句,我跟他投缘,话多。”韩芸汐笑道。

    “你觉得他现在还会跟他投缘吗别忘了你的身份。”宁静冷冷提醒。

    “打个赌吗”韩芸汐问道。虽然她被公开身份之后就再没见过唐离了,也不知道唐离什么态度,但是,她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唐离自小就崇拜龙非夜那个当哥哥的,更不敢违逆。

    龙非夜都认她,唐离敢不认她这个嫂子

    宁静一点兴趣都没有,冷冷道,“我们的事你别说出去,你要去自取其辱,我也懒得拦你。我去竞拍场那边瞧瞧,这场事幕后的真凶,没那么简单。”

    宁静说完就要走,韩芸汐却急急拦下,“问你个事。”

    “说”宁静很爽快。

    “顾七少和沐灵儿人呢”韩芸汐认真问。白玉乔从顾七少手里落到宁承手里,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顾七少给她回信明明说一切安好的。难不成这信有诈

    “顾七少早离开了,沐灵儿在金执事那。你自己去找。”宁静说完,转身就走。

    韩芸汐有些意外,宁静这话的意思是顾七少和沐灵儿都在三途黑市里。那顾七少走了,为什么沐灵儿会落到金执事手上

    顾七少这家伙又把灵儿丢了韩芸汐追出去想问过究竟,可惜宁静已经走远了。

    韩芸汐顾不上去见唐离,她要找金执事,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上哪里去找人,她立马令人去把五长老请过来。

    这万商宫里,除了宁静,就五长老能让她完全放心了。

    五长老一过来就把顾七少和沐灵儿这些天在赌场里的事情说了出来,虽然五长老不知道宁承伪造了信函一事,但是,韩芸汐也猜得出事情的始终了。

    “公主殿下,宁主子软禁沐灵儿,必是对你有误会。如今误会解开了,属下这就派人去把灵儿姑娘带过来。”五长老恭敬地说。

    韩芸汐点了点头,谁知道,没多久仆从便来报,说金执事不放人。

    “岂有其理属下亲自过去。”五长老气呼呼地要走,韩芸汐却拦下,他问道,“宁承为何把沐灵儿软禁在金执事那边”

    金执事的卖身契虽然还在万商宫,他也担任千金厅的执事,可是,金执事的东坞钱庄却是自己的势力范围,独立于万商宫之外的呀宁承要软禁沐灵儿,也是软禁在万商宫的势力范围之内,怎么会让金执事带去东坞钱庄。

    五长老答说,“公主殿下,金执事和宁主子既是主仆,亦算朋友,此事,属下并不清楚,属下去把程叔叫过来,程叔应该晓得。”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复杂,淡淡道,“金执事的卖身契在何处”

    “万商宫的奴才是统一管理的,卖身契都存放在库房中,但是,金执事比较特殊,卖身契一直都是宁主子自己收着,属下也不知道在何处。”五长老说着,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宁主子也未必会随身携带,程叔或许知道,属下赶紧去把他找来。”

    “不必了。”韩芸汐拦下,“你带我去东坞钱庄走一趟吧。”

    五长老对韩芸汐是绝对的服从,什么都没多问,二话不说就推她出门,走了小道。

    这个时候,屋顶掠过一抹黑影,尾随他们而去。这黑影除了徐东临还会有谁殿下吩咐了,无比主,一旦公主离开万商宫,就必须向他禀告行踪。

    韩芸汐要去东坞钱庄,而此时,程叔就和金执事在钱庄的后院喝茶。

    “赌场的买卖你是不要想了,我敢在这里打包票,万商宫是救不活赌场的。呵呵,就是金翼宫和东来宫也没那本事。”程叔严肃地说。

    赌场的情况金执事掌握得差不多,以他的判断,三途黑市的赌场买卖至少在两年的时间里是做不起来了。金翼宫的人把赌场里所有出老千的法子全都桶了出来,谁还敢来玩呢

    金执事喝着上等的好茶,没出声。

    程叔又道,“如今公主回来了,你跟宁承的约定也已作废。呵呵,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输给顾七少那张不封顶金卡,是讨不回来的。金执事,这一回你亏定了”

    其实,不必程叔提醒,金执事在得知韩芸汐身份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跟宁承的那笔买卖亏定了。

    由着程叔分析,他缄默不语。

    “哎,亏就亏吧。区区一张不封顶金卡,东坞钱庄自是亏得起。只是”程叔等了好一会儿都没说下去。

    金执事撩了撩细碎的刘海,露出额头上的伤疤,问道,“只是什么程叔跟我,什么时候这么见外了。”

    程叔轻叹,“只是,你软禁了韩芸汐的妹妹,之前又在万商宫门口那般开罪她只怕软禁沐灵儿一事,她不会那么容易算了的。”

