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82章 她们该怎么办

2018-06-21 09:36:48Ctrl+D 收藏本站

    在龙非夜收到密报的第二日,君亦邪就将他同宁承合作,调拨三万战马的消息公布于众。

    三万战马不是小数目的,那么大的动静也藏不住,消息传出去是迟早的事情,所以君亦邪自己把消息公布出去,也免得让天下人多猜忌。而且,在他看来,此举不仅仅可以警告龙非夜,同时也能震慑震慑北历皇帝,告诉南北两边的敌人,他君亦邪不是吃素的!

    而有了狄族的军饷支持,君亦邪还真就不怕龙非夜和康成皇帝。

    程叔其实还在观望状态,一听到宁承和君亦邪合作的消息,他就再也不犹豫了,立马同金执事带沐灵儿和宁静赶赴君亦邪军中,大大方方说就要见宁承。

    沐灵儿和宁静被留在营帐外的马车里,程叔和金执事在营里和君亦邪,宁承会面。

    虽然当着君亦邪的面,程叔没有挑明他劫持了宁静和沐灵儿来投靠,但是,君亦邪不是聋子也不是瞎子呀!顾七少和唐离前阵子悬赏天下,一个拿出了唐门暗器秘方,一个拿出了药鬼谷,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至今都还是云空大陆上最热门的话题。

    君亦邪一得知马车上的人是谁,立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他朝宁承看去,哈哈大笑起来。

    宁承怒在心中,却不得不装出一副非常淡定的样子,他冷冷看向程叔,道,“呵呵,老程,没想到你还给我带礼物了,本家主要好好赏你!”

    “这是属下应该做的!”程叔很开心,全然没发现宁主子潜藏的怒火。

    其实,程叔知道宁主子在君亦邪这边时,并不确定宁主子是被劫了,还是和君亦邪合作。他是抱着劝说宁主子背叛西秦皇族的目的来的。

    所以,他到了天河城才会停留那么多天,观察形势。

    如今,宁主子想开了,非但和君亦邪合作,而且还得到了君亦邪三万战马,程叔觉得自己这一趟来得实在太对了!他给宁主子带了很大筹码,宁主子和君亦邪合作起来,也能更占上风呀!

    如此功劳,或许可以抵偿他勾结外人坑万商宫银子和对宁静不敬的过错了吧?

    “呵呵,程叔,不仅你宁主子赏你,本王也会好好赏你的!”君亦邪大笑,自从和宁承合作,有了底气,他又以北历康王自居了。

    程叔连忙恭敬地作揖,“不敢不敢。”

    “宁承,宁静你是妹妹,本王留给你处置。沐灵儿……呵呵,送给本王,如何?”君亦邪大笑地问,

    外头马车上的宁静和沐灵儿一听这话,都气炸了。

    “凭什么呀,当我是什么了?”

    “真不要脸!回头让我姐和姐夫好好收拾他!”

    宁静和沐灵儿两个傻丫头也就到了这里,才知道那个黑衣老头是程叔,也才知道他们带她们来找宁承,才知道宁承背叛了西秦皇族。

    沐灵儿气呼呼地骂,宁静却一直没出声,即便已经听到了宁承的声音,她还是无法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宁承会背叛西秦。

    宁承对于君亦邪的要求,也愠怒至极,他虽然受制于君亦邪,却一直没丢掉自己的脾气,他正要拒绝君亦邪。却不料,坐在最边上,一直不做声的金执事开了口,他说,“康王,很抱歉,沐灵儿是我的,宁主子无权将她让给你。”

    这话一出,全场便安静了下来。门外,沐灵儿立马就安静下来,紧张地等着,生怕错过里头任何一句话。

    君亦邪慵懒懒挑眉,终于朝金执事看了过来。程叔低着头,他摸了摸鼻子,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他压根就没有想帮金子,到了这里,一切就不是金子能说的算了,金子只是个奴隶!

    宁承故作糊涂,质问程叔,“怎么回事呢?人不是你带出来的吗?”

    程叔还未回答,金执事就抢了先,“宁静才是程叔带出来的,沐灵儿是我劫的!她欠了我两亿八千万两银子和一张身契,谁能搞定这件事,沐灵儿就是谁的,否则,一切免谈!”

    金执事开出的条件,正是君亦邪的短处。

    君亦邪得等到三万战马全都宁家军手上,才能从宁承那拿到五亿银子,而且就算他有钱,也没有这么慷慨付两亿八千万要一个沐灵儿呀!

    当然,君亦邪可以先拿军饷去帮金执事还债,再拿沐灵儿去换药鬼谷,他估计还能赚一大笔。但是,拿人去换药鬼谷是有风险的,顾七少那厮并不好惹,君亦邪不会愚蠢得冒这个风险。

    他要沐灵儿,也并非觊觎药鬼谷,而是要留着沐灵儿当筹码,日后要牵制韩芸汐。

    听了金执事的条件,君亦邪沉默了半晌,最后缓缓朝宁承看去,问了一句,“宁承,他是你的奴隶?”

