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71章 龙非夜和顾七少吵架

2018-06-21 09:37:00Ctrl+D 收藏本站

    龙非夜对于唐离的告状,没有给予任何反馈。韩芸汐可不一样,她不质问质问顾七少,就觉得委屈了灵儿那丫头。

    这家伙如果不喜欢灵儿,为什么不干脆一些,让灵儿彻底死心呢?狠狠伤害一次,总比伤害一辈子来得强吧?

    灵儿还那么年轻,还未嫁,她将来一定会遇到懂得疼惜她的人。怎么就偏偏撞顾七少这妖孽手里,一片痴心尽是被糟蹋。

    顾七少其实还真从未认认真真考虑过沐灵儿对他的心意,没心没肺惯了,他也没兴趣考虑那么多。

    他摸了摸鼻子,一句话都没反驳,安安静静地挨骂。

    这话如果是龙非夜质问他,他有一千个反驳的理由。可是,韩芸汐质问他,就当给她当出气筒算了。

    沐灵儿失踪,这个女人一定又生气又难过。

    他转移了话题,“白彦青真是毒蛊人?”

    龙非夜威胁他来了还做戏,他还能怎样,就配合着呗,谁让他有把柄在人家手上。

    “劫匪就没任何消息吗?”韩芸汐得先把这件事问清楚来。

    唐离和顾七少分别为拿出唐门暗器秘方和药鬼谷为诱饵,劫匪应该会动心了呀!

    “没有。要么她们两人已经落到另一帮人手上,要么金子和老程劫持她们两人别有用处。”顾七少总算说了句正经话。

    “应该是别有用处,至少她们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如今只能等消息了。”顾北月认真说。

    韩芸汐回想起程叔那嘴脸,还有金执事那阴郁的眼睛,心下狠狠地想,这两个人最好别落到她手里,否则她一定要他们生不如死!

    居然赶劫走宁静这个孕妇和沐灵儿这个无辜者,简直罪不可恕!

    “你们来毒宗禁地,不会是想找毒蛊人的秘密吧?”顾七少又问。

    “难道你知道些什么?”龙非夜冷冷问。

    “我对迷蝶梦倒是了解,对毒蛊人……”顾七少故作发抖,“我也怕呀!”

    龙非夜对他的鄙视已经到了极致地地步,他冰冷冷地看着,面无表情,“那你可以滚了。”

    顾七少走到韩芸汐身旁去,笑道,“毒丫头,你惹毛了毒蛊人,还敢到处乱跑。白彦青那厮要找过来……”

    顾七少说着,非常轻蔑地瞥了龙非夜一眼,才又继续道,“白彦青那厮要是找来了,谁救得了你呀?”

    韩芸汐可没心思跟他开玩笑,她认真说,”我们现在要去毒宗祭坛,试试能不能开启无字碑之门,你去吗?”

    “无字碑之门?"顾七少狐疑了,他还真不知道有这玩意。

    “去还不去?”韩芸汐催促道。多一个顾七少,他们会更安全一些。一来顾七少熟悉毒宗禁地,二来顾七少的毒术比她手下任何毒卫和佣兵都强。

    “你都去了,七哥哥自是要去,万一出了什么事,七哥哥好罩着你!”顾七少笑道。

    他看似玩笑,可说的每一句话其实都是较真的。或许,就龙非夜听得懂吧。

    他已经决定从此以后都跟着毒丫头了,以防白彦青找来复仇。同为不死之身,他虽然杀不了白彦青,至少能牵制得住他。

    龙非夜的眸光阴沉着,就韩芸汐都不敢看。她没再多废话,急急说,“时候不早了,走吧,大家都小心些。”

    她说着,主动牵住龙非夜的手,走在最前面。

    顾北月和百里茗香跟在后面,顾七少站了一会儿,才追上去。

    不同于顾北月和百里茗香,顾七少喜欢韩芸汐喜欢得特别洒脱,当着龙非夜的面,他也敢说。看着他们俩手牵手,他嗤之以鼻,却也没有去干涉。

    他走在最后,和韩芸汐他们距离拉得有些开,他走着走着,随手摘了一根茅草叼在嘴里,狭长的双眸有些深邃,不知道想什么呢。

    然而,没走多远,顾北月还是停步等他追上来了。

    顾七少也没出声,就和顾北月并肩而走。他知道,顾北月一定会告诉他无字碑之门的事情。

    果然,顾北月说了,不仅仅将他们昨日进入祭坛发生的事情,遇到的神秘男人告诉顾七少,也把龙非夜今早跟他说的事情都告诉了顾七少。

    顾北月对顾七少是十足的信任,至于龙非夜,顾北月想,龙非夜没有真让顾七少滚,那必定也是希望顾七少知晓情况,跟他们同行的。

    顾七少听完那些事情之后,眼底一片复杂,他说,“我倒从未在毒宗禁地看到什么神秘人出现,不过……祭坛那儿,我不常去就是了。”

    他想了一会儿,又道,“出现在祭坛那十有**是毒宗的人,外人很难找到那里的!也不敢去!”

