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19章 就像是胎记

2018-06-21 09:38:04Ctrl+D 收藏本站

    韩芸汐去宁静那边并非找宁静,而是找沐灵儿。

    她过去的时候,沐灵儿正在帮宁静熬药,除了七哥哥之外,沐灵儿长这么大就不曾如此细心的伺候人过。

    “灵儿,我问你个事情。”韩芸汐低声说。

    “什么事呀?”沐灵儿好奇地问。

    “有没有药,能……”韩芸汐想了一下,直接说,“有没有什么药能让伤口留疤的?”

    “你要让谁留疤呀?”沐灵儿更好奇了。

    “你就说有没有。”韩芸汐急急问。

    “有是有,可是……”

    韩芸汐都不管“可是”什么,立马就跟沐灵儿讨,“帮我配一份,马上要。”

    龙非夜咬在她胸口上的咬痕,只是有痕迹,并没有见血,这种咬痕顶多一天就会消失。她的时间不多了。

    沐灵儿的目光更诧异了,“姐,你自己要用的吗?”

    沐灵儿这一声“姐”就这样不知不觉给叫习惯了。

    “不是!别人急用,你赶紧的!”韩芸汐心急地催促。

    “不管是你用还是别人用,都不能随便用的。有很多讲究的。”沐灵儿认真解释。

    韩芸汐这才冷静了一下,“有什么讲究,你赶紧说说。”

    “药量得看伤势的轻重来看的,而且,伤在不同位置,用的药也有细微的区别。还有,药量不同,留下的伤疤也会不一样。”沐灵儿解释了一番,认真问,“姐,你要给谁留伤疤呀?女人还是男人,你是不是审犯人呀?伤口处的皮肤本就脆弱,再用那种药,会很疼的,比在伤口上撒盐要疼一百倍呢!你要是审犯人,嘿嘿,我还能做点手脚,在药里加点辣椒油。”

    韩芸汐面无表情,冷幽幽地说,“我自己要用。”

    沐灵儿吓了一跳,“姐,你干嘛呢?”

    韩芸汐思考起来,该怎么跟沐灵儿说,才能既让她了解伤势情况,准确把握用药的分寸,又不必告诉她那伤口是咬痕。

    可她思来想去,似乎怎么说也不妥当。最后,她还是豁出去了,她让沐灵儿带她到一旁屋里,解开外衣让沐灵儿看她的伤口。

    昨儿深夜至今,也快一天的时间了,那咬痕已经淡了不少,但还是有清晰的轮廓。

    沐灵儿看呆了,视线只在那咬痕上停留了一会儿,很快就往周遭移,只见韩芸汐颈部,心口周遭竟全都是痕迹,淤青也有淤红的,深深浅浅都有。

    虽然未经人事,可是沐灵儿看得懂呀!这是绝对是疯狂过后的痕迹,包括韩芸汐胸口正中央那个咬痕。

    就咬痕的深浅判断,应该是昨夜留下的,所以……

    沐灵儿终于抬起头来,不可思议地看向韩芸汐,“姐,你昨晚上去**了?”

    沐灵儿说完又觉得不对,立马改口,“龙非夜昨晚上潜入万商宫了?”

    沐灵儿暗暗地想,龙非夜那么冷清的人居然能把她姐折腾成这样,这到底是怎么折腾的呀?

    沐灵儿的耳根子忍不住发烫起来,而韩芸汐的脸早就红透了,但是,她还是忽视了尴尬和羞赧,催促道,“你赶紧瞧瞧,该怎么用药。”

    “姐,你……你,你……”

    沐灵儿“你”了半天,才问出口,“这所有伤痕,你都想留下吗?”

    韩芸汐一愣,随即脸又红了三分,沐灵儿还不懂,这种痕迹根本不用留,因为经常都会有。就龙非夜那嗜好,几乎是每次都会有。

    “就这个,赶紧帮我想办法。”韩芸汐很努力地忽略尴尬,指着胸口上的咬痕催促。

    沐灵儿早就发现韩芸汐的脸红透了,她想,这姐姐为留下伤疤也是够拼的,脸都不要了。

    “姐,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沐灵儿一本正经地保证。

    韩芸汐看了她一眼,她也正好朝韩芸汐看来,四目相对,沐灵儿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她特想说,“韩芸汐,原来你也有这么傻的时候!”

    韩芸汐绷着脸,“你到底给不给药?”

    沐灵儿很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笑着问,“你要留多深的伤疤呀?”

    “越深越好,要那种到死都还留着的伤疤。”韩芸汐认真说。

    沐灵儿认真了起来,“姐,你到底要干嘛?那样很疼的!”

