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83章 计划突有变

2018-06-21 09:36:45Ctrl+D 收藏本站

    宁承非常清楚,自己一旦和君亦邪翻脸,宁静和沐灵儿就必定会沦为君亦邪的人质。

    宁静可以和他一样为狄族,为西秦牺牲,但是,沐灵儿呢?

    沐灵儿和东西秦的恩怨一点关系都没有,沐灵儿是无辜的。沐灵儿还是韩芸汐的表妹,宁承都无法想象,如果他保不住沐灵儿,韩芸汐会有多恨他,多恨狄族!

    思及此,苦恼的他竟还苦笑得出来,他不自觉轻轻抚上脸上的凤羽面具,心想,韩芸汐恨他还不够吗?还差这一回?

    “三个月?呵呵,宁承,你跟我开什么玩笑?”君亦邪的质问,打断了宁承的思绪。

    “不信不信由你,过去一年里,宁家军损失惨重,骑兵折损了大半。要重新训练,至少也是三个月。”

    宁承认真道,“我把大打没把握的仗,如果你等不了,抱歉,宁家军配合不了你。”

    君亦邪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宁承这话他还是信的。过去几场战役中,宁家军确实损失极大,否则,今日宁家军未必会怕龙非夜的军队。

    “三个月,三个月……”君亦邪喃喃自语,手指轻轻敲扣着,他琢磨了很久,忽然站了起来,认真问,“宁承,以宁家军如今的实力,能挡龙非夜多久?”

    “你想做什么?”宁承问道。

    “呵呵,你的军饷一到,三个月的时间内,本王一定拿下北历皇帝的项上人头!”君亦邪冷笑道。

    宁承全明白了,君亦邪打算在三个月的时间里造反,拿下北历,所以,他需要保证南边高枕无忧。

    这么说来,君亦邪真正的兵力和在北历的势力其实并没有之前吹牛的那么强。

    一旦宁家军在三个月的时间里,挡不住龙非夜,君亦邪就无法全力对付北历皇帝,也就没有绝对的胜算!

    宁承眼底掠过了一抹精芒,他终于找到坑君亦邪最佳的机会了!原本不想宁家军再和东秦大军动干戈的,如今看来,他的计划得调整调整了,或许还能为宁静他们拖一些时间。

    “再过三日,便是十月十五了吧?”宁承故作琢磨,好一会儿才又开口,一脸认真地说,“冬日作战,宁家军倒是有绝对的优势!龙非夜手下两只大军,一是南方军,二是百里军,这二者都不熟悉冬日作战。”

    一听这话,君亦邪大喜,“怎么着你宁家军也能撑过这个冬天!”

    “一定。”宁承笑了起来,“撑过这个冬天,来年开春,三万骑兵也能上战场了,呵呵!”

    君亦邪大喜,拍了拍宁承的肩膀,“兄弟,撑过这个寒冬,来年,云空大陆就是咱们的了!”

    君亦邪无时无刻的试探,宁承已经习惯了。他避开了君亦邪的手,冷冷道,“到时候把韩芸汐留给我便是,其他的,不必废话。”

    宁承这句话,一直让君亦邪心中甜滋滋的。宁承无心跟他争天下,这是他最庆幸的事情。

    有了宁承的保证,君亦邪便留着宁承,详细聊了许多合作细节,宁承为博得君亦邪完全的信任,给了不少实实在在的建议。

    直到深夜,宁承才离开主营张,回自己营帐中去。他本该去见一见程叔和金执事,更应该去见一见宁静的。只是,他没有。

    在士兵的监视之下,他的一举一动都非常谨慎,小心。

    君亦邪看着非常信任他,却始终有戒备,他只要一步走错了,之前所有的努力便都会付诸东流。

    宁承如今只希望,程叔和宁静能够有一致的立场,莫要让君亦邪起疑心。

    而此时此刻,宁静就在程叔营帐里。

    宁静高高在上坐着,冷冷嘲讽,“老程,你好大的胆子呀!先斩后奏,连本小姐你也该劫!”

    “静小姐,韩芸汐如此明目张胆勾搭上龙非夜,狄族凭什么还要效忠于他?宁主子可以执掌这天下,何必永远屈尊在一个女人脚下?”

    程叔理直气壮,“静小姐,你一定还不知道,唐离已经悬赏天下,愿意用唐门暗器的秘方你。唐离心里是有你的,只要你沉住气,一定能拿下唐门。静小姐,如今你就是宁主子和君亦邪合作最大的筹码了!你还计较那么多作甚?”

    宁静心惊,没想到唐离竟如此冲动。她怒斥程叔,“我和宁承都要感谢你不成?”

    “属下不敢。”程叔连忙低下头。

    宁静不想跟他废话,她质问道,“韩芸汐和龙非夜去百毒门了?有结果了吗?”

