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15章 不够努力就卖力吧

2018-06-21 09:38:09Ctrl+D 收藏本站

    龙非夜压根就没有要去西周,他早就想好了过来见韩芸汐的借口,谁知道又等了一晚上。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等就罢了,居然还目睹了她不让侍女伺候,自己拖着双腿泡澡,还偷偷走了好几步。

    他没理睬韩芸汐已经算不错的了,韩芸汐要是再惹恼他,他估计会直接将她抱走,放在东来宫里软禁起来,好好养着,直到双腿完全康复才放她出来。

    龙非夜没理睬,韩芸汐也没有惹恼龙非夜,而是撒娇起来

    “龙非夜,你骗人的吧你舍不得我对不对”

    在龙非夜阴沉的注视下,韩芸汐挽住他的手臂,一句话就让龙非夜的眼神全变了。他避开了她的笑意盈盈的目光。

    “对不对呀”韩芸汐依偎过去,柔声问。

    龙非夜轻咳了两声,没回答,韩芸汐还以为要跟他周旋一会儿,才能让他消气呢,没想到这么简单。

    她实在学不了发嗲的语气,声音柔柔的问,“龙非夜,我们打个赌吧。”

    就韩芸汐这温柔的声音,龙非夜再滔天的怒火也瞬间熄灭了,就算是钢铁铸造的心也瞬间被她叫柔了,叫化了。他低头,都有些慌,有些手足失措了,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她。

    这个时候,不管这个女人跟他提什么要求,他都一定会答应。这简直就是他的死穴

    韩芸汐也没提什么要求,她拉扯他的手臂,不依不饶地问,“龙非夜,赌不赌呀”

    “好。”他立马答应,都不知道赌什么呢。

    “我赌你明日还会来找我”韩芸汐说完,终于忍不住爆笑起来。

    龙非夜总算从她的温柔里缓过神来,后知后觉这个女人在嘲笑他呢昨晚上还瞒得过去,他今夜又来,再完美的借口,韩芸汐也不会相信的。

    也就被这个女人嘲笑,他没生气,忍俊不禁,还跟着乐。

    “龙非夜,你呢你赌什么”韩芸汐又问。

    她赌他明日还会来找她,那他当然得赌他明日不会来了。如果他想赌赢,他明日还真得忍着,别来。

    韩芸汐这是吃定他,赢定他的节奏呀

    “好呀,你连我都坑”龙非夜无奈的微笑中,满满的全是宠溺。

    “我哪有是你自己心甘情愿要跟我赌的,我又没逼你”韩芸汐理直气壮地反驳。

    韩芸汐一开始只是怕他生气,可见了他反应便玩心大起。她真的不容易呀,跟了他那么久,被欺负了那么多回,总算是摸到他的死穴了。

    龙非夜无法反驳,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女人,让人又爱又恨呢他恨得牙痒痒的,爱得恨不得将她吃拆入腹。

    他二话不说直接将依偎在他身侧的韩芸汐推到在榻上,他一个敏捷的翻身立马就将韩芸汐欺在身下。

    这个动作似乎久违了。

    韩芸汐双手急急抵在他胸膛上,逼开距离,“龙非夜,你不能耍赖,你答应要赌的”

    “你赢了”龙非夜大笑起来,“说吧,想要什么。”

    这个男人爽朗笑起来的样子,比绷着脸还要好久没这么近距离韩芸汐不自觉认真地打量起他的脸来,剑眉星目,鼻如悬胆,真真的俊美。越是近距离越觉得他好真实,韩芸汐忍不住轻轻抚摸龙非夜的脸庞,这才觉得眼前的人真实,这才觉得与他相爱,得他宠爱并非梦一场。

    玩笑的心不自觉安静了下来,她柔柔地问,“龙非夜,我赌赢了,就罚你后日就也来找我,好不好”

    龙非夜愣了下,很快嘴角的弧度就更大了,韩芸汐轻轻抚着他上扬的嘴角,感受着他真真切切的存在。

    太美好了,总会觉得这是一场梦呀

    龙非夜没有回答,垂着眼手,由她轻抚,当她的手指不经意划过他的唇时,他便一口含住。

    韩芸汐笑了起来,龙非夜可没空跟她笑,他安安静静地沿着她的手指吻了下来,流连过她的玉臂来到肩头。

    “非夜”韩芸汐柔柔唤了一声。

    “嗯。”

    他的声音本就低沉,染了qy后又低了三分,就这么“嗯”一声,便像是魔咒,让韩芸汐的身和心都躁动起来。

    好听的声音会让人耳朵怀孕,这大抵说的就是龙非夜这种吧。

    他从她肩头一路挑拨下来,韩芸汐在也把持不住,浑身都颤栗起来,而当龙非夜攀上峰顶,韩芸汐终于受不了了,抱住他又是求饶,又是索求,好不矛盾。

    面对她的矛盾,龙非夜绝对是霸道的。他挥手拂落纱帐,如她所求,卖力地取悦她,满足她。

    昏暗中,失控的惊叫,暧昧的低喘交织在一起,映在纱帐上的两个影子亦是交织在一起,时离时合,那节奏简直令人呼吸都能停止

    韩芸汐有种灵魂都要被贯穿的感觉,当两人都平静下来,龙非夜迟迟都不愿意退开,她抱着他,又好笑又好气,“你还想怎样”

