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27章 龙非夜来了吗

2018-06-21 09:37:54Ctrl+D 收藏本站

    韩芸汐要和龙非夜合作,还要告知狄族商会和军方的高层?光明正大的合作?

    大长老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韩芸汐拒绝长老令之后,会提出这么个要求来。

    这件事之前宁静质疑过,韩芸汐解释过。

    东西秦之所以停战,是因为宁承和龙非夜达成一致的协议,要先对付白彦青。而龙非夜之所以会答应停战,也正是想利用韩芸汐的毒术牵制白彦青。

    上一回的争吵,大长老至今心有余悸。

    原以为公主回来了,这件事也就过去了,他也一直都派人追查宁承的下落。

    可是,韩芸汐如今不仅仅旧事重提,而且居然要公然和龙非夜合作,要狄族中几大高层都知晓这件事。

    甚至,她要求以万商宫长老会的名义提出这件事,无疑是要万商宫认可她和龙非夜的合作!

    私下合作已经令人无法接受,何况是公然合作。

    大长老看着韩芸汐,眉头紧锁,迟迟都没出声。

    “龙非夜有办法引出白彦青,而我,有办法牵制白彦青的毒术!只有我们合作,才能抓到白彦青。”韩芸汐提醒道。

    “大长老,白彦青师徒俩掌控着北历九万战马,一万骑兵,如果东西秦再不联手,难不成真要白白便宜了风族?”韩芸汐问道。

    见大长老还是沉默,韩芸汐又道,“大长老,大秦帝国当年内战的原因,西秦和东秦至今都各执一词,当年沙河洪涝一事,西秦皇族都交与风族全权处理,而东秦皇族则交予黑族应对,你们就没怀疑过当年的真相吗?就不想弄清楚当年的恩怨吗?就算各执一词,也总有一个真相。”

    韩芸汐无奈之下,只能哄骗,“龙非夜至今否认东秦皇族当年的所作所为,还污蔑我西秦皇族下令风族偷袭黑族大军,我们何不借这次合作机会,抓住白彦青,让白彦青和龙非夜好好对峙去!咱们和东秦敌对这么些年,总不能不明不白被诬陷!”

    韩芸汐没有直接质疑大秦帝国内战的真相,她换了个聪明的说法,却让大长老主动怀疑起当年的真相。

    见大长老有些动摇了,韩芸汐继续下猛药,她一脸自嘲起来,“大长老,你说公主和太子区别怎么就那么大呢!龙非夜要同西秦合作,就一句话的事,我这西秦公主……”

    见大长老紧张的样子,韩芸汐把话往狠里说,“我这西秦公主充其量就是个傀儡罢了!罢了罢了,我还是回去好好养伤,光复大事,等你们宁主子回来做主,我就不瞎搀和了!”

    韩芸汐的话说完,大长老都流冷汗了。

    韩芸汐这分明是在质疑狄族的忠诚,在嘲讽狄族的虚伪。

    “大长老这么晚了,你也回去了,收好你的长老令!”韩芸汐说着,自己转动车轮往外走,还特意自言自语了一句,“幸好我识相,没收什么长老令。”

    她的声音不大, 却正好让大长老听得到。

    大长老哪经得起韩芸汐这种自嘲自讽呀?她这自嘲自讽压根就是在讽刺长老会,讽刺狄族。她这是在警告大长老,如果不答应她,她就不管事了,就从此做一个“傀儡”了。

    婢女刚刚把韩芸汐送到门口,大长老就忍不住出声了,“公主,若觉得妥当,属下一切照办便是。”

    大长老想,如果公主没有忘记肩上的重任,西秦且和东秦合作,那又何妨?分辨清楚当年内战的真相,让天下人有个定论,那也是必要的!

    何况,这一回合作也不是西秦舔着脸去求龙非夜,而是龙非夜有求于他们公主,需要公主的毒术协助。

    大长老自我安慰了一番,虽然心下不怎么舒服,但最后还是妥协了。

    “那好,明日就把消息传达下去,请商会和军方都等咱们好消息!”韩芸汐认真说。

    她背对着大长老,嘴角忍不住泛起欣喜的笑意。

    她总算做到了,总算不必在偷偷摸摸的了,总算可以以西秦公主的名义和龙非夜这个东秦太子,光明正大的联手。

    无论如何,至少不必再遮遮掩掩下去,不必在犹犹豫豫下去。

    她怀着希望,希望东西秦之间只是一场误会;如果真的只有国仇家恨,没有误会,她也做好了轰轰烈烈的准备!

    说好的,战与不战,都要好好的活下去!

    因为,卸下肩上的重任之后,他们还要做自己,还要恩恩爱爱,她还要为龙非夜生一打娃娃。

    怀着希望,做好准备!龙非夜是否也如此?

