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28章 龙非夜,请认罪

2018-06-21 09:37:52Ctrl+D 收藏本站

    龙非夜那目光哪里是意味深长呀,简直不怀好意

    韩芸汐避开他的视线,轻咳了两声,努力找话题,“对了,明日记得提醒我把唐离弄出来。”

    如今她在万商宫也算真正能说上话了,只要唐离愿意跟她配合做场戏,她要让长老会放人还是很容易的。

    别的事情可以托着,宁静这事可拖不得。宁静如果知道唐离对她的心,会是什么反应呢韩芸汐都忍不住想象起他们今后的日子。

    龙非夜对这话题显得兴意阑珊,他慵懒懒地应了一声,“嗯。”

    龙非夜没有接话的意思,韩芸汐只能继续找话题。孩子是龙非夜心中的结,她不会傻得继续提唐离和宁静。

    她想了一下,又认真说,“对了,明日我还得交待一下大长老,程叔的事情。这一两天里程叔要是拿不到钱,狐狸尾巴一定会露出来的”

    韩芸汐之所以没有急着找程叔算账,正是要等着程叔沉不住气,去找贾戴麻烦。程叔怎么说也是狄族元老级的人物,与其她费心思去找证据,费唇舌扳倒他,倒不如让他自己上钩,露陷

    龙非夜依旧没兴趣,兴意阑珊地点头。

    韩芸汐又换了个话题,“龙非夜,顾七少至今还没音讯,他会不会……”

    谁知道,她这话还未说完,龙非夜便强势打断了,“韩芸汐,我不喜欢你在榻上提其他人的名字,尤其是顾七少”

    韩芸汐特想告诉他,那下回别在榻上跟她聊事情,可惜,她并没有机会说出来。

    因为龙非夜很快就用行动告诉她,在榻上她只能叫他的名字。

    “龙非夜,你混蛋”

    “龙非夜,不行……这儿不行”

    “龙非夜,你够了够了”

    “龙非夜……你,你……你,别呀”

    ……

    这一声声叫喊,听得令人**,然而,龙非夜只是挠痒韩芸汐而已。韩芸汐双腿虽然恢复了不少,可终究不方便,而且,她根本抗衡不了龙非夜的手劲,没多久,她就躺在龙非夜身下,举起双手投降,“我错了,我错了行不,饶了我吧”

    就她这语气,哪有认错投降的样子呀明显是被逼无奈的。

    龙非夜面无表情,俯瞰她,“求我。”

    韩芸汐可是有很骨气的,她别过头去,哼了一声。

    龙非夜眯着眼,舔了舔嘴角,盯着韩芸汐看,韩芸汐都感觉到危险的气息了,却死活不从。

    感受的他炙热的气息越来越近,她知道,他正俯身贴近她,她索性闭上眼睛。

    见状,龙非夜眸光的征服欲就又浓了三分。

    忽然,他一手按住了韩芸汐的手臂,另一手突击她的胳肢窝,韩芸汐吓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最怕龙非夜挠她胳肢窝了。

    龙非夜的手只是游离着附近,并没有真正挠下去,韩芸汐早就瞪他,“你放手,你欺负人”

    她不说还好,她越是不满,他就越是来劲,冷不丁挠了下去。

    “啊……”

    韩芸汐大叫起来,这声音真真是惨不忍“听”呀

    守在院子外的徐东临忍不住感慨,幸好侍女都退下去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就算小别胜新婚也别这样吧,殿下至于把公主“折磨”成这样吗

    “求不求”龙非夜又问。

    韩芸汐被挠得眼泪都出来了,水汪汪的眼睛里满是倔强,更显得楚楚动人,“就是不求,死也不求”

    “很好”

    龙非夜还从来没跟一个女人这么较劲过,韩芸汐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他有一次发起攻势,这一回不是只挠痒她一次,而是一挠上就没停手。

    “放开啊……龙非夜,你放手”

    “哈哈……够了,你放开我,我要生气了”

    “龙非夜,你太可恶了,你放开,你欺负人”

    “呜呜……龙非夜,我,我要哭了。”

    ……

    韩芸汐疯了一样,又笑又哭,又喊又叫,就是一个“求”字都不肯说,她使劲地挣扎双手,扭动身体躲避。

    也不知道是龙非夜心软,还是不小心,竟让她挣脱了双手。她急急拉住他的手,他才停下来。

    两人四目相对,韩芸汐气喘吁吁,龙非夜心平气和,极有耐心。

    即便她挣脱了,他要再次禁锢住她,那也是易如反掌的。

    他没有马上就动手,等着她开口。

    韩芸汐瞪着他,咬了咬牙,似在犹豫。见状,龙非夜更有耐性了,等着。

    韩芸汐果然开了口,“龙非夜,我……”

    “嗯。”他都有些忍俊不禁了。

    谁知道,她话锋一转,竟说,“不如你求我吧”

