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54章 真相,管他去死

2018-06-21 09:37:20Ctrl+D 收藏本站

    龙非夜有什么可后悔的

    他既然敢来找白彦青要真相,就不怕后果。    . d t  .

    他和韩芸汐从后山攻入,将白彦青引上山,避开山脚下那帮这些事情都不是白做的。

    不管白彦青说出什么,他都有承担的准备。

    他只想弄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东西秦到底孰是孰非,又或者正如他们猜测的那样,一切都是被挑衅的。在这挑衅中,风族干了什么,黑族是否也干过什么。甚至,包括中立的离族,当年为何那么果决地解散了庞大的军队。

    “尽管说”龙非夜冷冷回答。

    当然,龙非夜不会笨到会全相信白彦青,他想做的是从白彦青的说辞出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白彦青冷笑不已,即便不在天下人面前道出当年的真相,只要韩芸汐和龙非夜同在,他一样可以说。

    他一定要龙非夜和韩芸汐后悔

    “那好,你们俩听好了”白彦青一脸认真起来。

    龙非夜和韩芸汐都没出声,等着。不远处,摔在地上的百里茗香也静静地听着。

    “当年”

    白彦青开了口,像是卖关子,还刻意停了一下没继续说下去,而是意味深长地非夜一眼。

    周遭一片寂静,气氛渐渐紧张,白彦青眼中的讥讽味也越来越浓。

    停了一会儿,他才又继续,“当年,沙河水患其实”

    “不必说了”韩芸汐忽然霸气地打断。

    龙非夜并不介意真相,只是想知道。而韩芸汐,她连真相都不想知道。

    早在三途黑市,她就下了这个决心,忽视当年东西秦之间发生了什么

    白彦青有些错愕,龙非夜芸汐一眼,并没有阻止。

    “韩芸汐,你”白彦青不明白韩芸汐什么意思。

    韩芸汐眯敛起双眸,冷冷说,“龙非夜,杀了他”

    如果龙非夜不知道韩芸汐穿越的真相,或许,他还会问她一句,“你不想知道真相吗”

    但是,他知道了她并非真正的西秦公主,也就懂了她为何如此果断决绝。

    她既不想知道,他何必多追究

    在他心中,知道和不知道,并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影响不了他任何决策。

    “听你的”龙非夜说罢,举起了长剑。

    白彦青不可思议极了, 这两个人,一个是西秦的公主,一个是东秦的太子就算他们可以忽略仇恨,彼此相爱。可是,他们怎么可以放弃追查真相

    龙非夜可以不恨韩芸汐,可是,他怎么做到不怨恨西秦阵营

    韩芸汐可以不仇恨龙非夜,可是,她又如何能忘记东秦阵营当年对西秦的屠杀

    “你们,你们当真不想知道真相是什么”白彦青质怒声质问。

    “真相”

    韩芸汐非常霸气地甩给白彦青一句,“管它去死”

    白彦青惊得都说不出话来,如果韩芸汐和龙非夜完全不介意真相,那么他来应战的意义何在

    “白彦青,你很想说出来吧抱歉,你没有机会了”韩芸汐说罢,便低声对龙非夜道,“动手”

    龙非夜立马动手,毫不客气一剑狠狠劈斩下去,白彦青虽然闪躲了,却依旧被气势恢宏的剑气所伤,摔在一旁突出了一口鲜血来。

    他闪躲之际,并没有忘记下毒,只可惜全都被韩芸汐挡掉了。

    “龙非夜,你愧对东秦的列祖列宗”白彦青怒骂起来。

    韩芸汐一个女人,可以任性。可是,龙非夜一个男人,而且还自小就知晓自己身上的使命,他怎么可以说放弃就放弃

    龙非夜学了韩芸汐的一句话,他没有说得像韩芸汐那么霸气,却说得无比冷漠,他说,“管他去死。”

    话音一落,又是一剑狠狠劈斩下来,白彦青滚到一旁去,五脏六腑被震得都快碎了,嘴角不断流溢出鲜血来。

    白彦青终于也拔剑,可是,龙非夜并没有给他挥剑的机会,龙非夜的一剑一剑,狠绝凌厉迅速,没有停止过。

    白彦青应接不暇,一边闪躲,一边冲韩芸汐大吼,“韩芸汐,风族没有背叛西秦黑族和当年的东秦太子勾结,毁大坝保铁矿是东秦弃天下苍生于不顾,是东秦下令黑族对风族动兵的是东秦负了西秦,负了天下”

    龙非夜和韩芸汐都没有表达,回答白彦青的是龙非夜一道比一道更加强大的剑气。

    “韩芸汐,当年西秦皇族全族被灭,一个活口都不留,何其残忍这一切都拜东秦所赐东秦皇族早就有吞并西秦的野心难道你还来吗”

    “韩芸汐,真相是什么,龙非夜最清楚他一直都在骗你”