    聪明的人立马就明白这话什么意思?既是奴隶,必要绝对服从,奴隶的就是主人的,奴隶可没有跟主人讨价还价的权利。

    宁承对金执事笑了起来,“呵呵,金子,君亦邪要不提醒,我都忘了,你是我的奴隶,你跟我谈什么条件?本家主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沐灵儿就是本家主的人质,千金不换!至于你的债,且看你表现,本家主再考虑帮不帮你还!”

    金执事隐在碎刘海之下的双眸,闪过了丝丝复杂,他并没有再出声,他感觉到了宁承的不对劲。

    而君亦邪摸了摸下巴,似乎想说什么,最后也没多言了。

    宁承那话,不仅仅是再警告金执事,同时也是在告诉他,他不会把沐灵儿交出来。

    虽然三万战马已经送出去了,可是君亦邪和宁承的关系至今依旧为妙,宁承受制于君亦邪的同时,君亦邪其实也是受制于宁承的,而且如今三万战马已经送出,君亦邪却还未拿到军饷,认真算起来君亦邪会更被动一些。

    宁承既然如此委婉的拒绝,君亦邪也就没多要求了。反正宁承在这里,他就不会让沐灵儿离开半步,沐灵儿一样算是在他手上。

    打不了沐灵儿的主意,君亦邪打起了宁静的主意。

    他故作玩笑,打趣地说,“程叔,这唐门的媳妇,可不是你的了吧?”

    程叔连忙回答,“不敢不敢!康王说笑了。”

    君亦邪其实不太明白宁静和唐门的关系,宁静和宁家的关系。当然,在场众人,包括君亦邪也绝对不知道唐门和龙非夜的关系。

    “呵呵,本王就说嘛,你一个下属怎敢劫持主子!”君亦邪冷笑道。

    他这是提出了疑问。

    程叔看了宁承一眼,见宁承不做声,他连忙解释,“康王有所不知,静小姐是借金执事劫持沐灵儿,做了一出戏。这不,唐离就信以为真,急了。只要咱们沉住气,唐离必定能开出更大的条件,到时候再找个中间人去报信,稳赚不赔!”

    程叔简直是老奸巨猾,只要不透露宁静在天河城这里的消息,继续吊着唐离的胃口,等唐离急疯了的时候,再找一个跟宁家跟君亦邪没有任何关系的中间人,拿着宁静的信物去跟唐离交涉,那到时候不管中间人开出怎样的条件,唐离都会答应的。

    门外,沐灵儿忍不住怒声,“这老家伙简直该死!”

    宁静也冷冷开了口,“岂止该死!”

    程叔的计划很好,只可惜他不知道,他早就被韩芸汐看穿了,沐灵儿和宁静失踪的第一天,韩芸汐就怀疑上他和金执事。

    而当宁承和君亦邪合作一事公开,韩芸汐就非常肯定,沐灵儿和宁静就在天河城。

    这个时候,韩芸汐他们在回三途黑市的路上,早就把消息送去给唐离,唐离也在赶往三途黑市和他们汇合的途中。

    宁承看了程叔一眼,还是没做声。君亦邪便当程叔说的,是宁承的主意。

    “好,咱们就沉得住,等着!”君亦邪心情极好。跟宁承合作已经是一大喜事,如今军中有多了两个重要人质,他心下越发的有胜算了。

    而今,只要三万战马到了宁家军手中,他拿到军饷,他就可以行动了!

    “来人,腾出两个营帐来,好好招待贵客!”君亦邪大声下令。

    程叔和金执事被请了出去,沐灵儿和宁静也被带下马车,送到营帐去。

    大营里,就剩下君亦邪和宁承。

    “宁承,三万战马到宁家军手上,需要多久磨合多久?”君亦邪问道。

    宁承一直都在天宁北疆带兵,手中大多是骑兵,一直很缺战马。所以三万战马到他手上,对他来说必是如虎添翼,磨合应该不需要太久。

    君亦邪需要的是宁承许诺他一个时间。

    “三个月吧!”宁承自是故意拖时间,实际上只需要一个月。只要三万战马和骑兵没磨合好,就不会开战。而只要不开战,他就能尽量替韩芸汐减少麻烦。

    如果能多坑君亦邪一些,他自是要多坑的。

    以此同时,他也做了最坏的打算。不管那些银票什么时候流入万商宫,他都打算等三万战马入了宁家军之手,就找机会和君亦邪同归于尽,他是绝对不会真给君亦邪军饷的!

    一个铜板都不会给!

    与其到时候被君亦邪折磨,被君亦邪当作人质去威胁狄族,倒不如一死了之来得痛快!

    某种意义上,苏小玉和他是很像的,所以,那日见到苏小玉他会忍不住疼惜那孩子。他懂苏小玉的倔强和决绝。

    宁承做好了一切打算,偏偏没料到程叔会把宁静和沐灵儿带过来。如果他和君亦邪反目成仇,到时候宁静和沐灵儿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