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77章-978章 水下惊险

2018-06-21 09:36:53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漫天飞舞的镜子碎片从四面八方朝韩芸汐他们飞射过来的时候,忽然之间光芒大作,耀眼得大家都不自觉闭眼睛。

    而当大家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竟发现他们已经不再浸泡在水里了。而是被一个巨大的光球包围住。

    球外全是水,球内却没有任何水渍,大家身上全都是干的。大家都不必在憋气,呼吸非常顺畅。

    韩芸汐,龙非夜和徐东临对此都不陌生,这是鲛族的流光球,可以将人和水隔离开。当初鲛兵把韩芸汐和龙非夜和迷途空湖救走的时候,用的也是流光球。

    流光球是每个鲛人都会有技能,但是,流光球的大小,能持续的时间因人而异,百里茗香作为鲛族嫡女,在这一方面的能耐比一般的鲛兵要强已写。

    而流光球的能量,也会因为主人的身体的状态发生改变而改变。

    就这个流光球所展现出来的亮度和稳固程度,龙非夜看得出来,百里茗香应该是受伤了。

    顾北月和顾七少对这些却是陌生的。一开始他们以为这又会是一个幻象,但是,当他们看到游弋在外头的百里茗香,他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万幸!

    在最后时刻,这丫头总算还是赶过来了。

    顾七少摸这流光球的球壁,却像是触碰到了一圈气流,并没有真实墙壁的感觉。

    他不可思议地打量着,喃喃自语,“这么厉害,不早出现?”

    是呀!

    以百里茗香的能力,要在水里救他们,易如反掌,她刚刚到底干嘛去了,这个时候才赶过来。

    龙非夜和韩芸汐看着百里茗香并没有说什么,百里茗香在流光球周遭绕了一圈,朝龙非夜和韩芸汐挥了挥手,便立马转头朝一旁急速游了过去,随着她远去,流光球像是被使唤了一样,跟着飞了过去。

    一开始,水中还一片平静,可没多久,龙非夜第一个察觉到不对劲了,“水下有情况!”

    龙非夜这话说完还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大家就看到很多气泡往水底深处冒了出来,渐渐地越冒越多,越冒越密集。

    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回事?”韩芸汐问道。

    龙非夜摇头,他鲜少下水,也从未在水中遇到这种事情。

    “问问百里茗香,她怎么一声不吭呢?”顾七少问道。

    “她在外头,我们听不到她的声音。也听不到外头任何声音。”龙非夜这才解释。

    如果他没有猜错,外头水里的动静应该很大了,只是他们没多大感觉,只能看到气泡。

    百里茗香很像是带着他们在逃亡,只是,她的伤到底有多严重?否则,以她在水中正常的速度,不该是这样的!

    就在大家说话之间,忽然,一阵巨浪从水中深处掀起,将整个流光球掀得高高的,往上方冲飞出去。

    龙非夜眼疾手快抱紧了韩芸汐,自己沉下气蹲了马步,两人才没有被撞飞出去。而顾七少他们三人都不能幸免,三人在流光球里飞撞过来,飞撞过去,根本就停不下来。

    很快,龙非夜就腾出一手,抽出腰间长鞭,猛地朝顾北月甩过去,“抓住!”

    顾北月一抓住鞭子,龙非夜就猛地将他拽过来,让他在自己身上借力站稳。

    龙非夜甩出了第二鞭,落在顾七少和徐东临之间。无奈,刚刚才落下,流光球便又被后续冲上来的大浪狠狠撞击,整个球都大颤,顾七少和徐东临全滚到了一旁去。

    龙非夜第三次甩出长鞭,这一回直接落在徐东临身上,徐东临一抓住,龙非夜就将他拉过来。

    “看好顾北月!”龙非夜冷声。

    徐东临悻悻的,他负责保护顾北月,如今看来,真的很失职呀!就顾北月这病秧子的身子,多撞几下,不死也半条命了。

    脚下,大浪一浪接着一浪冲涌而上,一浪比一浪更加猛烈,如果一开始没有找到地方站稳,真的很难稳住脚。

    顾七少都尊了下来,可是,还未来得及运气,流光球就又被大浪撞了一下,他整个人直接给弹飞了起来。

    龙非夜似乎没有救他的意思,而他也没指望龙非夜拉他一把。

    韩芸汐此时的心思都在外头,她看到百里茗香的身影在大浪中沉浮,时而可见,时而不可见。

    “茗香到底在做什么?”她忍不住出声。

    话音一落,竟见一只巨大的水蛇忽然从流光球下飞窜了出来,韩芸汐吓了一跳,若非龙非夜抱住她,她真的会跳起来的。

    太可怕了!