    正如上一回那样,她冷不丁圈住他的脖子,将他压入自己心口处,她轻抚他的脸,他的脖子,他的后背,渐渐地替他宽衣解带。

    他起先还没动,就埋头在她身上,可渐渐的,他不甘示弱,看都不必看,轻车熟路便让她衣衫尽褪。

    “求”字,已经被抛弃到脑后,他闭着眼睛,轻吻着她的美好,轻易就沦陷,然而,他很快就触到了那个伤疤,一下子就清醒,抬头看来,竟见韩芸汐胸口处有一个深深的咬痕。

    “怎么回事”他的脸一下子就阴沉下来。

    韩芸汐还未回答,他竟一把将她按下,怒声,“韩芸汐,这到底怎么回事”

    他咬过她这儿,也留下了咬痕,可是一点儿都不深,绝对不会留疤的

    这伤疤是怎么来的

    看到龙非夜眼中跳跃的暴戾和滔天的怒火,韩芸汐这才意识到这家伙可能误会了。

    这伤疤怎么来了,除了他,还会有谁呀还能有谁呀

    韩芸汐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我跟沐灵儿讨了一些药,把你欺负我这个伤残人氏的罪行永久的留下来。”

    龙非夜铁青的脸色这才缓过神了一些,他简直要败给这个女人了,她挑起了他的七情六欲,甚至掌控了他的喜怒哀乐。甚至,一个误会就可以毁灭他向来坚硬的心。

    他轻轻抚摸起那伤疤,认真地打量起来,温柔地说,“韩芸汐,这罪,我认”

    韩芸汐笑着,“好吧,看在你认罪态度良好,我就罚轻一些,罚你……”

    韩芸汐的声音不自觉也温柔了下来,“龙非夜,罚你……永远爱我。你接受吗”

    “接受。”

    龙非夜手上的伤疤和韩芸汐这伤疤是那么相似,就像是天生一对。

    他看得出神,韩芸汐却抱住他,将他拉下来,在他耳畔低声,在他身下臣服。

    “龙非夜,我求你,爱我……”

    夜寂静,月朦胧,温柔乡,醉芙蓉,一帐不知晓……

    翌日清晨,龙非夜醒来的时候,韩芸汐还迷迷糊糊睡着,他不像之前那样,小心翼翼离开,而是挠醒了韩芸汐。

    “午后我在市门口等你。”龙非夜认真说。

    虽然迫不及待想带她离开三途市,但是,龙非夜还是给韩芸汐充足的时间,处理好万商宫的麻烦事。

    韩芸汐一下子一下子就清醒了,龙非夜离开之后,她传来婢女收拾了一下,立马就赶去牢房。

    她终于可以去解救唐离唐大门主啦

    唐离两天没见到韩芸汐,一到见她到,险些给她跪了,“嫂子,你怎么才来呀宁静这几天怎么样好些了吗还在服药吗她还会难受吗她会吐吗水肿了没有晚上睡得着吗白天呢,白天会嗜睡吗”

    他在韩芸汐不可思议的目光下,问了一堆,最后竟还来了一句,“我女儿乖吗”

    唐离简直彻底刷新了韩芸汐对他的认知。

    “不少呀”韩芸汐很认真地说。

    “她到底怎么样呀”唐离心急如焚。

    “你怎么知道她怀的一定是女儿”韩芸汐又问。

    唐离没回答,也没追问韩芸汐了,索性求她,“嫂子,你想想办法让我见一见她好不就见一面我偷偷出去,再回来,就一会儿时间,没人发现得了的”

    韩芸汐摇头,“抱歉,办不到。”

    唐离火了,“我要见我哥”

    他没本事逃出去,他哥一定有本事把他捞出去的。就算暴露唐门和东秦皇族的关系,他也在所不惜。反正他也没想到宁静身上捞到什么好处了,也没想为难宁静去坑狄族了。

    他现在就只有一个想法,带宁静回家,好好养胎。他要当爹了

    看着几近疯癫的唐离,韩芸汐忍不住想,如果哪天她怀上了,龙非夜会是什么反应呢

    “嫂子”唐离哀求着,就差没劫持韩芸汐去威胁那些弓箭手了。

    “你哥也不会帮你的想出去,答应我一个条件便可。”韩芸汐笑了。

    唐离立马闭嘴,等着韩芸汐说下去。

    韩芸汐压低声音,同他耳语了一番,唐离这才知道韩芸汐这些天在万商宫都干了什么事。

    “这么说,他们会听你的”唐离认真问。

    “那么大的事都听我的,何况你这小事。”韩芸汐笑道。

    “我这不是小事……”

    唐离一脸委屈,韩芸汐败给他了,“好好,你这也是大事。我这就去找大长老。”

    “快走快走”唐离这架势跟赶人基本没区别。

    韩芸汐第一次知道,原来当爹的喜悦是这样的。看到唐离这么高兴,她的心情亦是大好。

    韩芸汐离开牢房后,就去找大长老,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