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20章 被金执事威胁

2018-06-21 09:38:02Ctrl+D 收藏本站

    韩芸汐向来坚定,能动摇她心者,却是龙非夜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全世界,就她知道,龙非夜那么清冷的一个人,会那么期待孩子。

    他高高在上,他富可敌国,他要风是风,要雨是雨,她能给予的真的不多。

    见韩芸汐不说话,沐灵儿数落起来,“腿都没好,这几日忙得三餐都顾不上,你还怀什么孩子呀?你要真那么想生,你就趁早把那姓白的解决了!把东西秦的恩怨解决了!要生多少随便你!”

    “姐,就算你十月怀胎撑得住,那孩子生下来后呢?”沐灵儿又问。

    或许,十月之后,东西秦和解,天下太平,龙非夜能陪着她享天伦之乐。

    或许,不必十月,不久之后,东西秦兵戎相见,一切未卜。孩子怎么办?是继续躲躲藏藏,遮遮掩掩,还是成为众矢之的,又或者成为两方争抢之物?

    “姐,你自己都不会武功,老是拖累龙非夜。你能保证有了孩子,不拖累龙非夜?他肩上的胆子够重的了。”

    沐灵儿把能说的都说了,可是,韩芸汐就是沉默着。沐灵儿看似冲动莽撞,可心比谁都玲珑剔透,若非这颗玲珑剔透心,她估计也被顾七少虐死了吧。

    沐灵儿知道自己说的这些,韩芸汐都懂,她是很难说服韩芸汐的。她犹豫了片刻,说了最后一句话,“姐,你我都是没娘的孩子,你该懂的。”

    这话,就像是一把刀,剜了韩芸汐的心。

    她岂止没娘呀,她连爹都没有!自小到大渴望的便是安定和陪伴。吃过颠沛流离,孤独无助的苦,所以,希望能给予孩子最好的一切。

    尽责,并非从拥有孩子的那一刻开始,而是从决定赋予生命的那一刻开始。

    韩芸汐还是没出声,她垂敛着双眸,推动轮子,缓缓出门去。

    沐灵儿没有追,她看着韩芸汐渐渐远去的背影,心没由来地疼了起来。

    韩芸汐,你到底做了怎样的决定?

    韩芸汐离开宁静的院子后,立马就去了长老会那边,虽然眉宇间尽是倦色,可是她的眸光清澈而坚定,犀利而精神,仿佛一切烦恼和矛盾都不曾有过。

    “五长老,康乾钱庄待会派人过来签订秘密协议,到时候你就代表万商宫把协议都签好。今晚上好好准备,明日一早就把消息放出去。记得跟竞拍场那边说一声,准备写好东西,明日开场后好好暖暖场子。”韩芸汐认真交待。

    “公主打算出行?”大长老好奇地问。

    “嗯,**那边的事不能拖了。程叔说得没错,万一被东来宫抢了先,咱们就别混了!我和程叔走一趟,你也一并去吧。价格方面如果谈妥了,咱们今日就把这事给办了!”韩芸汐说道。

    “这五亿的价格实在是……”大长老还是心疼银子呀。

    一直不做声的程叔立马开口,“大长老,你若再犹豫,咱们干脆别去了,且让东来宫买了去,到时候你就后悔吧!”

    大长老看了他一眼,不出声。

    程叔又道,“若宁主子在,必不会犹豫那么久!”

    这话,让所有人都感慨起来,宁承是出了名的果敢,确实不会多犹豫。若是宁承这个族长在,长老会也不必担那么大的风险了。

    “宁主子不在,公主在便可!此事,公主做主亦是一样的!”五长老这话一出,大长老更是无话可说。

    韩芸汐也没多说什么,和程叔,大长老约定了时间之后,才回屋去补眠。

    程叔准备好一切,见时间还早,便打算去竞拍场那边瞧瞧,谁知道,他刚出万商宫,就被人从背后一把圈住了脖子。

    “什么人?”

    程叔正要反手,背后那人便冷冷警告,“程叔,你动手试试?我立马就去告诉韩芸汐,你找过我!”

    “金子!”程叔大惊,他忙着**的事,竟把这家伙给忽略了。他低声,“你以为韩芸汐会相信你吗?”

    “她当然不会相信我,不过,她会相信我手里那三个小厮!”金执事低着头,细碎的刘海遮掩了眼睛。看不到他的眼神,却可见他微勾的嘴角,冷邪而阴鸷,“韩芸汐找那三个小厮很久了。”

    程叔终于惊了,那三个小厮正是他派去砸**的小厮呀!他不是给了银子让他们离开三途黑市了吗?他们怎么会落在金执事手上?

    “金子,你放了我,我现在就去把你的身契拿出来给你。”程叔认真说。

    金执事哈哈大笑起来,“身契?我要来何用?我告诉你,万商宫要是不帮我还了康乾钱庄那笔债,你跟我的事,没完!”