    这条水蛇非常庞大,比他们之前遇到的万年毒巨蟒还要大一倍,蛇身得三个人合抱才能抱得住吧!蛇体通体发黑,没有鳞片。如果不是它窜出的动作之大,或许,韩芸汐他们都不会注意到它的存在。

    他的身体都可以和周遭水域的黑暗融为一体了。

    最可怕的是,大家至今还没看到蛇的头和尾,就看到一个黑呼呼的身体窜了上来。

    这大水蛇一窜上来,水中立马就风平浪静了。

    顾七少总算站稳了,立马朝龙非夜投去冷幽幽的目光,只可惜被龙非夜忽略了。

    大家都开始寻找起蛇头和蛇尾,一时都把百里茗香给忘了,韩芸汐却急急问,“茗香呢?怎么不见了?”

    话音一落,流光球猛地一颤,一个巨大的蛇头忽然从韩芸汐他们背后浮现出来,长大了血盆大口!

    顾七少这辈子第一次被吓到吧,这个血盆大口非常巨大,一口气吞下四五个人都不再话下。

    韩芸汐他们都还没发生异样,顾七少指了指他们背后,“毒丫头,你们……你们背后!”

    韩芸汐他们立马转头看去,只见猩红的信子,巨大的獠牙就在他们背后,非常之近,如果不是有流光球保护着,他们四个人早就被大水蛇一口吞了。

    即便有流光球保护着,他们也都不放心呀,纷纷撤开。

    大水蛇似乎在用嘴巴丈量流光球的大小,想将流光球一口吞掉。韩芸汐看得毛骨悚然,可是,她还是没有忘记百里茗香。

    “茗香不会是被它吞了吧?”她急急问。

    “流光球还在,她就还活着,想必她刚刚是被这条蛇绊住了。”龙非夜说道。

    他左右观望,估算着这条蛇真正的长大,琢磨着如果离开流光球,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杀了这条蛇。

    “如果是被吞了,那也还活在蛇肚子里,可是,她很快就会被憋死!”韩芸汐认真说。

    顾七少他们也开始往四下找人,却哪里都没看到百里茗香的身影。

    “龙非夜,我们得出去救人!”韩芸汐认真说道。

    于公于私,他们都必须救百里茗香!

    他们不能丢下百里茗香不管,何况,百里茗香万一出事了,流光球一破碎,他们也都得死。

    在这个流光球中,他们可以随意离开,但是没有百里茗香的帮助,他们就再也进不来了。

    “你们先找找人在哪里!”龙非夜低声说。

    他一直盯着大水蛇看,琢磨着该以怎样的速度和剑法,解决这条大水蛇,又不掀起太大水浪,对流光球里的人造成影响。

    这条大水蛇真的太大了,刚刚那几波不断冲击上来的水浪,必定是因为大水蛇往上游而产生的。

    一旦他出去和大水蛇激战,若不速战速决,天知道会掀起多大的浪来。

    忽然,韩芸汐大叫,“百里茗香在那!在那!”

    只见百里茗香就在流光球正下方,从昏暗的水域里浮出来。

    如此近的距离,韩芸汐才看清楚她的脸,她的身体,她的衣衫竟早就破碎了,伤痕累累。

    那娇好的脸上,还有好几道伤痕,像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擦伤的。

    韩芸汐没敢出声,她身旁一帮男人也都没出声。

    只见百里茗香手持长剑,悄无声息地绕过流光球,朝大水蛇的脑袋靠近。

    大水蛇这个时候还算安静的,不停地长大嘴巴,还真是想一口吃掉流光球。百里茗香已经靠得很近很近了,它竟还没有发现。

    大家的视线都追随着百里茗香,跟着紧张起来。

    忽然,百里茗香停了。见她那动作,大家都知道她要动手了,如果她的剑够快够准的话,在她所在的这个位置上足以一剑劈下大水蛇的脑袋来。

    蛇,一旦被砍了脑袋,那也就玩完了。

    眼看,百里茗香就要动手了,谁知道龙非夜和韩芸汐却不约而同开口。

    “我出去!”

    “龙非夜,我们不能让茗香冒这么大的风险!”

    这里,一帮男人呢,而且除了顾北月,武功都在百里茗香之上,怎么能让她一个姑娘家冒这么大的风险? 天才小毒妃:

    万一,她一剑杀不了大水蛇,岂不得被大水蛇紧咬不放?

    既然百里茗香目前是安全的,他们就没什么后顾之忧了,龙非夜一人之力足以杀了这条水蛇。

    龙非夜要出流光球,韩芸汐却不放开他的手,“我跟你一道去!”

