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81章 想一脚踹死

2018-06-21 09:36:48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毒宗没有被灭,毒宗嫡亲一族都还在,那么韩芸汐他们今日遇到的这些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

    雪狼族是一定不会将族内的秘密泄露出去的,但是,医城毒宗之人和雪狼族合并,渐渐执掌权势之后,很多事情都不是雪狼族能说的算了。

    不管是毒丹,还是迷蝶梦都是医城毒宗和雪狼族合并之后,才被研制出来的。

    了解过医城那些毒医建立起毒宗的历史,韩芸汐坚信,医城那帮毒医的毒术必定没有雪狼族族人的毒术高明。

    换句话说,如果雪狼族有心要研制毒丹和迷蝶梦,根本不必等到医城毒宗的人涉足雪狼族才开始这两项研究。

    为什么医城毒宗涉足之后,才研制出毒丹和迷蝶梦呢?

    理由再简单不过了,雪狼族没有野心,雪狼族只想隐姓埋名,保护毒兽,毒宗那帮毒医有野心!

    无风不起浪,当初医城以毒蛊人为由灭了毒宗,其实也不算是污蔑了。只是毒宗研究出秘方,却没有一直用毒而已。

    医城一定没想到会有雪狼族的存在,就是他们在医城为毒宗平反的时候,也没想到真相会是这样。

    “既有秘方,为何迟迟不用?”顾北月喃喃自语,“难道是找不到毒药,还是……”

    顾北月还未说完,顾七少便说,“他们在等琉璃墙里那些毒药草开化结果,果实成熟!”

    大家忽然明白了好多,韩芸汐很肯定地说,“所以,那些果子是被白彦青吃掉的!”

    毒蛊人的不死不灭,其实是不会被杀死,不会受伤生病而死,并非真的是不死的。他们打败不了时间,会老死。

    就果子成熟的时间算来,白彦青应该就是毒宗历史上第一个毒蛊人了。

    如今,就算他掌控了秘方,要再养出一个来也办不到,因为那些毒药草从开花结果,再到果子成熟,怎么说也得几百年。

    白彦青等不到,他们也等不到……

    龙非夜没怎么出声,静默地替大家倒茶,虽然服务大家,可那优雅的动作,尊贵的坐姿,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像是在服务,反倒像是在赏赐。

    顾北月朝龙非夜看去,“殿下,如果二选一,是你的话,你会选择毒蛊人,还是迷蝶梦?”

    “迷蝶梦。”龙非夜毫不犹豫地回答。

    “这就对了!迷蝶梦可牵制毒蛊人!”顾北月说道。

    这话一出,大家就都明白了,百里茗香和徐东临不知何时出现在一旁,听到这里,两人也都点头,恍然大悟。

    如果能够掌控,牵制不死不灭者的毒蛊人,那争夺下云空天下就不再话下了。

    如果毒蛊人想恢复正常,必须依靠迷蝶梦;如果毒蛊人想一直不死不灭,天下无底,便要忌惮迷蝶梦。

    毒宗最强大的终究是迷蝶梦,而非毒丹!

    “得迷蝶梦者得天下,此话必出自毒宗!”韩芸汐很肯定地说。

    知道迷蝶梦秘密的只有毒宗之人了。

    毒宗一边研究毒蛊人,一边却又散布出这种传说,到底是为什么?照理,毒宗应该保守好迷蝶梦的秘密呀!

    “如此看来,毒宗内部也有分歧了……有意思。”龙非夜淡淡道。

    知道真相的,只有毒宗遗孤,当然,韩芸汐除外。

    一番讨论和推测,韩芸汐他们也大致弄清楚毒宗的过去,弄清楚迷蝶梦和毒蛊人怎么一回事。

    虽然暂时没有找集药引,但至少知道了克制白彦青的办法,这一趟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如今,他们所有疑问便都集中到白彦青身上了。

    白彦青是从无字碑空间里得知毒丹的秘密,还是像顾七少那样,从毒宗水云宫遗址里挖出来的?又或者,是毒宗嫡亲遗孤一代代人口口相传下秘密的?

    毒宗嫡亲,到底还有多少遗孤在?

    森林里那个神秘人,到底是何人?

    这些事情,对他们对付白彦青其实影响不大了,但是,这些事情,关乎了韩芸汐的身世。

    大家手上的线索有限,能推测的也就这些。

    韩芸汐忽然好希望赶紧晋级到第三阶,和小东西通过神识沟通,问一问小东西雪狼族和毒宗所有的事情。

    小东西看着小小的,其实已经非常老了,它经历过了毒宗所有事情,它知道的必定比白彦青要多很多,比无字碑空间里的壁画记载要多很多。

    顾北月此时竟也在想小东西,他忽然笑着说,“如此看来,小东西年纪也很大了呀!”