    大长老离开之后,韩芸汐遣散了婢女,她迫不及待想和龙非夜分享这个好消息,十日之约还未到,她就办到了。

    然而,她进屋之后,才想起龙非夜今夜并没有过来。

    她的行踪,徐东临一直都知道的,难道徐东临没有告诉他,她已经回来了吗?

    韩芸汐在屋子里坐了许久,差点就把守在外头的徐东临叫过来问一问了,可是,她还是作罢了。

    徐东临不可能没禀告龙非夜她的行踪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忙着。

    看着空荡荡的屋子,韩芸汐疲得什么都不想做,就趴在桌上,愣愣地看着茶杯。

    虽然接受了龙非夜没来的现实,可心底终究还是偷偷等着,盼着的,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执念,坚信他会在。

    然而,她一等再等,屋子里都一片寂静。

    终于,她双手按在桌上,小心翼翼地站起来,尝试往前走。

    果然,她在迈出第一步的时候,背后就传来龙非夜不悦的声音,他说,“韩芸汐,你再往前一步试试看!”

    她就知道,就知道他会在!

    果然,被她试出来了。

    “再往前一步,你要怎样?”韩芸汐打趣地说,正要回头,龙非夜就抢了先,箭步上来,忽然从背后圈住她的腰肢,抱住她。

    韩芸汐也不动了,嘴角泛起无声无息的笑意,甜如蜜糖,明亮得足以照亮这漆黑的寒夜。

    她说,“龙非夜,再抱紧一些,好吗?我想你了。”

    龙非夜靠近了一些,将她整个人都拥入怀中,紧紧地相互贴在一起,感受到彼此的存在。

    “够了吗?”龙非夜问道。

    “再紧一些。”韩芸汐柔柔地说。

    然而,两个人真的已经无法再近了,再近,他都要将她揉进自己血肉里去了。

    他没再说话,就是抱着她,埋头在她肩膀上,无声无息,地吻她的玉颈,耳廓,忘情而又贪恋,时而深深地嗅她身上特有的淡香,那是他专属的气息。

    一日未见如隔三秋,那两日未见呢?

    无法想象和这个女人多分开几日,他会干出什么来。

    他早就来了,就盯着她,看她是不是记得换药,果然,她又被他抓到了。

    韩芸汐随着龙非夜的吻越来越重,随着他的手劲拥得越来越近,她忍不住仰起头来,闭上眼睛,感受他的温柔与热情。

    他即便是忘情,也都记着她的伤,没让她站太久,而是一把将她抱到榻上去,帮她换药。

    “龙非夜,我……我……”

    韩芸汐欲言又止,就是冲着他笑。

    “拿下万商宫了?”龙非夜反问道,大长老来,他知道的,也盯着的。

    “你不高兴吗?”韩芸汐反问道。

    龙非夜这才揩了揩她的鼻子,“明日就带你走,我们去百毒门,我都安排好了。”

    他的高兴,都极好表现脸上,而是直接付诸行动。

    “百毒门?”韩芸汐颇为意外。

    “围攻百毒门,你明日把毒卫和女儿城的佣兵都调派过去,白彦青若不出来,咱们就把百毒门夷平!”龙非夜冷冷说。

    “好!”韩芸汐之前还真就没想到百毒门。

    那可是白彦青的老巢呀,他们都挑衅到他老巢门口去了,白彦青若还当缩头乌龟,那不仅仅会被天下人取消,还会被毒界中人所笑话,更会被他手下的人瞧不起。

    就白彦青那性子,绝对忍不下这种侮辱,而他有忌惮她和龙非夜联手,所以,白彦青就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把顾北月带去百毒门,以牵制他们。

    龙非夜这一招,简直绝了,足以逼得白彦青无路可走。

    韩芸汐捧起龙非夜的脸来,认真道,“还是你聪明!”

    龙非夜自幼就不喜欢与人亲近,哪怕是他母妃都不曾这么捧过他的脸,可偏偏他对韩芸汐没有一点点排斥感,他由着她捧着,甚至她顽皮地捏他的鼻子,他都没介意,径自专心致志帮她涂药,包扎。

    处理好伤口之后,龙非夜拿出了一张金卡来,“七亿都在这儿了,收好。”

    “我才不要你的钱呢!”韩芸汐认真道。

    这是坑万商宫的钱,但是,某种意义上也不算是坑,只能算是万商宫支付给康乾钱庄的费用,若非她出面,就算再有赚头,就算洛掌柜再欣赏她提出的合作模式,康乾钱庄也绝对不可能和万商宫合作的。在这个万商宫落难之际,康乾钱庄没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所以,万商宫欠了龙非夜一个人情,七亿还龙非夜一个人情,真心不算多。

    韩芸汐分析了一堆给龙非夜听,龙非夜却没兴趣,他问,“不要钱,那要人吗?”

    这话怎么那么熟悉,之前那晚上她似乎说过。

    龙非夜慵懒懒靠在高枕上,挑眉打量起韩芸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