    “但愿不是白彦青,他至今都没消息。”顾北月叹息地说。

    顾七少没说什么,心中却有数了,看样子进入那片森林之后,他得格外小心才是。

    白彦青这厮太古怪了,天知道他到底想什么?

    一群人走着走着,没多久,龙非夜便对韩芸汐说,“我过去问问顾七少金翼宫的事。”

    无奈,韩芸汐也好奇。她止步,回头对顾七少大喊,“顾七少,你过来一下,有事问你!”

    顾七少乐了,屁颠屁颠跑过去,正要对龙非夜得瑟,龙非夜却先开了口,“金翼宫什么时候落到你手上的?”

    顾七少这才发现他们是为这件事找他,于是将他怎么得到金翼宫始末说了一遍。

    韩芸汐听得认真,龙非夜却一点兴趣都没有,压根没再听。

    “若非金翼宫,如今我们也牵制不了万商宫。”韩芸汐说的是实话。

    顾七少笑着,“你若喜欢,我送给你!”

    韩芸汐白了他一眼,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龙非夜却一句话让顾七少尴尬无比,“什么时候把欠康乾钱庄的账清了。”

    顾七少这一年来到处忙,都没怎么理睬金翼宫的药材买,药材买也就没有像之前那么暴利了。而自从三途黑市的**受创之后,金翼宫也是亏损很大的,虽然不至于赔本,但是资金的流动多少收了影响,而资金流动一受影响,就影响到了竞拍场的买。

    做竞拍场买的,需要备货囤货,这可的一大笔本金呀!在顾七少没回三途黑市之前,金翼宫向康乾钱庄借了一笔银子周转,至今还没还。

    顾七少没有回答龙非夜,明显是装作没听到,但是,他也识相地闭了嘴,没再说混话。龙非夜基本已经成为他的克星了。

    韩芸汐心下暗笑,顾七少这家伙指不定哪天就栽在这张贱嘴上了。他如果好好说话,就金翼宫的贡献来看,龙非夜和她都是要感激他的。

    顾七少低着头,眸光阴沉沉,沉默着就走在一旁。

    龙非夜朝一旁的徐东临使了个眼色,徐东临立马过来,“公主,属下有件事想请教。”

    “什么事?”韩芸汐问道。

    “属下听说有一种毒药可以让人肢体发颤,真有这种毒药吗?”徐东临特别虚心地问。

    一提及专业问题,韩芸汐的态度必定是专业的,她认真同徐东临解说起来,“有这种毒,而且种类还不少。大致可以分为四大类,第一是……”

    韩芸汐专心地帮徐东临解答,龙非夜已不着痕迹地走到顾七少身旁,他压低声音,第一句就是质问,“你敢跟本太子不讲信用?”

    顾七少自知理亏,却也不后悔,他低声道,“为了毒丫头,不讲信用算什么?”

    他当时说出哑婆婆的事情,正是害怕毒丫头被龙非夜这厮给骗了。

    “你少提她!”龙非夜冷声。

    顾七少也没跟他杠下去,而是认真起来,淡淡说,“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我会继续帮你破解迷蝶梦。”

    “防好白彦青!”这才是龙非夜的要求。

    顾七少瞥了他一眼,“不必你废话,我自会护她!”

    然而,龙非夜接下来的一句话,让顾七少险些吐光老血,龙非夜说,“不只她,还有本太子和顾北月。从现在开始,你和徐东临一道,负责我们几个的防守工作。”

    靠!龙非夜这是要他来当……侍卫!?

    顾七少戛然止步,后知后觉被龙非夜坑了!龙非夜这哪里是讲信用?这分明是留了一手来威胁他!

    “你可以拒绝。”龙非夜耸了耸肩,比强人所难。

    顾七少恨不得吠他,咬他!

    韩芸汐在一旁专注地和徐东临讲解,并不知道背后发生了什么,而顾北月和百里茗香在后头看着龙非夜和顾七少的背影,两人虽然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却看得出来他们背着韩芸汐,低声吵架。

    顾北月和百里茗香都偷笑了起来,他们的想法是一样的。

    也就殿下能一两句话就把顾七少惹毛了,也就顾七少一出现就让惜字如金的殿下话多起来。

    顾七少不走,龙非夜就当他答应了。

    他又低声问,“他怎么变成……”

    他后面的话没说出来,顾七少却听得懂。

    一说到这件事,顾七少就烦躁,他都不知道怎么解释。半晌,对龙非夜认真说,“龙非夜,我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毒蛊人,可能……可能我就是个怪胎而已。”

    龙非夜心头微微一怔,却没表现出来,他还是冷冷地问,“到底怎么回事?”

    顾七少只能将实情告诉他,龙非夜很意外。他正还要问,韩芸汐已经和徐东临讲完了,正回头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