    要是小东西听到这话,会不会心情不好呢?公子是在嫌弃她年纪大吗?

    其实,她年纪大,心却青春着呀!

    顾七少笑了起来,他对小东西印象其实还不错,“雪狼的真身居然是松鼠,难不成是吃了那些毒药草化成狼了?”

    顾北月笑着点头,“天坑里那些毒药草全枯死了,真可惜。”

    这个时候,韩芸汐沉默着。她真的很纠结自己的身世,她恨不得杀了白彦青,但是,又不想背上弑父的恶名。

    她目前沐心因为毒宗少主跟别的女人有染,而带着身孕离开。毒宗少主曾经送给沐心一块万年血玉作为定情信物,后来沐心将这东西给了怜心夫人,球怜心夫人为韩从安谋一个理事的位置。

    如果这位毒宗少主真的是白彦青的话,白彦青当时又和哪个女人有染了?

    如果这位毒宗少主不是白彦青,白彦青又是毒宗什么人?跟毒宗少主有何关系?白彦青又是怎么知道沐心去了韩家,还怀孕了?而且,白彦青怎么知道她背后有胎记,怎么知道她是西秦皇族之后?

    知道太多,推测太多,韩芸汐都有些累了,她朝龙非夜透出可怜兮兮的目光,求助,想让龙非夜帮她想清楚,弄清楚。

    韩芸汐并不知道,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自然而然地撒娇。她更不知道,女人疲惫时的撒娇,最能抓住男人的心。

    看着她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楚楚可怜的,龙非夜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刘海,**溺地说,“放心,白彦青的底子,我会想办法弄清楚的。”

    顾七少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扯了扯嘴巴,倒也不像之前那样会打扰他们了。

    但是,他的郁闷全都写脸上。他暗暗琢磨着,自己也得想办法查一查白彦青的老底呀!

    见龙非夜收回手,顾七少便大声道,“呐,现在来合计合计,接下来怎么办?”

    他们既要面对白彦青,又要提防狄族和北历,有点分身乏术呀!

    如果顾七少不必保护他们,倒是可以全心全力继续去找万毒之火和万毒之金,可如今,顾七少不会离开韩芸汐太远了。

    他得随时提防白彦青来复仇!

    “这么多日,白彦青都没动静,想必另有隐情。”龙非夜淡淡道,“且等几日,看看他会有何行动。

    以不变应万变,向来是龙非夜的作风。狄族和北历,反倒是他更想对付的。就在这个时候,徐东临忽然收到影卫送过来的密函。他一看是来自北历,连忙箭步过去,打断了龙非夜。

    “殿下,北历加急密件。”徐东临恭敬地说。

    龙非夜微惊,这个时候北历的加急密件,必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他打开一看,却还是意外了。

    “宁承在君亦邪那,他和君亦邪联手,昨夜开始调三万战马难下!”龙非夜冷冷年初了信中内功。

    大家立马都震惊了。狄族……真的反了!

    如果是云空商会那些老人家造反,如果是宁家军中那些副将造反,韩芸汐还会抱有希望。

    宁承就是最后的希望。

    可是,云空商会和宁静军都没有明确背叛,造反,但到是宁承!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听到这样的消息,韩芸汐一直被突袭了,措手不及!

    她心中,始终对宁承抱着一丝希望的。

    并不是希望宁承终于她,而是希望宁承能够终于西秦,终于他狄族这么多年来的坚持,忠于他自己的梦想。

    可谁知道,狄族第一个真正造反的人,竟是宁承自己呀!

    原来白玉乔真的去投靠了君亦邪,原来宁承一直在君亦邪那呀!

    他是因为那一针之仇,是因为她和龙非夜联合,宣称东西秦的恩怨只是误会,所以,他才下了这个决心,要反吗?

    不得不说,宁承和君亦邪联手,还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龙非夜当机立断,冷冷下令,“去三途黑市。徐东临,传令康乾钱庄洛掌柜到东来宫!”

    宁承和君亦邪合作,无非是看中君亦邪的战马;君亦邪和宁承合作,无非是看中君亦邪的钱。 -天才小毒妃

    他要他们马也捞不到,钱也得不到!

    龙非夜对宁承和君亦邪的仇视是一样的,不仅仅是两方阵营的恩怨,更多的还有私人恩怨!

    徐东临领命而去。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她想起了宁静和灵儿。

    他们之前开出了那么好的条件,金执事都不为所动,难不成,如今看来,金执事是要去找宁承了!

    “徐东临,快,告诉唐离,宁静很可能在宁承那儿!”韩芸汐惊声。

    宁静和沐灵儿确实已经在宁承那儿了。

    程叔和金执事带着这两个丫头来君亦邪军中找宁承的时候,宁承气得险些一脚踹死程叔。可是,在君亦邪面前,他不得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