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56章 相信不相信

2018-06-21 09:37:17Ctrl+D 收藏本站

    “公主,殿下奴婢有负所托。 ”百里茗香满心忐忑。

    如果此时问她后不后悔,她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毕竟,她狠不下心眼睁睁临死。

    事情都发生了,白彦青也死了,百里茗香在这件事上已经没什么用处,龙非夜没有多言,只淡淡道,“下山后,回军中去。”

    离开驻军之时,龙非夜授予了百里茗香军衔,白彦青一事了结之后,她自是要回军中却坚守岗位。

    虽然不舍,可是,百里茗香却还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她比任何都知道,离开他们是她这辈子最大的救赎,救赎自己。

    “红莲烈火”百里茗香低声,想将东西归还。

    韩芸汐却道,“不必了,你留着防身,白彦青死了,你也未必安全。”

    天知道白彦青是否将双修的事情告诉给其他人龙非夜之前制造了那么多误会,在百里茗香身上做了那么多文章,一旦白彦青将事情透露出去,想必天下想要百里茗香性命的人不会少。

    “谢公主殿下。”百里茗香欠了欠身,犹豫了一下,还是认真说,“公主,请保重身体,茗香日后不能伺候了。”

    韩芸汐这才意识到这是一场久远的分别,百里茗香要回军中去,这辈子极有可能都没机会到他们身旁了。

    “你也保重。”她还是将百里茗香扶起来,轻轻握了握百里茗香冰凉凉的手。

    如果不是军中传言,如果不是那晚篝火晚会众人起哄,她们之间也不会那么尴尬。

    韩芸汐只是轻叹,她很快就让几个女佣兵护送百里茗香回去,认真交待了一句,“找几个人伪装一下,分不同方向走,别被人跟踪了。还有,到军中,一定低调。”

    徐东临昏迷了,所以除了石九丅,听到刚刚白彦青说的那些话的,就只有百里茗香了。

    但是,龙非夜和韩芸汐对百里茗香都没有提防,如果百里茗香有背叛之心,就不会等到现在。

    送走百里茗香,韩芸汐和龙非夜便同石九丅下山,一路上韩芸汐一直同石九丅说话,龙非夜没插嘴,在一旁静静听着。

    龙非夜主意到了,韩芸汐一直垂着眼睛,情绪其实一点儿都不好。

    杀了白彦青,掌控了“真相”,只要说服了山脚下那帮人,从今以后,东西秦就没有仇恨了,就没有不可逾越的间隙了,这些都是他们一起期盼的,不是吗

    可是,从方才至今都没有喜悦之色,哪怕她藏得深,但是龙非夜还是“弑父”二字对她的影响有多大。

    此时此刻,山脚下大部分人都站了起来,等着。他们不明情况,即便是百毒门的弟子们也不明情况。

    “到底什么情况他们打起了吗谁赢了”

    “还在打吗人呢这是要打到什么时候龙非夜和韩芸汐联手不会打不过白彦青吧”

    “有没有人给个话,那为石长老呢出来给个话呗”

    不少人都等不及,嚷嚷起来。但是,嚷嚷的大多是那些无名小卒,真正的大人物都一声不吭,安安静静地坐着等呢,譬如穆清武,譬如东西秦两阵营的人。

    他们琢磨不透,龙非夜和韩芸汐都攻入百毒门了,白彦青还无动于衷,可是,百里茗香和徐东临一带毒尸上山,白彦青就立马追过去。

    这到底是为何

    百里齐聿虽然知道百里茗香假双修的秘密,但是,他了解不多,也没那么好的脑子想明白这是龙非夜布的局,要引白彦青上山。

    不管是东西秦阵营,还是穆清武,其实都不担心这场比斗的胜负,他们对龙非夜和韩芸汐还是都很有信心的,他们只盼着龙非夜和韩芸汐赶紧擒拿住白彦青,下山来将当年东西秦的恩怨都对质清楚了。

    很快,龙非夜和韩芸汐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龙非夜和韩芸汐一步一步走下山,又一步一步走上战台。石九丅随后也过来,就站在他们身旁。

    一时间,所有人都懵了,几位坐着的人物也都站了起来。而穆清武一芸汐,便将其他事全都忘了,他的脑海里只有她。

    百里齐聿早知道殿下和韩芸汐的感情,他最关心的是东西秦的恩怨,他记得当初殿下和韩芸汐都承诺过,如果必要,必是兵戎相见。

    百里齐聿第一个开口,“殿下,白彦青在何处”

    龙非夜没出声,石九丅却开了口,“诸位,在下石九丅,百毒门长老会之首。白彦青还未入百毒门,在下已是百毒门弟子白彦青既是毒宗之后,又是风族之后,却一直隐瞒身份。百毒门中人,无人知晓他的来历,直到今日,在下听到白彦青和西秦公主,东秦太子争执,才知晓真相。”