    金执事心下纳闷不已,程叔专程过来,一而再挑拨他和韩芸汐,到底是和目的宁承对西秦可是忠心耿耿,他出了事,程叔这是想干嘛呢

    金执事掂量了一会儿,淡淡说,“程叔,既这么见外,那就请回吧。”

    程叔非得没生气,反倒笑起来,“金子,程叔就喜欢你这性子,直接”

    金执事没做声,他平素就是个寡言之人。

    程叔俯身过来,低声同金执事言语,三两句话就把买卖说清楚。

    程叔要金执事以沐灵儿为筹码,跟万商宫要一笔巨资,一旦事成,程叔便会将卖身契还给他。

    金执事何等聪明的人呀,一下子就意识到程叔要趁着宁承不在,刁难韩芸汐。

    韩芸汐今日在大殿门口和宁静的冲突,加之程叔这种态度,金执事多少也猜到韩芸汐这位公主并没有真正在狄族站稳脚。

    宁承不在,狄族里未必有人服韩芸汐。

    金执事对这些事仅限于好奇而已,他最关心的是他的卖身契。

    “怎样,我的卖身契在程叔手上”金执事问道。

    程叔立马取出一份手抄本来,“瞧瞧,有无出入”

    金执事一见那东西,沉静地脸色便微微变了,当年的卖身契是他亲手写的,画了押,上头的每一字,他都知道,就连画押的位置,他也记得一清二楚。

    但是,手抄本并不能证明他的卖身契就在程叔手上,以程叔的身份,要见到这东西也不是不可能。

    金执事淡淡道,“程叔,能给我卖身契,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但是,我要本。”

    程叔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好,明日一早我取来给你必韩芸汐很快就会知道沐灵儿在这里,你心中要有个数。”

    “那是自然。”金执事淡淡说。

    程叔匆匆从后门离去,几乎是同时,五长老推着韩芸汐被邀入客堂中。

    “主子,万商宫的五长老来见,还带了一个坐轮椅的女子,属下不清楚她的身份。”侍从如实回答。

    金执事微微一愣,很快就回过神,他低声,“灵儿,别让她乱跑。一定不能到客堂来。”

    侍从领命而去,金执事才快步往客堂去,一路上他都低着头,眼底一片阴影,不知道思索着什么。

    虽然金执事对韩芸汐的身份有所忌惮,但是,他仍是保持一贯的沉静,甚至有些冷漠。

    “公主殿下大驾光临,不知有贵干”他淡淡问,挥手意识仆从上茶。

    “听说你不肯放了我妹妹,我只能亲自上门来讨了。”韩芸汐很直接。

    “为了卖身契宁承怎么跟你约定的,为什么允许你把人带到这里来”韩芸汐问道。

    “宁承当初答应我的,难不成公主也认”金执事反问道。

    “不认,就是问问。”韩芸汐笑道。

    “那我也没说的必要。”金执事并不客气,若非程叔提醒,他还真没想到他还有一个沐灵儿可以跟韩芸汐谈条件。

    程叔能不能拿出卖身契的真本来,还是个未知数,而且,就算程叔私拿了卖身契给他,他毁了卖身契又如何万商宫是不会承认的。圈子里的人大多知道他是万商宫的奴,他要走,岂能偷偷摸摸走他必要光明正大的离开。

    虽然眼前这个女人并没有在狄族站稳脚跟,但是,他宁可把筹码押在这个女人身上,也不会押在程叔那种小人身上

    “不必说了就说说现在你要怎样才肯放了我妹妹吧。”韩芸汐一脸轻松,似乎这并非一件多大多难的事情。

    不得不说,韩芸汐这等态度,让一贯沉稳的金执事都有些心慌,但是,他很快就淡定。

    “公主殿下,我要的条件很简单,把卖身契还给我。一手交货,一手交人。”金执事说着,又补充了一句,“对了,沐灵儿坑我的那张不封顶金卡,也得还给我。”

    韩芸汐蹙起眉头来,“金执事,我听说你当初想把整个东坞钱庄都给宁承,就为换一张卖身契宁承没答应你”

    “呵呵,所以,沐灵儿那丫头还是很值钱的。”金执事淡淡笑道。

    韩芸汐亦笑,“不不,灵儿丫头再值钱,也没有金执事你值钱呀要不这样,你把沐灵儿放了,把东坞钱庄也交给我,我下个命令,就说你那卖身契作废了。至于你和宁承之间有什么约定,也都作废了,如何”

    这话一出,别说金执事,就是五长老都一脸愕然。

    这不是狮子大开口,是什么呀她哪来的底气呀

    本书来自  bookhtml222248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