    “好。”龙非夜也不拒绝。

    而他们一出来,顾七少也紧随其后,留徐东临一人在流光球里保护顾北月。

    大水蛇刚刚闭上大嘴,正要张开,立马发现流光球里有人出来了,也同时发现了百里茗香。

    百里茗香一见殿下、公主还有顾七少都出来帮忙,她的泪水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第978章 雪狼和毒宗

百里茗香很少很少哭,也就当初忍受美人血的痛苦时哭过,被苏小玉气的时候哭过。她都已经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哭了。

    可是,此时此刻她却热泪盈眶。

    也唯有在水中哭,才会看不到眼泪吧!

    她刚刚才刚刚潜下水,就被大水蛇的尾巴卷了下去,一直拉到水底深处。她费了好大好大的劲才摆脱大水蛇,逃上来。

    她都不敢启用流光球,她害怕自己一旦启用流光球保护自己,就再也无法保护殿下和公主他们了。

    她的力量的有限的。

    她拼了命往上游,一上来见整个镜子迷宫都不见了,她吓出了一身冷汗,急急启用流光球,将附近的殿下和公主他们保护起来。

    而启用流光球之后,她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所以她无法带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撤离。

    若不是因为要救殿下和公主他们这个信念支撑着,她或许早就放弃了吧。

    就刚刚她拔剑要动手的时候,其实她是非常紧张的,整颗心都在颤,却又不得不强迫自己忍住。

    她多么想回头朝流光球里看一眼呀,多么想向殿下和公主他们求救。只要殿下他们能够杀掉这条大水蛇,她就还会有力气,把他们送入流光球里!

    而且,她也一定一定能支撑住,在寻找到出口之前,保证流光球不破碎。

    她却始终不敢看他们一眼,不敢求他们一眼。

    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在他们面前,她变得小心翼翼。原本听说可以回军中,她觉得自己得到了救赎,而如今,她还是继续偿债,内心日日夜夜的煎熬惩罚她不该有的爱念。

    龙非夜带着韩芸汐,很快就游到百里茗香身旁,而顾七少也紧随其后,落在百里茗香的另一边。

    他们都屏住气没办法跟她说话,殿下一直盯着大水蛇看,并没有多看她,但是,公主的视线却落在她身上。

    公主正在打量她身上的伤口,百里茗香心中五味杂陈,满腔的情愫全堵在心口上,她怔怔地看着公主,恨不得伸出手来抱一抱公主,紧紧地抱一抱。

    一如当初,她因美人血痛苦的时候,公主也拥抱过她,给予过她力量。

    她多么想跟公主解释,她自小就喜欢殿下,在公主还未遇到殿下之前,就喜欢殿下了。

    小时候,她被美人血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时候,她跳入了荷花塘寻死。哪怕她是鲛人,天生不会水,可是,她都没有启用鲛人的任何技能,就是一心求死。

    是殿下救了她,是殿下给了她活下去的理由。

    这一悄无声息,不为人所知的爱念,早在殿下遇到公主之前的五六年里,就已经有了,就根深蒂固了。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却从未想过要跟公主争什么,夺什么。公主对她的恩情,她一直一直都记着的。

    如果可以,她愿意改呀,可是改不过来。

    殿下和公主对于她,都有救命之恩,可是,公主给予她的温暖更多,她怎么可能会背叛?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不知感恩,不知足的人。

    如果说她有执念,那必不是对殿下执念,而是对她与殿下和公主之间这份主仆情义的执念。

    她多么希望能够回到从前,回到她心底的秘密会公布于众之前。

    百里茗香低下了头,韩芸汐看不到她的脸,也暂时管不了那么多,因为,大水蛇在缓缓朝他们伸来脑袋。

    龙非夜将韩芸汐护到身后,韩芸汐想也没想就伸手将百里茗香拉了过去,顾七少同龙非夜并肩,两个男人直面大水蛇。

    可是,就在龙非夜举起长剑之时,刹那之间,一切便变得支离破碎,似乎整个世界都碎了,大水蛇凭空而消失不见,水似乎也在消失。

    众人只觉得一阵阵昏眩,很快,周遭的一切全都变了,变成了一个石室!

    他们明明都清醒着,明明都睁开眼睛,可偏偏就没看明白周遭的一切怎么就忽然变成了这样。

    看样子,那个镜子迷宫也是幻境了。

    龙非夜第一时间朝韩芸汐看来,“没事吧?”

    韩芸汐掐了掐两边太阳穴,“还好,你呢?”

    “没事。”龙非夜答道。

    顾七少一边扭着脖子,一边朝周遭看去。流光球早就消失了,顾北月和徐东临就在不远处,他们也看着周遭。

    韩芸汐却看着百里茗香,塞了一块手帕给她。

    在水里哭,眼泪无迹可寻,可是,眼眶红了,却是清晰可见的。

    百里茗香握紧了手帕,都不敢抬头了。韩芸汐也无暇多顾忌她,因为,她很快就和龙非夜他们一样,注意到这个石室和之前的石室不一样之处。

    这个石室的四面墙上,雕刻满了壁画,其中有一副和毒宗祭坛一米一样,就连琉璃墙中的那些珍稀的花草都雕刻上去了。

    韩芸汐连忙朝雕刻那些花草的墙壁走去,认真一看,发现那些花草的一花一叶都雕刻得栩栩如生,而且,每一株花草都有一颗形状独特的果子!

