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43章 小东西很努力

2018-06-21 09:37:34Ctrl+D 收藏本站

    那天晚上在毒宗禁地,小东西原本是追到深渊里去救公子的,可它明明追下去了,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掉到深渊底下,而是掉进了现在所在的这个空间。

    这个空间里的毒物长得千奇百怪的,就像是海里的水母一样,像是植物又像是动物,小东西也知道它们是什么玩意,只知道它们身上散发粗的恶臭味比腐烂掉的尸体还可怕。这些气味熏得小东西都吐了好几回,待的时间久了,才慢慢适应。

    小东西把这个可怕的空间称作黑空间。

    虽然这个空间看起来不太像储毒空间,而且它在这里头感知不到外头的一切。但是,小东西也只能拿它当做储毒空间来对待了。它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储毒空间,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这样困住它。

    因为小东西认了云汐麻麻当主人,有主仆契约,所以除非云汐麻麻刻意禁锢它,否则它完全可以自由出入云汐麻麻的储毒空间。

    如果面对的是毒宗其他嫡亲的储毒空间,小东西是没办法自由出入的。只有当小东西修行的道行高于储毒空间的主人,小东西才能自由出入,如若不然,它只能受制于人。

    至于小东西的道行,其实如果它毒牙完全恢复的话,它的道行在毒宗的修行中是最至高无上,无人能及的。要知道,毒牙之血无人能解呀!

    只可惜当初它稀里糊涂被云汐麻麻取血救人之后,元气大伤,再加上在天山重伤,所以即便大补特补,也没办法最短短的几年里补回来。小东西至今都不知道云汐麻麻当初拿它的血去救哪个人,每每想起这个事它就恨不得咬那个人一口。

    无法完全恢复的小东西,只能一边狂吃毒草滋补身体,一边借助云汐麻麻而修行了。

    当初云汐麻麻成功晋级到储毒空间的第二阶,正是因为小东西伤势恢复促使的。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小东西和云汐麻麻的修行就是相辅相成,相互影响的。

    云汐麻麻这段时间都没怎么修行,小东西却在黑空间里命修行。也正是因为它这么命修行影响了云汐麻麻,才让云汐麻麻感觉到了疲惫。

    几乎是从被关进来的第一天开始,小东西就没有停止过修行,直到感觉到云汐麻麻承受不住这种精进强度,陷入了昏迷,它才停下来。

    它是不死不灭的毒兽,云汐麻麻可是人体凡胎,承受能力自是不能相提并论。

    此时此刻,小东西正蜷缩在黑暗的角落里,大尾巴蜷缩到脖子来,卷了一圈,就像是一只手,抱着它。

    从第一天被关进来,就疯了一样没日没夜的修行,它都忘了时间。如今忽然停下来,才发现自己并不知道自己被关进来多久了,才想起公子来。

    公子……可安好?

    掉入深渊,如何安好?

    它不敢想,却又控制不住会去想,越想越害怕。它只能让自己忙起来,忙得顾不上多想。

    它可以肯定那天晚上的黑衣刺客并不是龙大大,但是,剑术却和龙大大不相上下。对于那个黑衣刺客,它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却又说不上怎么回事。这种感觉在医城的盛会上它也曾有过的。

    难不成那个黑衣刺客是毒宗嫡亲之人,所以它才会有这种特殊的陌生感?而困住它的这个黑空间,正是黑衣刺客的?

    小东西的嗅觉灵敏,可以嗅到每一个人身上的气息,但是,要准确地判断黑衣刺客是毒宗嫡亲,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闻血的气息。

    小东西想呀想,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如果黑衣刺客是毒宗嫡亲,那他为何不和云汐麻麻相认呢?

    这些问题太复杂了,小东西想太久就会头疼,可是,它不琢磨这些问题的话,它琢磨什么问题呢?

    不能修炼,也得让自己的脑袋忙起来呀,忙起来了,才不会忍不住思念公子。

    只要它闭上眼睛,就可以假装全世界都黑了。

    是不是只要它不去想,就可以假装公子一切安好?

    可是,它反反复复琢磨黑衣刺客的身份,琢磨的内容就那么多,已经没什么好琢磨的了呀!

    小东西爬起来,开始原地转圈,越转越快,快得尾巴和脑袋都要接上了。

    怎么办?它又要忍不住想起公子了,想起那个明月夜公子负伤跌落深渊的那一抹身影,单薄得就像是一只蝴蝶,支离破碎,随风飘然而去……

    不!

    急速转圈的小东西忽然停住!它必须让自己重新忙起来,忙到无法思考。

    吃!