    程叔上哪里去拿出三个多亿来替他还债呀?金执事还是很了解程叔的,所以,他想让程叔说服韩芸汐和长老会,帮他还债。

    可是,程叔知道,韩芸汐是绝对不会帮金执事还债的。程叔太了解金执事了,金执事看似沉浸,实际上是个阴狠无比的角色,此事若不摆平,他必永无宁日。

    程叔犹豫了片刻,低声,“你给我两日的时间,我出趟门回来就帮你还。”

    金执事冷笑起来,“程叔,你是出门去取钱吗?”

    “韩芸汐和大长老要去买两处园子,我有办法捞到一笔钱,有两亿五千多万,加上我这些的存款,够给你还债的。”程叔认真说。

    “我凭什么信你?”金执事反问道。

    “你可以不信我,你现在就去找韩芸汐,我没好果子吃,你……也一样!”程叔冷冷道。

    金执事犹豫了片刻,终究是放了程叔,他也不怕程叔逃了,且信他一回。

    他说,“好,先把债还了,身契的事咱们再议!”

    程叔虽然点头,可眼底却掠过一抹寒芒,等他把那三个小厮弄到手,他还能饶过金执事?再万商宫的地盘上撒野,这小子活腻了?

    韩芸汐只补了半个时辰的眠,就果断起**,洗了一把脸让自己清醒清醒,立马出发。

    程叔和园主贾戴约在距离三途黑市至今的南决园,一个时辰不到的路程就到了。

    进了南决园侧门,坐上肩舆,被小厮抬着走了好远才抵达一处院落。院中有座楼阁,十分气派。贾戴就在楼阁下,迎接他们。

    这贾戴约莫五十岁光景,蓄着略微花白的山羊胡子,一身玄色长褂,低调沉稳,令人一看了就知道来头不简单。

    “贾老爷,这位是我家主子,韩夫人。”程叔只介绍韩芸汐,大长老扮作了仆人。

    贾戴面带微笑,作了个揖,只寒暄的两句,便将人往楼上请。而在入茶座之时,贾戴寻了机会,瞧瞧地用两个手指头代替双膝,朝韩芸汐坐了一个跪的动作,随后便道,“韩夫人,粗茶招待不周,还望见谅。”

    “贾老爷客气了。”韩芸汐客气地回答,以示她心中有数。

    几杯茶水后,程叔便开了口,“贾老爷,你上一回提的价格,我家主子答应了,不知今日……”

    程叔的话还未说完,贾戴就打断了,“哎呀,那价格……唉,不满你们说,你们来迟了一步。”

    “这是怎么了?”韩芸汐故作着急,大长老则是真的着急。

    “今儿一早就有人来放定金了,不满你们说,那买主十分豪气,一出价便是六亿两。两处园子都要。”贾戴笑呵呵说。

    “六亿?”大长老忍不住出声。

    程叔不停地朝贾戴使眼色,贾戴总算朝他看过来,随后在桌子下踩了他一脚。

    程叔立马明白怎么回事了。这贾戴必是在试探韩芸汐,想把价格往上提。思及此,程叔便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他问,“贾老爷,你这可不厚道呀!咱们说好了五亿的。”

    “程爷,上一回我可提醒过你,我这两处园子早就有人瞧上了,你那会儿也没下定金,这事也怨不得我呀!”贾戴理直气壮地说。

    大长老朝韩芸汐看了一眼,分明是急了。

    能出得起六亿的,也就东来宫了,东来宫这么果断,那就说明这两处园子确实有价值呀!如果东来宫真拿来开**,那就像程叔说的,万商宫从此以后都别打**主意了。

    “贾老夜,那买主放了多少定金?”韩芸汐开了口。

    贾戴举起了一个手指头,无疑是一亿,那么大笔买不可能只放一千万定金的。

    “一亿……”韩芸汐若有所思,低声对大长老道,“你怎么看?”

    大长老犹豫不决,之前只是猜测东来宫会来买,而如今东来宫真的来买了,他不得不重新考虑这两个地盘的重要性,可是,这个价格实在太高了,出乎他的预料。

    大长老迟迟没出声,程叔连忙将他拉到一旁去劝说,程叔无法是拿宁承来压大长老。

    程叔的原意只是想给韩芸汐添堵,其实只要韩芸汐找不到地,他不赚这笔外快也可以的。可如今他被金执事威胁,他就必须拿到这笔钱去帮金执事还债,否则,他的命休矣。

    程叔劝了一番,竟真劝服了大长老,当然,大长老还是尊重韩芸汐的意见的,他低声,“公主,一切你做主便是。”

    韩芸汐瞥了程叔一眼,眸光幽幽,她说,“贾老爷,我们出七亿,你考虑考虑吧!赔偿违约金,你还是多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