    龙非夜他们也走了过来,发现了这个细节。

    “这儿应该不是幻境了吧?”顾七少问道。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复杂,说,“快,咱们分工,把墙上的东西都看完,免得一会儿消失了。”

    这么多壁画必定记载了不少事情,或许有他们要寻找的东西。

    大家都认可韩芸汐的说法,立马分头行动。龙非夜和韩芸汐就留在西边墙,研究祭坛这幅图。顾七少往南边去,顾北月和徐东临往北边,百里茗香也没闲着,很快就平复了情绪,往东边墙壁走去。

    大家看了好一会儿,才把各自负责的壁画内容弄清楚。

    西边的壁画,记载的是毒宗祭祀的场景,也记载了毒宗禁地这个地方的起源。

    医城早在东西秦皇族一统云空大陆就存在,在东西秦帝国覆灭之后,医城的势力才壮大起来。

    医城,医城中发展出来的毒宗,可谓历史悠久。然而,毒宗禁地却远远比医城毒宗拥有更久远的历史。

    上古时期毒宗禁地是一群毒狼崇拜的族人聚集之地,他们自称雪狼之族,他们所崇拜的毒雪狼,不生不死不灭,唯独可以被一种神秘力量所消灭。

    原本毒宗禁地,天坑周遭汇聚了一群毒狼,后来却被拥有神秘之力的人所杀灭,就只留下一只幼仔,在天坑深处逃过一劫,苟活了下来。

    雪狼族人忌惮那股力量,从此隐姓埋名,潜伏在毒宗禁地山林中,鲜少出现。

    他们在西边森林里立下无字碑,以祭念雪狼,并建造祭坛,年年祭奉。

    雪狼族人拥有储毒空间的能力,通过对储毒空间的修炼可以拥有极高的毒术技能。

    琉璃墙中那些毒果是雪狼族人在雪狼幼仔的指引之下,在毒宗天坑中挖出来的,一共十株,需三百年开花结果,果实得三百年后方为成熟,可用。

    后雪狼族人越来越少,毒宗禁地之前的城池被医城所占用,医城成立之后,便分出了毒宗,毒宗占领了整片后山之地。

    雪狼族之女和当时的毒宗之主秘密联姻,何为毒宗,共同掌管毒宗禁地,毒宗在雪狼族人的帮助之下,开始在毒宗禁地种植毒药草。渐渐的,毒宗就发展了起来。

    看到这里,韩芸汐忍不住惊声,“当年雪狼族之事,毒宗是瞒了医城呀!”

    龙非夜却吃惊着另一件事,“小东西,难道就是那只幼仔?”

    不得不说,这可能行太大了!小东西不死不灭的,天知道它活了多少岁。

    果然,韩芸汐和龙非夜继续往下看,就看到了壁画和文字记载了雪狼幼仔长大之后,成为毒宗毒兽一事。雪狼和雪狼族人心意相通,可以进入 雪狼族人的储毒空间修行。

    本该是被崇拜之物,最后却沦为**物?

    如果小东西回忆起这些事来,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龙非夜对韩芸汐说,“看样子,你身上也留着雪狼族之血。”

    “怪不得小东西会认我,跟我亲。”韩芸汐笑了。

    两人继续往下看去,后面的壁画和文字开始提及了毒宗养毒蛊人一事了。

    毒宗之人见雪狼不死不灭,便一直想寻找不死不灭的原因,后来在天坑之中发现了一大片枯死的毒药草,都没了果子。

    这一大片毒药草一共有七七四十九种,而被种在祭坛琉璃墙的十株毒药草正是这七七四十九种里的十种。

    韩芸汐大惊,“所以,毒宗的人怀疑雪狼是吃了这些毒果才变成不死不灭之体的?”

    龙非夜也非常意外,原以为雪狼的体质是天生的,没想竟也是吃出来的。

    他们往下看去,发现毒宗之人将四十九种枯死的毒药草收集回来,研究提炼毒素,并和琉璃墙中十株活着的毒药草一起研究,企图研究出能让人不死不灭之药。

    为了迷惑众人,取名为毒蛊人,让人误以为是养出来的体质,其实并不需要养,只需要服用药即可。

    西边这堵墙就记载了这些事。韩芸汐和龙非夜都迫不及待往南边看去,想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这个密室四面墙壁,壁画和文字简直就是毒宗的史册呀!

    南边,顾七少也看得一脸震惊,他回过头来对龙非夜和韩芸汐说,“我知道迷蝶梦怎么来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