    “一百步,没得走了吧”龙非夜慵懒懒地问。

    韩芸汐这才意识到他们之间的距离为负,她羞得本就潮红的脸颊又红了几分。

    “你下流”她娇嗔。

    龙非夜埋头在她肩窝里,无声无息地笑。韩芸汐推了他好几下,他还是不动。其实,很多时候她也是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的,且让他赖着吧。

    相拥,不仅仅是拥抱在一起,还是相互拥有,她也就只有在抱紧他的时候,才会感觉漫漫长路,不会孤独。

    刚刚那么近的打量他的脸,都没有此时此刻来得近,来得真切。

    圣经了说,“我见日光之下所作的一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韩芸汐想,所谓真实,只有一个定义,那就是拥有拥有了才叫真实

    韩芸汐在走神,龙非夜终究还是退开来,他随手抓来丝被缠身,哪怕一个随意的动作,都那么好。韩芸汐这才左手虎口上那个咬痕已经成疤了。

    伤疤为上下两道,半弯月牙形,为暗褐色。有些咬痕虽然留疤了,但是还是会随着时间长而渐渐淡化掉,可是,像龙非夜手上这咬痕这么深,除非是有奇药,否则一辈子都留着。

    伤疤都成功留下了,韩芸汐还能说什么呢她拉来龙非夜的手,细细打量。

    “龙非夜,如果什么呀”

    胎记其实是上辈子情人的咬痕,如果后面的话,她一直好奇着。

    龙非夜笑而不语,韩芸汐缠过来,她找就抓到他的死穴了,柔柔地求,“你说嘛。”

    谁知道龙非夜还是不告诉她,他之前就铁了心不那么早告诉她的。

    韩芸汐不死心,索性真的撒娇起来,嗲声地求,“龙非夜,你就告诉我嘛,你说嘛说嘛”

    她一边求,还一边在他怀中乱蹭,龙非夜所有免疫全都失效了,再坚定的心也经不住她这么嗲的声音呀

    他向来反感这种声音的,可偏偏招架不住她的,她要再这么纠缠下去,就算天亮了,她都未必下了得这张床了。

    “好了好了,我告诉你。”

    龙非夜一投降,韩芸汐立马停止纠缠,龙非夜立马就有些后悔了,其实,被她多纠缠一会儿,也是可以的。

    “说。”她认真起来。

    “胎记其实是上辈子情人的咬痕,如果这辈子到死,咬痕都没有消失,就一定会变成下辈子的胎记”

    龙非夜停了片刻,笑了起来,“韩芸汐,下辈子你要见到这咬痕,可得认得我。”

    挺美的传说,可为什么韩芸汐听得想哭呢她沉默了半晌,忽然伸出手去,“龙非夜,你咬,狠狠地咬”

    明明就不相信这么荒谬的传说,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特想也留一个属于他的痕迹。

    龙非夜拒绝了,“放心吧,若真有下辈子,就算没胎记,我也认得出你。”

    所以,他到底是信,还是不信呀

    韩芸汐蹙着眉头睨他,总觉得要说些什么,可是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她非夜,着,忽然就抱紧了他。

    要什么下辈子这辈子若能白首不相离,执掌天下也好,材米油盐也罢,那便是永生永世了。

    韩芸汐不喜欢“下辈子”这个话题,她说,“龙非夜,我告诉你个喜事。”

    “喜事”龙非夜很意外。

    “宁静有了,四个多月了。”韩芸汐低声说。

    龙非夜笑了笑,“唐离这小子

    “你要当伯伯啦”韩芸汐又道。

    龙非夜虽然替唐离高兴,可没韩芸汐那么开心,他面无表情地朝韩芸汐的肚子

    他一言不发,韩芸汐也知道他在想什么。

    龙非夜知道她知道他什么意思,所以,等着她说话呢。

    半晌,韩芸汐冒出了一句,“天快亮了。”

    言外之意,他得走了。

    龙非夜煞是认真地叹息起来,“还不够努力呀”

    几年前,他和她赴宫里的家宴,当时的太后质问过韩芸汐的肚子,龙非夜说了,会回去努力的。

    龙非夜下榻来,很快就收拾下要走,韩芸汐实在忍不住,拉住他的手,“非夜,还不是时候。”

    “我知道。”龙非夜淡淡道。他阻止得了百里元隆,却阻止不了韩芸汐自己。

    她事后都会有防范措施,他其实一直都是知道的。

    这个时候,确实不时候要孩子。他都还未兑现给她的承诺,如何能让她多一份责任他,确实不够努力

    本书来自  bookhtml222248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