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34章 他们往北走

2018-06-21 09:37:44Ctrl+D 收藏本站

    顾七少至今还以为韩芸汐被宁承软禁了,而顾北月至今对云空的形势,以及各方势力都不了解。

    顾北月话还未问完,顾七少就打断了,“那是他们的事!跟我没关系!宁承坑了老子,这事没完!”

    顾北月眼底掠过一抹复杂,也没有再多追问。或许,这件事顾七少只愿意和韩芸汐谈吧。

    而今,见到韩芸汐才是最重要的。

    以龙非夜的性子,岂会任由宁承软禁韩芸汐那么久,除非韩芸汐宁可被宁承软禁,也不愿意原谅他?

    可是,纵使原谅,韩芸汐如何面对光复西秦的重任?

    不知者不罪,她还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肩负着什么,她可以做她自己。

    当她知晓了一切,她还能像以前那样随性,那么洒脱吗?

    顾北月不知道韩芸汐会做出什么选择,但是,他很明确一点,韩芸汐的选择会决定他的选择。

    “你打算如何对付宁承?”顾北月问道。

    “他最好死在白彦青手上,否则,死在老子手上,他会更难受的!”顾七少冷冷说。

    “走吧!”顾北月淡淡道。无论如何,都要先见到公主。

    两人很快便往三途黑市方向疾驰而去了。

    顾七少真是个没心没肺的东西呀,至今都还没想起沐灵儿来。而此时,沐灵儿也在这片山林中,被迫一路往北走。

    马车中,宁静面色苍白地半躺,双脚被缚,而沐灵儿坐在一旁,被五花大绑。

    忽然,马车猛地一颠,两人便都不自觉往前倾。

    “宁静小心!”沐灵儿惊呼一声,毫不犹豫侧身摔过去,就摔在宁静前面挡住了她。

    别说宁静这身子骨了,就是正常的孕妇,也经不起马车这么颠簸呀!

    沐灵儿摔了个狗吃屎,但是,马车一稳定下来,她立马抬起头来,挣扎了好一会儿才跪坐起来,“宁静,你没事吧!还好吧?”

    宁静自己也吓得够呛,幸好没摔下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没大碍!”她惊慌未定。

    “那就好那就好!”沐灵儿比她还紧张一百倍。

    谁知,话音一落,马车便又颠了,幸好这一回是小颠,不是大颠。

    可是,小颠也是颠呀。再这么颠下去,沐灵儿都不敢想象后果。

    “我去跟他们说!”沐灵儿怒声。

    “不许!”宁静厉声拦下,非常凶。

    “你的肚子……”

    沐灵儿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宁静一个非常凌厉的目光给打住了,宁静冷冷说,“我敢百分百肯定,那两个人绝对是狄族中人,而且非常熟悉万商宫,无论如何,我怀孕的事情不能让他们知道。”

    “可是……”沐灵儿放心不下呀!

    “没有那么多可是!”宁静非常果决。

    沐灵儿豁出去了,“那我去跟他们说,我怀孕了,让他们别这么颠!”

    宁静忍不住翻白眼,教训道,“你一个黄花大闺女,不怕毁了名节。”

    “不怕!无所谓了。”沐灵儿很豁达得说。

    “为什么?”宁静不解,她给唐离下药,那是迫不得已,她宁可背负骂名,都不愿意接受联姻,被嫁给那些大财团的老头儿。

    “因为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所以,我再好也没用,再坏,也一样。”沐灵儿说这话的时候一点儿都不难过,就像是说着别人的事实。

    宁静今日才发现沐灵儿这丫头挺有意思的。

    但是,她还是很理智地说“那两个人不简单,没那么好骗!他们随便找到郎中来把脉,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好歹现在能骗得过他们,他们往北走,应该是要去北历,这条山路至少得走个三四日。他们找不到郎中的。”沐灵儿认真问,“宁静,我可以跟你保证,再颠簸上一日,你肚子里的孩子就保不住了!”

    这话,打消了宁静所有顾虑。沐灵儿说得对,眼下这几日都顾不上了,还考虑什么以后呀?

    “那……委屈你了。”宁静避开了沐灵儿的目光。

    “应该的!我欠你的!”沐灵儿笑了笑,随即便大声尖叫起来,“啊……啊……啊……”

    宁静连忙捂住耳朵,这叫声简直了。而马车也很快就停下来。

    一个黑衣蒙面人一把掀起垂帘来,怒声,“鬼叫什么?”

