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72章 真的有一道门

2018-06-21 09:36:58Ctrl+D 收藏本站

    见韩芸汐回头看过来,龙非夜和顾七少便不再多言,龙非夜目视前方,面无表情,顾七少抱着双臂,嘴里叼着一根茅草,别过头看向路旁,那表情说有多跩就又多跩。

    就顾七少这样子,不管是谁走在他身旁,都会有种欠了他一屁股债的感觉,当然,龙非夜是例外的。龙非夜早就成了顾七少的债主。

    韩芸汐看了看龙非夜,又看了看顾七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也懒得搭理他们两个人,她走到后面去,和顾北月、百里茗香走一起了。

    “公主,殿下他们……”顾北月狐疑地问。

    “他们八字不合吧,估计。”韩芸汐笑呵呵说。

    顾北月亦笑,但是,他很快就认真说,“公主,七少办事还是靠谱的。”

    确实,除了对待沐灵儿之外,在大是大非上,顾七少都还是非常靠谱的。若不是他玩了万商宫一把,若不是他救了顾北月,或许,他们今日还只能待在三途黑市里。

    走着走着,韩芸汐突然想起昨晚上那碗面,她打趣地问,“昨晚上那碗面味道如何?”

    若不是影卫过来说,韩芸汐都不相信顾北月会把那碗面疙瘩吃得一干二净。

    顾北月一脸中肯,“如果能多加一些盐,就更好吃。”

    韩芸汐狐疑都看着他,半晌,才冒出一句,“顾北月,你长进了!”

    “恩?”顾北月不懂。

    “会拍马屁了!”韩芸汐认真说道。顾北月这回答得实在太好了,既不伤韩芸汐的面子,又不会显得太假。

    没见过那碗面惨状的人,听了他这话,必定会认为韩芸汐的厨艺还是可以的。

    就是韩芸汐自己,听得都觉得舒服,感觉自己似乎也不那么差劲了。

    一旁的百里茗香实在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还是第一次听公主讽刺顾大夫呢。

    韩芸汐朝百里茗香看了过来,百里茗香立马就低下头,意识到自己唐突了。

    韩芸汐看了她许久,终究还是开了口,“茗香。”

    “在。”百里茗香这才看过来。

    韩芸汐走过去,笑道,“等回去了,我跟你探讨探讨厨艺,回头多做几道菜让顾北月尝尝。”

    见韩芸汐笑,百里茗香终于不再紧张,不再小心翼翼,她欣喜地点头,“好!”

    顾北月笑而不语,无比乐意。

    韩芸汐走在后面,龙非夜和顾七少也没机会再“吵架”了,龙非夜很快就止步,等韩芸汐走上来。

    韩芸汐一走到他身旁,他便牵住她的手,十指紧紧地扣住。

    顾七少故意绕到韩芸汐身旁去,同他们比肩而行。不管龙非夜的眼神有多阴鸷,他都回以灿烂无比的微笑。

    如果比厚脸皮的话,龙非夜还是得向他服输的。

    龙非夜大手一拽就将韩芸汐拽到另一边去,顾七少也不跟过去,就大摇大摆走在龙非夜身旁。

    背后,不止顾北月和百里茗香,就是徐东临他们也都暗笑个不停。

    就这样,一群人暗涛汹涌,却又无比欢乐往毒宗祭坛走去。

    而一到祭坛,大家便都认真了起来。

    虽然在韩芸汐的梦里,祭坛发生了可怕的变化,但是他们此时看到的祭坛却没有任何变化,维持昨日的原样。

    顾七少一过来,就被琉璃墙里的那些珍稀的毒药草吸引住了。这是他见过最漂亮的植物。

    这些毒药草的茎叶都是透明的,萦绕着一层淡淡的光芒,五颜六色,七彩缤纷,如梦如幻,美得都有些不真实。

    就这些毒药草,顾七少都从来没见过,也判断不了有毒没毒。但是,就他种植药材那么多年的经验看来,这些毒药草存活的时间应该很久了。

    “毒丫头,这些毒药草少说也活了一两百年。”顾七少认真说。

    “一两百年?那果子是刚刚被摘掉的嘛?”韩芸汐又问,她对毒性的鉴别非常专业,但是对于毒药草的年份可没那么专业了。如果不是借助解毒系统的分析,就肉眼她是辨别不出来的。

    “这果子被摘走应该有十年以上!”顾七少一边观察,一边回答。

    “你怎么看出来的?”龙非夜忍不住问了一句。

    顾七少瞥了他一眼,“呵呵!”

    龙非夜没那么好激将,他冷哼,“你看错了吧?”

    顾七少却非常容易被龙非夜激将,他立马说,“错不了,就根茎的粗细,叶子的大小色泽,还有部分叶子边缘的齿轮,不同植被的鉴别方式不一样,所以我只能给一个模糊的估算值,无法精准。还有……”

    顾七少还要解释下去,龙非夜却抬手打住,“好了,明白了。”

    顾七少一愣,这才后知后觉自己着了龙非夜的道。

    他那绝美的脸立马就阴沉了下来,而周遭众人都险些笑出来,幸好还是忍住了。

    韩芸汐都捉摸不透的毒药草,龙非夜也不指望顾七少能琢磨出什么来,他认真问,“狼头图腾在哪里?”

