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23章 君亦邪心痛

2018-06-21 09:37:59Ctrl+D 收藏本站

    一针之仇?

    白玉乔又看了宁承脸上那凤羽面具一眼,半信半疑。不过,她还是很爽快地将那枚金针交给宁承,反正她也琢磨不透那针是怎么打造出来的,有何玄机。

    白玉乔很快就带宁承去天河城城郊的军营,因为奇哥打过招呼了,所以,他们才到军营大门口,便见君亦邪亲自站在门口迎接。

    白玉乔远远地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心跳便加速,她都不自觉停下了脚步,多看几眼。

    到了师哥面前,她未必敢这么看他,反倒是远远的,才有胆量流露出爱慕。

    宁承可没心思关注白玉乔的异样,他看着君亦邪,一步一步往前走。

    他眼底掠过一抹意味深长的冷笑。

    他如今也算是阶下囚,君亦邪能亲自到门口相迎,那就说明君亦邪亦有心同和他联手。

    只要君亦邪有心,那一切就都好办了。

    走近了,只见君亦邪一身火红色的骑装,英俊、飒爽。这些日子军营生涯,让养尊处优的他瘦了不少,也晒黑了不少,五官轮廓更加深邃,犹如天工雕琢。

    他眉角那掩在细碎刘海下的血色眉钉,好似一抹血迹,又似一簇火苗,充满了神秘气息。

    风乍起,扬起他的披风,亦扬起了他一身狂按,不可一世。

    哪怕是亲自出营迎接,当宁承走到他面前的时候,君亦邪的态度依旧高高在上,尊不可犯。

    如是别人,早就被君亦邪强大的气场所震慑,可是,宁承不会。

    不似君亦邪装扮的高贵,宁承那一袭简单的黑衣,显得落魄不少,可是,他抬起头来,一个冰冷、傲慢的目光,足以睥睨君亦邪的一切。

    草原上的风,越吹越大,两个身材高大傲岸的男人面对面站着,四目相对,无声的较量早就开始了。

    君亦邪等着宁承先开口,宁承亦等着君亦邪先出声。两人皆是沉默,目光却一点儿都不安静,彼此审视着对方,却又都岿然不动。

    幸好,白玉乔很快就走过来了。见状,她连忙劝和,“师哥,这位是狄族家主,也是宁家军的大将军,宁承。”

    可是,君亦邪没出声。

    白玉乔连忙又道,“宁大将军,这位便是我师哥,君亦邪。”

    宁承亦没出声。

    白玉乔急了,正不知道如何是好,忽然,君亦邪一脚狠狠朝宁承踹去!

    几乎是同时,宁承也出脚,抵住了君亦邪的脚,两人僵持住。

    君亦邪眸光一寒,遂是发力,宁承的武功并不如君亦邪,他并没有硬抗,而是巧妙地避开。

    可是,君亦邪紧追不放,身体忽然腾空,双脚一前一后踹过来,宁承连连后退,却不慎被君亦邪一脚踹在地上。

    可即便如此,他的目光依旧寒彻,冰冷地审视君亦邪。

    宁承这种目光,让君亦邪特别不舒服,他都把人踹地上了,却还不罢休,箭步上前,一脚狠狠朝宁承脸上的面具踹去。

    宁承用右手抓住了君亦邪的脚,死死抓紧,君亦邪挣扎不开,也索性不挣扎,另一脚点地借力跃起,依旧朝宁承的脸踹来。

    宁承明明可以用左手抓住君亦邪的脚的,只要他抓住了,君亦邪双脚受限,也就输定了呀!

    君亦邪的嚣张是外露的,宁承的傲慢则是内敛的,宁承在武功上胜不了,在谋略上却能胜一筹。

    可是,即便机会就在眼前,宁承还是没有赢。

    他的左手一直都放在身侧,手掌按在地上,抬都没有抬起过。他掩饰得那么好,即便君亦邪自己都误以为他是来不及出手,并非故意不出手。

    君亦邪这一脚正正踹在宁承那凤羽面具上,没有踹碎,而是踹落了。

    宁承那瞎掉的一眼露了出来。他的眼珠好端端的,眼形还是那么好,可却空洞无神,没有焦距。

    眼神是最难装的,再厉害的高手,也只能双眼一起做假,装瞎。一眼正常,一眼瞎掉,谁都装不出来。

    君亦邪认真看了下宁承瞎掉的眼睛,这才相信他是真瞎。

    “呵呵,韩芸汐果然够狠!”君亦邪一边冷笑, 一边朝宁承伸出手去,要拉他起来。

    宁承看都没看君亦邪的手一眼,他捡起凤羽面具,拉着袖口认认真真擦干净,重新戴上了,才自己起身来,拍去身上的尘土。

    他和君亦邪个头相差无几,但是肩背看上去要比君亦邪傲岸一些,有气势一些。

    君亦邪若无其事地收回手来,冷笑道,“凤羽?呵呵,韩芸汐背后的胎记就长这样的?”