    这话音一落,龙非夜的剑芒正正击在白彦青腹部,将他整个人都震飞了出去,撞飞了好几颗大树,最后落在悬崖上。

    白彦青一身是血,已是奄奄一息,可是,他竟还坚持着,“韩芸汐,老夫是有野心没错可是,当年的风族绝无背叛之心龙非夜想利用你收拾狄族,你就来吗”

    不知道的人,见了这场景,必会以为白彦青是个忠臣,以死劝谏。

    可是,韩芸汐始终不回答他,她一直认真地帮龙非夜挡掉白彦青的各种毒攻。

    “韩芸汐,你可知道西秦有多少冤死的亡灵,这等你为他们复仇,为他们平反”

    “韩芸汐,老夫可以死,但是,你不能不相信当年的真相”白彦青一手捂着心口,一手撑在地上,这架势似乎不躲了。

    这说得,好像是真的一样。

    若非和龙非夜经历了那么多,或许,韩芸汐还真有可能相信白彦青。

    “杀了他。”韩芸汐还是这句话,决心不改。

    白彦青落到这地步,不管是他说不说真话,他都得死就白彦青狡猾的性子,临死前不挑拨挑拨他们,他能甘心

    当他们下定决定不把真相放心上,不却介意真相是什么,那么就谁挑拨不了他们,什么事都影响不了他们

    龙非夜提剑,不再挥斩,而是要直接刺去。后面已是悬崖,这一剑,白彦青躲不了了。

    就在龙非夜动手之际,白彦青忽然拦下,“等等”

    他说等就等

    龙非夜的剑从不等人,岂料,白彦青竟说,“韩芸汐,我是父亲你不能这么对我”

    龙非夜的剑,终究还是停了。

    韩芸汐是毒宗嫡亲,白彦青亦是毒宗嫡亲,这件事他们早就有多猜测的。只是,韩芸汐从来都不去追究,他也就没多问。

    如今,白彦青说出了这样的话,他自是得停下剑。

    “你明早就知道我的身份,却不认我你居心何在你分明就是想利用我”

    韩芸汐怒声反问。赫连夫人是细作一事,龙非夜早就告诉她了。

    赫连夫人进韩府的时间不晚,换句话说,白彦青好几年前就知道她的身份了。

    “你说,我母亲是你害死的”韩芸汐怒声质问。

    白彦青打起感情牌来,“女儿,你母亲的死是我此生最心痛之事。无论如何,你都要相信我,我不会做出那种丧尽天良之事”

    “那你为何不认我”韩芸汐又问。

    “我是有苦衷的呀芸汐,你过来,此事为父一定给你一个交待你先过来,你相信为父,龙非夜是在利用你,比别被他骗了”白彦青苦口婆心地劝。

    韩芸汐却一字一字地说,“龙非夜,这个世界里我只信你。你还犹豫什么”

    龙非夜懂了,他提剑直指白彦青。

    白彦青大惊,“韩芸汐,无论如何,我是你父亲,亲生父亲”

    “你不是不是”韩芸汐吼了回去。

    白彦青还要辩,龙非夜的剑却已经投掷过去,直刺入白彦青的心口

    “老门主”

    忽然,石九丅的声音传来。

    “小心有毒”

    韩芸汐拉开龙非夜,将石九丅的毒粉收入储毒空间。

    石九丅彦青心口中间,瘫在前面,他不可思议极了,“老门主老门主”

    白彦青就剩下最后一口气了,他握紧了剑刃,狠狠地拔起来,心口飞溅出了一大摊血迹。

    他握着龙非夜的剑,艰难地站起来,直指韩芸汐骂,“弑父,你会遭天打雷劈的”

    韩芸汐怔住了,脸色煞白。

    白彦青不是她的父亲,也不配当她的父亲,可是的血缘关系改变不了。

    就在这个时候,龙非夜虚抓了一把,将玄寒宝剑抓了过来,随即一脚狠狠将白彦青踹飞出去,落入前面深渊中。

    “老门主”石九丅大喊。

    龙非夜带上韩芸汐,追下去。

    对于白彦青这号人物,死也必要见尸。

    他们追到半途,彦青横挂在峭壁横生出的树干上,龙非夜试探了一番,确定人已经没气了。

    他芸汐一眼,见韩芸汐沉默着。

    他依旧果断,一剑劈断树干,淡淡对韩芸汐说,“没你事,我杀的”

    彦青的尸体落入深渊,消失不见,龙非夜才带韩芸汐回到悬崖上。

    悬崖上,石九丅怔怔地跪坐在原地,徐东临还昏迷不醒,百里茗香瘫躺在地上,脸色惨白如尸体。

    韩芸汐已经缓过神来了,她箭步朝百里茗香走来,紧急替她解毒。

    解毒之后,她便跌坐在地上。

    今日的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莫名地不安。

    龙非夜就站在她身旁,盯着不远处的石九丅。虽然还有很多事没做,但是,他会给韩芸汐足够的时间。

    毕竟“弑父”这两个字太重。

    一切静下来,然而,谁都没有想到,此时此刻,深渊里发生的事情

    本书来自  bookhtml222248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