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37章 劫匪真面目

2018-06-21 09:37:42Ctrl+D 收藏本站

    就顾七少的性子,唐离以为他会拒绝顾北月的提议,而顾北月也做好了劝说的准备。

    如果顾七少是金翼宫的宫主,那么他在三途黑市就帮得上唐离的忙,至少能追查到金执事的一些蛛丝马迹。

    金执事的东坞钱庄可不仅仅在万商宫的**做买,也有涉足金翼宫和东来宫的**。如果金翼宫能援助,顾北月就不信三途黑市三大势力联手,都揪出一个人来。

    顾七少犹豫了片刻,倒也没有推辞,他对顾北月道,“有需要药材随时药鬼谷,还有,你要的回龙丹,我会派人帮你寻到的。”

    顾北月自从被楚家二老重伤之后,丹田一直又损,内功尽散,不管怎么练功都无法在聚气。剑宗老人告诉过龙非夜,这世间有一味药叫做回龙丹,可以治愈顾北月的伤。只是,龙非夜至今都没有寻到这味药。几个月前,龙非夜给顾北月寄了凤栖丹才勉强让顾北月恢复了两三层功力。

    回龙丹,只存在于传说中,龙非夜都动用了一切力量,至今也没打听到任何线索,纵使找药的顾七少的强项,可是,倘若这药并不存在于世间,又如何能找到呢?

    顾北月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是,他还是作揖道谢。

    顾七少不悦瞥了他一眼,“客气什么?”

    就这样,唐离给龙非夜寄了信函,告知顾北月被救一事,同时派了几个高手,护送顾北月秘密往百毒门去。而顾七少留了下来,送走顾北月之后,他就自个去了花柳巷。

    花柳巷,他可玩得比唐离要溜很多!

    如果沐灵儿知道她的七哥哥没有赶去帮韩芸汐找药,而是留下来寻找她的下落,她一定会感动得“呜哇”一声大哭起来的。然而,此时此刻,她正在自己努力。

    马车停在山脚下,宁静和沐灵儿被捆车中,都绑了双腿。两劫匪正坐在不远处的大树上休息。

    黑衣老者靠着树干,双臂环胸,眯着眼睛。年轻男子却横躺在横生的树干上,双手枕着后脑勺,眼睛睁得大大的,从树冠中筛落下来的月光照射入他的眼眸,映出了他多年的孤独和漂泊。

    无家可归的人,心中总藏着一抹月光,那是照过家乡山水的明月光。

    “老程,咱们是不是该跟万商宫要钱了?”他淡淡开了口。

    是的,他就是金执事,被宁静坑得一无所有,又被沐灵儿坑得一屁股债的金执事。

    那夜他在花柳巷遇到程叔,程叔拿不出钱来,要杀他灭口。程叔实在小看他,他三两下就把程叔带去的高手都杀了,擒拿了程叔。

    他原本想押程叔去万商宫跟韩芸汐谈判的,可是,程叔却劝住了他。

    韩芸汐是一点点亏都不会吃的女人,如果让韩芸汐知道他和程叔勾结过,他根本讨不到好,到时候债务还不了,指不定他还会被转手掉。

    程叔帮他出了一个主意,要他去劫持沐灵儿。

    他早就有找沐灵儿算账的心,只可惜万商宫防守森严,他进不去。但是有程叔的帮助,他和程叔潜入万商宫,简直轻而易举。

    他的目标是沐灵儿,却没想到程叔顺带把宁静也给劫持了。按程叔的意思,劫持宁静是为了混淆视听。

    如今,他们已经远离了三途黑市,眼看就要到北历境内了,也该是发勒索函的时候了。

    程叔冷笑起来,“金子,你太不了解韩芸汐这个女人了吧?”

    金执事一下子坐起来,“你什么意思?”

    “据我了解,韩芸汐就被白彦青威胁过一次,还是拿顾北月的性命做要挟。”程叔淡淡道。

    “这跟我何干?你告诉她,如果她还想见到沐灵儿的话,就马上帮我还了康乾钱庄的债,再拿身契来赎人!”金执事冷冷道。

    “金子,你还不知道韩芸汐和康乾钱庄洛掌柜的交情吧?康乾钱庄早已经和万商宫**合作了。韩芸汐要造假还债,那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再者,你让她拿身契来赎人,你就不怕她的毒术?”程叔认真分析。

    “沐灵儿在我手中,我自有脱身之计!”金执事不悦地说。

    程叔却走过来,压低声音,“金执事,你别忘了,狄族可不是韩芸汐说的算,宁承才是正主!”

    金执事陡然怒声,“宁承下落不明,你当我不知道?”

    如果宁承在的话,他就不会栽在韩芸汐手中了!当初正是宁承让他软禁沐灵儿的。

    程叔小心翼翼从袖中抽出了一封信函来,金执事瞥见信函上的字迹,顿是大惊,那不是宁承的字迹,又是什么?