    “废话那么多作甚?赶紧配药!”韩芸汐不悦催促。

    沐灵儿还在犹豫,韩芸汐一个厉色的目光她就蔫了,她说,“那你得答应我一件事。要是龙非夜问起来,你别说这事是我帮你弄的。”

    “那当然。”韩芸汐说道。

    沐灵儿立马就去抓了一些药来调配,好几样捣碎了加入一些特制的药水捣成泥,最后才呈现在韩芸汐面前。

    “姐,这东西涂抹上去,你的皮肤会滋滋滋的烧起来的,非常疼。你还是考虑一下吧。”沐灵儿不得不提醒。

    “这种涂抹类的药物,对身体应该没有影响吧?”韩芸汐认真问。

    “没什么影响,就是会疼。你得忍着。”沐灵儿不放心,又强调了一遍,“是是特别特别疼的那种。”

    “帮我上药吧。”韩芸汐没有犹豫。

    沐灵儿反倒怯了,犹豫不决。

    “我自己来吧。”韩芸汐说道。

    “还是我帮你的。”

    沐灵儿拿来了一块毛巾,让韩芸汐咬住,才敢上药。

    她才涂抹了第一下,韩芸汐就咬紧了那毛巾,瞪大了眼睛,沐灵儿不敢动了,一室寂静,只听得韩芸汐胸口处发出了“滋滋滋”的声音。

    沐灵儿别过头去不敢看,可单单听这声音她都一身鸡皮疙瘩。她偷偷瞄了韩芸汐的脸一眼,只见她眉头紧锁,脸色煞白,眼底却隐着一抹坚持。

    很快,韩芸汐就拽沐灵儿的手,示意她继续。

    沐灵儿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上完药,疼痛也就渐渐过去了,韩芸汐坐在轮椅上,呼吸有些沉重。

    沐灵儿安安静静地瞅着她,有些走神,她心想,如果七哥哥咬她一口,她也一定能忍得住这种疼痛。忽然好希望七哥哥能咬她一口呀,咬脸上都行。

    等了好一会儿,疼痛全部褪去,伤口变得冰凉凉起来,韩芸汐大喜,“灵儿,感觉冰冰的,是不是成了!”

    “我瞧瞧!”沐灵儿也跟着紧张。她连忙帮韩芸汐清楚掉那些药渣,竟见韩芸汐胸口处的咬痕颜色深了不少,略深的褐色,乍一看还以为是胎记呢。

    虽然不好看,可是沐灵儿却好喜欢,觉得特别浪漫。韩芸汐对着镜子,轻轻抚摸这个咬痕,她想,这咬痕铁定比龙非夜手上那个深,指不定下下辈子都还会在。

    沐灵儿贼兮兮地笑起来,“姐,龙非夜今晚上就看得到吧?”

    韩芸汐装傻,当没听到,她说,“把纸笔拿来过,我写几个药方你瞧瞧。”沐灵儿一头雾水,这女人又想折腾什么呀?

    韩芸汐写下了三帖药方,沐灵儿一看便知道这药方都是治疗她的腿伤的。

    “这都是你之前服的吧?现在应该不用了。”沐灵儿说道。

    “你帮我瞧瞧,这些……这些……”

    韩芸汐纠结了很久,才继续说,“这些药,宁静能服吗?”

    “宁静的腿好端端的,干嘛吃这些药呀?”沐灵儿不懂。

    韩芸汐咬了咬牙,索性直接问,“这是我一个多月前服的,如果……如果我……”

    “姐!”沐灵儿忽然懂了,惊声,“你怀上了!”

    “嘘……”韩芸汐瞪人的目光是可以杀人的,可沐灵儿不怕,她压低声音,“真怀上了?”

    “我是想问你,我一个多月前服了这些药,现在如果准备怀孕,会有影响吗?”韩芸汐认真地问。

    沐灵儿这才知道怎么回事,她眼底掠过一抹复杂,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会儿便先认真看起药方来。最后,她给出一个答案,“都不影响。”

    “你瞧认真点。”韩芸汐对患者很慎重,对自己更慎重。

    “我确定!”沐灵儿在这种事上,不会错。

    韩芸汐轻轻吐了口浊气,也没再多说什么。沐灵儿却在她面前坐下,一脸狐疑地打量她。

    “看什么?”韩芸汐问道。

    沐灵儿没说话,拉起她的手来把脉,韩芸汐直接避开,“还没有。”

    “姐!”沐灵儿急了,“这节骨眼上,你想怀孩子?”

    “长老会那边还有事,我先走了。”

    韩芸汐避开了话题,要走,沐灵儿却不让,“姐,咱们好好谈一谈这事吧。”

    韩芸汐还是不谈,推开她要走。

    “姐,好歹我是你娘家人,咱们谈谈吧。”沐灵儿按住了她的轮椅,语气从未如此沉重过。

    娘家人?

    韩芸汐心头一咯,终究是妥协了。

    “姐,你们跟白彦青还有一战呢,凶险未卜;东西秦的恩怨,还不知道如何了结?”沐灵儿淡淡说,“姐,宁静那样子你也瞧见了,孩子都四个月了,还藏着掖着,难不成你要像她那样?”

    “龙非夜和唐离不一样。”韩芸汐反驳道。

    “你和宁静也不一样!”灵儿激动了,在她心中,韩芸汐永远都是理智的,成熟的,“姐,宁静都说了,待你们离开三途黑市,她也会离开。她能躲起来养着,躲起来生孩子,你能吗?”

    “姐,龙非夜现在就把你带回天山去养着,你办得到吗?”沐灵儿又问。

    韩芸汐若办得到,早在她和龙非夜误会解除之后,她就会躲起来了。这个世界上早就没有西秦公主了。那坚持了那么多年的狄族,该有多绝望?

    当初,龙非夜也说过气话不是,要她隐姓埋名留在他身旁不是?

    韩芸汐沉默着,她比沐灵儿还清楚“不是时候”,可是,她脑海里却一而再浮现出龙非夜落寞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