    她最关心的,莫过于这件事了。

    程叔冷笑不已,“静小姐,难道你现在还没看出来?韩芸汐和龙非夜早就是藕断丝连。你们联手杀了白彦青,慌称东西秦之间的恩怨不过是一场误会。君亦邪的战马还没出天河城之前,狄族上下早就想策反了!”

    宁静的心砰砰砰狂跳着,她问道,“你凭什么说他们说谎?”

    “呵呵,如果他们不是心虚,何必杀掉白彦青?静小姐有所不知,当时百毒门山门之外,汇聚了各路人马,东西秦两阵营的代表都在,呵呵,可是谁都没瞧见白彦青!”程叔答道。

    宁静没在说话,她也不想跟程叔多废话了,她起身来,大步离开。

    她要见宁承,不管她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除非宁承亲口告诉她,他要背叛西秦皇族,否则,她不会相信!

    宁静一到宁承营帐外,程叔也追到了。

    守卫的士兵自是放行,而当宁静和程叔进去之后,才发现宁承营帐里也有三个士兵把守。

    他们都不是迟钝之人,立马就意识到君亦邪对宁承监视得很紧。也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两人双双都意识到一个被他们忽略已久的问题。

    君亦邪的战马都已经离开天河城了,宁承就算和君亦邪有很多合作的细节要谈,也该谈完了。宁承早该回去了呀!

    为何,他至今还处于君亦邪的监视中?难道,宁承有什么把柄落在君亦邪手上,被他牵制住,离不开?

    宁承亲自点燃了两盏油灯,一个眼神便警告了宁静和程叔说话要小心。

    “坐吧!”宁承一边说,一边往茶桌走去。

    宁静跟过去坐下,程叔就站在一旁。

    宁承不出声,宁静和程叔不明情况,断是不敢随便开口的。

    “呵呵,程叔坐吧!你这一回可是立了大功!”宁承说道。

    程叔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如果宁承受制于君亦邪而无法离开这鬼地方,那他把宁静和沐灵儿带过来,那就是给宁承找麻烦的呀!

    不管宁承和君亦邪是真合作,还是假合作,宁静和沐灵儿都不会是宁承的筹码,反倒会是绊脚石。

    程叔的脸色全白了,“属下不敢。”

    宁承也没有再叫他坐下,而是对宁静说,“静儿,哥哥相信你拿得下唐离,你果然没让哥哥失望。”

    他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宁静一眼,又继续说,“你相信不相信,哥哥一定会拿得下韩芸汐?”

    宁静差一点就哭出来,她听得懂宁承这话的意思!宁承再问她,信不信他不会背叛韩芸汐,背叛西秦皇族呢!

    “信!哥,无论如何,我都相信你……”她故意停了一下,才继续说下去,“我都相信你能拿下韩芸汐,一定能!”

    不远处的士兵停留他们的对话,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

    “信就好!好好待着吧!”宁承知道,宁静听懂了。

    程叔也听得懂,他太失望了,宁主子简直是愚忠!这儿说话不方便,无论如何,他都要找机会,劝一劝宁主子。

    宁承和宁静又说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宁静便告辞了。

    宁静琢磨着怎么找机会,和宁承单独见面,把这边的情况都了解清楚,而宁承亦是想着办法,找机会和宁静,程叔甚至是沐灵儿,说清楚东西秦的之间的误会,说清楚君亦邪的身份,说清楚他和君亦邪亦真亦假的合作关系。

    宁静回到营帐,瞧瞧得将她了解的情况告诉了沐灵儿,沐灵儿非常意外。

    “宁静,我姐要知道你哥这片忠心,一定会想办法救他的!”沐灵儿认真说。

    “这边的消息送不出去,想必韩芸汐也猜到我们在这里了。她会恨死我哥的!”宁静好难受。 》≠》≠》≠》≠,

    “哎呀,你别着急,小心动胎气呀!”沐灵儿连忙劝。这个节骨眼上,宁静的肚子可不能再出事了,一出事,她怀孕的事就瞒不住。到时候君亦邪就更加不会放过她的。

    “宁静,你别着急,咱们再等两天,说不定你哥哥已经有对付君亦邪的法子了。咱们找机会问清楚了再说。”沐灵儿又劝。

    谁知道,一连三日,他们彼此都没有找到机会。君亦邪亲自来见完了沐灵儿,又见宁静,沐灵儿理都不理他,宁静倒是很冷静从容地配合程叔做了一场戏。

    就在第四日深夜,有一个人给宁承带来了机会,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白玉乔!

    是夜,白玉乔把所有士兵都撤了出去,还安排了她自己的人在营外把守。

    “宁承,我求你一件事!”白玉乔说完,立马就跪了下来。

    宁承始料不及,但是,他依旧高高在上,冷冷地睥睨白玉乔,“如此大礼,我可受不起。有什么事,先说。”宁承非常清楚,自己一旦和君亦邪翻脸,宁静和沐灵儿就必定会沦为君亦邪的人质。

    宁静可以和他一样为狄族,为西秦牺牲,但是,沐灵儿呢?