    “你有宁承下落了?怎么回事?”金执事急急问。

    虽然他和宁承亦敌亦友,但是,朋友交情终究大过于敌对关系,他相信宁承不会对他今日的下场坐视不理的。

    “你跟我走便是,我保证你一定能见到宁主子。至于宁主子帮不帮你,那就看你俩的交情。”程叔笑道。

    金执事这才意识到自己被程叔坑了,敢情程叔让他劫持沐灵儿和宁静,就不是为了去勒索韩芸汐,而是另有所图。

    狄族和韩芸汐这个西秦公主,到底是什么关系?宁承如此忠诚,却又这么对待韩芸汐的妹妹沐灵儿,又是为什么?

    西秦的家务事,他管不了也没兴趣,他只想还债,得到自由。

    “好,我跟走!”金执事很爽快地答应了。

    程叔这才松了一口气,当初出了劫人的主意,他也是迫不得已,走投无路的。原本只是想刁难韩芸汐,谁知道越陷越深,将自己置于“叛徒”之地。

    如果他暂时骗住金执事,让韩芸汐抓住了他的把柄,他的下场简直无法想象。

    他都没有想好下一步怎么走,然而,他刚刚离开三途黑市还未走远,心腹之人就送来了宁承的密函。

    这封信救了他,也为他指明了一条道!

    宁承被韩芸汐伤了眼,信中却说自己在北历一切安好,他不得不怀疑宁承和君亦邪合作了。

    不管真相如何,他此去北历,正好可以劝一劝宁承。他早就跟宁承说过,韩芸汐不配当西秦公主,更不配得到狄族如此效忠。

    以宁承的能耐和手中的兵力,如果和君亦邪合作,足以抗衡龙非夜,至少还能分得半边天下,何必愚忠西秦,被韩芸汐伤得体无完肤呢?

    思及此,程叔暗暗松了一口气。多亏有宁承下落了,否则,他便会成为狄族有史以来唯一的叛徒!

    就在两人说话之际,马车那边,沐灵儿忽然大喊大叫起来,“来人啊!来人啊!”

    她一喊,金执事立马就看过去,程叔听到了却没怎么理睬。

    “她又怎么了?”金执事不耐烦地问。

    “别管她,喊累了她就会消停。”程叔不理睬的打算。

    金执事却二话不说,起身要过去,程叔立马拦下,“我去!看我怎么收拾她!”

    “毕竟是女人,还是个孕妇。你收敛点。”金执事淡淡说。

    “呵呵,金子,你啥时候这么心软了?你落到今日这下场,可都是因为那臭丫头呀!”程叔笑起来。

    “那臭丫头比宁静值钱,我不过是看在钱的面子上。”金执事又躺了回去。

    程叔耸了耸肩,大步往马车走去。

    谁知道,他一过来,沐灵儿边喊着要上茅房。

    “车上自己解决,别跟我耍花招!”程叔冷冷说。

    “我不是小解,是……哎呀,你赶紧带我下去,我快忍不住了!你一个大男人,难不成还看不住我一个女人家不成。”沐灵儿说完,立马改口,“不行,你不能看!哎呀,我求你了,我就在一旁草丛里解决!就算我逃了,你也能追,不是?”

    沐灵儿捂着肚子,急得五官全都挤到一起了。

    “行了行了!”程叔这才帮沐灵儿解开双脚,让她下车。

    沐灵儿一副急得快忍不住的模样,连忙往草丛里跑,程叔大喊,“别跑太远了!”

    很快,沐灵儿就往草丛里蹲下,只露出了一个脑袋。程叔瞥了一眼,就在马车边等着。

    车内,宁静满心忐忑,只盼着沐灵儿那边一切顺利。她和沐灵儿把手帕和衣裙的内衬全都撕成条,咬破手指用血写了求救的字眼。

    沐灵儿刚刚在车上已经偷瞧过了,这路两边的草药多,而且有采过的痕迹,只要他们把布条藏在药草边上,就一定会被采药的人看到。

    沐灵儿刚刚看似随便找地,其实是找了草药最多的地儿。

    程叔等了片刻,催促道,“好了没有!”

    沐灵儿不敢耽搁,她匆匆将布条绑在草药根部,就匆匆回来了。

    “多谢。”她客气地说道,面对程叔的审视,一点都没表现出慌张。

    程叔打量了她一眼,也没发现什么异样,便冷冷道,“上车。”

    沐灵儿松了一口气,岂料,她上车的时候,程叔却眼尖地瞥见了她裙角内衬破了一角。

    “等等!”程叔怒声。

    沐灵儿心跳加速起来,却还是很努力地让自己平静,她走下车,问道,“有什么事?”

    程叔忽然拽住她,大步往草丛里去,沐灵儿心知逃不过,垂下眼由着程叔拉拽。

    很快,程叔就看到绑在草药上的布条,他解开一条来看了一眼,顿是大怒。

    “好呀,臭丫头,你真聪明啊!”

    程叔丟了那布条,竟冷不丁揪住沐灵儿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