    宁静很努力地想辨别出这个声音来,只可惜,她还是听不出个所以然来。

    劫持她和沐灵儿的是两个黑衣蒙面人,那天深夜趁着她们睡觉的时候入室劫持,只惊动了她屋内守夜的侍女。

    她原以为只有自己被劫持,可被劫出了三途黑市,才发现沐灵儿也被劫了。

    能这么悄无声息潜入万商宫,准确的知晓她的住处,还知道沐灵儿在她院里的,绝对是万商宫内部的人。至于是谁,宁静真真猜不出来。

    若非亲身经历,她很难相信万商宫里会有内奸。

    这两个黑衣人都使了易声术,她听不出什么来,只知道这两人是一老一少。劫持她的是老者,一路上都坐在车外,对她和沐灵儿态度极其凶恶;而劫持沐灵儿是年轻人,负责驾车,话很少,至今不超过五句。

    沐灵儿一下子就泪眼花花,“我求求你们了……”

    话还未说完,黑衣老者就狠狠甩下垂帘,不理睬她。

    沐灵儿不甘心,又哀求起来,“我求求你们换辆马车吧,再这么颠簸下去,我腹中的孩子就……”

    话还未说完,驾车的黑衣男子忽然停下,掀起垂帘来,瞪沐灵儿。

    沐灵儿和宁静都很意外,但也顾不上那么多,沐灵儿哭了起来,“这位爷,我求求你了,孩子是无辜的呀!我的孩子要有个三长两短的,你们劫持我,也捞不到什么好处。呜呜……”

    别说,沐灵儿演起哭戏来,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特别动人,两人不相信都不行。

    黑衣老者冷哼,“顾七少的种?”

    沐灵儿真没考虑过这问题,但是,被如此误会,她毫不犹豫地点头,“是七哥哥的,我求求你们了,只要能保住这个孩子。不管你们想做什么,七哥哥都一定会答应的!”

    “有意思!呵呵!”黑衣老者朝年轻男子看了过去,

    年轻男子满眼阴冷,“未婚先孕,不知廉耻,真是个贱人!”

    “顾七少还不知道灵儿怀了他的种,保住这个孩子,不管你们想干什么,你们就多一份筹码。”宁静也开了口。

    黑衣老者似乎动摇了,而年轻男子却无动于衷,宁静连忙又道,“二位,这荒郊野外的,万一灵儿小产找不上大夫,一尸两命,你们可别后悔!”

    沐灵儿呜呜地哭了起来,“七哥哥……呜呜……七哥哥你在哪里呀?”

    原本也就是做戏,可是,这么一哭,忽然就触动了她内心里的伤,情绪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沐灵儿越哭越伤心,一声声“七哥哥”听得人的心都快跟着她碎了。

    别说两个黑衣人,就是宁静都差点信了她。

    黑衣老者笑道,“换马车你们就别想了,挑着路走吧!”

    谁知年轻男子却冷冷道,“死了活该!”

    说完,垂帘就被狠狠地放落,可是,马车走了一段路,竟不怎么颠了,速度也慢了不少。

    沐灵儿暗暗松了一口气,朝宁静挤眉弄眼做鬼脸,宁静紧张的心情总算是放松下来,被沐灵儿逗笑了。

    宁静低声,“沐灵儿,我觉得劫持你的那个家伙跟你有仇。”

    沐灵儿微惊,宁静低声跟她分析了一番,沐灵儿立马叫了一个名字来,“金执事!”

    如果是有仇,又是万商宫内部的人,那就只有金执事了!

    “如果是他,那为什么要劫持你呀?”沐灵儿低声问。

    这也是宁静想不通的,就那个黑衣老者和年轻男子的相处来看,两人并非上下属的关系,倒像是合作者。

    万商宫里有什么人会劫持她,又和金执事熟识的,宁静还真猜不到。“他,他不会要把咱们去冬乌国当奴隶吧?”沐灵儿吓着了。

    冬乌国最出名的并非战马,而是奴隶买呀!

    “你我在冬乌国买不到好价钱的,倒是可以勒索万商宫和韩芸汐一笔。”宁静认真说。

    正聊着,马车忽然又停下。这一回进来的是年轻男子。

    他冷冷地看着沐灵儿,好一会儿都没说话。

    宁静都怕了,沐灵儿的胆子却特大,睁大眼睛瞪回去,不甘示弱,“我很值钱的!”

    “是!非常值钱!年轻男子冷笑。

    “你,你想干什么?”

    年轻男子没回答,忽然抱起沐灵儿让她坐好,替她松了绑,只捆住双脚,然后丢给她一个水壶和两个冷馒头,才离开。

    沐灵儿大喜,确定年轻男子不会再进来后,她连忙拿水壶里的热水把冷馒头泡软泡热,递给宁静,“赶紧吃,快!”

    “我吃不了那么多,你也吃。”宁静低声。

    “就给你吃一个,多了也没有!”沐灵儿说着,将另一个馒头用手帕包起来,藏好。

    “这得留着救命,天知道他们要干嘛呢。”

    宁静自小就冰冷的心忽然就温暖了,温暖得她想哭。

    而此时,万商宫中,唐离正和五长老已经把嫌疑人锁定在金执事身上。

    “替他还债都不出现,除了他,还会是谁?”唐离一脸阴鸷,他找遍了花柳箱都没找出金执事来。

    五长老正要说话,一个小厮却来禀,“五长老,唐门主,有程叔的消息了!”

    ……

    给读者的话:昨天的辈分关系弄错了,唐离应该叫婉妃,婉姑姑的,不是婉姨。沫在辈分上貌似一直出错……面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