    除了修炼,它还可以吃,一心一意都吃,吃它个昏天暗地。

    小东西毫不犹豫地飞窜到不远处的一株滕曼旁。

    这株滕曼生长得特别旺盛,它傍着一颗大树生长,却将那棵大树完全淹没掉,它每一片叶子都有成人的巴掌那么大,叶子上不断渗出黏糊糊的黄褐色液体,是一种毒液,黏糊糊的,垂落一地。

    而整棵滕曼看上去就像是患了重病,不停都流脓,十分恶心。

    小东西毫不迟疑都爬上树,任由那些恶心的粘液沾了自己那雪白的皮毛到处都是。

    一到树上,恶臭味更浓,谁知道小东西居然埋头到茂密的叶子里去,疯狂地啃,咔嗤咔嗤不间断!

    没多久,小东西就抬起头来,吐了。可是,一吐完它就又拼命地啃噬。吐过好几次之后,它也就不再吐了。

    它又不是没有连续好几日夜不休地吃吃吃,吃起来还不是天塌了都不管。

    假装,这些毒物都是美食;假装,只要忙起来就不会多想;假装,它没有多想,坏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小东西就这么吃吃吃,它并知道,这些毒物对它将来会有多大的影响。

    小东西的食量可是非常大的,才一天的时间,就吃掉它周遭所有毒物。这个黑空间的主人当然感知得到。

    但是,他只能将小东西囚禁在空间里,其他的拿小东西没辙。

    小东西希望云汐麻麻能赶紧醒来,赶紧休息好,这样它就可以继续修行了。

    修行,是它逃离黑空间唯一的办法。

    云汐麻麻已经快要突破储毒空间第三阶了,只是缺少一个契机,一个助力。小东西也盼着云汐麻麻赶紧晋级到第三阶,只要的话,它就可以和云汐麻麻完全的心意相通,进行灵魂的沟通了。

    此时,韩芸汐正昏迷着,并不知道小东西有多努力。而龙非夜和顾北月就更不知道了。

    他们已经离泉茶庄,在赶往百毒门的路上,龙非夜没日没夜都守着韩芸汐。顾北月和百里茗香坐同一辆马车。他锁着眉头,一路无话。百里茗香并没有打扰,亦是满心担忧。

    日子一天天过,韩芸汐还是不醒,越接近百毒门,大家就越是紧张。

    这日下午,他们在溪边休息的时候,龙非夜收到一个不怎么好的消息。

    龙天墨竟被西周康成皇帝邀到西周,公开声援东西秦合作,共同对付百毒门。

    “声援咱们?”顾北月笑道,“这并非龙天墨此行的真正目的。”

    “他和康成皇帝要一道为东西秦做公证,弄明白当年内战的真正原因。”龙非夜淡淡说。

    当年大秦帝国内战的原因,不仅仅东西秦两皇族各执一词,云空大陆上至今也众说纷纭,谁都不知道哪一个说法才是真正的原因,东西秦两皇族到底哪一方才是受害者,哪一方才是毁灭大秦帝国的罪人。

    打从万商宫将东西秦合作,龙非夜和韩芸汐联手擒拿白彦青一事公布于众之后,这个话题边又在云空大陆沸腾了起来。

    毕竟东西秦两大阵营占据了大半个云空大陆,此事直接关系到云空大陆的将来,谁不关注,谁不好奇呢?而且,还有不少人好奇这龙非夜和韩芸汐这对曾经的夫妻,反目成仇之后谁胜谁负。

    “公证,这倒有意思了。”

    顾北月琢磨着,正要说下去,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阴狠,冷冷说,“那也得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瞧得到!”

    百毒门在西周境内,是康成皇帝以地主的身份,邀请了龙天墨,还是龙天墨主动找康成皇帝合作的?不管是西周还是天宁,在去年的大战中早已精疲力尽,没有个五年十年,他们都不会有兵力和财力主导战争了。

    没想到龙天墨和康成皇帝都还不安分,东西秦的恩怨,竟也要来插一脚?

    “看样子康成皇帝是要尽地主之谊了。”顾北月无奈都说。

    果然,第二日龙非夜就收到消息,康成皇帝以东道主的身份,向医药两城发邀请函,邀请医药两城来共同见证。

    “可笑!”

    就是顾北月这么慈悲的人,都觉得讽刺。天下谁知道药城和医城早都是韩芸汐的势力了?康成皇帝这不是多此一举吗?医药两城的人想去,也不必他邀请呀。

    “康成想干什么?”龙非夜琢磨起来。

    康成皇帝未必真想邀医药两城,反倒是想把事情闹大,把场子搞大了,让他和韩芸汐即便拿下白彦青,也不能私审,只能公开审讯。

    此事,对西周并没有多大影响,康成皇帝维护要出这个头,操这份心?

    “问问楚天隐,康成操的到底是什么心!”龙非夜冷冷交代。顾北月回来之后,楚天隐的事自然就交给他了。

    龙非夜回到马车上守在韩芸汐身旁,他拉起她的手抵在唇上,看起来比她还要安静。

    距离他们战书上的时间,还有三日。韩芸汐能及时醒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