    “幽族有图记载,就靠凤羽寻人。”宁承说着, 才正眼朝君亦邪看过来,“怎么,白彦青也知凤羽的存在,没告诉你吗?你不知道凤羽胎记长这样的?”

    白玉乔狐疑起来,她想自己一定是想多了,宁承怎么可能看过韩芸汐的胎记呀!

    而原本还张狂,傲慢的君亦邪整个人忽然就阴沉了下来,他转头朝一旁的白玉乔看去。

    奇哥带苏小玉过来之后,就将师父这些日子来所做的一切事情都告诉他,可是,他不愿意相信!

    除非师父亲口告诉他,除非师父亲口承认一直以来都是在利用他,否则他不会相信。

    宁承这么问,无疑是知晓了他们师徒之间的事。这一定是白玉乔说出去的!

    白玉乔早就猜到师兄会是这种态度,所以,她才需要宁承的帮忙。

    她低下头没敢面对君亦邪审视的目光,就盼着宁承赶紧帮他解围。

    宁承冷笑起来,“被白彦青哄得团团转,只怪你自己愚蠢,怎么,还要怨上一个小丫头?”

    “我师门之事,轮不上你插嘴!”君亦邪还是冷冷盯着白玉乔。

    宁承慢条斯理地拍去手上的草屑,冷笑道,“白玉乔,既然你师哥打算继续当风族的走狗,你何必替他操碎心呢?”

    宁承说完,转身就走。君亦邪若对白彦青执迷不悟,他和君亦邪也就没有合作的可能了。

    白玉乔急了,“师哥,师父瞒了你那么多事,为什么你至今执迷不悟?”

    “我当初身在冬乌族,师父岂能事事都告知我?”君亦邪冷冷反问道,“他做事,自有分寸,难不成还要事事都告知我们?”

    白玉乔苦笑不已,“师哥,师父早有预谋!你还记得你当初从渔舟岛带回来的那些血迹吗?那是百里茗香的血,是鲛族的血。师父一直瞒着你琢磨那些血迹,师父正是从那些血迹里猜测到龙非夜的身份的!”

    这话一出,君亦邪的眸光又沉了几分。

    “师哥,你知不知道师父为什么知道韩芸汐的身份?因为韩芸汐是毒宗嫡亲,师父也是!我亲眼看到师父用了储毒空间!假不了!还有,天宁韩府的赫连醉香,其实是师父多年前就埋伏在韩家的细作!二十多年前,师父就知道韩芸汐的身份了,就知道西秦公主的下落了!为什么师父一直没告诉你?”白玉乔又问。

    君亦邪心头大怔,二十多年前……

    二十多年前师父明明受了他父亲托付,将他带到北历来!明明答应他父亲,要将他栽培好,将来完成黑族先祖的遗志,一统云空!

    如果二十多年前师父就知道韩芸汐的身世,那他为什么没有告诉父亲?为什么没有告诉他?

    师父……他怎么可以这样!

    白玉乔怕君亦邪不相信,连忙朝宁承使眼色,宁承冷哼,“韩芸汐也正是因为储毒空间,才知晓白彦青的身份。当初在迷途空湖,白彦青就使过储毒空间了。”

    君亦邪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说什么,却还是忍了。

    “师哥,当初我和师父佯作效忠西秦,师父对韩芸汐和宁承说,你才是风族的族长,他不过是你的仆从。师哥你好好想想,师父什么都瞒着你,又把你推到风族族长的位置上,用心何在?”

    “师哥,若非韩芸汐和宁承揭穿了师父的身份,如今,你就是众矢之的!不管是韩芸汐,还是龙非夜都不会放过你的!你得替风族顶了所有罪,你就是个冤大头呀!”

    “师哥,你若不信,宁承可以作证!当时宁承也在场!”

    白玉乔连连劝,君亦邪的心终究是疼了起来,很疼很疼!

    他一直视如生父的师父,瞒得他好苦呀!

    如果是这一两年来的事情,那也就罢了,他仍愿意相信。可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叫他如何原谅!

    师父分明打从一开始收他为徒就骗他!

    师父将推上风族族长之位,又打算将黑族置于何地?

    白玉乔和宁承都不知道他是黑族之后,但是,他自己该清楚的。

    君亦邪沉默着,而此时,宁承一脸狐疑,白玉乔刚刚的话提醒了他一件事。

    “宁承,你说话呀!”白玉乔急得跺脚。

    宁承这才缓缓朝君亦邪看去,他说,“君亦邪,白彦青至今都没同你联系过吧?也没告诉你,顾北月在他手上吧?”

    君亦邪没出声。

    宁承又问,“君亦邪,如果白彦青真的那么看中你这批战马,为何你被北历皇帝禁足在天河城,他迟迟没有露面?他在躲什么?”

    君亦邪沉浸在自己的绝望中,没有回答。

    白玉乔连忙回答,“当初师父和师兄说好的,师兄只负责把战马带回来,杀了太子和二皇子,师父会帮他摆平北历皇帝!可是师父食言了!”

    君亦邪又冷冷看了白玉乔一眼,但是没在训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