    沐灵儿和东西秦的恩怨一点关系都没有,沐灵儿是无辜的。沐灵儿还是韩芸汐的表妹,宁承都无法想象,如果他保不住沐灵儿,韩芸汐会有多恨他,多恨狄族!

    思及此,苦恼的他竟还苦笑得出来,他不自觉轻轻抚上脸上的凤羽面具,心想,韩芸汐恨他还不够吗?还差这一回?

    “三个月?呵呵,宁承,你跟我开什么玩笑?”君亦邪的质问,打断了宁承的思绪。

    “不信不信由你,过去一年里,宁家军损失惨重,骑兵折损了大半。要重新训练,至少也是三个月。”

    宁承认真道,“我把大打没把握的仗,如果你等不了,抱歉,宁家军配合不了你。”

    君亦邪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宁承这话他还是信的。过去几场战役中,宁家军确实损失极大,否则,今日宁家军未必会怕龙非夜的军队。

    “三个月,三个月……”君亦邪喃喃自语,手指轻轻敲扣着,他琢磨了很久,忽然站了起来,认真问,“宁承,以宁家军如今的实力,能挡龙非夜多久?”

    “你想做什么?”宁承问道。

    “呵呵,你的军饷一到,三个月的时间内,本王一定拿下北历皇帝的项上人头!”君亦邪冷笑道。

    宁承全明白了,君亦邪打算在三个月的时间里造反,拿下北历,所以,他需要保证南边高枕无忧。

    这么说来,君亦邪真正的兵力和在北历的势力其实并没有之前吹牛的那么强。

    一旦宁家军在三个月的时间里,挡不住龙非夜,君亦邪就无法全力对付北历皇帝,也就没有绝对的胜算!

    宁承眼底掠过了一抹精芒,他终于找到坑君亦邪最佳的机会了!原本不想宁家军再和东秦大军动干戈的,如今看来,他的计划得调整调整了,或许还能为宁静他们拖一些时间。

    “再过三日,便是十月十五了吧?”宁承故作琢磨,好一会儿才又开口,一脸认真地说,“冬日作战,宁家军倒是有绝对的优势!龙非夜手下两只大军,一是南方军,二是百里军,这二者都不熟悉冬日作战。”

    一听这话,君亦邪大喜,“怎么着你宁家军也能撑过这个冬天!”

    “一定。”宁承笑了起来,“撑过这个冬天,来年开春,三万骑兵也能上战场了,呵呵!”

    君亦邪大喜,拍了拍宁承的肩膀,“兄弟,撑过这个寒冬,来年,云空大陆就是咱们的了!”

    君亦邪无时无刻的试探,宁承已经习惯了。他避开了君亦邪的手,冷冷道,“到时候把韩芸汐留给我便是,其他的,不必废话。”

    宁承这句话,一直让君亦邪心中甜滋滋的。宁承无心跟他争天下,这是他最庆幸的事情。

    有了宁承的保证,君亦邪便留着宁承,详细聊了许多合作细节,宁承为博得君亦邪完全的信任,给了不少实实在在的建议。

    直到深夜,宁承才离开主营张,回自己营帐中去。他本该去见一见程叔和金执事,更应该去见一见宁静的。只是,他没有。

    在士兵的监视之下,他的一举一动都非常谨慎,小心。

    君亦邪看着非常信任他,却始终有戒备,他只要一步走错了,之前所有的努力便都会付诸东流。

    宁承如今只希望,程叔和宁静能够有一致的立场,莫要让君亦邪起疑心。

    而此时此刻,宁静就在程叔营帐里。

    宁静高高在上坐着,冷冷嘲讽,“老程,你好大的胆子呀!先斩后奏,连本小姐你也该劫!”

    “静小姐,韩芸汐如此明目张胆勾搭上龙非夜,狄族凭什么还要效忠于他?宁主子可以执掌这天下,何必永远屈尊在一个女人脚下?”

    程叔理直气壮,“静小姐,你一定还不知道,唐离已经悬赏天下,愿意用唐门暗器的秘方你。唐离心里是有你的,只要你沉住气,一定能拿下唐门。静小姐,如今你就是宁主子和君亦邪合作最大的筹码了!你还计较那么多作甚?”

    宁静心惊,没想到唐离竟如此冲动。她怒斥程叔,“我和宁承都要感谢你不成?”

    “属下不敢。”程叔连忙低下头。

    宁静不想跟他废话,她质问道,“韩芸汐和龙非夜去百毒门了?有结果了吗?”