    韩芸汐走到无字碑前面,闭上眼睛,凭着记忆寻找梦见里狼头图腾出现的位置。

    很多时候,梦是回忆不起来的。

    可是,韩芸汐对昨夜的梦境却记忆犹新,闭上眼睛一想,一切都历历在目。

    她很快就在无字碑上着到了狼图腾的位置。

    “这里,额头沁血处就在这个位置。”她的拇指按住了无字碑。

    龙非夜他们看着空荡荡的玄金碑,都很不可思议。若非韩芸汐那个梦境,面对这空荡荡什么都没有的玄金碑,谁能找出玄机来?

    韩芸汐看了看龙非夜,又看了看众人,问道,“我……开始了?”

    众人立马全朝龙非夜看去,包括顾七少。

    龙非夜拉住韩芸汐另一手,很果断都点头。

    韩芸汐也就坚定了决心,她破坏手指,挤出血珠来。她正要往无字碑按下去,龙非夜却忽然拉住她的手,带着她果断都按下。

    很快,他们就放手了。

    不同于昨日,这一回,韩芸汐的血迹在无字碑上停留了一会儿才被吸收。

    而血迹一在无字碑上消失,无字碑就开始距离震颤起来,随之整个祭坛也开始震动,越震越厉害,就像是发生了一场大地震!

    龙非夜护着韩芸汐后退,众人也跟着后退,但是,他们的眼睛都盯着无字碑不放,生怕有所错过。

    果然!

    没多久,韩芸汐梦中的那一幕出现了。

    只见无字碑突然从中间裂开,一开始是裂开一道狭长的缝隙,缝隙很快就变宽变大,像是被某种隐形的力量缩拉扯,渐渐都变成了一道门。

    与其说着这是一道门,还不如说着是一个洞口,通往未知的世界。洞里黑的不见光,谁都不知道过了这个洞,会落到什么地方去。

    “乖乖,这才是毒宗的大秘密呀!”顾七少走很近,在场众人都戒备,就他一个没有任何危险意识。

    他很快就走道黑洞之前,回头朝龙非夜和韩芸汐看过来,“真要进去?”

    “嗯。”龙非夜点头。

    “那还不过来,我给你们带路!”顾七少说着,从袖中掏出了一颗小小的夜明珠。

    昏暗中,夜明珠渐渐地变得明亮,很快就照亮了周遭。

    “还是我们走在前面吧,顾七少,你小心点。”韩芸汐认真说。

    “我带路,没事!”

    顾七少说着,就要往黑洞里迈进去,只可惜,他伸出的脚却怎么都迈不进去,像是踹到了什么东西,还发出“碰”的一声。

    “你踹到……玄金碑了?”韩芸汐狐疑都问。

    “好像是,这么玄乎?”顾七少不信邪,猛地往黑洞一踹,这一踹险些把他自己给踹后翻了,他后退了几步才站稳。

    “还真是玄金门。毒丫头,这不会是幻觉吧?”顾七少震惊都问。

    “公主,还是你过去试试吧。”顾北月开了口。

    这话,提醒了众人。

    这道门是韩芸汐开启的,或许只有韩芸汐才能进得去。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复杂,亲自上前先试了一下,结果果然和顾七少的一样。

    韩芸汐上前来,正要试,龙非夜拉住了她的手。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韩芸汐小心翼翼地迈了一步,这一步居然……居然真迈了进去。

    而且!

    韩芸汐一脚踏进去的同时,这个黑洞竟爆发出一阵强大的光芒来,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无形而有强大吸力,像是要把韩芸汐吸进去!

    龙非夜早有提防,否则韩芸汐早就被那力量拖进去了。可是,龙非夜的力量很快就抗衡不了黑洞的力量。

    他索性也不抗衡了,另一手覆过来,抱紧了韩芸汐。

    而龙非夜一不抗衡,他和韩芸汐就瞬间就吸了进去……

    “抓住他们!”

    顾七少忽然大叫,扑过来扯住了龙非夜的脚,顾北月也立马拉住顾七少的手,跟着他们往黑洞里飞去。

    百里茗香和徐东临等人都看愣了,却听顾北月打叫,“徐东临,茗香姑娘过来!”

    徐东临就等这话了,他拉住百里茗香,在顾北月整个人激将没入黑洞的瞬间,拉住了顾北月的衣袂。

    当所有人都进入之后,这黑洞渐渐都缩小,不一会儿便消失不见。玄金门恢复了原本的样子,仿佛刚才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周遭的影卫毒卫们面面相觑,很不可思议,他们只能守着,等韩芸汐他们回来了。

    韩芸汐他们……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