    这话一出,闹哄哄的全场便安静了下来。

    然而,石九丅接着的一句话却像是一颗炸弹,让全场一下子就爆炸沸腾,他说,“白彦青已死在东秦太子剑下,尸落大央山后深渊。”

    “死了”

    “白彦青真死了”

    “这”

    云空商会的三长老立马质问,“公主殿下,为何不把将白彦青押送下山当初咱们可说好了,要质问白彦青,要和东秦对质内战之事”

    “白彦青不是本公主杀的,这个问题,你应当问东秦太子。”韩芸汐淡淡回答。

    三长老朝龙非夜透出质问的目光,只可惜,龙非夜理都不理睬他,只当没

    石九丅朝云空商会几位长老,认真说,“诸位,东西秦已经没对质的必要了,当年大秦帝国内战,并非西秦之过,亦非东秦之罪。而是”

    石九丅的话还未说完,人群里就有人大声打断,“石长老,管得够宽的呀东西秦的恩怨,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东西秦两位主子都不急,你急什么笑话”

    这话说得十足讽刺。

    可这也是在场众人疑惑不解的, 石九丅是百毒门的长老,也是真正的管事者,他哪来的资格站在这里,哪来的资格说话

    他领着百毒门众弟子干了那么多害人的勾当,没成为公敌就不错了

    石九丅也算是个人物,他依旧稳如泰山,反唇相讥了那人一句,“这位大哥是什么来头如此多管闲事你急什么”

    那人并非东秦之人,也非西秦之人,自是无话可答。

    然而,百里齐聿忍不住了,他冷冷问,“石九丅,你算什么东西东西秦之事还轮不上你多嘴内战就是东秦别有居心挑起的,你懂个屁,胡说八道些什么你滚下去”

    石九丅不愧是一代长老,他依旧从容,认真说,“在下并没有资格多言东西秦的恩怨,但是,在下身为百毒门长老,有权声讨白彦青将白彦青所作的一切公布于众”

    这话一出,众人才都安静下来。石九丅这个理由,足够充分

    “当年东西秦的恩怨全是风族一手挑起,风族污蔑东秦保铁矿而毁大坝,还撒布谣言,中伤当年的东秦储君。东秦被风族挑拨而对风族动兵,却被风族将事态闹大,造成两皇族的误会。今日,白彦青身为百毒门老门主,竟不惜牺牲百毒门,挑拨西秦公主和东秦太子。身为长老会之首,在下有必要将此事公布于众。”

    话到这里,全场已经安静得不能再安静了,每个人都一脸复杂,没想到会是这样

    大家,不敢相信

    石九丅停了一会儿,又道,“在下若非在山间撞见白彦青和东西秦两位主子争吵,道出真相,在下和百毒门众弟子至今都还被蒙在鼓中白彦青之所以一直站在山下,任由东西秦两主子攻陷百毒门,正是要等他们二人下山,当着大伙的面,借东西秦对质之机挑衅两皇族”

    听到这里,大家对刚刚白彦青不上山的疑问便都解开了。

    不少人也渐渐相信了石九丅的话,就是东西秦阵营里也有人思考起风族挑拨内战一说。

    石九丅上前一步,同众人作揖,“诸位,我石九丅得西秦公主不杀之恩,从此愿摔百毒门上下,改邪归正,投靠毒宗门下。今日,特揭穿白彦青真面目,揭穿风族阴谋,希望在场的诸位,给百毒门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偌大的场子,无比寂静。谁都没有关心百毒门怎样怎样,每一个都在惊诧着东西秦的真相,东西秦之间,竟没有谁对谁错,倒头来竟是一场误会

    这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两皇族的恩恩怨怨已经持续了三四代人了呀

    如果石九丅一上来就为东西秦辩解, 那必定没人相信他,反倒会怀疑他被收买了。

    可是,石九丅以百毒门长老的身份,声讨白彦青,顺带揭穿白彦青,效果就不一样了。至少有一半的人会相信他。

    百里齐聿眼底掠过一抹复杂没出声,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而云空商会的老狐狸可没那么好胡弄过去。

    三长老冷冷道,“石九丅,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石九丅并非省油之灯,他冷笑地回答,“在下不过是代表百毒门说话而已,你们东西秦之事,你都无权说话,何况是在下东西秦之事自是得他们两位主子说的算”

    他又补充,“西秦公主已经接受了在下的投降,如果三长老不相信,呵呵,那”

    石九丅这话说得真真的巧,如果三长老不相信他说的话,就是不相信韩芸汐呀

    哪有人会公然不相信自家的主子,除非,他要造反

    本书来自  bookhtml222248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