    她最关心的,莫过于这件事了。

    程叔冷笑不已,“静小姐,难道你现在还没看出来?韩芸汐和龙非夜早就是藕断丝连。你们联手杀了白彦青,慌称东西秦之间的恩怨不过是一场误会。君亦邪的战马还没出天河城之前,狄族上下早就想策反了!”

    宁静的心砰砰砰狂跳着,她问道,“你凭什么说他们说谎?”

    “呵呵,如果他们不是心虚,何必杀掉白彦青?静小姐有所不知,当时百毒门山门之外,汇聚了各路人马,东西秦两阵营的代表都在,呵呵,可是谁都没瞧见白彦青!”程叔答道。

    宁静没在说话,她也不想跟程叔多废话了,她起身来,大步离开。

    她要见宁承,不管她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除非宁承亲口告诉她,他要背叛西秦皇族,否则,她不会相信!

    宁静一到宁承营帐外,程叔也追到了。

    守卫的士兵自是放行,而当宁静和程叔进去之后,才发现宁承营帐里也有三个士兵把守。

    他们都不是迟钝之人,立马就意识到君亦邪对宁承监视得很紧。也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两人双双都意识到一个被他们忽略已久的问题。

    君亦邪的战马都已经离开天河城了,宁承就算和君亦邪有很多合作的细节要谈,也该谈完了。宁承早该回去了呀!

    为何,他至今还处于君亦邪的监视中?难道,宁承有什么把柄落在君亦邪手上,被他牵制住,离不开?

    宁承亲自点燃了两盏油灯,一个眼神便警告了宁静和程叔说话要小心。

    “坐吧!”宁承一边说,一边往茶桌走去。

    宁静跟过去坐下,程叔就站在一旁。

    宁承不出声,宁静和程叔不明情况,断是不敢随便开口的。

    “呵呵,程叔坐吧!你这一回可是立了大功!”宁承说道。

    程叔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如果宁承受制于君亦邪而无法离开这鬼地方,那他把宁静和沐灵儿带过来,那就是给宁承找麻烦的呀!

    不管宁承和君亦邪是真合作,还是假合作,宁静和沐灵儿都不会是宁承的筹码,反倒会是绊脚石。

    程叔的脸色全白了,“属下不敢。”

    宁承也没有再叫他坐下,而是对宁静说,“静儿,哥哥相信你拿得下唐离,你果然没让哥哥失望。”

    他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宁静一眼,又继续说,“你相信不相信,哥哥一定会拿得下韩芸汐?”

    宁静差一点就哭出来,她听得懂宁承这话的意思!宁承再问她,信不信他不会背叛韩芸汐,背叛西秦皇族呢!

    “信!哥,无论如何,我都相信你……”她故意停了一下,才继续说下去,“我都相信你能拿下韩芸汐,一定能!”

    不远处的士兵停留他们的对话,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

    “信就好!好好待着吧!”宁承知道,宁静听懂了。

    程叔也听得懂,他太失望了,宁主子简直是愚忠!这儿说话不方便,无论如何,他都要找机会,劝一劝宁主子。

    宁承和宁静又说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宁静便告辞了。

    宁静琢磨着怎么找机会,和宁承单独见面,把这边的情况都了解清楚,而宁承亦是想着办法,找机会和宁静,程叔甚至是沐灵儿,说清楚东西秦的之间的误会,说清楚君亦邪的身份,说清楚他和君亦邪亦真亦假的合作关系。

    宁静回到营帐,瞧瞧得将她了解的情况告诉了沐灵儿,沐灵儿非常意外。

    “宁静,我姐要知道你哥这片忠心,一定会想办法救他的!”沐灵儿认真说。

    “这边的消息送不出去,想必韩芸汐也猜到我们在这里了。她会恨死我哥的!”宁静好难受。 》≠》≠》≠》≠,

    “哎呀,你别着急,小心动胎气呀!”沐灵儿连忙劝。这个节骨眼上,宁静的肚子可不能再出事了,一出事,她怀孕的事就瞒不住。到时候君亦邪就更加不会放过她的。

    “宁静,你别着急,咱们再等两天,说不定你哥哥已经有对付君亦邪的法子了。咱们找机会问清楚了再说。”沐灵儿又劝。

    谁知道,一连三日,他们彼此都没有找到机会。君亦邪亲自来见完了沐灵儿,又见宁静,沐灵儿理都不理他,宁静倒是很冷静从容地配合程叔做了一场戏。

    就在第四日深夜,有一个人给宁承带来了机会,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白玉乔!

    是夜,白玉乔把所有士兵都撤了出去,还安排了她自己的人在营外把守。

    “宁承,我求你一件事!”白玉乔说完,立马就跪了下来。

    宁承始料不及,但是,他依旧高高在上,冷冷地睥睨白玉乔,“如此大礼,我可受不起。有什么事,先说。”